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滴血的祭台
    封龙看着二人顿云吐雾的样子,叹了口气身子已经移到最边上了,无奈的开口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少抽点烟吗?”

    天佑二人各自看了眼,却没有机会封龙而是继续吞云吐雾,封龙见状脸上不由抽了抽,“刚才我们就打开了那么一点缝隙,就有这么多尸气跟沼气涌出来。要是被今晚的雨水打到井里,这后果可不是开玩笑的。”

    封龙拿起手电往枯井照了照继续道:“哪里不可能存在活物,至少想可以确定一点,院长不可能在那里面。”

    “那我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实在不行我们先回去吧。”天佑可能许久为抽烟了抽了两口便被呛到。

    “看来只能这么办了,总不能在这呆一个晚上吧,我总感觉这里不安全总会发生些什么事情,让我瘆的慌... ....”封龙言言于止不知道是遇见的事情太多了还是有另外的打算。

    “不行,要走也不是现在走,院长我们还没找到怎么能就这样回去,我们就这么丢下院长,那以后也不用混了,对不起天下良心的事我可做不到。

    再说了我们经历这么多还怕他个小小召宗府?“迷神乱石林”我们闯过,诡异的“空冥寺”女鬼我们都见过,还有什么可怕的。

    就算里面是“地府”我也要闯上一闯,若是再找不见院长我们再走也不迟。”子蒙把手中的烟头丢到了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视死如归的样。

    子蒙的话语瞬间让天佑和封龙身子不禁抖了抖,原本打算迈开的脚步却再也抬不起一分,看着子蒙决绝的表情,封龙才意识到原来是他顾虑的太多了:“对你说没错做人不能对不起良心,是我顾虑的太多了里面就算有危险那又如何。”

    原本还想等天佑表态的子蒙,却见天佑已经从身上抽出了腰间的匕首,一手握着手电,一手拿着匕首缓缓的站了起来,虽然天佑并未说任何一句话,可他的动作却已经表明了决心。

    天佑回头看了眼封龙和子蒙,一个箭步上前准备就踹开召宗府正厅大门却被封龙一把拉了回来,“你别这么冲动,要是给你这么一脚踹进去,这破房子指不定还真经不住你这一脚。

    而且你一个不小心把屋顶给踹塌了怎么办,要是院长不在还好说,万一在里面不让你一脚给踹活埋啦。”说罢封龙拿出了个微型摄像头,一头连接着手机,一头探着门缝就往里面伸去。

    但他看到的并不是一片漆烟,而是见到两团火光,火光被从缝隙吹进去的气流吹的忽闪忽灭,隐约间封龙还能看到一个高大的灵位在正厅里面摆放着,那两团火光像是供奉后点燃在哪里的蜡烛,屋子里既寂静又诡异,这一幕让在门外的三人不禁都邹起了眉头。

    “我说你这玩高科技的人才,能不能别这么半桶水么,你整个红外夜视的多好,现在看的我头晕。”子蒙看着手里传来的镜头不禁抱怨道。

    “我靠,你以为我不想啊,红外夜视很贵的,而且很难搞到这种设备,能有这微型的摄像头就很不错啦。”封龙没好气的回来句。

    “行了,你们两个别扯淡了,赶紧拿主意现在拖久一分我们就危险一分,而且... ...”天佑话说到一半不禁语气停顿了下来表情也有些古怪。

    子蒙显然很是焦急急忙道:“而且什么,你们两个别总是把话说话说到一半后停下啊。”

    封龙也不懂天佑究竟是什意思,也停下了继续观察的动作,等着天佑下面的话,果然天佑拿出了手机在他们二人面前晃了晃,这动作让封龙瞬间想起了他们在空冥寺信号被隔绝的时候。

    瞬间反应后马上把微型摄像头功能切断,转换回了电话模式一看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信号还是满格,顿时一脸不解的看着,“什么意思?不会现在打算拍个照片发朋友圈吧?”

    既然手机没断信号,现在也用不上手机,为什么还在这时拿出手机来晃了晃,除了拍个朋友圈发个微信他想不到别的用途了,封龙很是不解天佑的意图无奈的调侃道。

    天佑没有回答封龙的话,而是自顾拿起手机拨打了起来,切换成扩音模式右手稍微一举:“嘟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当着声音完全落下的时,子蒙不禁瞳孔扩大,一下来到天佑面前抢过手机定眼一看所拨的号码不是别人,正是周凡的号码,可奇怪的是那边却是无人接听,这样就意味着周凡那边有可能出事了。

    封龙看着天佑定了定神才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周凡电话没人接的。”

    “刚才我还不敢确定,可现在又打了一遍我才肯定。”天佑从子蒙手里接过手机打开通话记录递给二人看。

    天佑看了二人眼才接着道:“在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就在手机里设置了,时间到三点就会自动拨打周凡的号码,因为我不知道今晚的情况我们真的能否应付, 虽然周凡来不了可总好过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要是过了三点后我们再不回去就会自动拨打过去,在你刚才拿出手机接上摄像头的时候我才想起,果然拿出来一看,电话已经拨过了,但是没人接当时我就疑惑了。”

    “肯定有问题,出门前周凡千交代万交代让我们小心点保持联系,况且他也知道今晚这种情况,所以不可能会不接我们电话,除非是他那边有事了可在医院能有什么事情,还能不接我们电话?”封龙有点着急的说道。

    “可是... ...”

    “别可是了,不管院长在不在里面,我们都进去看一眼,若是再找不到,我们马上撤回去,要周凡没事我们再回来就是。”封龙硬是打断了子蒙的话,拉开脚步准备在天佑打开门的一瞬间冲进去。

    只见天佑拿出把小刀与其说是刀还不如说是刀片,这货以前在部队服役过,还是通讯兵这窍门开锁的本事没少学,小小的刀片往有些年代的古锁里伸了进去没过多久,只见那把生了锈的锁“嗒”的一声,两节给弹了开来。

    锁一打开了天佑便回头示意子蒙和封龙二人让他们跟上,他自己则一手拿着匕首,嘴里叼着手电,一手推开了那扇尘封已久的大门。

    虽然看似已经非常破旧的古门,却一点没有坏的痕迹很是利索的被天佑一把推开,咔的一声,门缓缓的往两边开去,封龙动作非常的快,门开的瞬间他就抢在了天佑的前面冲了进去。

    封龙刚踏入门口的瞬间,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本想跟上去的子蒙和天佑都停了下来,等看清楚那一团掉下来的东西只是积累在门檐上沉淀的灰尘后才再次跟了上。

    搞清楚情况后天佑和子蒙都安心不少,封龙却因为那团灰尘被弄的睁不开眼睛,等他能稍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看到子蒙怀里抱着一个人了,封龙立马从背包里的水倒了点到手上,稍微冲洗了下眼睛,这才看清楚子蒙怀里的正是院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晕迷过去了。

    天佑看着封龙的动作走了两步来到他旁边:“眼睛没事吧,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

    封龙才刚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看这里面的环境,就被天佑这么问,揉了揉眼睛望着这间不大的召宗府正厅,整个正厅成长方形,中间是个祭台,上面什么供奉的物品都没有。

    正中间是一尊没有脸的神像在那供奉着,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人物也不知道这供奉的到底是那位神仙,只是在祭台的两边点上了两根蜡烛,奇怪的是一般祭祀的蜡烛都是用白色的。

    偏偏那台上的蜡烛是用红色的,而且红的有些显眼,血色般的蜡烛点在哪里,随着时间流逝那只蜡烛也渐渐的融化,慢慢流下血一样的蜡,缓缓的从蜡烛身上滴落在祭台上。

    而蜡烛又正好摆在祭台的边缘,血一样的蜡融化在在祭台上后,又跟着滴到了地上,滴答..滴答的声音让这间奇怪的大厅诡异到了极点。

    “嘶... ...这他妈的也太诡异了吧。”环顾一眼后的封龙也不禁倒吸口冷气,稳了稳脚步走到子蒙身边:“我跟你一起把院长先抬到外面去再说。”

    说完两人就抬着院长缓慢的退出了大厅,天佑看着两人抬着院长退了出去后,才转身打算离开,这时候他突然发现那两根红蜡烛却突然灭了。

    本就神经紧绷的他一下子猛的就转过身去,手里的强光手电一打就照射在了那尊没有脸的神像上面,这不照还好这一照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吓出来。

    只见天佑的手电光线照在那尊没有脸的神像上面,发现面部像是沾了什么东西似的不断的往下在流,看的天佑不禁吓得发抖,稍微稳住脚步后,把手电光线打到那往下流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血尊神像眼睛位置正在流血。

    见惯诡异场景的天佑也禁不住这中诡异的场面的冲击,身体不由后退了两步,一个没站好就要往后倒下,正巧这时封龙赶了进来一把扶住了天佑。

    封龙跟子蒙已经把院长抬出了大厅外他们休息的火堆旁,天佑却迟迟没出来,封龙就又赶了进去,刚进来就遇上天佑快要摔倒,一把扶住后,看着脸上难看的天佑不禁问道:“天佑你这怎么了?”

    天佑借着封龙的势已经站好了,却没回答封龙的话语,而是摇了摇头退出了大厅站在门外,封龙见状也未多问同样跟着退了出去。

    待到二人都站在门外后,天佑才把手中的强光手电调成了聚光,再次照在了里面那尊神像上,只见那尊神像在眼睛低下位置还流着血,封龙才知道天佑为什么会被吓的倒退了。

    刚才天佑离这神像这么近难免会心生恐惧,就是他现在都站在门外了,还是感觉有种冷风刺骨的感觉,封龙看了眼正打算弄醒院长的子蒙,却不敢喊他过来,生怕子蒙离开院长后院长会再次消失那样就麻烦了。

    封龙咽了咽口水后便断断续续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神像眼睛底下的血迹哪里来的?你也是刚发现的吗?”

    “对,我也是刚发现,就在你们抬着院长出去后,神像才流血的,只是这里除了我们之外也再没其他人,这血迹突然出现难道真的是鬼不成。”天佑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