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纯阳之血
    “你仔细看这血迹,如果是真的,从你发现到现在早就流干了才对,而神像自己流血我不太相信,你再看那血渍更像是有人故意把蜡抹上去的。

    从远处看的确很像是神像在流血,但近看才发现这根本就是视觉差异的效果,这里就个巴掌大的地方,除了我们以外就再没别人,今晚发生的种种事情让我感觉有种阴谋的味道,不过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封龙又把目光移到了神像上面,毕竟已经见过一次了,不再像刚才那么害怕,可还是感到很诡异。

    天佑听着封龙的话把目光又移到了神像上面,发现那的确是蜡后才又说:“我是担心周凡遇上麻烦还要兼顾晴儿,以他现在的状态还要护着晴儿就会很被动,但应该还不至于会有危险,只是为什么不接电这就奇怪了。”

    “你们过来看,院长脸色发烟,不会是中毒了吧?”两人正在思考时突然听到子蒙的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封龙和天佑两人各对视一眼,立马转身走出正厅,院长被子蒙和封龙抬出来后就平躺着,但现在院长的脸色整个发烟,嘴唇发紫,看起来还真像是中毒的迹象。

    “你让开我在部队时学过救急,还有封龙你把毛巾拿出来,湿点水给院长敷上,然后再拿一只抗生素药剂出给给他打上。”天佑看着院长的神色立马安排了急救事宜。

    正当天佑双手按在院长胸口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刚准备拿毛巾给院长敷上的封龙看到脸上古怪的天佑不由道:“你别总是摆出这神情,我算是怕了,现在一见你这表情准没好事。”

    “今晚还真撞鬼了,一件接着一件的诡异事情发生,我都快麻木了。”天佑看了眼院长后顿了会说:“院长看似中毒,可脉搏跟心跳都很正常,这完全不像是中毒的迹象,要是人中毒肯定会心跳加速脉搏混,但院长现在脉搏和心跳都是正常的这怎么解释。”

    “你确定这不是中毒,要是没中毒,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子蒙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根香烟眼神凌厉的说道。

    封龙看着眼神凌厉的子蒙不解:“你发现了什么?”

    “天佑你让开点。”子蒙这会已经不在抽烟,香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丢了,反而手里拿了张符。

    天佑望了望子蒙手里的符,立马明白怎么回事,缓缓后退来到封龙身边,也跟着拿出了放在口袋里的符纸,紧紧的抓在手里,封龙在子蒙说话的时候,也已经离开了院长的身边,现在只有子蒙站在院长身旁,天佑和封龙都站到了屋檐外。

    虽然此时还下着毛毛细雨,就像他们刚来的时候那样,可并不代表这雨水不会打湿衣服,阴冷的毛毛细雨让着种阴森的地方增添了些恐怖感。

    天佑两人此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能任由雨水打淋湿自己,二人情愿雨水打到身上也不靠近院长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此时院长是危险无比。

    子蒙深吸口见天佑两人已经远离院长才冷冷的说:“如果不是中毒,那只能是上身了,那东西估计还在院长身体里面,虽然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但我想这张符多少会有些作用,一会我贴到院长身上看看有什么反应,不管怎么样你们别靠近,它能上院长的身也能上我们的身别着了道咯。”

    子蒙说罢就像把符纸贴在院长的额头上,但还没等他的符贴到院长身上,院长就突然弹起,一把抓住火堆旁的干柴火一甩就往子蒙头砸去。

    子蒙不愧是练个家子的,用手臂挡一个侧身躲了过去,但也被震了一下,瞬间子蒙手里的符给震掉,而院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他。

    子蒙正想伸手去捡掉落的符纸,但符纸却不偏不倚的落在火堆中,符纸掉进火堆的瞬间就被烧去了一半,微风一吹被烧得残缺的符纸碎片很巧的落在了院长身上。

    碎片落下的瞬间,院长两眼瞪的比刚才还要大,眼珠子都快挤出来了,但院长狰狞的表情仅仅维持了一瞬间,接着就恢复了正常。

    脸色也不在发烟,嘴唇不再发紫,狰狞的面孔也渐渐恢复了祥和,原本还想在一旁策应的天佑二人看的有点发呆,反而是子蒙很快再次来到了院长身边,看着熟睡的院长就想去拍醒他。

    “住手”正当子蒙想去拍院长,天佑立马反应了过来一声呵斥止住了子蒙的动作:“你不想活啦,那个东西还在院长身体里面,刚才那截符纸落下,可能是起到了震慑作用。

    但那东西应该还没离开院长身体,你现在去触碰院长,要是塔上了你的身,我们就会更加麻烦了。”天佑呵斥之余又解释了翻。

    封龙趁着天佑说话的时间,上前一把拉过子蒙给拽了回来,此时的三人都站在屋檐外,细雨虽然小,但三人都站了很久。

    衣服渐渐已经全部打湿,粘稠的感觉让三人感觉很是难受,可三人又不敢上火堆旁去烤火,只能安静的看着院长,生怕他还会突然暴起伤人。

    子蒙被封龙拉到屋檐外后就看着二人,但却见两人一言不发,沉默站在哪里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子蒙见状不由一阵无语。

    等了一会还是见二人没有任何表示,他就有些受不了不禁着急道:“你们怎么回事,这好歹说句话啊,要走要留该表个态别都哑巴了啊。”

    子蒙见天佑封龙还是没有理他,不由让他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就想自己上前察看院长怎么回事,却被封龙死死的按着不让他前去。

    子蒙回头看了眼封龙还是不见他有任何话语,只是抬起手指向在那边躺着的院长,子蒙见状立马朝封龙所指的位置看去,只是那里除了安静燃烧的柴火和躺在地上的院长外就再无他物。

    子蒙不信邪,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的看了会,还是没发现任何异常便回头望着两人一脸纳闷的说:“你们好歹说句话吧,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子蒙快要崩溃的表情才解释道:“你还是留着点力气把,你再仔细看看院长的脸,如果还是觉得不明白的话,就打开手电往院长脸照照看,但可千万别靠近。”

    没等天佑的话音落下,子蒙就迫不及待手电照在院长的脸上,诡异的是此时院长的脸根本不是脸,准确的来说是两张脸,一张满脸皱纹沧桑的容貌,和一张稚嫩白皙的脸庞,一直在不停的替换着,看的子蒙嘴巴张大嘴角不停抽搐。

    反应过来后的子蒙狠狠的咽了咽口水,颤抖的收起了手电,不敢在照射院长了,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天佑和封龙两人宁愿在这挨雨淋也不去屋檐下了,此时的院长就像颗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暴起伤人,所以离他远点还是有必要的,

    虽然子蒙不敢上去,可并不代表他就安分了,此时他不断被雨水打湿他的香烟气得他要抓狂,毕竟这货的烟瘾不是一般重,要是平时不给他抽烟那还说得过去。

    但现在四周这般诡异气氛,再加上这种恐怖的场景,他没支香烟定神他还真搜狐不了:“你们应该是有办法对付那个东西吧?不然不会两个一起陷入沉默。”

    “办法的确是有,我也是刚想起来,只是这个办法还要看封龙,反正我是帮不上忙的。”天佑接过子蒙话也不再思考了而是一脸猥琐的看着封龙。

    封龙正在心底考虑该不该用周凡之前跟他说的那些,突然就感觉到了异样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只见天佑猥琐的看着,瞬间他心里就知道天佑在想什么,顿时就气急败坏道:“你什么意思。”

    “嘿嘿,反正周凡是这么说的,至于是不是你比我清楚。”天佑说着立马退后了两步,跟封龙拉开距离,生怕封龙会吃了他。

    果然天佑话音刚落封龙就一脚踹了过去,不过天佑早早就不站在他身边了,封龙一脚没踹中让他很是无奈,顿时也没了再踹的心情顿了顿说:“是就是,我就是处男,我处男我骄傲怎么滴,要是没我的(纯阳血)今晚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行行你厉害,得了吧,早点解决院长里面的东西,我们好回去。” 天佑看着嘚瑟的封龙鄙视的催促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