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荧惑之魂
    “你们两个唱的是什么大戏呢,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你们俩能别卖棺子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子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不觉感到云里雾里根本一句话也没听懂。

    “在我们出来时候,周凡说过要是遇上太过诡异的东西就要解封辟邪符,而解封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纯阳血,纯阳血就是童子血,只有没破过身的人才有纯阳血,也只有纯阳血才能解开辟邪符的封印。

    我估计这没解封的辟邪符,只能震慑或者镇压院长身体的东西,想伤到那鬼物怕是需要解开辟邪符的封印才可以。”天佑见封龙还在沉默,遍知道他不会去解释辟邪符和纯阳血的作用便接过子蒙的话开口道。

    封龙此时已经没像之前这么顾虑,也不再是嬉戏的表情,而是一脸沉默的盯着不远处的院长,像是有所决定样子。

    “那你还等什么,赶快解封印啊,把院长就醒我们好回去。”子蒙听完天佑解释后立马大声道。

    “只是... ...” 封龙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只是,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见到封龙吞吞吐吐子蒙便忍住心中的焦急。

    “只是周凡交代过这方法太危险,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纯阳血有克万物之邪的作用,而辟邪符也是专克鬼物的东西,两者单用还好说,要是加在一起使用,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虽然解封的辟邪股能破世间所有邪灵鬼物的怨恨之身,那个被符咒打伤的东西一旦怨身被破,肯定会发狂,怨身一破鬼物便不再是虚物,而是虚实之间转换的存在。

    它实体时能伤害到你,但你也能触碰到它,可当它转为虚幻的时候,只能用它的怨气来影响或者迷惑你,你就再不能触碰到它,此时它就是厉鬼般的存在。

    因为戾气极重的东西都是靠怨身来维持它的存在,一旦被怨身破就永远不能再入轮回,纯阳血对鬼物有克制作用,但那些东西也对纯阳血非常敏感。

    更何况是被破了怨身的怨灵,更是死咬着纯阳血之人不放,所以这方法一担使用,那就等于封龙陷入了绝对的危险之中。”天佑看着一脸神色凝重的封龙替他解释道。

    “这辟邪符也没多难画嘛,我也会画。”子蒙把兜里最后一张符掏出嘀咕了声。

    封龙此时已经打定主意要使用辟邪符了:“你们把口袋里的符都拿出来,我一次性都给解封了,免得一会又要割手,很疼的。”

    子蒙看着就要划破手指的封龙阻止道:“等等,你别这么着急啊,周凡告诉你们两个怎么使用和解封了吗,不会都往符上滴点血就完事了吧。”

    “嗯,是告诉了,他说需要两个条件,但其中一个条件他已经解决了,只需要封龙的纯阳血解封就行了。”封龙解释完便忍着疼痛在无名指上划开了一道口子,锋利的匕首刚离开,鲜红的血液立马从伤口处流出来。

    “嘶”手上的疼痛不禁让封龙倒吸口冷气:“你们两个快点把符都拿来啊,是不是打算等我失血过多你们才行动啊。”

    “呃.. ..好”子蒙刚想掏出他的香烟给点上,被封龙这么一喝又缩了回去,立马把手上的符给递了过去。

    看着封龙一张张把符纸都染红,子蒙也有些替他担心,毕竟要让这些符纸都要染红,需要的血量一定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封龙这货平时缺少运动,还是胆固醇太高,整张符都带着股很浓的血腥味。

    待到封龙把所有的符都染上鲜血,整个人就像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无比,封龙稍微喘了口气调整了下状态道:“这符周凡之前,符纸已经解封了,但要使用的话,还是要担一些风险的。 ”

    子蒙没理会封龙的话,兴奋的就要上前一把就抓过符纸,“解封了那就好,你们在这呆着,我去收了那鬼东西。”说罢便兴奋的就要上前去给那家伙来一下。

    但他还上前几步又被天佑给拽了回来:“你这缺跟筋呢,能不能别老这么冲动。”说着同时用手上的手电戳了戳子蒙的脑袋。

    不过子蒙却不买账,闪过天佑的手电后自顾掏出香烟点了起来,天佑看着子蒙一脸瘪子样无奈摇了摇头:“这解封的辟邪符已经不是寻常的辟邪符了。

    出门的时候周凡特意交代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用这方法,用这办法不单单是对封龙有危险,使用者同样会有巨大风险。

    解开封印的符叫(幻灵符)能破万邪,也会让使用此符的人产生不可估量的幻觉,很是邪恶,想要使用这张符还必须要用者自己的鲜血滴到符纸上面。

    同时融合解封者的血液才能不被血魂符反噬,若是解封者和使用者是同一人就不用这么麻烦,只是不管谁使用同样会在符纸离手后的一分钟后产生幻觉,甚至有可能会精神错乱。

    幻灵符本就是以幻治幻的符咒,再配合纯阳血使用威力更是变态,你要想好了,你用这符可以,但是必须保证在一分钟内远离院长不管发生什么事。”

    原来不理不睬的子蒙,听到天佑如此慎重的交代也不再吊儿郎当了,而是郑重的点了点头,把手中还未抽完的香烟也给扔了。

    俯下身子系了系鞋带才缓缓道:“还是让我来吧,封龙已经失血过多,不再适合去,而你也不能有事,况且这里论身手还是我最好。

    另外你们都后退点,我有把握在那东西出来前离开,只要你们在我陷入幻觉后,有什么异常时,及时制止住我行。”说完子蒙便拿着血符往前走去。

    子蒙一步步来院长的身边,看着面容替换的院长深吸了口,咬着牙在手上划开了一道小口,鲜血瞬间跟着伤口滴落下来,子蒙见状立马把手中的符给伸了过去,只见原本鲜红的符纸变得金灿灿,在这小小的屋檐下格外的显眼。

    看到符纸变化子蒙瞬间不禁瞳孔微缩,也不知道这符是怎么回事,本想在解封的瞬间就往院长身上贴,可现在他却拿不到注意了。

    不由回头看了眼天佑和封龙,两人也是看得一阵发愣,见到子蒙投来疑惑的目光,二人也都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让他自己拿主意。

    子蒙见状也没有办法,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直接使用时,他却发现金灿灿的符纸再度变回原来的血红色,这让子蒙更犹豫要不要使用。

    刚才划开的伤口还没来得急包扎,鲜血还在一点点的往外流,可能是刚才太过关注符纸的事情,反而没有注意手上的伤口,转眼一看到伤口疼痛感立马传来。

    伤口的疼痛让子蒙瞬间有了想法,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不禁暗道到:“该不会是需要鲜血来维持状态的吧,可刚才封龙破封印的时候,也没见符纸会回弹原来的样子啊?算了不管了先试试再说。”子蒙虽然平时神经大条,可一但遇上事情做事还是细腻的。

    子蒙很果断想到便做,原本已经稍微愈合的伤口,又被子蒙狠狠的划了一刀,已经脆嫩的皮肤根本经不住锋利的小刀再次划过,流出的鲜血比刚才还要多。

    一滴一滴从子蒙手心滴落而下,子蒙此时也顾得疼痛,拿着符纸便伸到了伤口下面,只见已经渐渐变红的符纸再次成了金灿灿的颜色,再次滴上鲜血后符纸的颜色更加耀眼了,几乎就是一盏夜里发光的小灯泡。

    看到金灿灿的符纸,子蒙知道自己猜的是正确的,立马精神一震一把扯下了衣服的一角给自己包扎上,与其说是包扎还不如说是把伤口绑上,这种包扎虽然不能止血,可却能让鲜血不在顺着伤口流出来太多。

    包扎完伤口后的子蒙一咬牙,就拿着金灿灿的符咒一把贴在了院长的天灵盖上,符咒贴在院长的瞬间,子蒙整个人就弹了起来,后退的瞬间一脚把正在燃烧的火堆也给踢灭了。

    待到做完这一切后子蒙也意识模糊起来,硬提起精神跑回了天佑和封龙身旁,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幸好天佑跟封龙及时扶住他。

    两人拖着昏迷的子蒙远远离开了院长所在地方,此时三人已经退到了召宗府大门位置,两人把晕迷的子蒙搀扶到墙边让他躺下,这才有时间去察看院长。

    但当二人手照过去的时候,却不由让他们狠狠的倒吸口冷气,只见院长依然在哪里躺着,可身旁却多了个人,应该说是多了个小孩,这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二人刚来到召宗府时见到的小孩。

    远远看去只见一个三四岁身材的小孩,提着灯笼站在远处望着他们,鲜红的瞳孔带着一股很重的怨气,诡异的灯笼还有个大大的寿字印在哪里,跳动着的火光更是看的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如此场景不说终身难忘,也是后世无缘了,这种场面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封龙跟天佑也是一时吓得失了分寸,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孩。

    只见荧惑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不知道是这鬼东西迷惑住了封龙二人,还是二人真的惊呆了,时间过去十分钟还是没见二人有任何反应。

    此时远处的小孩笑的更诡异了,恐怖的瞳孔,和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加上那双眼产白到极点的双手,一蹦一跳的慢慢靠近天佑二人,像是嘲讽两人的愚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