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病人
    周凡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进入了凌晨两点又看了眼在他怀里有点困意的晴儿说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别陪我在这站着了,这段时间你都没好好休息过去睡会吧。”

    “我不要除非你陪在我身边。”

    “好吧,这血月也已经快消失了,不知道天佑他们找到子蒙没有,再不回来就麻烦了。”周凡看着天上的月亮自顾说道。

    “你还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吧,都一个小时了还没回来,别出什么意外了。”晴儿也已经离开周凡的怀抱,走到床边拿过正在充电的手机递给周凡。

    “好吧。”接过手机的周凡应了声,就马上拨通了天佑的号码,没两下电话就通了:“你们哪儿找到子蒙了没有,是这样的你们赶快找到子蒙,今晚是双七月的初一千万要小心,一些牛鬼蛇神和妖物都会在今晚露面吸取血月的月光。

    而血月只会维持在到丑时,丑时之后血月会消失,那些牛鬼蛇神在这个时候是最猖狂的,一般不遇见生人还好,可要是遇上就会很危险。

    血月消失后便会下邪雨,至于这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了,只是从一些古籍上看到的,这阴雨会持续到第二天晚上的子时才停。

    你们必须要在下雨前赶不回来,要是赶不回就找个宾馆住下,别冒雨夜行,很容易撞上百鬼夜行的,你们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情再打我电话,保持联系。”

    “怎么样他们找到子蒙了吗?”刚挂完电话,还没来的喘口气的周凡就被晴儿追问。

    周凡望了望窗外把手机收了起来:“他们现在正在县政府大门位置,子蒙还没找到,我只是交代了些事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注意安全。”

    周凡想回到房间却见晴儿急忙拉住他:“你快看,那是什么啊,怎么大半夜还有人放烟花啊?现在也不是过年过节啊,你们这的人真奇怪。”

    “什么?”周凡听罢瞳孔微微一缩不禁往远处看去,看到在天空闪烁的两口不禁立马神情凝重起来,眉头也微微皱了皱。

    “你们这的人也真奇怪,半夜放烟花就算了,烟花还不消失,都快五分钟了,我从来没见过有那个烟花会持续这么久的。”晴儿看着远处的亮光不禁看的发呆。

    “怎么回事,难道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还是... ...”看到远处信号弹的周凡却没理会晴儿而是自言自语的道。

    “喂,问你话呢你在想什么呢,什么怎么回事?”晴儿听到周凡的言语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看到晴儿不解的表情周凡才说道:“这不是烟花,也没人会大晚上跑出来放烟花,而且烟花都是一瞬间的东西,怎么会持续这么久。”

    晴儿听着周凡的话没弄明白,还想再问周凡却先开口了:“这是我们自制的信号弹不是烟花,只有在走散或求救的时候才会使用,看位置应该是封龙和天佑两人发射的。

    可我刚跟他们通完电话,他们为什么会马上发射信号弹呢,如果不是他们遇上危险,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他们以这种方式告诉子蒙,他们在寻找他让他自己来汇合。”

    “啊?害我还以为是烟花呢,你们怎么会有这东西啊?你们几个到底是干嘛的?”此时的晴儿不禁对周凡他们几人产生大极大的兴趣。

    “呵呵,你猜我们是干嘛的?要是我告诉你我们是专门打家劫“色”的你信吗?”周凡看着一脸好奇抬着头问他问题的晴儿不禁感到好笑,借故调戏了下她。

    “哼,你爱说不说,不说拉倒,反正准没好事。”听到周凡还有心情调戏她不禁撅着嘴道。

    “等以后会告诉你的,还有别胡思乱想,我可不是什么不法分子。”周凡看到晴儿怀疑的目光敲了敲她的脑袋道。

    正当晴儿还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远处又亮起了一团信号弹的光芒,本来还打算调戏下晴儿的周凡不禁没了嬉戏的心情,神情凝重的看着远处亮起的信号弹。

    此时晴儿也看到了信号弹亮起的光芒,奇怪之余更感到疑惑:“刚才你说这是你们的信号弹发出的,为什么又发射一个?”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应该是封龙他们发射的没错,现在这个就有点不可理喻了,到底是封龙他们发射的还是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位置看起来是召宗府一带,今晚这种情况又有谁会去召宗府?”看着天空闪起的亮光周凡有种不好的预感。

    时间渐渐临近午夜两点,窗外已经飘起了毛毛细雨,入秋的天气加上毛毛细雨让人有种阴冷的感觉,周凡看着窗外的夜色。

    整个古城都被细雨笼罩,从大楼往下面看,看不见任何事物,有的只是迷雾般的细雨笼罩着整个古城,使得古城此时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现在已经下雨了我怕封龙他们一会遇上什么可怕的脏东西。”说着周凡转身往床边走去,拿起衣服就要出去。

    却让晴儿先拦住了:“封龙他们不是不让你去吗,而且你真要去也要带上我,不然你别想走出这房门。”晴儿直接就把门口给堵死了硬是要逼周凡带她一起去。

    周凡望了望晴儿一意孤行的样子,不觉陷入了沉思,待到晴儿扯了扯他衣服才回过了神来:“本来我也没打算要出去的,要是有这想法一早就跟他们一起了。

    只是现在情况不同今,晚这种时候出门是很危险的,而且看刚才发射信号弹的地方应该是在召宗府,你知道那里是个什么地方吗?

    平时那边就是个阴气极重的地,晚上我们这边人都不会去那里,也没人敢去那边,生怕会遇上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今晚又是双七月的初一,哪里更是鬼怪集中的地方。

    要是这个信号弹不是封龙他们发出的,那就只能是子蒙发出的,封龙刚发射完一个信号弹没理由这么快发射第二个,前后都不到20分钟他们心急找子蒙也不会这么浪费那东西成本可是很高的。

    若是子蒙发出的那只有是求救的信号,子蒙应该是看到了封龙他们发射的信号弹后,自己又赶不过去便想让他们去找他,所以也跟着发射了信号弹,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三人现在已经都在召宗府那边了,今晚的情况太特殊我必须赶过去,不然他们搞不定。”周凡看着晴儿堵住门口不禁着急的解释了一番扯过晴儿就想出去。

    晴儿见状便知道此时周凡非常着急,也不再阻拦他,而是看着他的背影弱弱道:“可你不带我去我怕,这里又是医院,有脏东西的话,那我怎么办?”本已经迈出脚步的周凡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眼晴儿就上前拉住她的手跟着走了出去。

    二人刚来到直班护士台就听到隔壁杀猪似的声音,周凡拉着晴儿眉头皱了皱,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看到旁边有一个护士在值班便问:“你好请问下,隔壁是怎么回事,都大半夜了还喊这么大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护士看着眼前二人不像那种素质低下的人也客气的回道:“哦,没什么,就一病人闹事没什么。”显然护士是知道些什么却不肯告诉二人,隔壁的房间也是房门紧闭,窗帘也拉的死死的,两人想看两眼都办不到。

    周凡瞳孔微缩,听着护士的解释更相信自己的猜测再次道:“是这样护士,我也是医院的病人,就住在73号房叫周凡你查,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可能里面的人是撞邪了,一些基本的医疗手段怕是不起作用。”

    “撞邪你确定,虽然我不怎么相信这些,可我奶奶却跟我说过有些东西是存在的,还有你是周凡居然醒了?黎院长交代过你一醒来就要马上通知他的。”护士看着周凡递过来的身份证再核对了下住院资料不禁大吃一惊,一愣后遍要给院长打电话却被周凡给制止了。

    “院长不用通知了,我们已经告诉他了,只是你能告诉我里面是怎么回事吗,说不定我还真的能帮上忙。”周凡再次指着隔壁的房间。

    “好吧,是不是中邪我不敢胡说,我们学医的都是相信科学相信事实,至于里面的人是半个小时前送来的,是值班的夜警巡逻发现他昏迷在路上才送来的。

    在楼下急诊已经看过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怎么叫也叫不醒,身上也没有能证明的证件,只好让他先住院观察。可就在刚才那人突然醒了,一会大叫一会大哭,还有跳楼的冲动,幸好被我们及时发现,不然就出事了。

    说来也奇怪,他不躺下还好,一躺下就浑身哆嗦跟抽筋似得,我们给他打了镇定剂也没用,又把量加大还是没起作用,便不敢再让他躺着了,可这不躺着了却又开始闹了。

    这不吵得整个楼层都快听的到了,医生想把他转去精神科,可他不配合怎么也不肯出房门,没办法现在医生正在协调”护士解释之余还望了望那间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