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遇上我算你命大
    说到这周凡停顿了下来,抬头看着医院病房的布置,新的医院大楼为了节省支出,在打造的时候每个楼层都低了不少,但外观看起来却很高大,装修好之后加上一些防火隔板使得整个楼层都有种压抑的感觉。

    而此时众人所在的房间更是如此,门窗不但紧关,这压抑的气氛更让众人感到难受,周凡也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不过也没办法毕竟那人里面的东西不好对付,但他又不能开门开窗,今晚这种情况外面全是阴邪之气,要是再让这些邪气进入那人身体里面那就更不对付了。

    周凡见众人都有些着急也不再噎着:“只是会有些麻烦而已。”

    说罢周凡小心翼翼的离开那人的身旁,来到了晴儿身边把自己的附身符给拿了下来给晴儿带上,这才重新回到病人身边看着他泛黄的脸不禁有点奇怪,此时病房里的护士跟医生都在看着周凡,都要看看所谓的邪灵入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人很奇怪,原来我以为是邪灵入体可现在却不敢肯定,反倒更像是遇上的极度阴邪的东西,只是受到了邪气侵袭而并非邪灵入体,所以现在只用去除他体内的邪气就好了。”

    周凡一边解释一边摆弄着手机,把玩了一会手机才继续道:“刚才我符在贴到他的时候,如果是邪灵已经被逼出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只是邪气入体。

    虽然不时会疯癫,但他还有一点意识,他潜意识阻止着自己不安的行为,所以刚才在跳下了去的时候仅仅一瞬间的清 醒,但接着又晕了过去。

    你们别在给他打镇定剂了,那东西对他起反作用,现在想要清除他体内的邪气只有一个办法。”话音刚落周凡便缓步走到窗户前,把窗帘给拉开后再把窗户给打开。

    已是午夜的两点多外面也下起了毛毛细雨,此时打开窗户一股潮湿的水汽就涌进房间来,让房间的众人不禁都打了阵哆嗦,可能是因为已经入秋的天气本就有点冷,再加上这细雨冷风嗖嗖更加的入骨三分。

    阵阵的冷风不断的从窗户外面吹进来,不但整个房间都有一股潮湿的水气,要是此时站的离窗户近一些还会被雨水打到,可周凡对此不闻不问,任由雨水往房间里面吹,就在黄医生快忍不住时,他才挥挥手示意他不要着急。

    黄医生等了一会实在忍受不了周凡这样:“你到底想干嘛,现在已经是入秋了,我们被雨水打到没什么,可还有病人在,而且这风实在是冷的很,你要是没办法就请出去。”说罢黄医生一脸怒斥的看着周凡。

    显然让他这么个经历多年的医生,来相信周凡的话并让他救病人已经是奇迹了,何况他等了这么久,还是没见任何效果,这不禁对让他对周凡产生了怀疑,更为自己去相信鬼神感到羞愧,一向相信科学的他怎么今天就会去相信这些。

    “该来的始终要来,既然不能把他体内的邪气逼出,那就只能让他再次发泄了。”看着黄医生一脸怒斥的望着自己周凡并未生气而是自顾说道。

    就在黄医生还想说话的时候异变发生了,躺在床上的病人又醒了过来,像是发了疯似得拼命的狂抓自己的头发,一会又咬自己的指甲,一会要咬着被子,一副精神病样,神情癫狂到极点又哭又笑,让在场的几位女生不禁吓得身体发抖。

    那人看了看房间里的众人,又抬头看了眼站在他对面的周凡不禁傻笑了笑,接着双眼立马变得通红,一把抓起刚才医生给他打镇定剂的针筒就要往自己的身上插。

    幸好周凡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在他刚拿起针筒的瞬间,一把抢在他前面把针筒给抢了过去,可那人跟疯狗似得看着周凡就要咬。

    周凡抢过针筒后,一个侧身来到了那人后面对着脖颈位置狠狠的敲了下,那人也跟着昏迷了过去,周凡见状立马又对他检查了一遍,确定他暂时不会醒来才又重新给他把起脉来。

    “好了,他体内的邪气已经发泄的差不多应该没事了,你们也别都站在哪了,那个美女护士你去帮忙倒杯开水来,要是能有冰水最好。”周凡把了会脉见那人体内的邪气已经差不多,便不在那人身边呆着了,吩咐护士去拿水后就站到晴儿身边。

    不一会护士就把水拿了进来,周凡见状立马接过护士手中的水,顿时一股子凉意就透到他整个手上,果然护士很听话的找了杯冰水来。

    周凡接过水也没在啰嗦,转过身边说:“你们都离远点,还有现在可以关掉窗户了。”黄医生看到周凡如此严肃的表情,也没在疑惑周凡,急忙走过去把窗户给关了起来。

    周凡回头看了眼见窗户已经关上后,便把手中的冰水一把泼到了那病人的脸上,一泼之下那昏迷的病人瞬间就弹了起来,不过此时的他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发狂了。

    被冰水激醒的病人还在不停的咳嗽,过了好一会那人才缓过来,抬头打量了下整个房间才断断续续道:“这,这是哪里,你,你们是人是鬼?”说完身子就往后缩了缩,抱起被子便把自己捂得死死的,显然此时的他非常害怕。

    黄医生见那人清醒,就拿出了只体温计想要给那人量体温,可刚一走到那人跟前,那人就又像刚才那样发起疯来,一手抓过床上的枕头,一边挥舞着,死活不让人靠近,嘴里大叫:“别过来,别过来。”

    中年医生见他如此癫狂只好作罢,走到周凡身边道:“他受到惊吓过度对任何人都产生抵触,我们还是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说完转身对两名护士吩咐了些什么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事情还没结束呢,你们的职责是救人,人醒了是没你们的事了,但我的事情还没完呢,他遇上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货色,我必须了解清楚,别一会我出去倒霉给撞上咯,知道怎么回事我好避开那东西。”周凡喊住了黄医生跟着解释了遍。

    “现在他明显神志不清,而且谁靠近都会发了疯似得赶人你有办法?”就要走出门口黄医生头也不回的说。

    看者门口的背影周凡鄙视了眼:“废话,你一个大老爷们在人家刚清醒的时候,就要上前检查是我也会不爽。”说罢没让黄医生有接话的缝隙又立马对护士说:“护士小姐麻烦你去倒杯热的糖水来,随便拿条热的毛巾过来。”

    周凡话音刚落没多久护士就把水和毛巾给拿了进来,周凡接过后就来到了病床边,此时那人还是很害怕,带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凡。

    “你别怕,这里是医院,是巡夜的警察见你昏迷在路上把你给送来的,我没有恶意我只想知道你今晚到底是遇见了什么东西。”说到这那人猛抬头直沟沟的看着周凡。

    “你别用这眼神看着我,我只想知道你遇见的是什么东西,还有你现在体内邪气还未散,精气神都处在最低状态,还是老实跟我说的好,不然以你这状态包不准还会遇上那东西。”周凡边说边把手中水给缓缓递了过去。

    只见那人望了望四周,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几位护士美女,这才颤抖的接过周凡手中的水,喝了口后才缓缓的说道:“今晚我去参加朋友生日宴会后,从ktv出来本想回家,可却打不到车,没办法只好走回去,可在我,我却,见,见到了... ...”

    那人说到这语气开始颤抖起来,像是不愿回忆般,说着身子也跟着抖了起来,不知道是他被雨水淋了一个晚上的缘故,还是因为他所到的东西太过可怕导致他现在看到后还心有余悸。

    看着那人不断发抖周凡把手中的热毛巾给递了过去:“敷一敷吧,你身体里还有邪气残留,别又着凉了,而且这里是医院又有多人在你怕什么,今晚遇上我算你命大,不然你小子等着去找阎王爷报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