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时间太巧
    那人见周凡如此说当下不由放心了点,抬头看了看四周,见到眼前的一切已经不在是那恐怖的场景,他才缓缓的深吸口气:“我见到了一个没有影子也没有眼珠子的小孩而且那小孩手里还提着个灯笼。

    更恐怖的是它还朝着我笑,一边笑还一边晃悠晃悠的朝我走来,你们不知道那个场景有多恐怖,当时看到我立马腿软了本能反应就是想跑,可身体却不听使唤。

    那个小孩离我越来越近,快到跟前的时候,对面街走过一老头,那小孩回头看眼老头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

    听完那人的讲述,在场的人都不禁起了鸡皮疙瘩,几位女护士更是相互的靠在一起,晴儿则死死的拉着周凡的手不放,只有年纪比较大的黄医生还算淡定,看着那人便问:“你确定你看到的不是你酒后的幻觉?还有你是在哪里遇见的。”

    那人见黄医生质疑的语气摇摇头说:“不可能是幻觉,我只记得我一路走回家都没什么异常,可快到南陵街的时候,就感到了气氛不对,一到南陵街我就感觉到莫名的压抑。

    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喝了点酒,又冒雨走了夜路酒精上头所致,也没多管只想早点回家睡觉,可刚走没多久就见到了那东西。”

    黄医生听完那人的话,也是眉头紧皱,那人的话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对事物的认知和看法,也彻底打破了他这个无神论者者,作为资深的医生他只相信一切讲究科学一切讲究定理,可偏偏遇上这么个病人。

    如果不是周凡到来,现在这人已经被他送去精神病科了,可偏偏那人他都没办法就醒,而周凡却把他救醒了,而且现在看来,那人也不像是精神病,黄医生思考之余还望了望周凡这个在他医院沉睡了三个星期的人。

    夜已经很深,时间慢慢到了午夜三点,寂静的夜色让整个古城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漆烟的夜除远远有一道被细雨笼罩着的路灯亮光以外,就在无其他任何光线。

    站在窗边的周凡看着外面的夜色不禁沉默了下来,此时的他已经有些思绪了,之前他还在疑惑为什么,信号弹会在召宗府位置亮起。

    但当他听完那病人说的事情后,他便有些猜测,只是现在他不还不敢肯定,周凡陷入思绪中,房间便又开始压抑起来,此时整个房间除了听到那人喝水的声音外,全部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就在气氛压抑的众人都感到难受无比的时候周凡先开口了:“你确定那东西是在南陵街撞上的?”

    周凡的话打破了压抑的气氛,不过众人不禁都感到奇怪,周凡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人之前也已经说了,他就是在南陵街遇上的脏东西,为何他还要再次询问。

    黄医生更是好奇的看着周凡,他知道今晚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不能用正常的理论来看待了,今晚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大感好奇。

    那人看了眼周凡虽然有些犹豫但也不好不答,毕竟人家可是救了他的性命:“我住在城西,今晚参加朋友生日玩的晚了些,又打不到车回家,所以只好走路回去,南陵街离城西近些虽然是老路,可比走新路要快上半小时,我就是在南陵街遇上那东西的。”

    “南陵街,城西,召宗府,小孩,坏了... ...”原本还在低头思考的周凡听完那人的话不禁自言自语,但接着就猛的一抬头看向那人。

    “你确定是在南陵街遇上的?”周凡听罢又再次询问一遍,只见那人点了点头,看到那人一脸确定的样,周凡二话没说掏出手机就拨打天佑的电话。

    可听到的却是语音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器,听到这儿周凡反手又把插在身上的对讲机拿了出来,试着呼了下但也不见有人回应,顿时心里便“咚”的狠狠一跳,再回想那人的话脸色不由的难看了起来。

    中年医生见周凡神情凝重,不由就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担心,如果是在南陵街遇见那东西的话,就只有是从召宗府出来的,我想不出整个龙州城还有哪个地方能有这种东西存在,想必也是因为今晚的缘故啊。”周凡望了望窗外的景色缓缓道。

    晴儿见周凡脸色非常难看,不由扯了下他衣袖小声的问道:“你在想什么呢?刚才你说那脏东西从召宗府出来的,那天佑他们会有很危险吗?”

    “嗯,我也想这问题,要是天佑他们没有赶过去的话,估计不会撞上那东西,可看他们发射信号弹的时间跟那人遇见荧惑的时间相差不多,我怕他们还真有可能碰上那东西了,只能说是时间太巧,我们现在着急也没用。”

    说罢周凡停顿了会,拿出兜里的符递给了晴儿,没等晴儿说话就先说:“这符你拿着我要赶过去一趟,天佑他们对这些东西都不太懂,平时遇上些别的东西还好说,可这是荧惑就算我遇上它也不敢说能安全回来,你好好的待在医院,要是害怕就和这几位美女一起。”

    “可是...”

    “别可是,你给我好好在这呆着,不许胡闹听到没。”见到晴儿还有些不甘心,周凡不由对她喝了声,吓得晴儿把刚说到一半的话又给咽了回去,顿时眼眶就有了雾水,可爱的脸蛋加上水汪汪的的眼睛盯着周凡。

    见到这一幕,周凡顿时心又软了下来不由安慰到:“你别跟着我去太危险了,荧惑你们是不知道,可总知道午夜凶铃里的贞子吧,那东西比贞子还要凶百倍,我也怕那东西只是天佑他们有危险,我不得不去知道吗,只有你安全了,我才会没有后顾自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