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狂雷无声
    “奇怪了,这剑我一直没用从洞里拿出来后就一直是放着的,为什么剑身会染有血渍?好像当时并没有啊?”周凡把剑身搽适了两遍后见还是去不掉拿血渍不禁有些程奇。

    突然“铛”的一声把周凡的思绪一下子就拉回了现实,低头一看表时间已经是午夜三点半,刚才的声音是家里挂着的古钟发出的声音。

    周凡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为何剑身会有血渍,索性便不再纠结那问题,打开衣柜拿出剑袋把古剑给装了进去,心情不由的激动了起来。

    自从他接手过这把剑就没有剑鞘,周凡不得已便在淘宝上拍了个剑袋。一直以来他都想把剑给背出去,可又怕别人说他神经病,而且这把剑也不是凡品,要是让有心人看到他也怕会闹出事情来。

    现在总算是有机会带出去,激动之余也鄙视了自己一番心想:“这大半夜的总不会还有人说我神经病了吧,要不是(盗墓笔记)拍成电影,我还能光明正大的把它背出去,现在到好人人都知道这玩意是什么。”鄙视归鄙视周凡拿好东西后立马出了家门发动汽车往召宗府开去。

    就在汽车快要开到召宗府的时候,天空出现一道闪电,如惊世游龙般划过天空,瞬间整个天空都被这道闪电带亮了起来,原本迷雾般的细雨也在这道闪电中跟着消散了很多。

    奇怪的是这道闪电并不是一闪而过,而是有目的划过目标正是召宗府,坐在车里的周凡看到闪电的落处,顿时两眼瞪大,一脚猛的踩住刹车,车子狠狠往前倾了倾。

    待到周凡把车停下来,他预想的狂暴般的雷声却跟石头丢大海似得,一点声音都没有,等了会还是不见有声音,顿时让周凡有点拿不定注意。

    “难道那边有什么妖物出世不成,完蛋了,这又是荧惑又是妖物的,封龙他们真的在那边吗?要是不在我岂不是撞枪口上了?一个荧惑我就对付不再来只妖物... ...”

    此时周凡已经有点害怕了,那道闪显然并不是正常的雷电,周凡对于神鬼可是很有研究的,知道出现这种闪电必定是有妖物或邪物出世,才出现的异象不得已他才把车子停了下来。

    朦胧的细雨依旧在下个不停,虽然刚才那道闪电把迷雾般的细雨打散了些,可经过这一会又开始浓重了起来,周凡看了看窗外的细雨有点越下越大的趋势,顿时心里就开始着急。

    周凡的心情挡不住朦胧的细雨,雨水渐渐从细米般大小的雨点,变成了一颗颗豆子大小的水滴落下,水珠拍打在车窗生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周凡见状心里更着急了,:“不行不能在等了,在等下去天佑他们真要出事了,不管他们在不在,我都要过一趟,大拼命就是。”噼里啪啦的雨水打在车子身一下子让周凡打定主意,当下一狠不再犹豫一踩油门就往召宗府驶去。

    周凡正在敢去召宗府的路上,而那边提着灯笼的小孩也在一蹦一跳的慢慢靠近天佑他们,此时天佑封龙还在呆涩当中,子蒙因为使用辟邪符陷入了沉睡,死死的靠着墙边以不醒人事。

    荧惑一手提着寿灯,一手胡乱的晃悠着,血红瞳孔看着让人发慌,就是如此恐怖的小子正一步一步的逼近天佑他们,就在荧惑快要蹦到天佑他们身边时,突然被天空落下的一道闪电给惊吓住了。

    那道如游龙般的闪电,恰巧击中那口被门板盖起来的古井,而天佑他们此时已经离古井有些距离了,古井在正厅義门附近,天佑他们已经站了大门附近,但还是被那狂暴的雷电击落下来后的冲击波给撞倒在地。

    不过两人却因为这道闪电,从荧惑的迷惑中清醒过来,二人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抬起子蒙打算开溜,可任凭他们二人怎么使力就是抬不起子蒙,像是此时的子蒙有着千金般重量。

    二人抬了许久,见还是抬不起子蒙,便不在想着开溜的事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他们几人的风格,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都稍稍的往前站了点,把昏迷的子蒙挡在了他们身后。

    此时离他们不远处的荧惑也提着寿灯站在那,不过却是背对着他们,天佑看着眼前的小孩,又望了封龙一眼,对着荧惑倾了倾头像是在说:“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看到天佑的动作封龙也不回答只摇了摇头,但他的答很明显就是,“我也不知道。”几人已经知根知底,几乎都是从小玩到大,很多事情不需要语言就能明白对方的用意。

    不过两人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荧惑已经离他们只有不到二十米外开了,要是发出声音惊动到它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此时天佑二人在害怕,但他们却不知道背对着他们的荧惑,脸上同样露出难看的神色,应该说是害怕的神情,一个怨气如此之重的鬼物居然会害怕。

    说出去谁会相信,不过幸好天佑他们没看到荧惑的神情,要是让他们知道还有让荧惑都害怕的东西存在,怕是他们会直接吓到腿软。

    奔波了一个晚上几人已经差不多精疲力尽了,再加上一个晚上撞见的东西,给他们很强大的冲击,此时淋着细雨的天佑封龙二人更是感到疲惫。

    原本的细雨已经打湿了他们的衣服,毛毛细雨又变成了现在豆子大小的雨珠,落下后拍打在身上更是让二人冷的发抖,他们已经站在外面有一段时间了。

    此时的大雨更是把他们淋成了落汤鸡,浑身瑟瑟发抖的天佑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了三点半。从他们离开医院到寻找子蒙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这三个小时别人都在睡觉他们却在折腾。

    天佑望着眼前的一切已经失去平时的镇定,雨水拍打在他身上更是让他有种想睡觉的冲动,两只眼皮不停的打架原本挺拔稳立的身体也跟着摇晃了起来。

    就在他快忍不住要倒下的时候,封龙一把扶住了他,看到天佑的状态,他右手稍微在天佑额头探了探,果然天佑是因为疲劳过度又被雨水淋湿有些发烧了。

    封龙扶着天佑的身子用力晃了晃,天佑这才清醒过来,不过跟着就是一阵的虚,晃了晃头好一会天佑才缓过来,“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现在这雨越下越大,怕是过不了多久连你都会被寒气入体而晕倒。”

    “可现在子蒙已经昏迷走不了,而院长还在哪里我们能怎么办,不可能我们自己先溜吧。”封龙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到任何办法狠狠抓抓头发。

    “既然都是眼前的这东西闹的我们就灭了它。”天佑在说这句时神情冷峻,双眼狠狠的盯着荧惑的背影。

    封龙看着天佑能杀人的眼神,也不由死死的望着眼前的荧惑,此时的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若是再呆下去怕是连他都要扛不住。

    想了想后便把手里的符递给天佑,天佑见状微微对他点点头,接着二话没说就抽出腰间的小刀,一把割开了手指,鲜血瞬间就滴落了下来。

    天佑不愧是当过兵的人虽然是通讯兵,不过行事也很果断,立马就把符给伸到了鲜血滴落处,只见烟暗的夜色被金光闪闪的符咒照的有些养眼,不远处的荧惑也感觉到了异样,背对着他们的身影也缓缓的转了过来。

    看着天佑手里不断发光的符纸,凶狠的对着天佑封龙人吼了声,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声音很是刺耳,有些像一只嘶哑的野兽发出的声音,听得让人瘆的慌。

    此时的天佑封龙二人已经没有了选择,他们知道这时突然使用幻灵符肯定会刺激到荧惑,但他们已经算是破釜沉舟了,再解决不了荧惑他们只能逃了。

    大雨还在下雨水混合着血液滴落在符纸上,使得符纸散发出更金光灿灿的亮光,时而忽明时而忽暗,不知道是解封的幻灵符神奇还是符本身就神奇,金色的闪光让荧惑有些畏惧。

    就在天佑放开脚步朝荧惑冲去的时候,天空突然又落下了一道雷电,这回不在是想刚才那般异象的天雷了,而是真真正正的雷电,伴随着轰鸣的雷暴声滚滚而下,一瞬间就击中了那口古井。

    翻滚的气浪震耳欲聋的雷声,使得不断奔跑的天佑一下子摔了下来,不过手里还是死死的抓着符纸,站在不远处的封龙也因为这道雷电被震的耳朵嗡嗡响,但他还算好没被震倒,待到两人都从雷暴声回过神来后荧惑已经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