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用鲜血染红的图案
    正当封龙想鄙视天佑的时候,却见门口处停了辆车,定眼看去后不由大吃一惊,来人并非别人正是周凡,此时周凡已经把车开到了召宗府大门处,只是他并没有下车坐在车上打量着整个府寺。

    雨夜下的召宗府除了显得有些恐怖外,没有任何让他感到害怕之处,周凡刚想熄火下车,“碰”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拍打到了车窗。

    顿时就让周凡的心不由提了起来,转头往边上一看居然是天佑,只是刚看到那家伙的时候自己被他吓了一跳,天佑拍打车窗的手,好用不用偏偏用那只划伤的手来拍打。

    本就没有包扎好的伤口被他这么激动的一拍,鲜血又溢了出来跟着雨天一道血渍粘在车窗,这种场景也就周凡几人能适应换做别人估计早就大叫有鬼了。

    看到来人是天佑后周凡打开了车门让他进来:“你这是怎么回事,干嘛一手的血,封龙和子蒙呢?”

    天佑见周凡一来就这么多问题,也顾不得回答只是急忙道:“你先别问,先下去把人弄上车来再说”说着天佑又蹦下车往召宗府里走去,周凡见状也知道事态紧急转身拿过古剑背在身上也跟着了过去。

    封龙见到天佑出去了一趟又马上回来,不禁心生奇怪就想发问,不过他又看到身背古剑的周凡也跟着来后不由就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你来的正好。”

    原本还担心的周凡被封龙这么一句瞬间脸角抽了抽心想:“这都他妈什么损友,害的老子还为他们担心。”不过想归想看到封龙安全也不由放心了很多。

    但他却没有看到子蒙,顿时心又跟着提了起来,想着便快速跑到封龙身边,原本还想问出口的话也打住了,因为在他跑进来的时候眼神不禁瞄到晕倒在墙边的子蒙。

    深吸口气后缓步来到子蒙身旁,一手探出按在了子蒙脖子下的动脉,见他至少昏迷了并无大碍,顿时就想抬起子蒙可却发现他怎么也抬不起来。

    现在周凡知道刚才天佑对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周凡探了探子蒙的动脉见没有生命危险便询问道:“怎么回事,你们遇见了什么?子蒙又为什么会这样。”

    封龙天佑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天佑刚想开口却被封龙打断:“还是我来说吧,我们找不到子蒙只好发出信号弹让他来跟我们汇合。

    可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发射一颗信号弹,我跟天佑担心他遇上麻烦,只好前来与他汇合,当我们来到召宗府后,发现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孩在门口晃悠,我们没敢打扰它,就从墙头翻了进来... ...”

    “什么?”周凡惊呼了声:“你们撞见荧惑啦?”吓得封龙话都被打断了。

    “什么荧惑?那个小孩么?”天佑还是第一次见周凡失态不由问道。

    “这个不好解释,直接跳过你们先告诉子蒙为什么会晕倒的”周凡语气着急的说到。

    封龙知道事情严重也不再废话:“子蒙是为了救院长而使用了幻灵符才会这样的。”

    “我草”周凡爆了句口粗:“怎么院长也在这。”

    “这个一会再跟你解释,你还是先办法求醒子蒙再说吧。”封龙说完拿出手电照到院长躺着的位置。

    “算了别的事情一会我们上车后再慢慢说。”周凡虽然吃惊院长为何也会在此,但他手上的动作却不墨迹,把背在身后的古剑取了下来,银色的亮光映的天佑和封龙眼睛微眨:“封龙你说子蒙是用了解封的辟邪符后才这样的?”

    见到周凡询问封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好把你手伸出来。”周凡一手拿着古剑,一手抢过封龙的背包,不知道在里面淘着什么东西。

    “你,你想干嘛?”封龙见周凡如此还是很害怕的,因为在之前闯三省交汇处上古奇阵的时候已经有过一次了,导致现在封龙看到周凡这表情就很抵触。

    “别墨迹,今晚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对待,在不行动快点我怕一会连我也应付不了”说完还不忘看一眼封龙,心底却在偷笑:“丫的让你平时损我,看哥今晚不让你多放点血。”

    虽然周凡心里这么想,但不过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很足,一脸正气的样子看着封龙,让封龙不禁眼角微微抽了抽,用鄙视的目看着周凡。

    看到封龙的眼神,周凡有些底气不足,嘿嘿的笑了笑,封龙虽然百般不愿但看着昏迷的子蒙,只能按照周凡的指示的来。

    接过周凡手中的剑狠狠在手上划了一下,泛着银光的剑刃比起任何东西都要锋利,瞬间封龙就被古剑划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鲜血更是不断的往剑身流去。

    一剑下去疼的封龙浑身直发抖,还没等他稍微缓过来,周凡又接过古剑一把按住他的手,在伤口上又划了一剑,这回疼痛差点让封龙差点没晕过去,刚想朝周凡爆句粗,不过周凡的动作更快,在背包里拿出了云南白药和纱布就给封龙包扎上。

    周凡一早就知道封龙怕疼,早就想这么干,因为他不这么做,封龙不知道有什么时候才敢下的去手,所以他才会事先准备,不然鲜血不够的话,就救不了子蒙和院长两人。

    “你大爷的周凡... ...”

    周凡见封龙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便不去理会他,而是转身对天佑道:“你去后车厢面拿两把雨伞来,总不能老是淋着雨吧。”

    看到天佑往车子走去周凡拿着古剑平视着看了眼,只见古剑都沾染了封龙的血液,随着落下的雨水冲刷在剑身上一点一点的血水从剑身缓缓的流下。

    天佑没一会就拿来了三把雨伞一把递给封龙,另外两把自己打着一把一把替周凡和子蒙撑着,看到天佑已经打好了伞,周凡也不在废话,弯着身子在子蒙跟前用剑尖刻了个奇怪的图案,一个又像八卦但又像是四方阵的图案。

    图案在刻好的时候,剑身上的鲜血随着古剑缓缓的滴落在刻画的图案上,天佑现在知道了,周凡为什么让他去拿雨伞了,因为他们都被淋了一个晚上的雨现在打不打伞都没多大变化了,可周凡还是执意让他去拿雨伞。

    原来不存粹是为避雨,最重要的是此时刻画的图案,不能被雨水打到,豆子般大小的雨珠滴落下地面的冲击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足以改变整个刻画图案的纹路了。

    当周凡刻好图案后又用剑在子蒙手上轻轻的划了一道,鲜血流出来的瞬间,周凡立马用无名指一接,一滴鲜血顺势按在子蒙的眉间。

    瞬间整个图案都泛着血红的光芒,此时按在子蒙眉间的鲜血已经不见了,随着图案的闪光跟着消失,周凡看着眼前八卦似得的图案,又提起古剑在子蒙的手上狠狠割了一剑。

    原本剑身快要滴干的血液再次被子蒙的鲜血染红,看着鲜血直流的子蒙周凡也没给他去止血,而是等到剑身有足够的鲜血后,再次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给子蒙简单的包扎了下。

    包扎完子蒙伤口,地上图案的红光却越来越暗淡,周凡见状提起剑又缓缓的刻画了一遍图案,不过这次却是反着图案的纹路来刻画。

    待到周凡把整个图案都反着方向刻画了一遍后,才把剑收了起来背在身后,慢慢的地上的图案由红光闪烁渐渐变成了鲜红的存在。

    子蒙眉间被周凡点上去的那一滴鲜血,此时也显现了出来泛着红光,见到如此神奇的场景让站在一旁的封龙和天佑看的都不禁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