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滴血斩魂
    天佑跟封龙正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时,子蒙却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子蒙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靠,谁他妈的割我啊?谁呢?这种变态的事情估计也就只有周凡这才做的出来。”

    说着晃了晃脑袋便打算站起身,不过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见一张烟脸正对着自己,原本刚想站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应该是被吓了回去。

    “你大爷的你有本事再说哥一句试试。”盯着子蒙周凡一脸烟线居高临下看着他,原本放在背后的古剑也顺势拿在了手上。

    此时周凡正一脸烟线的看着子蒙,把他救醒了自己还没来得急喘口气,他倒好醒来就把自己先骂了顿,虽然是死党可总不能让他们骑到头上还不还手,该灭总是要灭的,不过有来有往他们几人一贯是如此。

    “呃,嘿嘿,口误口误,不是变态是英明,英明。”子蒙还以为是封龙他们干的好事,不过一直以来这种事情都是周凡最为熟练。

    就算是封龙他们干的,也要周凡来背烟锅,但他却不想到这事还真是周凡做的,而周凡就站在他跟前,不知所以然的他还不忘鄙视周凡一番,不被收拾才怪。

    天佑封龙两人见子蒙已经没事也跟着放心了不少,两人对视了眼便快速的往院长跑去,想把院长抬起就走,但他们刚跑到一半,突然周凡的声音就响起:“慢,院长有问题你们别靠近。”

    两人听罢瞬间便止住了脚步,他们知道周凡不会在这个时候乱说话,各自对视一眼后慢慢的就后退了回来,见到两人不在冲动周凡才道:“院长被荧惑附身,阴邪的气息沾染了一身,你们现在的精气神太弱,不适合靠近院长让我去。”

    说罢就迈开脚步朝院长走去,手里的古剑再次放回剑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靠近院长身边,来到了院长身边,看着昏迷的院长,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天佑他们见周凡已经站在院长身边,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不由为此着急,他们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了,现在真的很想回家好好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床上睡觉。

    过了好一会天佑见周凡还是没任何动作,便拿着手电对着周凡不停了闪烁着想让他快点,当手电光线照射到召宗府大厅处的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又出现了。

    天佑顺着手电的光线看去,只见正厅门口处站着一个小孩,正是消失的荧惑,不过此时的荧惑已经完全变了个样,两只血红的瞳孔瞪得老大,让人看着都感觉要裂开似的,偏偏荧惑的脸上却是很是害怕,不知道是什么能让它这种鬼物感到害怕。

    天佑的手电照到正厅位置时发现了它,此时的周凡距离正厅已经很近了,两者也仅仅只有两三米远天佑见后不由大惊忙喊道:“周凡小心。”

    周凡听到天佑大喊后,不由顺着光线看去,这一看差点吓的他都站不稳脚步,反手马上抽出背在身后的古剑,想都没想就往自己的上手划了一剑,鲜血刹那染红了剑身,另一手从口袋里把辟邪符给抽了出来。

    一个箭步就往前跑去,看着眼前的荧惑,周凡一剑斩下,奇怪的是荧惑却站在哪里不躲也不闪,任凭周凡的剑劈中,当剑斩到它时瞬间发出了。

    “啊”的一声尖叫很是刺耳像是高分贝的喇叭发出的声音,声音结束剑也跟着落下,荧惑却一下子消失了,周凡看着眼前被他斩的消失的荧惑不由眉头紧锁。

    接着古怪的环顾了下四周,发现除了他以外就只有躺在那里的院长了和远处的天佑三人,而荧惑就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要不是刚才他一剑落下斩到荧惑身上,,他还真怀疑荧惑是不是存在过还是他眼花了。

    而且周凡还是感觉怪怪的,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却怎么也想不通,望着眼前昏迷的院长也不去救治,而是在正厅前的屋檐下走来走去。

    天佑三人看着周凡迟迟不见有行动,便开始有些着急,他们三人折腾了一个晚上,现在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要不是硬撑着一口不让自己昏倒,怕是他们早就趴下了。

    周凡一来他们有了依靠精神一放松,疲惫感更甚刚才,毕竟有周凡在他们不用太过担心那些诡异的东西,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

    子蒙虽然刚才也收了伤,但他身子骨好着呢,流一点血算不了什么,现在又在那没心没肺的抽起烟来:“他这是干嘛啊,不会突发羊癫疯了吧。”

    看着子蒙怂样天佑抬起了手就想一巴掌挥过去,不过因为失血过多,又在发烧他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无奈只好作罢,瞟了一眼后便不再理他:“封龙你说周凡他在干嘛呢,我们现在过去么。”

    “不行院长现在还在昏迷中,周凡说过不让我们靠近院长,我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封龙虽然也着急但却不支持如此做法。

    “你们不去,我去。”子蒙不理会封龙的劝阻,大摇大摆的晃悠着走向周凡,原本还在思索问题的周凡看到子蒙屁颠屁颠的走过来,拿起火堆旁的干柴火就朝子蒙扔去,幸好子蒙是练过的一闪就给闪了过去。

    “你他吗有病啊!”子蒙虽然闪过了那根扔来的柴火,可不代表他就安分远远的骂了句,气冲冲的就想上去找周凡理论。

    “不想死就回去老实的呆着。”子蒙刚走到一半就被凶神恶煞的周凡被给呵斥住了,硬是没敢在抬脚走多一步,周凡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手上不知道什么又抄起一根柴火就往子蒙身上扔。

    “靠,老子不过去了还不行吗,还扔。”子蒙无奈见周凡真是铁了心不让他过去只好再往回走。

    “你妹的,哥还治不了你。”周凡偷偷笑了笑,又从新回到了院长身边,看着七老八十的院长还受这罪周凡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院长是因为他才半夜回医院的,其实也没必要大半夜让老院长赶来一趟,不过院长一听到周凡能说话便迫不及待的要赶来。

    唉,这就是职业病,一个医生行医了一辈子,还当到院长的人,几乎没有什么病人和病例是他没见过的,周凡恰巧就是这一例。

    院长也是想看看周凡醒后的第一情况,才会半夜还赶着过来,但也只能怪晴儿那女人太担心周凡,一见周凡清醒能说话就给院长打电话,可这能怪她么?

    周凡现在是既内疚又无奈,救醒院长只有一个办法可他却拿不定注意,所以只能在那来回走动,不时还抬头望向天空,突然周凡似有什么决定一下子便停住脚步,看着远处瑟瑟发抖的三人:“天佑你们过来吧。”

    听到周凡的话三人先一愣,接着飞快的向周凡跑去,他们已经被雨水淋了一个晚上了,现在正好去屋檐下避雨,顺便生把火暖和暖和身子。

    “停,站住”几人才准备来到屋檐,只差三五米就能避雨了,却被周凡突然喊住。

    天佑三人虽然着急把身上的衣服烤干,可还是稳住了脚步,看着周凡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周凡也知道三人心急便没跟他们废话:“你们三人身上还有几张解封的辟邪符都给我。”

    三人见状也不墨迹,伸手就把符纸给递了过去,接过符纸的周再次回到了院长身边,摸出口袋的符纸算了算,加上封龙他们给的只有六张了,而有两张还是自己身上没解封的,四张是从封龙他们的。

    周凡抓着手上的符纸,自顾围着院长走了一圈,有些自言自语道:“应该够了,就算不够估计也能醒来。”当下打定主意后,便从口袋拿出个打火机,把手中的符纸点燃。

    不过周凡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把所有符纸用完,点燃符纸后围着院长一张张放在他身边,又拿起一根干柴一点点的把燃尽的符灰涂抹在院长四周,

    渐渐的抹成了一个圆圈围绕着院长,做完这一切后才对天佑他们说:“你们过来吧,但是别靠近那个圆圈,也不要触碰院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