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半截石像半截骨
    周凡也没去理会子蒙,让他走前面更好,虽然这货身手好,但太过大大咧咧,遇事也不够冷静,周凡还真怕他在后面会遇上些什么。

    两人凭着一只强光手电,就这么行走在,阴暗潮湿的古井下面,渐渐的二人来到了尽头,应该说是一面墙,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二人来了墙壁后便找不了路,让周凡子蒙两人都感到了奇怪,明明天佑是在这下面的,可到脚印到了这里就不见了,像是凭空消失般。

    “你别走远,我们一人一边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出路。”说罢周凡就往墙体的另一头走去。

    子蒙也不再废话,顺着周凡手电打来的光线,也一点一点的往边上移动,因为只有一只手电的缘故,子蒙没有周凡那头光线这么充足,只能摸着墙体往边上行走。

    不一会周凡已经在,他那头找了一遍,但还是没发现有别的通道或出口,就又回到了原地,接着便打着光线朝子蒙照去。

    子蒙被周凡突然一照,立马后退了两步,一只手遮住眼睛,一只手扶着墙不让自己倒下,这是习惯性动作在这漆烟的空间,已经习惯了阴暗的视线,突然被人这么一照谁都受不了。

    而且周凡又是对着子蒙的脸部照,更可想而知了:“呃,嘿嘿,不好意思一时没注意,忘了,忘了... ...”话还没说完子蒙那头就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

    两人也被着声音吓了一条,周凡更是侧耳细听,但他感觉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拉动了一样,再次一听顿时身子微震,两眼一登,瞬间又把手电给移到子蒙的位置。

    果然周凡刚才无意中的一照,使得子蒙站不稳,不巧子蒙扶着墙的手,又正好按中了墙上的机关,才会突然响起着轰隆隆的声音。

    此时子蒙一只手已经放下来不再遮挡着眼睛,可另一只还是放在墙上,因为墙面的一块青砖,已经被他按的陷了下去,他这回可不敢放手,因为那个轰隆声还没停止,他生怕他突然放手,机关会因此停下来。

    渐渐的轰隆的声音停下,接着就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地洞,周凡用手电照去,顺着光线一看,却见到一阵反光。

    仔细一看地洞居然是顺着墙体而建,反光的是一节一节青石铸成的台阶,可能是因为年代太久的缘故,有的石阶上面长满了青苔。

    奇怪了,青苔一般是长在河边,或者是一些小溪边,但在这阴暗的地洞,怎么会长有青苔呢?难道这下面是一条地下河?想到这周凡反而有些拿不定注意,望着地洞一阵失神。

    “走了下去吧别想了。”子蒙一把拽过失神的周凡,跨步就朝台阶一步步走下去,周凡想了会还是想不通,便不再去想,既然都到了这地步,没理由不下去。

    周凡难得一次没有反对子蒙的任性,任由他就这么扯着自己,一步步往阴暗的地洞走去,两人才走到一半,底下就有一股很重的潮气迎面扑来。

    只是这股潮气还带着腐烂的味道,让人闻了有种反胃的感觉,幸好两人此时都带着防毒口罩,这气味再怎么呛也熏不到他们。

    而越往下走,越能感觉到那股潮气,就像是下着微微的细雨,整个空气都弥漫着雨水的感觉,这种湿度虽然不会打湿人,可却让人异常的难受。

    两人也对这潮气很不感冒,但他们又没办法,只好继续走一路往下走,两人不知已经往下走了多少米,周凡甚至都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要一路走到地心,或是要步入地府。

    “你看下面有亮光。”就在两人漫无目的的行走的时候,周凡突然听到子蒙惊呼了声。

    瞬间周凡便抛开那乱七八糟的念头,顺着子蒙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在他们下面不到十米的地方有着一丝亮光,仔细一看,应该是手电的光线。

    这让两人都感到无比兴奋,第一是他们知道再下去十几米就要到底部了,不用再这样茫漫无目的行走,第二是天佑还是安全的,下面的手电光线只有天佑才有,不然他们可不相信下面还有别人。

    这回子蒙学精了,跟周凡对视了眼,都选择不出声,继续缓步的往下走,既然下面是手电的光线,那百分之九十天佑就在下面,在这种诡异的地方,最忌讳就是大喊大叫,不然会惹出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两人离亮光越近,就越是小心翼翼,生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他们多虑了,下面的天佑正好好的站在那里,看道周凡和子蒙下来。

    天佑并未表现出太过惊讶,而是谈谈的望了他们一眼:“你们来啦,我还以为你们丢下我跑了呢。”天佑这时候还有心思调侃两人。

    这让周凡不由感感到很是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淡定:“你早就知道我们下来了。”

    “不错,召宗府就我们几个,而且在你们找到机关,开启地洞进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那个机关是设置在里面的,你们在外面想必也听到那轰隆声。

    我在里面就更不用说了,所以那时我就已经知道你们下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们下来要这么久,我都在这等了你们好半天了。”天佑笑了笑接过子蒙的话。

    周凡打量了四周才看着天佑问道:“你下来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发现。”

    天佑耸了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下来后也不敢乱走。”天佑看着疑惑的子蒙和周凡没等他们发问又继续道:“你们过来看这个就知道了。”

    说完自顾往一边走去,周凡子蒙二人见状也跟了上去,三人走了一段距离后,天佑就停了下来,对着两挥了挥手,示意两人小心前面的地段落差。

    接着便先手跳了下去:“我发现了这个之后,就不敢在乱走,我隐约觉得这里不简单,看起来不像是陵墓,更重要的是我担心我已经惹上什么了,要不是拿着这把古剑我还真不敢来这。”

    说完示意周凡他们看眼前的那两尊石像,应该说是半石像,因为石像上半部是石头做成的,而下半部却是骨头,这就很诡异了。

    石像是半人半兽的样子,下半截是人类的骨骼,而且还全部裸露在外面,上半截是狮子的身形,头部却是一只老鹰的头,看起开很不协调,越看越让人感觉变扭。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我草。”子蒙盯着石像一阵打量时不时还用手敲敲石像的上身。

    “你大爷你能不能老实点。”周凡一把拉过还在打量石像的子蒙,这货还真是不怕死,看就看了还用手去敲,可偏偏周凡怕什么就来什么。

    子蒙刚才敲了敲那尊石像,石像就从头部裂开,一直裂到腰部,石像开裂的刹那,周凡几人就不由都往后退了几米,天佑也把古剑也还给了周凡,毕竟这东西他拿着顶多能算把利器,可在周凡手里就不同了。

    石像在三人的注视下,一点点裂开,慢慢的一副极具冲击的画面,就展现在他们眼前,看着眼前的一切,三人都感觉脑袋已经不够用了。

    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偏偏就是这么神奇的一幕,周凡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开裂的石像,只见石像一点点露出了它本来的容貌。

    裂开的石像头部,还是跟之前雕刻的一样是个鹰头,不过它并未腐烂,而是生气勃勃的立在那,随着石像的裂开,渐渐的身体部分也显露出来。

    可这倒把三人都震的不轻,原本他们以为接下来腰部的身躯也是狮子的,可显露出来的却是人的身体,三人顿时就被震的都些呼吸不顺畅。

    望着眼前的生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石像这时已经有大半部露在外面,人的身体,鹰的脑袋,可偏偏下身却是骨头。

    不过这骨头却不是正常人类的骨骼,虽说盆骨看起来像是人类的,可从大腿一直到脚掌都是野兽的形状,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野兽,只长有三只脚趾,而且还异常的粗壮。

    光看这骨骼,就知道它生前有多壮硕了,这近乎神话的东西,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三人的眼前,周凡望着炯炯有神的鹰眼,他都有都些怀疑,这东西它是不是还活着,毕竟太过真实了,要是这东西现在突然动下,保不准三人立马撒腿就跑。

    此时周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深吸口气后拉着天佑子蒙再次后退了点距离,远远的打着手电,才有胆量再次打量起眼前这两尊大神。

    子蒙也震惊的说话不利索,“这,这东西到底是人是鬼,我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传说中的图腾守护神。”

    “图腾守护神是什么东西。”天佑也在打量着石像听到周凡这么说急忙问道。

    “图腾,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种文化现象。一个群体的象征,主要是为了将一个群体和另一个区分开。由一个图腾人们可以推理出一个族群的神话。

    而商族的图腾正是,“天命玄鸟”这个东西以前我在一些孤本见过其记载“鹰头人身,野兽骨,生时为神,死易为神。其魂不灭降而生商。

    这是孤本上对于那东西的记载,说它为上古三朝殷商的世代图腾,也为“图腾守护神”,现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东西,有可能就是殷商的世代图腾。”

    说完周凡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拿着古剑的手还是不由的有些颤抖,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谁见到这东西都要害怕。

    毕竟按年代算起来,殷商离现在最少都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前面这东西最少都是三千年前的物种,可形状它还是如活的一样,这东西还能保存如此完好,实在太过震撼,不得不让人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