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恐怖的陪葬坑
    就在周凡打算有所行动的时候,整片空间又是一阵颤动,接着地面就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随着缺口越来越大,地面也渐渐出现了一个大坑。

    随着时间推移这个裂开的坑越来越大,直到它占据了空间的百分之九十之多,周凡三人也被逼的几乎紧紧的挨着墙面。

    一震颤动后地下空间逐渐恢复平静,周凡这才敢打量那个巨大的陷坑,抬起手电照射过去,却又见一副棺材。

    这副棺材虽然没有那两具铁棺和木棺大,但反倒更加让人感到震撼,因为周凡发现巨坑下面还分为两个小坑,中间由一道土墙隔开。

    而那副棺材就在另一边的小坑里面,这并不能让周凡感到震撼,主要是那具棺材全部都是用青铜打造的,相比另外两具棺材,这副棺材更加让他感到神秘,

    不仅如此青铜棺上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奇怪的烙印,周凡对神鬼多少有些了解,但子蒙和天佑就不同了,望着青铜古棺都看的发呆了。

    另外两个小坑也不是什么善滴,只见下面两个小坑,一个全是死人的骨头堆积在下面,上面还密密麻麻的爬着,不知道什么种类的虫子看着就很是恶心。

    可能是因为尸体太多的缘故,又没有任何的处理就这样埋在地下,让尸骨产生了“磷粉”,随着地面向两边开启,无数的“磷粉”也跟着蔓延在整个地下空间,现在周凡就算不用手电,也能看清四周的一切了。

    周凡看着漫天的“磷粉”,脸色越来越凝重,到现在为止这个空间已经出现三具古棺了,东边悬吊下来一具巨大铁棺,西边是一具大型的木棺。

    地面裂开后,又出现了一具青铜棺,连续出现三具棺材,让周凡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看着青铜棺还有冲错觉,感觉像是有某种东西,快要从棺材里面蹦出来一样。

    周凡现在心里也是打鼓的很,现在他们三人想要回去是千难万难了,回型的青石台阶正好处在,那具青铜古棺的上方、

    周凡三人又被逼到了另一边的墙角,距离青石台阶有着整整两个坑的距离,更要命的是,那具青铜棺整副棺材只冒出了一半,还有另外一半沉在血一样的鲜红液体下面。

    周凡远远的用手电照去,只见布满纹路的青铜棺,在血水的冲刷下显得更加诡异,现在他们想回去,首先要下到他们脚下的陷坑,翻过那个满是虫子的坑后,再越过血水坑才能回到青石台阶的位置。

    先不说血水坑如何度过,光是他们脚下的那个虫坑,就不是一般人有勇气下去的,要是别的东西周凡还好说点,可偏偏那个坑里的虫子跟蜈蚣差不多。

    全身漆烟头跟尾都长的一样,两边长满了横插出来的百足,看的周凡就是一阵腿软,要不是那个坑距离他们站的位置足够高,估计周凡这会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怎么办,你们两个别发呆了,想想办法啊,那几具棺材看的我发毛。”子蒙见这阵势,已经吓的说不出话了,自己刚回过神,却见周凡和天佑还没任何反应不由的着急喝道。

    “我怎么看这里的布置,怎么这么像是一个阵法啊。”天佑低着头嘀咕了句。

    “没错看,这的确是阵法,究竟是什么阵法,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就是这里为大凶之地。”周凡听到天佑的嘀咕便接过了他的话。

    天佑能看的出这里布置像阵法也不奇怪,毕竟跟周凡这货走的近了,多少也能懂的一点这些东西,只是他知道归知道,却搞不懂这个是什么阵法。

    不解的望了眼一脸疑惑的周凡,心情一下子就跌落到谷底,他知道要是周凡都搞不懂,那他和子蒙就更不懂了,周凡想不到办法出去,也别指望他们能想出什么。

    此时周凡已经没有心思,再想去搞清楚龙的事情了,随着东,西,北各出现了一具古棺,让他好奇的心思瞬间化为无有。

    他清楚能在这种鬼地方,布置下如此大手笔里的人,那沉睡在棺材里面的东西就更不会加简单,周凡哪里还想要寻找龙的足迹,现在他巴不得早点开溜闪人。

    子蒙望了望周凡又看了看天佑,见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他也很是无奈,心中不由暗道:如果我能在虫子包围前顺利跑过去翻上土墙,然后再想办法度过血坑,这样就能上去找封龙,拿绳索下来救周凡二人了。

    子蒙知道下面那个坑里的东西,无疑是周凡的克星,让他从这种地方过去,他死都不会愿意,思绪一转,子蒙认可这方法可行,想都不想便后弯腰蓄力,打算俯冲跳下坑底。

    然后借着冲力,下面的虫子也会被踩死,不至于刚跳下去的瞬间,就被虫子爬满全身,而且有冲力带着过去,跑的也会更快,子蒙有自信在满坑的虫子,爬到他身上时,就翻上另外一个坑的墙头。

    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他刚发力往前一步跨出,身后就申来一只大手死死的扯住子蒙的衣领,不过惯性的冲力还是让他一时收不回脚步。

    衣领又正好被死死的揪住,子蒙没跳下坑底,自己却先来了个狗吃屎,刚倒下来没多久,子蒙立马又爬了起来,也不管身上的泥土,就咬牙切齿的怒吼:“谁啊,他妈干的?这是要害死我吗。”

    子蒙话音刚落就看到天佑一脸鄙视的望着他:“你想死现在就可以往下跳,我不会再拦着你,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下面那些东西有可能是上古异种,烟磷马陆。”

    “你囊,什么马陆大陆的,老子不懂。”子蒙显然还在为天佑突然扯住他为生气,也不管周凡之前的话拿出香烟就被点上。

    “搭”打火机点火的声音,把周凡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抬头看着点燃香烟的子蒙,也不去怪他,现在周凡也心思再去管他抽不烟抽了。

    而且随着地面裂开葬坑出现,空间的水汽跟着加重,就算他们现在生起火,这里也不会再再爆炸,周凡自顾想了想便对天佑说:“你刚才说什么?马陆,还是烟磷马陆。”

    天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对,刚才看到时我就怀疑了,只是还不敢肯定,但是见到“磷粉”后我才确定的。”

    周凡听后两眼瞪大,之前心里的疑惑瞬间都解开,所有的猜测也都连接了起来,看着脚底下那群来回挪到的虫子,他就感到无比的恶心。

    周凡自顾镇定的往前走了两步,低头打量着坑底的尸骨,缓缓道:“我之前就怀疑了这里可能不是陵墓,只是一直没确定,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听着周凡的话子蒙和天佑虽然疑惑不解,不过他们也不再多问,知道肯定还会有下文,他们也习惯了,周凡这种调调,只是静静的等待周凡下面的话。

    “这根本就不是陵墓,而是一个陪葬坑,子蒙你还记得我们刚从井口进来的时候,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亮光吗。”说着周凡给子蒙投去询问的目光。

    子蒙没答话只点了点头,周凡见状又说:“那些磷粉应该是陪葬坑里葬的尸骨太多,而且绝大多数又是没经过处理,也没有棺材入殓,随意便埋葬在地下。

    又在绝对的封闭环境,所以产生了大量的磷粉,而这些磷粉又被陪葬坑死死的压在地下,只有一些跟着缝隙飘到外面,我们进来时候,看到的那些隐隐约约的亮光就是磷粉。”

    “难怪,原来如此,当时我下来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了,在如此漆烟的地下空间,怎么还会有亮光,原本以为是青石台阶的反光原来是磷粉啊!”听完周凡的解释,天佑也一阵的感叹。

    周凡没理会二人继续说:“现在唯一让我不明白的,就是我跟子蒙能进来,是子蒙无意中开启了葬坑入口的机关,但是天佑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如果说入口是一直开着的,那你进来后,入口不可能会自动关闭,若不是一直开着的,那你进来之前又是谁给你打开的?

    再假设大家我们都不需要用机关来开启,难道那扇石门会自己关闭吗?是不是有可能在我们进来之前,就已经有人先进这里来了呢?

    只有这种解释才符合常理,要不然就是刚刚有人从这里面出去了触发了机关,,你进来的时候正好遇上那段岔开的时间,只有这样才说的过去。”

    天佑听着周凡分析不由心里猛地一跳,顿时他想到了,他刚进来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奇怪事情,“我掉下来后,本来也没打算下来的。

    可见你们迟迟没来,我便打算往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出路,不过在我刚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人从我身边经过,只是地下空间太暗,我又不敢胡来去寻找。

    而且最主要是我以为那是我的错觉,现在听你这么说,可能还真有人比我们先下来了呢。”天佑神情古怪的道出他刚进来时的遭遇,表情不由一阵难看,也不知道他是在后怕还是疑惑。

    “东,西,北三面都出现了古棺,这个陪葬坑的形状和布局明显是为这几具棺材所布置的,可是为什么只有三面布置了棺材呢呢?”

    周凡听完天佑的话,也不敢肯定是否真的有人比他们先进来,毕竟召宗府就他们几个了,如果是从别的地方进入地下空间他也不知道。

    而且他也不相信这鬼地方还会有别的出口,除非能把别的出口给死死的堵住,但是彻底堵住了后,外面的人又是怎么能进来呢?

    周凡为此不解,因为从整个陪葬坑的布局来看,这里就是一个以人葬尸的阵法,从几具古棺不难看出来,布置这个地方的人,有意要陪葬坑里的尸气怨气聚而不散,然后供给这几幅棺材吸收。

    要是出口多了就难免会有泄漏,这也是一种忌讳,布置此类阵法最好是在密封的古墓或密室,阵法才能起到最佳效果,现在布局者留下一个洞口,已经是最大限量了,要是再多一个,外面的阳气顺着洞口而入。

    那阵法的威力就会减半,周凡相信能布置这种地方的人,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来。就算有另外出口也不会直接通往外面,肯定连接某个山洞,或别的地下空间,来缓冲阳气,保证阵法不受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