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布局者
    周凡来回打量着三具不一样的棺材,面色凝重心想:三面都出现了古棺唯独南边没有,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一样不成 ?思索之余顺势抬起手电往南边照去,手电的光线一瞬间就照射到了对面的墙壁,不过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

    周凡望着眼前的一切,又开始陷入了沉思:这不对啊,明明三面都有古棺,偏偏就是南边没有为什么呢?

    于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要是按照阵法根基摆列来看,这三具古棺也能成为一个阵法,唯一不对劲的就是把南边给腾了出来,古人以前布阵不是以八卦方位作为阵法的根基,就是以九宫周天星斗为根基。

    很少会有三才.四象这类的阵法布局作为根基,并不是说这种阵法不能摆,而是难度非常的高,以前古人都是以研究.七星.八卦.九宫.周天星辰为主,很少去接触到了这些杂而又偏的阵法,而且阵法是有考究的。

    古人把数字列为一到九,然而九为数字之最,阵法以数字排列从高到底,一层比一层难学,一层比一层要更加的讲究,从九宫到七星,是古人研究最为多的三种阵法道,余下的就很少有考究了,而古人也把阵法列为上位阵,中位阵,和下位阵法。

    所谓的上位阵法就是:九宫.八卦.七星为上位阵,中位阵法也是阵法讲究的最为繁琐的:(五行)为中位阵,下位阵则为:四象.三才.阴阳.三阵为下位阵。

    古人对阵法都是取之后用之中弃之始。就是说阵法最为实用就是后面的三阵,用之中是因为五行阵法不但军事,亦可用于风水陵墓,都可以用五行来布阵,也是古人用之最多的阵法。

    至于下三阵就很少了,而且下三阵接触到一些另类的东西,古代除了一些玄学道士,皇家供奉的术士以外,很少会有人去研究此类阵法。

    弃之始则是因为“一”为数字的源头,也是轮回天命的源头,古人从来不会拿始数来布阵取名,所以从古至今从来不会出现一为开始的阵法。

    至于所谓的一字长蛇阵,开始并非称作一字长蛇阵,古人不会把自己比喻为蛇,这种阴冷幽暗的生物,此阵法原本唤作:神龙摆尾阵,只是后世所得到的阵法已经残缺,后人把阵法罢出来后缺少龙的霸气,更是没有之精髓,越发像蛇,就取名(一字长蛇阵)这才有其名由来。

    可是现在这个陪葬坑怎么看都不像以三才.四象为阵法根基来布置的古阵,因为南面为生路,若是按照四象阵列来观测葬坑的话南边不可能会空着,四象也代表着四圣兽.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 。

    东边青龙为阵魂,西边白虎为死阵,南边朱雀为生阵,北边玄武为阵眼。

    要是这么看的话布局者应该是西边空着,那样才合情合理,可偏偏是南边空着,难道布局者不知道南边为生门?要是真这么布局的话,那不管这三口棺材里面震有何等大凶之物都是妄谈,生门大开注定它们出不了世。

    周凡不相信花费了如此心力屠杀了这么多人来陪葬布置的阵法会有漏洞,更何况能在三千年前以如此人力物力来建造这个葬坑的人,会不懂阵法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只是布局者为什么会这么列阵,周凡始终想不明白,百思不得其解的他也不管环境恶劣靠着墙边一头就坐了下来:“子蒙还有烟吗,给我一支。”挨着墙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拽着头发周凡低声的对子蒙问道。

    发呆无聊的子蒙听到周凡突然找他要烟,本想打算先奚落他一顿然后再给他的,那货之前就一直打击他,现在想找他要烟没门,可低头看到周凡这样子刚准备说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也不做声拿出一支香烟和打火机就朝周凡抛了过去。

    笑话他们几人几乎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子蒙见周凡这费神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陷入了思考问题的重要阶段,要是这会去打扰他肯定没好下场,他滤清思路了好还说,要是正在最重要阶段突然被打断了,保证他会被周凡踹下前面那个恶心的虫坑里。

    子蒙虽然不怕下面那些恶心的东西,可想想打断周凡这货思考后果还是很严重的,只好把念头给憋了回去。

    天佑听到周凡的话语,顺着目光看了眼周凡,见他闷声坐在那里他就知道周凡这会不能打扰,就算有千万个疑问也只能等,况且现在他们着急也没用反正已经被困在这里了,最坏的也就如此了,站着站着天佑索性也一屁股坐了下来,靠着墙打起了小墩。

    “我靠.你还真敢啊这里你都能睡。”子蒙见天佑靠着墙边就睡起来不油佩服的说道。

    “切.. ..现在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难道你有办法离开这里吗?”天佑虽说闭上了眼睛可他也不敢真的就这么睡着,现在这种环境他也不敢真的睡下去。

    只是奔波了一个晚上实在是累的不轻,而且被淋了一个上雨,又有点发烧实在撑不下去,靠着墙边眯一会,眼睛是闭上了,可耳朵却很灵。

    感受到天佑鄙视的语气子蒙脸上不由抽了抽:“你大爷你还真睡睡啊。”

    子蒙见天佑不去理会他而是继续选择闭上眼睛休息就是一阵发火,望着两个坐在地上,子蒙无奈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现在不得不让他谨慎,周凡在想问题天佑估计是有些撑不下去了,他要是在不打起点精神点一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他们三个都要完蛋。

    就在他集中精神打量四周的时候,一个诡异声音让子蒙瞬间毛孔自立“滴答.滴答”不知道哪来的水滴声诡异的在空间响起,坐在地上叼着香烟有一口没一口抽着的周凡刹那整个人弹了起来,如此迅速的动作到是让子蒙吓了一跳。

    可看见周凡凝重的表情,也知道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本想拍醒在一旁打盹的天佑,不过回头一看却见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靠在他们身后此时三人都已经没有了疲惫样,三人背靠背分开不同三个方向注视着三口古棺,毕竟现在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谁都不敢保证,这三口古棺会不会蹦出个什么东西来。

    “滴答.滴答”的声音还在响起久久的回荡在地下空间,已经够压抑的气氛在这诡异的声音显得更加的让人不舒服。

    “周凡你知道这声音是打哪来的吗。”子蒙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先声开口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只是在我出医院下地下车库去拿车时也有这个声音,我担心是医院的那个脏东西跟着我来到了这里。”

    “嘶”天佑倒吸口冷气,急忙问道:“周凡你确定这声音跟你在医院停车场听到的声音是一样的?”

    要是医院的脏东西再跟来那他们可就玩大了,现在面对三具棺材已经让他们够有压力了,再来只鬼东西可就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周凡没回答天佑的话,而是拔出古剑缓缓的闭上眼睛仔细倾听着那诡异的声音:“滴答.滴答”刚闭上眼睛滴落下来的水滴声感觉就像是在耳边响起,吓得周凡立马睁开双眼,不敢再去倾听那个古怪的水滴声。

    天佑见周凡没理会他也不再多问,而是拿出了他随身打的那只手电往四周扫了扫,除了那两具巨大的棺材和两尊石鹰人身像以外,就是两个巨大的深坑和一尊在坑下的青铜古棺,天佑虽然也害怕,可还是想弄清楚这声音是打哪来的,拿着手电又扫视了一遍地下空间,还是没发现任何异样,这才邹着眉头收起了手电。

    现在四周空间了几乎都能看的一大半,他们就没必要在浪费手电的电了,可刚收起来还没来得及关掉手电的开管,手电一下子就不亮了,天佑觉得可能是一个晚上遇见的奇奇怪怪事情太多了被这手电也吓了一跳手一松“啪”的一声手电从手里掉落到地上。

    子蒙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正好见到天佑古怪的表情,看着掉在地上的手电弯腰捡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这么不小心。”捡起手电递给了天佑。

    “没.. ..没什么可能是今晚遇上的事情太多了,精神有些恍惚。”天佑随便应付了句,接过手电重新拧开装载载电池的后盖,取出电池又装了进去,可手电还是不亮。

    天佑拿着手电左右晃了晃,又拍了拍还是不见手电有任何反应,竖提着翻来覆去的打量着,就在天佑打算不再管手电的时候,一束光线直直的射在地下空间的天花板上,因为天佑是竖着拿手电,就在天佑捣腾这它的时候它突然亮了光线瞬间就照射了过去。

    天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顺着光线往天花板看去,可眼前的景物又把他震的不轻,不过一个晚上见的太多古怪的事情了,就算现在有只真龙在他面前飞舞天佑都不觉得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