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黑磷马陆
    所有的马陆都集中在了一起蜷缩在角落,若非逼不得已相信没人会愿意往这里面跳,那些原本不敢越雷池半步的马陆。

    却因三人的到来有些蠢蠢欲动,烟磷马陆本就是上古异种极其嗜血,它们对鲜血更是有着无以伦比的感知。

    烟磷马陆没触觉它所有的感知都是以味道来辨别,只长有一对复眼,复眼几乎可以说是瞎的,烟磷马陆是古人不知以什么方法培养出来的产物。

    换现在的说法就是基因变种后的生物,复眼只有在交配或者示威的时候才使用,烟磷马陆比之一般的马陆要大很多倍。

    最大的可以达到三十厘米,可想而知一只三十厘米的马陆有多恶心,我们现存有的马陆生性温和,以**的植物并以其为食,也有少数为掠食性或食腐肉。

    烟磷马陆却不同,古人用死人肉喂食,以五行家禽的内脏来让它们分食哄抢再以人血温养,烟磷马陆不但嗜血,还是肉食性极强的物种。

    在这不见天日几千年都尘封的黄土下,想必它们有一部分是自相残杀才存活下来的,不然几千年下来没有足够的食物,它们也不会存活到现在。

    吃了几千年的腐肉和同伴,现在突然有三个活生生的人在它们面前,很难让它们不兴奋,若不是那道符的震慑,估计周凡三人现在已经被烟磷马陆爬满全身了。

    虽说它们不敢上前,可周凡三人越跑离它们越近,刚才周凡抛下的符纸也渐渐失去了效果,距离那道符纸也越来越远,烟磷马陆就是再害怕,也会在鲜血面前按耐不住骚动往。

    突然跑在前面的子蒙停了下来,望着眼前正在慢慢逼近的马陆有些犹豫了,他清楚要是之前马陆没这么集中,他还有些把握在虫子爬满全身的时候,跑过坑底翻上墙头。

    可现在因为周凡一张符纸把所有的马陆,都挤在了一个角落,他就没这信心了,开玩笑眼前那一群烟压压的东西,一只爬在一只的上面,别说是跑过去了,估计只要敢往前冲,不到一分钟就会被马陆给淹没分食。

    周凡也看到了逐渐逼近的马陆,不再管地上的尸骨放开脚步,拔出背后的古剑一瞬间就冲了上去,子蒙看到周凡比他还冲动,两眼瞪大心想:完了.完了这家伙不要命了。

    就在子蒙替周凡担心的时候,却见周凡跑到烟压压的马陆跟前,一个跳跃高高的跳起,手里的古剑一把划在手心,顿时鲜血飞溅。

    顺着古剑沾满了剑身,周凡人还没落地,手里的古剑就用力一甩,鲜血就被惯性的力道甩到了脚下两边的马陆身上。

    因为马陆聚集的太多,一把甩下去两边的马陆都沾了不少鲜血,做完这一切周凡也正好刚刚落地,原本还在为他担心的子蒙。

    却见到周凡落地后没有一只马陆来围攻他,反而去分食两边被周凡甩上沾染鲜血的同伴,子蒙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不过想想也是,他认识周凡这么久,什么时候见过周凡吃过亏,更没见过对他的天敌还敢如此牛逼的,虽然这是马陆不是蜈蚣。

    “你大爷的,你们还愣着干嘛,赶快走啊,你们当我血库呢随便放血。”周凡不惜用鲜血来开道,可天佑跟子蒙却傻傻的站在那里。

    气的周凡不禁一顿怒骂,也不管两人他便迅速的往前跑去,天佑子蒙听到周凡的呵斥顿时也跟了上去,也幸好他们反应的快。

    原本分食两边的马陆已近追了上来,毕竟周凡的血液有限,刚才撒出去的血只沾染到了一部分马陆,虫坑的马陆实在太多了。

    没有了鲜血做引子想让它们再分食自己的同伴是不可能的了,他们三人都在上面划破过皮肤,虽然已经包扎了伤口,可烟磷马陆对鲜血可是非常的敏感。

    现在它们可不会去啃自己的同伴,除非周凡再一次抛洒鲜血但这可能吗?在上面周凡已经不止一次割破皮肤抛晒鲜血了。

    一次两次可以,但要是次数多了,估计马陆还没啃光他,周凡就会因为失血过多倒下,更别说还逃命了。“现在怎么办?马陆越来越多了。”边跑望着四周包围而来的马陆,天佑不禁着急说道。

    此时周凡三人已经快要跑到虫坑的另一头了,原本借着冲力可以就可以一下翻上墙头,但眼前逐渐成包围之势的马陆。

    让他们不得不提前打算,周凡看着他们逐渐被包围也很着急,他知道要是自己再没有任何行动,他们就要去见阎王爷了。

    周凡原本急速奔跑的身子顿了顿,放慢了点速度跟后来的子蒙平行奔跑,子蒙还在奇怪周凡想干嘛,就见周凡手里拿着的古剑突然一下就抛给了他,因为事出紧急子蒙没多想便接了下来。

    “放点血出来往两边晒。”子蒙刚接过剑就听到周凡对着他大喊。

    “我靠,又让我放血,你自己不会放吗。”子蒙接过剑后不是按周凡的吩咐去做,而是瞥了瞥嘴低声唠叨了句。

    就在他在唠叨的时候,马陆已经逼了上来,天佑见状顾不得其他,一个箭步加速冲了上来,抢过子蒙手里的古剑狠狠的在手心拉了一道。

    天佑不顾疼痛转身一甩,鲜血就往两边抛晒出去,有鲜血作为引子,原本成包围的马陆又开始向两边分食自己的同伴。

    不过经过之前周凡用鲜血刺激马陆后,这群该死虫子就变得更加的狂躁和嗜血,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慢吞吞的分食了。

    天佑刚甩出鲜血晒到那些马陆身上,那些沾染鲜血的马陆立马就被旁边同伴一拥立刻分食,啃食完的马陆又了鲜血刺激。

    更不要的向另外几只被鲜血沾染的马陆,没一会天佑鲜血染中的马陆就被同伴全部分食,凶狠的马陆闻着三人身上的血气再次形成了包围之势。

    “草,你们这群该死的东西,弄不死你们我就跟你们性。”周凡此时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若是再不用最后一张辟邪符,那他们就真的要葬身于此了。

    虽然周凡很不想去动用这张符,毕竟后面还有很多未知数在前面,要是他们用完这最后一张辟邪符,那接下来就等于没有了压箱手段,那他们去应付那些有可能发生的诡异事情就完全没底了。

    不过可惜归可惜,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容不得他多想,周凡咬了咬牙掏出口袋里最后一张符纸和打火机,一手拿着符纸和打火机回头就对天佑吼道,“天佑把剑给我。”

    奔跑着的天佑不敢分心停下脚步,因为他只要一停下,就会被后面追上来的马陆淹没,听到周凡的吼叫只好牟足力气加快跑到周凡身,边把古剑递给了周凡。

    接过古剑的瞬间周凡把符纸倒插在剑尖上,瞬间按下打火机点燃了符纸:“妈的,我让你们这群鬼东西再来。”点燃符纸的瞬间,周凡手提古剑狠狠往前一抛。

    古剑瞬间射出,插在了前面马陆最为集中的地方,符纸插在剑尖上,古剑在接触到马陆群瞬间,不知道有多少马陆化为血水。

    虽然距离土墙还有十几米远,但周凡三人都能闻到马陆化为血水的脓臭味,前面的马陆被这一道符纸给灭杀了不少,那些没有死的马陆,也不敢在原地停留,都往两边分散开来。

    周凡三人见状立马加快脚步,趁着符纸还没有燃烧殆尽打算跑过虫坑,三人飞奔似的终于到了古剑的位置,周凡顺势一把拔起古剑,不顾还在燃烧的符纸,就把符纸从剑上取了下来。

    身子稍微顿了顿,便把符纸给丢在地上,那些还在身后追赶的马陆群,有些来不及收回脚步,被同伴拥挤推上来,在接触符纸的瞬间也都化为了血水。

    还有一大群剩余的马陆,见状也不敢在追赶周凡三人,现在前面和后面都没有了马陆的追赶和包围。三人跑的更不要命了。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赶在符纸燃烧完之前爬上虫坑,那就只能等着被马陆亲吻了,人什么时候潜力最大,就是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

    现在三人就是如此,要是现在是奥运会田径比赛,保证三人都能拿冠军,周凡三人逐渐跑到了虫坑的尽头,靠着墙边周凡却停了下来,没有立马爬上土墙。

    子蒙和天佑赶到时,见周凡没有爬上去也跟着停了下来,周凡见天佑和子蒙跟着站在旁边,立马就对两人喊道,“你们两个先上去, 我还有事情要做”

    天佑两人见状对视了眼,虽然他们不知道周凡想干嘛,但还是很配合的,子蒙前走了两步,蹲了下身子做了个扎马步姿势。

    天佑则借力翻上了坑墙,待到子蒙也翻上了坑墙,他们见周凡还在下面看着逐渐熄灭的符纸,天佑更是替周凡着急:“你赶快上来,不然一会就真的走不了勒。”

    周凡抬着头望了望两人,见二人都安全的翻上了墙头,才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眼前虫坑除了马陆以外就是满地的尸骨。

    周凡缓步来到一堆尸骨的跟前,瞟了眼两边蠢蠢欲动的马陆,嘴角微微扬起:“哼,我让你们从此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