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四煞绝神
    周凡冷笑着看着已经开始逼近他的马陆,手里的古剑高高抬起,一剑劈在堆积如山的尸骨上,经过几千年的风化尸骨已经很脆了,再经过周凡手里的利剑劈砍,更是经不住重击,尸骨被砍得的散落一地。

    隐藏在尸骨里的磷粉瞬间晒满了四周,周凡回头看到马陆铺天盖地的往自己这边涌上来,也没去理会它们,转身又一剑劈在另一堆尸骨上。

    顿时磷粉四散的更厉害,周凡看着越来越逼近的马陆拿着出了另一个打火机,这是他们自己定制的打火机,其中的容量比一般的打火机要高十倍。

    在特殊情况还能当微型炸药来使用,说炸药虽然些夸张,不过浓缩的产品精华也挺多,威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勉强算的上一个大型鱼雷的威力吧。

    周凡在回家拿古剑的时候,顺便从电脑台捎带的,原本估摸着应该会派上用场,不料现在还真是到使用的时候了。

    只见地上的马陆越来越近,周凡稍微拧了拧打火机盖,把打火石给拧了出来,看着眼前快要到跟前的马陆狠狠的砸在前方的地上。

    顿时“碰”的一声闷响,一阵白雾就弥漫在虫坑底下,做完这一切周凡又拿出子蒙抛给他点烟的打火机,这不同他们自制的那种只是一般的防风打火机,接着打着后往前一抛。

    打火机抛出去的瞬间,周凡便奋力的往身后跑去,不过引力总是快过人跑的速度,周凡刚跑到墙边,打火机就落在他刚才砸碎的另一个打火机的位置上。

    他们自制的打火机又比一般的打火机容量要多得多,砸碎后溢出来的(丁烷系液化气体)也比一般打火机的要多,在另一个打火机落地的瞬间,就点燃了四处溢出的液体。

    火势瞬间就在虫坑底下燃了起来,刚才两堆尸骨被周凡劈得磷粉四散,磷粉的着火点很低,只要40多度就能自然。

    现在四散的磷粉跟溢出的丁烷系液化体混合在一起瞬间火势更大,周凡已经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炽热感,只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多想了。

    他只能奋力的往前,不然身后的大火,他只要稍微停顿一下,就会瞬间被火海淹没,周凡见身后已经无路可退,只好微微蹲下身子,然后用力往上一跃。

    手里提着的古剑瞬间就死死的插在墙上,子蒙见状立马俯下身子一把抓住周凡的手用力一拉,周凡也借着子蒙的力道,险而又险的一登翻上了墙头。

    就在周凡刚跃上墙头的瞬间,大火便冲天而起,要不是周凡反应及时用古剑作借力,子蒙足够机警立马拉住他,周凡现在已经成烤鸭了。

    望着底下被大火燃烧翻滚的马陆,周凡没有一点怜悯之心,这些东西本就不该存在世上,况且就算是在古代,也很少会有人以血祭方法来培养这种邪恶的生物,这种事情不但会减阳寿还会招来天谴。

    虫坑之下火势越来越大,一只只马陆被大火烤的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不知道是痛苦所发出的声音还是在求救,反正听着让人无比难受。

    不一会大部分马陆都被大火烧死,一阵阵恶臭就从虫坑底下撒发上来,又过了一会那些还没死绝的马陆也彻底被大火化为灰烬,连带尸骨都不存在,也不再发出那种死尸腐肉的味道。

    “唉真是造化弄人啊,要是我们今晚不进来,这群马陆也不会死。”经过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又看着不久前还在包围他们的一群马陆被大火烧的精光天佑有些感叹。

    “靠,你还为这些鬼东西可惜,你赢了。”子蒙看着天佑悲天悯人的样子直竖起大拇指,至于子蒙就别指望他会对这些感兴趣了,这些东西死不死灭不灭对他来说都不关紧要,他要的只是早点从这鬼地方出去而已。

    “它们能生存自然有他们的命运,总不能因为我们就灭了... ...”

    “你们还有心思在讨论马陆,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解决这几幅棺材吧。”周凡见两人一直没完没了的唠叨也有点听不下去,硬是打断了天佑的话。

    两人见周凡有些不耐烦,各自相互对视了一眼,也不再纠结马陆的问题反正死都死光了,现在再讨论也无济于事。

    “我担心如果棺材里爬出个“粽子”来我们该怎么办。”周凡见两人都安静下来忧心忡忡的样子,望着东南西北四口古棺。

    深吸了口气把古剑收回剑袋才缓缓道:“我刚才在坑底下已经用完了最后一张辟邪符了,现在不说跑出个僵尸来了,就是简单的厉鬼或者邪祟都有的我们头疼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不是发现不寻常的东西了。”天佑见周凡吞吞吐吐的语气低声便问道。

    “是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周凡看了看四具古棺一眼道:“现在我们想离开这里还要跃过血池,而血池有多深我们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不清楚,所以这点不得不防。

    另外青铜棺上方是青石台阶,古棺距离石台阶也还有一段距离,这距离足够困死我们,我们要回去肯定要踏上青铜棺,然后登上石平台,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周凡看着疑惑不解的二人又道:“如果要回去,就要踏上青铜棺,我们没有带野外攀岩绳,是不可能在这种距离的高度爬上去的。

    何况血池根本借不了力,那就只能先爬上青铜棺,然后再搭人梯上石台,不管是什么原因踩死人棺材都是不吉利的。

    首先对死者不敬,还有就是对自身气运有影响,这样做对我们都没好处,更重要的是... ...”周凡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天佑两人盯着周凡,发现他正打着手电打量着四周,周凡盯着诡异空间,突然发现原本他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的那两尊石像。

    现在所处的位置要比刚下来的时候矮了好多,也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的高低落差,这让周凡感到非常的不解。

    当时他们三人来到石像的位置,就发现两块地方有着明显的落差,一方空间要比另一方要高出不少,现在奇怪的是两地居然成了平行线了。

    “果然是如此... ...”周凡盯着石像许久才有些喃喃自语,周凡终于知道为什么刚进来的时候,石像跟现在距离落差会有这么大了。

    原来是同一个空间存在了两个一高一低地势,现在一切都一目了然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两个葬坑的规格不一样。

    一个是陪葬坑,而另一个则是主墓坑,左边的坑应该是为另一边的坑做陪葬的,陪葬的奴隶坑自然不能建的比主人的高大,所以才会有一个空间两个地势的落差。

    现在周凡三人正好站在两个坑中间的泥墙上,一边是还在燃烧的虫坑,另一边则是暗红的血池坑,自从地面开裂后,两边的落差就已经不复存在,现在他们唯一能落脚的也只有这道土墙。

    时间渐渐流逝周凡三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自顾站在墙头,底下的大火已经到了快要熄灭的时候,无数的马陆都葬身在这场本不该有的大火里。

    虫坑因为要饲养烟磷马陆,布局者把很多尸骨都往虫坑下扔,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活着的时候被扔下去的,还是死后被扔下去喂食马陆的。

    不过显然是前者居多,只见底下众多尸骨虽然只剩下一副遗骸,可从他们的动作不难看出来,有很多都死者是活生生被马陆啃食而死的。

    有些尸骨死状手脚缩卷在一起,有一具尸骨更是拿一根肋骨插入自己的胸口,想必那人是忍受不了自己被马陆一点点分食,只能选择自杀让自己不受这么多痛苦。

    还有一些尸骨双手都是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这种惨绝人寰的血祭想想都可怕,坑底的火势也逐渐熄灭,三人看着一具具堆积如山的尸骨都选着了沉默。

    “等这次逃出去,我一定要把这地方炸了。”周凡收回目光眼神坚定道:“这种惨绝人寰的血祭,死后的人怨气太重。

    现在又被我们给挖出来,可能会出几个阴邪的东西我们要小心。”打定主意的周凡已经下狠心要把这里炸掉,哪怕会影响整个古城的根基和风水也在所不惜。

    “你还想再来,下次我可不陪你了。”子蒙听到周凡下次还想再来立马脸上就变得很难看起来,开玩笑这次能不能逃出去还是问题。

    再让他来这种鬼地方,他肯定打死都不愿意,别说是来炸这里了,就是再摆个十件八件古董,让他来取他都不一定会再来。

    “一定要掉?”天佑虽然也不赞同周凡再来这里,现在能否出去都还是未知数,他也对这里也产生了恐惧心理,可看到周凡毅然决然的表情他知道周凡肯定是要这么做的。

    不管这里再危险只要这次能出去,周凡下次就绝对会带炸药下来端了这里,只是他不明白周凡为什么要这么做,况且这里也算的上是上古文明,如果开发出去古城绝对会有源源不断人来参观旅游的。

    “你们不懂这地方不能留。”周凡知道天佑子蒙不解,望了望四具古棺瞳孔微微收缩平静的说道:“这里不单单是陪葬坑这么简单。

    布局之人以血祭之法活生生的下葬,这些人死后都怨气太重,这里定会有冤魂厉鬼存在,现在又被我们挖出来,要是一个不小心跑出去害人那就很麻烦了。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按照四煞阵来摆置和布局的,这个葬坑存在多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与其把整个危险留着,不如先下手为强炸了这里。”

    说到这周凡目光突然变的凌厉起来,感觉到周凡的异样,让站在两旁的天佑和子蒙都不由有些害怕,这家伙这种眼神太危险了。

    他们知道每次周凡一露出这种眼神,肯定有大动作,还是那种风险很高的事情,要是现在周凡手里有个十斤八斤炸药。

    天佑两人敢保证这货会毫不犹豫的立马把这里给炸咯,看到周凡气势不减,二人都微微往两边站了站不敢靠近周凡。

    二人清楚如果周凡突然想到,什么奇怪的想法,遭罪的肯定先是他们二人,这已经一次两次的事情,所以天佑封龙三人都一致认为,周凡快要发狂的时候,离他远一点是有必要的,这家伙这个时候是最不稳定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