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苦逼的童年
    他们知道周凡打定主意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哪怕后果再严重他都是先做了再说,周凡也明白天佑子蒙现在是一头雾水,不跟他们解释清楚怕是他们下次还真不愿意再跟他来这里。

    虫坑的火势逐渐熄灭后,一股烧焦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地下空间,原本已经摘下防毒口罩的三人,不得不再次带上。

    他们下来后便摘了罩给,毕竟带着口罩不方便说话,在如此诡异的地方他们可不敢大声喧哗,现在他们没办法只好又带上。

    虽然气味并不是太难闻,但在一个几乎密封的空间,烧过东西没有空气对流,很容易产生有毒气体,三人也是怕吸入有毒气体,所以说话再不方便也无可奈何。

    周凡看了眼天佑二人见他们还算精神,不至于神情恍惚脚步漂浮,便也安心了下来,现在他们还有一个坑没过。

    想要回去可没那么简单,他不相信葬有青铜棺的地方,会是个安生的地,要真如此那岂不是笑话,布局者花了这么多心力,来布置这个地方,岂会是笑话说是大凶之地也不为过。

    “你们没事吧?我们早点上去,我担心封龙一个人在上面应付不来。”周凡打量了下眼前这谭暗红的血池,谈谈的对着身后二人问道。

    虽说天佑他们的身体状况还算好,但也奔波了一个晚上,况且几人还被淋了一夜的雨,今晚还是双七月的初一。

    三十八年难得一遇的阴历邪雨,雨水不但具有腐蚀性,还带有极强的邪气,平常人被淋一个晚都会大病一场了,天佑他们还去过空冥寺,更是沾染了一身地脉尸气,又被淋了一个晚上难保不会出现问题。

    “我没事,不用担心,”天佑知道周凡其实是在问他的,下来之前他就有些发烧身体状况不好,周凡刚来到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状态。

    他知道周凡从小学医,观人脸色就知道有病没病,所以他也瞒不了周凡,至于子蒙别说周凡了,就是他自己也不替他担心,子蒙身体素质好着呢。

    天佑盯着周凡,顿时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瞬间就弹了起来忙问:“你不是说井底有那东西存在吗?现在我们都下来这么久了,怎么什么都没见到,难道这里还有别的空间或者?”

    说完天佑神情凝重的看着下面的青铜棺,不用想都知道天佑指的是什么,他们在上面听到井下传来的声音,都以为那东西在井底。

    可谁知道井底居然是这么一片巨大的空间,而且还是双层空间,一层比一层古怪,现在又出现了四具古棺,不得不让天佑怀疑,那东西是不是就躺在棺材里面。

    “不可能,你想多了,龙是什么存在,不说傲世九天,但也不会躺在棺材里面,就算这几具棺材不小,也容不下那尊的存在。”周凡知道天佑说的什么一口就否定了。

    他话音刚落就把背在背后的古剑,再次提在了手上:“这几口棺材明显是布局者以四煞阵来布置,虽然我不知道里面葬着什么。

    但绝对不是龙,不管是真龙,还是蛟龙都不可能,先不说龙的体型,就单单以中国几乎所有帝朝的图腾,都以龙来做图腾来看,绝对不可能会以龙来入葬四煞阵。”

    周凡看到天佑子蒙二人听得一头雾水,也不管他们接着道:“你们可能不懂四煞阵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这里绝对不简单。”说到这周凡两眼发光,像是发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样看着四具古棺。

    直到天佑见周凡有些神情不对,踢了周凡一脚他才反应过来继续说道:“你们知道我所学的东西是以神鬼为主,风水为辅,医学次之,至于学的是什么我以前都没跟你们说过,现在可以告诉你们。”

    天佑子蒙二人听到立马两眼发光,无比期待的等着周凡的下文,他们以前也问过周凡,只是他一直没过多解释,都是只解释一半,他们所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现在难得周凡肯说二人更是听得入迷。

    “先说你们知道的医学,主要是以:“医经原旨”,“百草经”,“神农本草经”,明代医学大家所铸的“类经图翼”

    还有宋代王怀隐所铸的“太平圣惠方”五本巨著。这里面的东西只要你能全部运用,基本就可以拿诺贝尔奖了。”

    看着他们二人吃惊的合不拢嘴周凡接着道:“前面的“医经原旨”是现代著作的基础知识就不说了,两本不同年代所铸的药草医经是固本之学。

    也是必须要学的阶段,不然连那味中药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还学个屁中医啊,这就相当于我们读初中一样必须要经过的阶段。

    而“类经图翼”所学的主要以把脉.针灸.经络为主,到这里就相当于高中所学的阶段了,至于最后面的“太平圣惠方”

    就更为复杂,其中更是包括了.针灸.骨伤.金创.五脏调理.丹药等等,再学完太平圣惠方几乎就是大学毕了。”

    听着周凡况况而谈,天佑面部都不由抽了抽,子蒙听来听去都没听得懂那些什么医经啊,图翼之类的,便好奇的问道:“这些东西难学么?你有空教教我呗。”

    “呵呵”周凡突然望着子蒙笑了笑,听到子蒙想学古中医,天佑看到周凡嘴角微微扬起,知道子蒙这货怕是要碰壁了。

    连他都不敢说让周凡教这些东西,因为他跟周凡最熟悉,知道他以前学这些东西的痛苦,要是如此简单就能学会,那医院还混个屁啊,人人都不用去医院了。

    不过他也乐得看子蒙碰壁,果然周凡一脸邪气的看着子蒙道:“你确定要学这些。”周凡嘴角带着笑意,一脸期待的样子。

    本想立马答应的子蒙见到周凡这副模样顿时就有些犹豫了,他虽然不知道周凡以前学的过程有多么辛苦,但见到周凡这种表情也知道,学医可能不会这么简单。

    他并没有马上回答,反倒弱弱的问了句:“那个.呃.嗯,你学这些东西学了多久。”问完子蒙像是胸口放下一颗大石般没了压力。

    天佑一脸好笑的望了望子蒙,又看了看周凡,见周凡并没有接过子蒙的话,估计周凡在逗这家伙,也没去理会子蒙,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

    子蒙等了会还不见周凡答话,便有些急了刚想继续问,天佑突然插了进来说:“你还是安分点吧,你真的要去学这些,保证你有的苦头吃,更重要的是... ...嘿嘿”天佑也没把话说完,解释到一半便不再说话了。

    子蒙愣是没听懂天佑的话既疑惑又奇怪,不知天佑为什么这么说,心道:难道自己连一点苦头都吃不了吗,这么小看自己?想着自己的过往,子蒙心里也有了点底气。

    自己可是在艰苦环境的工厂里出身的,什么再苦有比工厂还苦?越想越觉得自己有成就感便开道:“无所谓我什么苦没吃过,你就老实说吧,学这东西要多久”说完还不忘挺了挺胸膛,一副视死如归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好.好.好”周凡连说三个好字,打量了下子蒙嘴角的笑意更浓:“既然你肯学我没理由不教,只是以我现在的成就,还不足以教人,回去我带你去我爷爷村里面让他教你...”

    “哈哈,子蒙你完了。”周凡还没把话说完天佑就拍着大腿狂笑道,子蒙听到天佑大笑心里不由“咯咚”一跳,浑身打了个冷颤。

    瞬间不好的念头油然而生,可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周凡道:“医学我从小学到大,“医经原旨”我学了五年,“百草经”,“神农本草经”学了五年

    “类经图翼”学了三年,而“太平圣惠方”学了五年总共加起来是十八年,也就是说我七岁开始,被逼着学到现在,还只是勉强略懂... ...”

    周凡停顿了会看了眼一脸烟线的子蒙,偷笑着继续道:“这些还是我爷爷逼着我去学的,以前还在读书我基本是读一半放一半。”

    “什么读一半放一半。”子蒙疑惑的问道,这读一半放一半他可不明白。

    “还是我来说吧!以前我也被抓去体验过那种不是人的生活,直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啊!嗤....”说到一半天佑死死的忍住没让自己笑场。

    可想起周凡小时候那种过往他就不由的想笑,因为那种经历实在是忍俊不禁,天佑忍住笑意瞟了眼一脸烟线的周凡继续道:“周凡以前读书基本只会在开学后前一个月去上课。

    后面的几个月,都被他爷爷抓去学这些东西了,你自己想想看一个才几岁的小孩,整天被逼着看天书似得古经医书。

    没事就带你上山爬一两天,让你自己在山里寻找这味那味草药,找的不对还被罚回家后吃掉自己踩下的药材,你就知道这是多么苦逼的童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