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异动的巨型铁棺
    说着天佑偷偷回头看了眼周凡,只见他一头烟线,不由收敛了一点,缓了口气继续说:“周凡一天不但要背读医书里面的知识,还要一个个去看去认草经里的草药。

    要是采不对药草,就让你炖了自己喝掉, 用周凡爷爷的话说就是:多次经历长一次记性,下次就不会再采错药了。”

    天佑还依稀记得当年周凡跟他爷爷从山里回来后,就因为采错了一味药,被罚自己炖了喝掉,然后一天跑了七次厕所,吃饭吃到一半忍不住了,睡觉睡到一半忍不住了,刚蹲完出来又立马忍不住了。

    后来天佑才知道那味药草是治便秘的,谁吃了都会跑个三四趟厕所,更何况那时周凡年纪还小,抵抗力自然低了。

    这个事情让天佑至今都拿来笑话周凡,那年正值暑假天佑好奇周凡的生活,就跟着去住了几天,也被周凡爷爷逼着学了些东西。

    虽然不像周凡那样被整的这么惨,但是自打那次之后,天佑就不敢再让周凡教他学医,更不敢再去周凡爷爷那村子里。

    子蒙听完现在终于知道天佑为什么说他完蛋了,更明白了周凡之前那种邪邪的笑意,那货估计是把他带到他爷爷,然后也看看别人过着自己小时候那种苦逼的经历。

    也难怪谁有那种儿时的经历谁不悲催,也就周凡能忍受下来,想通后立马不想再去学医,憨憨的挠了挠脑袋道:“那个,我之前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嘿嘿,我不学了,以我这天资学了,也是浪费你爷爷时间是不。”说完也不敢看周凡,自顾转过一边抽起了烟。

    “别啊,你之前可是说了非学不可,这事天佑可以作证,回去我也好告诉爷爷让他好好带带你。”说完周凡还嘀咕了句:“免得老头子整天让我回去跟他学东西,这下可好了,终于有人顶缸了。”周凡嘀咕完后还拍了拍胸口。

    子蒙看的一脸蛋疼,嘴巴就像憋了之只苍蝇还不敢开口只能忍着,“哈哈哈”天佑看着一脸苦逼样子的子蒙不禁拍着大腿大笑起来,笑的都快上气不接下气了,子蒙听着天佑大笑更是脸上肌肉抽搐。

    “嘘,安静,有情况”就在天佑大笑的时候,周凡一改之前嬉戏的样子,瞬间表情严肃起来,子蒙本想上前踹天佑两脚的不过听到周凡的话后,也立马安静了下来,懒散的样子顿时谨慎了起来。

    周凡话音刚落天佑还没来得及止住笑声“吱.吱”不知道从那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把天佑的笑声都掩盖,天佑这才反应了过来,反手对着声音的来源抬手就是一道光线照射过去。

    这才发现那吱吱声原来是从那具用青铜铁链吊在半空的铁棺,是四具棺材之中最大的那具棺材中发出来的,在这寂静的空间三人现在听得格外的清晰。

    整副铁棺跟中型货车的后车厢似的,远远看去就有十几米长,宽也有五六米,如此巨大的棺材不知有多重,可古人还是能把它悬吊上了半空,这其中到底葬有什么,连周凡都不敢去想象。

    现在这具铁棺里面居然发出了吱吱的声音,不得不让三人紧张,之前周凡就说过下面有可能有僵尸存在,现在三人的目光更是死死的盯着铁棺。

    周凡一手拿着古剑目光死死看着铁棺,余光微微看了下左手上的手表:“快到早上了,我们得赶快出去,不然一到早上我们的行踪就很容易暴露。

    虽然召宗府不会有人过来,可难保在附近居住的人不会看到这里的情况,要是真让人看到我们在这禁地就不好解释了,毕竟现在召宗府已经归为保护单位,未经允许是不能进来的。”

    说完周凡把古剑放回了剑袋背在身后,一步往前踏去站在墙头边缘:“我先下去,你们先别下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出去。”

    说完周凡不忘回头看了看还在吱吱作响的铁棺,虽然声音听起来让人非常不舒服,也让人很好奇棺材里到底有什么。

    可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那个声音发出这么久了都没见真身,很有可能是被困在棺材里,或是暂时还出不来,所以现在最好是溜之大吉。

    不然一会真从那具棺材里跑出个什么来,可不是他们三人能对付的,光是看那具铁棺的大小,就知道葬在里面的东西不会是个善茬。

    如此巨大的铁棺里面要是说葬着个人,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现在不跑等它出来,就要面对最少沉睡三千年的鬼东西了。

    “等等”就在周凡打算往下跳的时候,却被一声大喝给生生的喊停了下来,随着声音望去,前方漆烟一片,隐约间只能看到一点柔和的光线。

    周凡抽出手电照过去,却见来人是一直呆在井上的封龙,只见封龙手拿一只荧光棒,谈谈的光线正是封龙手里的荧光棒所发出。

    “你怎么下来了,院长怎么样。”看到来人是封龙,周凡对着石台便吼道。“院长醒了,被到来的郑医生接走了。”

    “郑医生?”周凡还在奇怪为什么突然有个郑医生出现。

    “先别问了,你们接着这根绳子,我在这边固定好,你们借绳索爬过来。”说完封龙就在那头自顾找可以固定绳索的地方,封龙把绳索固定好后用力一甩就朝周凡这边抛来。

    “我草,你他妈的能用点力气吗。”绳子只抛到了距离周凡不远的半空,看到绳子快要落到血池里,周凡反手抽出古剑。

    往前一跨借着剑的长度一勾把绳子给勾了回来,这一勾差点让周凡摔下血池,幸好子蒙也是反映很快,一把抓住周凡衣领。

    此时的周凡已经半个身子都悬空在外面,只有一只脚还踩在泥墙上,如果子蒙现在稍微一松手保证能他能摔个狗吃屎。“呃,奔波一个晚上没多少力气了,嘿嘿... ...”封龙也知道自己理亏也没敢多说什么。

    接过绳索后周凡就发现原来带有淡淡光线的地下空间此时已经变的漆烟无比,他知道那是刚才他们一把大火烧掉了空气中磷粉的缘故,磷粉能折射光线,同时也是发光体,现在磷粉全部被烧了,他们所在的空间就变的漆烟一片了。

    正在周凡思索着该怎么接绳索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子蒙在一旁抱怨:“靠,封龙这家伙扔绳索过来有屁用啊,还不是一样要下血池,我们这里那里来的固定的东西。”

    “没有固定绳索的点,就算有绳子也没有用,我们还是过不去啊!”天佑也为此烦恼,望着他们所站的位置跟一片空旷的泥墙头就是一阵无奈。

    天佑叹了口气无奈的表情显露无疑,此时他也没了注意,只要对着周凡问:“怎么办?”

    见天佑问自己周凡看了看四周,又望了望对面的封龙正想说话,“快点啊,你们在搞什么呢?”封龙等了很久都不见三人有任何动作也不见回应他,便在一头拉着绳子对着三人喊道。

    “别急一会就过去。”周凡听到封龙的催促声,也回了一句,接着转身就对天佑二人说,“一会你们先去。”

    天佑跟子蒙被周凡这一句话弄的一头雾水,正想询问他什么意思,就见周凡在一旁喃喃自语,“既然没有东西固定那就只能用它了。”说完就见周凡把古剑平拿在身前,古剑虽然被大火烤了不久,可剑身还是依然的银芒透亮。

    天佑看了眼周凡瞬间想通怎么回事:原来周凡是想用剑身倒插进泥墙,然后把绳子绑上剑柄作为这一头的固定点,再借着绳子爬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