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算计小鬼
    “这把剑能承受住我们三个人的重量吗。”子蒙见周凡的动作虽然还有些疑惑但大致的原理也明白了。

    周凡没有理会子蒙,自顾找了个跟绳索齐平的位置,高高抬起古剑用力往下一插“嗤”的一声,整把古剑除了剑柄还在泥墙上,剑身全部都没入了泥土里面。

    接着便拿起地上的绳子,在剑柄上饶了两圈,打了一个结后用力一拉,果然绳索没有因为受力而从一端脱落,两边还是稳稳的牵引着。

    “你们先走我垫后。”试完绳索后周凡立马对着天佑两人说到。

    子蒙原本还想留下殿后,但见周凡一脸的严肃,他也不好在纠结,况且现在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多想,后面的铁棺响声越来越大。

    不时一阵震动看的三人心惊肉跳,周凡此时也不敢猜测那口棺材里面究竟葬着什么,但他知道能撼动如此巨大的铁棺,就算放进去一只成年大象也不可能做得到。

    而现在铁棺不但发出声响,还有种里面的东西要破棺而出的趋势,这更让他感到从心底里透露出来的害怕。

    天佑子蒙也看到了身后那具巨大铁棺在颤动知道不能墨迹,再笨的人也知道那里面的东西不是人能抵抗的,要是真跑出来,三只大象都坑不住这里面的家伙。

    “你自己小心点。”子蒙深吸口回头对周凡说句,就抓住绳子一下子爬了上去,慢慢的一点点往封龙那头爬了过去。

    让子蒙先过去是有原因的,毕竟天佑不适合打头阵,首先子蒙身手好,而且没天佑消耗的这么大,天佑此时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他开了一晚上的车,又奔波了一夜。

    再加上失血还发着烧,要让他打头阵万一有什么情况怕他应付不来,但直到子蒙一路爬完到了对面,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周凡这才放心不少。

    “天佑你也过去吧”周凡对着天佑说到。

    “好”天佑转身点了点头也抓住绳子爬了上去,子蒙此时已经在对面,正用手电给天佑打着光线给视野,现在两只手电一只是从周凡这头照射过去。

    另一只则是子蒙从对面照射过来,视野绝对够用也不用担有什么他们看不到,哪怕现在空间在暗,两只强光手电也绝对足够照亮这一段距离了。

    天佑才爬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爬,而是他消耗太大,累的实在撑不下去,他才停下来休息的,不巧的是当他仰起头往周凡那里一看,正是这多余的一眼差点让他失手掉下去。

    因为他见到的东西太吓人了,天佑被这一吓,顿时一只脚就被吓的掉下了绳索,只剩下一只还在勾在上面,因为动作的幅度太大弄得绳索一阵摇摆,过了好一会好才好不容易停下来。

    天佑此时也不顾自己的安危对着周凡就喊:“小心你背后石棺处。”

    原本还在为天佑担心的周凡,被天佑突然这么一喊,两眼微微一张立马转身过,手中的手电也顺势跟着照了过去,现在周凡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了,原来悬在墙壁上的石棺上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正用空洞的眼神死死看着周凡他们,现在周凡手电照射过去后,才发现它的真身,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以为已经被周凡砍得消失的荧惑。

    现在的荧惑浑身湿漉漉,脸上也布满了水珠,就像刚从水池里泡出来的一样,两只眼睛也不再像上面那样血红了,而是空洞到让人感到发慌。

    荧惑手里的灯笼也不见了,不知道换成了什么东西,远远看去像是人的心脏或者是器官,“嘶”周凡看到石棺上居然是这东西,心里也狠狠一跳冷汗不知不觉就从后背冒了出来。

    他知道现在遇上这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深知符纸已经没有了,古剑又被拿来当绳索的固定而插在地上,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底牌,他只能硬撑着,不然气势再输那就会更麻烦了,你强势点可能荧惑还不会马上找上你,可气势一弱估计它有可能会马上扑向你。

    周凡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荧惑,跟它那空洞的眼睛对视这需要多大的毅力,换做旁人别说是瞪着这鬼东西了,就是看上一眼心脏就要承受不了,时间越久周凡越觉得四肢无力,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眼前荧惑给他的压力。

    眼看自己就要撑不住了,遍头也不回的对天佑大喊:“你快点过去,我快撑不住了。”

    周凡不敢回头他不知道天佑究竟有没有爬过去,那怕是扭头用一点点余光看也不行,对面的荧惑正死死的注视着他,荧惑虽然没有眼珠子。

    可周凡还是能感觉到荧惑瞪着自己的寒意,那股阴冷带着戾气的目光,站的这么远周凡都能感觉到,他知道要是自己稍微回头分心一点荧惑就有可能马上扑上来。

    “你快过来,我到了。” 就在周凡快支撑不下去时,身后传来了天佑声音,听到天佑大喊周凡也放心了一些,现在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对面的荧惑就算发难也只能对他一个人而已。

    看着荧惑周凡一点点的蹲下来,荧惑的眼神也跟着周凡的移动而移动,慢慢的周凡把插在地上的古剑拔出来了一半。

    只留一半还插在地面上,照着荧惑的手电没敢离开一步,身子缓缓的退到墙头的边缘,抓住绳子就往天佑那头爬。

    现在的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那怕此时荧惑从那里下来他也回不来头了,因为周凡注视着荧惑的时候,也不忘用余光关注着铁棺。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铁棺的震动越来越大,原本只是轻微的颤动,现在整副棺材在剧烈的抖动,棺材盖更是往上一翘一翘,像极了电影里的僵尸片僵尸要破棺而出的场景,吓的周凡不敢再多想。

    一个荧惑他们已经解决不了,棺材里的东西要是再爬出来,他们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爬了一点一点的跟着爬了。

    周凡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荧惑和铁棺,现在时间就生命,他在赌,赌荧惑还在忌惮他,此时的周凡双手因为紧张出了不少汗水速度也因此降了下来。

    爬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发生,让周凡悬着的心也平静了不少,可平静没持续多久,便被子蒙一声大喊打破了“ 小心啊,荧惑在你后面。”周凡一听更不敢回头证实,他知道这种时候子蒙不敢胡乱开玩笑。

    周凡知道荧惑是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并没有跟着也上了绳子,不然子蒙的话就不应该是它在你后面了,而是它就在你身边了。

    周凡咬了咬牙心中盘算着他的计划可行性是多少,想了半分钟索性就不再去想了,只见周凡挂在绳索上的双脚瞬间放下。

    整个人刹那间就吊在了绳索上面,天佑三人被周凡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清,三人死死的拉着绳子生怕他掉下起来。

    可周凡偏偏还要耍帅,都吊在绳索上了还不安分,又放下一只手使得整个人重心都往一点下扯,只见原本直线的绳索被周凡这么一弄。

    中途凹下去了一半,周凡也吊在了那凹下去的一半那里,天佑三人不知道此时周凡想干嘛,也不敢放手只能死死的抓着。

    此时周凡正吊在半空中,头正好面对那荧惑,只见荧惑就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土墙上,古剑就插在它的旁边,周凡见状嘴角微微扬起:“看来还是上当了,鬼物就是鬼物没有脑子没有思想。”

    周凡突然在绳索上来了个引体向上,身子一瞬间往上提了不少又瞬间放下在下落的瞬间,古剑承受不了这种力度的拉扯,被一把给扯了出来。

    幸好天佑他们那头还拉着绳子,周凡也已经爬到一大半,距离青铜古棺也仅差三四米距离,现在古剑被拉扯的力量拽了出来,随着惯性的轨道朝着周凡抛了过来,站在一旁的荧惑哪里知道它被周凡算计了。

    荧惑因为站的距离靠古剑太近,也不知道周凡有意算计它,根本就没有反应,被拉扯出来的古剑一甩正好划到它的腹部。

    这回荧惑不再是虚幻的消失,古剑在划过荧惑的瞬间,它发出了两声尖叫,两只戾气浓重的眼睛死死的定向正划过一头的周凡。

    古剑射中荧惑,反弹进了血池,周凡也因为没有古剑作为绳子的固定,被惯性的拉过天佑那头,险而又险的摔在了青铜古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