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阴沉木棺
    “你们那边的把手是什么材料做的?”天佑踏步来到中间先开口对着两人问。

    “木制,青铜”子蒙跟封龙各自说出了他们所发现的手把材质,听到两人不同的话天佑眉头紧皱,转身又走回刚发现第一个的铁质把手的地方。

    仔细的打量了会才把目光转向二人,语气有些不确定的说,“四个把手跟下面那四具棺材的材质应该是同样的,只是不过安置的方位跟下面的四具棺材有些差别。”

    天佑边说边走回中间跟两人汇合,一把抢过子蒙手里的手电对四个角落各自照射了遍,三人发现除了稍微凸起的四个把手外,整个空间再也没有别的奇怪地方。

    “这四个把手我们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而且周凡还在下面,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要是胡乱触碰这几个把手,万一下面起变故就麻烦了。”天佑照了一遍后就不再去看那些把手。

    深吸口气望了望二人一眼又说:“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早点回去等待,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帮不上忙了。

    刚才封龙也说了周凡可能是发现了些什么,而且刚才的形势也容不得我们留下,现在快要到早上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回到医院还要想办法拖住晴儿,不然让她知道周凡被困在这里非得闹翻天不可。”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还先回去把,晴儿那头还需要我们来拖着的,我总感觉周凡有些事情好像在瞒着我们。”封龙也同意天佑的意见,只是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周凡自从醒来后一直让他感觉有种莫名的神秘感,虽然以前几人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雨,但他还是感觉今晚的周凡有些奇怪,可能因为周凡沉睡了太久几人变的生疏的缘故。

    “走吧,既然都打定主意了,还留在这里干嘛,闲的蛋疼啊。”封龙正想着事情,子蒙就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吼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往古井口处走去。

    三人毕竟之前都下来过,知道这里是片空间不是通道,所以怎么走也不至于会撞到墙壁,只是手电只有两只。

    一只在周凡手里,一只在子蒙手里,三人现在虽然不至于小心翼翼,也不敢太过放松,谁敢保证这里不会有什么鬼怪。

    “对了,你把绳索丢下面了,我们怎么出去啊?”子蒙先一步来到井口下面,看都没看就对着身后的封龙问道。

    天佑听到子蒙传来的声音也担心了起来,古井距离井底虽然不是很高,但也有六七米距离,四面还都是徒壁他们又不是壁虎,想从下面爬上去简直开玩笑,也眼神略带疑惑的看了封龙一眼,他知道封龙不是那种做事不留后路的人。

    “呵呵”封龙笑了笑没回答子蒙也没有理会天佑,只是加快了脚步来到子蒙的位置,用鄙视的目光看了眼子蒙,“你个人才,你瞎啊,能不能说话前先搞清楚情况。”

    封龙无奈的摇摇头示意他们往上看,只见一条攀岩绳挂在半空,绳子没有从井口吊到地上,只是吊到一半距离地面还有两米多的距离,也难怪子蒙没有看到绳子。

    “呃,不好意思,没看到,没看到。”子蒙挠了挠了后脑勺,还想说些什么的,不过封龙已经先一步爬上了上去。

    子蒙眼见封龙已经爬上了井口,就对天佑道:“你先上吧,我等你上去后,我再上。”

    “等等”天佑见封龙已经爬上了井口反而不着急:“这四个把手肯定跟下面的阵法有关,我们虽然不知道用处。

    但我想周凡应该知道,咋们给他留点记号,好等他出来后也能看到这几个把手。”说罢天佑就往最靠近他们这边的手把走去。

    眼见天佑又往回走,子蒙就一顿着急,“等等我啊。”现在只有一只手电,他可不敢让天佑独自一人再走回空旷的空间,着急的喊了声也跟了过去。“你打算怎么留记号这里烟漆漆的,你画个图他也肯定看不见啊!”

    “靠,谁跟你画图。”听到子蒙的话天佑憋了憋嘴,用鄙视的不能再鄙视的语气嫌弃着,没等子蒙再发问天佑就从口袋掏出了一个东西,漆烟的空间里让这小东西显得更加的明亮:“用这个。”天佑得意的笑了笑。

    只见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几张荧光贴,这些都是之前去空冥寺后留下来的,分给子蒙一些后,就自顾把一张荧光贴贴在其中一个手把上方的位置。

    贴完一个之后又往另一边走去,没多两人就贴好, 除了四个角落手把位置被他们了荧光贴,还在原来泥墙上机关位置,现在变成烛台的那里也贴上了几张。

    做完着一切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慧心笑了笑,远远看去能看到柔和的光线在烟暗中散发着柔和的亮光虽然不是很耀眼。

    但在这漆烟的空间只要不是视力太差的人,基本都能发现,周凡要是出来肯定第一时间会去察看那些荧光贴,这样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你们在干嘛呢,快点上来天已经亮了。”封龙迟迟不见两人上来催促的对着二人。

    两人对视了眼点了点头,便小跑的来到绳子底下,天佑看着让出位置来的子蒙,也不矫情一跳抓住了绳子,缓缓的往井口爬去。

    “终于出来了,多新鲜的空气啊!下面就是有黄金万两,我也不会再下去了。”子蒙身手很好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古井,对着空气狠狠的吸了一口,一脸陶醉的样子。“赶紧走吧。”封龙天佑两人也不去管子蒙,直径往门外的车子走去。

    “咚咚.咚.咚”周凡一手强撑身身子,激烈的心跳声使得他整个人呼吸都混乱起来,自从站上青铜棺后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不止心跳加速,更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他隐约感觉棺材里面有活物,而且那东西的心跳还跟他的心跳频率是一致的,在古井上面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现在这种感觉更加的清晰。

    原本他打算跟天佑三人一起离开的,现在不得已才留下,并不是因为他爬不上去,而是站上青铜棺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就在刚才他刚爬上绳索没两下,心脏就像被捅了一刀似得难受,疼的他一下就摔在了青铜棺上,那时周凡就知道自己离不开了。

    可能是因为古剑上的鲜血经过雷电的引导,让他跟下面某些东西产生了媒介关系,这个媒介若是不斩断,估计是出不去的。

    “妈的,石门关闭了,老子还怎么出去,靠!”感受到轰隆的铁链声停下,周凡不由狠狠的骂了句粗口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虽然现在他还是难受无比,甚至呼吸都不顺畅,但他不得不如此,他知道那面墙头上还有那只之前被他算计伤到的荧惑在虎视眈眈。

    虽说荧惑已经受了重伤,可谁敢保证它现在就彻底虚弱不攻击人了,在周凡注视着荧惑的时候,那鬼东西也在看着他,一人一鬼就这么各自死死的对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荧惑突然转身缓缓的走到木棺前,用它那惨白到几乎透明的小手拍了拍木棺,就在荧惑拍下的瞬间,木棺也有了反应。

    木棺本身看起来并不是特别阴森恐怖,只是在这种环境场景下出现,就算是最平常的棺材也会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况且这副木棺看似平淡无奇,可懂行的人都知道那是以万年阴沉木做成的棺材,阴气如此重的东西做成棺材,里面躺着的东西肯定是个危险的主。

    周凡望着眼前的那具巨大木棺想起了有关它的记载:( 阴沉木,人门称之为乌木,它是三千年至万年前,古代地域天体发生自然变异,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

    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

    而民间流传称之为东方神木是尊贵及地位的象征。我国民间素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和“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的民谚。

    古时候阴沉木不但被视为神木,同样也是极其阴邪的东西,运用得当可以改天地风水自身财运,若是用以陪葬或是用来制作棺材那绝对是大凶之物。

    阴沉木之说以叫阴沉木,是因为它常年被埋在水底阴气极重,最差的都需要进过三千年才能成型,好一点的阴沉木都在万年以上。

    极品的阴沉木就更可怕,最少的都是万年以上,甚至十万年的物种,阴沉木以现在科学角度来看就是几乎碳化后的物质,年代越久碳化的程度就越厉害,若是超过十万年的阴沉木基本就变成煤炭了。

    但好的阴沉木却不会成为煤炭,它是一种介于木材和石材之间的东西,颜色越接近煤炭,证明它的年份就越久远,远处那具木棺就是几乎快要碳化的阴沉木,可想而知其年份的久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