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剑指荧惑
    周凡目光看着被荧惑拍了拍后的木棺,开始不断的就往外冒水,就像一个巨大的水缸放满水后,还在开着水龙头往里灌水,水缸的水还不断的溢出来一样。

    吓得周凡不顾剧烈跳动的心脏,两步跑到封龙丢下背包的地放,一把炒了起来跨在胸前,身体一步步的退到青铜棺的边缘挨着墙壁,做完这一切才让他有点安心下来。

    毕竟现在天佑他们已经出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下面,他可不敢在这种虚弱的状态下把背后暴露在危险之下。

    “呼呼”周凡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为的是让自己的心脏好受些,现在他的心脏就像剧烈运动后,心脏加速的感觉,让他有点晕眩又有些缺氧。

    感觉到自己状态越来越虚弱,周凡打开跨在胸前的背包,拿出一支矿泉水想都没想,一股脑的就喝下,直到把整只矿泉水都快喝完他的情况才有所缓解,

    因为喝的太过急促,有一半水是浪费的,撒出来的水把周凡的衣服跟背包都打湿了不少,周凡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拿着手里还未喝完的矿泉水用力一扔,正好不偏不倚的砸中站在木棺前的荧惑。

    荧惑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这么大胆,都快小命不保了还敢来招惹自己,凶狠的对着周凡吼了一声,面目狰狞的样子,像极了咒怨里的那个小鬼。

    不过比起咒怨里的那个小鬼,荧惑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也更加的真实,毕竟电影终归是电影,现在的荧惑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可想而知那个给人的冲击力更大。

    周凡看着荧惑对他发狠不屑的笑了笑,扬起手中的古剑指着荧惑:“你来啊,老子今天就在这跟你耗上了。”剑指荧惑周凡非但没有示弱,反而比荧惑更加猖狂,凌厉的气势跟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成正比。

    如此对持渐渐周凡呼吸不再那么的急促,慢慢的不再需要大口大口呼吸才能维持身体,靠着墙边的身体也站的笔直了起来。

    平淡无奇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两道谈谈的眉毛更显的他俊俏,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直直注视着和他对视的荧惑。

    现在的周凡就像一把出窍的利剑,凌厉的气势加上扬起的古剑配合着这种气势,使得周凡现在看起来就犹如一尊战神降临般。

    就在周凡气势不减的望着荧惑的时候,余光正好看到另一边那副巨大铁棺颤动的越来越厉害,跟它平行的那口阴沉木铸的木棺也往外冒更多的水了。

    两口棺材出现异状使得周凡更加谨慎的打量着四周,他望了望脚下的青铜棺,发现青铜棺并没有任何异常不由的便安心了点。

    他知道现在的他可是站在这副青铜棺上,要是青铜棺再出现什么异常的话那他就麻烦了,可命运就是如此抓弄人,周凡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刚抬起手电想看看那具挂在墙壁上的石棺有没异动,脚下的青铜棺就缓缓往血池底下沉去,“我靠,他妈的,不用这么整我吧。”周凡望着一点一点往下沉的青铜棺顿时一脸苦瓜像。

    周凡现在的表情不知是庆幸,还是自认太过倒霉,不过手里的古剑已经被他收回了剑袋,随着青铜棺的下沉,他知道他不能在耽误。

    踏着墙壁借着冲力轻轻一跃,抓住了封龙拿下来的绳子,现在的他已经是没有退路了,青铜棺正在往下沉,他不可能再站在那上面了。

    虽然对面还有虎视眈眈的荧惑望着他,可都过了这么久也没见那鬼东西有什么动作,周凡也稍稍放心了点,要是现在他不往绳子上爬,就会跟着青铜棺一起沉入血池。

    血池的威力他可是知道的,他的手就抓了一下掉进血池的古剑,就被腐蚀的这么厉害,这人要是掉下去周凡连想都不敢想,后果肯定是连渣都不剩。

    不过直到周凡爬上青石平台,也没见荧惑有任何动作,依然是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唯一有变化的是,荧惑手里又从新提回了它原本拿着的那盏寿灯。

    跳动着的火光诡异的照射在荧惑的脸上,没有寿灯的荧惑还不怎么阴森恐怖,现在手提寿灯反而给人感觉更加毛骨悚然。

    “我靠,这东西还会魔术不成。”周凡到是没有太过害怕,只是目光才离开荧惑一会,它手里就又从新出现那盏寿灯让他不由的有些接受不了。

    就在周凡奇怪荧惑是怎么把手上的寿灯变回来的时候,荧惑突然不见了,“靠”荧惑的消失让周凡又开始暗自担心起来。

    狠狠的骂了一句后,不再管荧惑把目光转向另外两具棺材,一左一右两具棺材,铁棺在左边,木棺在右边,刚才的股剧烈震动明显不是两幅棺材发出来的。

    周凡疑惑的打量着四周,发现一个不寻常的地方,他们跃过的虫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要不是面前还有一潭子血池。

    周凡都怀疑是不是他出现了幻觉,对面的虫坑已经没有,取而代之是一片平地平整的地面正好跟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齐平。

    “不对”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周凡这才发现真正奇怪的之处,原来那处低洼处已经不见了,在低洼处那的那两尊石像也不见了。

    现在要是血池位置再聚合,那整个空间就是一个平整的空间了,不再像他们之前进来的那样有一处高一处低的地势。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那阵颤动是虫坑重新聚拢?”不知道情况的周凡目光再次望向前方,却发现眼前几具棺材已经彻底大变样了。

    左边的铁棺不再颤动,右边的木棺也没再往外冒着水,脚下的青铜棺也已经彻底的沉入了血池里面,对面原本开着的石棺棺材盖也彻底的盖上了石盖,地下空间又回到了宁静。

    四具棺材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只不过是东边西边的两具棺材铁棺和木棺是一个平行线上的,仔细看点就不难看出铁棺落下的位置,和木棺冒出的位置,正好是在那堵泥墙的上,南边和北边的石棺跟青铜棺则是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墙上。

    四口棺材四个方位遥相呼应,这才是真正的四煞阵,难怪之前周凡觉得这阵法不伦不类,原来是地下空间整体变动后才导致的。

    况且之前他们也没发现石棺的所在,一直都以为阵法有缺失,或者是另外按照三才阵阵基来布置的,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并不是阵法有缺失,也不是以三才来列阵,而是真正的四煞绝神阵。

    “布局者想必是经过精心布置,才弄出这逆天的阵法”周凡喃喃自语,阵法以九为绝,一为始,八卦为阵,七星为仙,五行为凡,四象为煞,三才为天,阴阳为地。

    四煞绝神四口棺材都必须要用特定的材料要打造,阴沉木所铸的沉阴木棺是其中一个,另外三个应该是用烟曜石打造的玄石烟棺,海底寒铁打造的寒铁晶棺,最后一个则是青铜打造的古青铜古棺。

    周凡虽然在孤本上看过这些阵法的介绍,可连烟曜石和海底寒晶铁他都没见过,更别说是用这么巨大的烟曜石和海底寒铁来打造的棺材了。

    孤本只是介绍了此类阵法有伤天合太过霸道,只要有人布置此类阵法,绝对是以人的性命来填充完成血祭而布置的,布置阵法之地不但怨气冲天, 而且棺材里的东西还是大凶之物。

    虽然棺材里到底葬着什么周凡不知道,但那具烟石棺里面不出意外肯定是用来养荧惑的,他没去看荧惑是如何回到石棺的,不过却知道荧惑肯定是回到那口石棺里面了。

    一副烟石棺里出现的东西就让他们灰头土脸了,更别说是另外三副棺材里面的东西出来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既然荧惑是从石棺出来的,那另外三口棺材里的沉睡主至少也不会弱于荧惑,甚至要比它更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