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另外的出路
    “唉,看来我要另寻出路了。”周凡已经收回了打量几幅棺材的目光,对于四煞的了解也回想了遍,现在他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在一天之内离开这鬼地方。”周凡摸了摸封龙给他留下的背包发现里面并没有留下什么食物。

    况且天佑他们出去前自己就告诉了他们,一天之后没见他出来就让他们报警,要是让警察知道古城下面存在这么一个地方,肯定会弄得满城风雨,搞不好还会弄得出个什么古墓来。

    不过在他看来这里是古墓的可能性很低,但谁也不敢保证这里会不会只是某个地宫的一部分,甚至只是某个庞大陵墓的一角。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甚至低到没什么可信度,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周凡从小就在古城长大的,更是对一些神鬼有着非人的研究,要是古城地下有巨大的陵墓早被他挖掘出来了,也不用等到现在才发现。

    更重要的是在中华五千年历史里,从来没有那个王朝的帝都,是设在广西的,历史(上古城龙州)就是一边防重镇,用来抵御外敌的存在,常年在战火里洗礼,要说有什么王侯将相来这里建大墓那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存数谣传。

    若不是王侯将相一般的达官贵人不可能建得起这么庞大的陪葬坑,要知道陪葬在以前奴隶制社会,是只有王以上级别的人物,才享有的特殊葬治,就算是在古殷商也不例外,达官贵人想要建造这么庞大的葬坑明显不太可能。

    首先他们没有这么多人力,就算你有钱,如古殷商王朝也不会给你动用这么多人,最重要的是陪葬治的墓葬不管是建墓的工匠还是陪葬的人,在墓穴建好之际都会全部被一一埋葬。

    打个比方古殷商王朝那时人口并不算太多,现在这个葬坑最少都在十万人以上的规模,如此庞大而且消耗人力物力的工程只有以前古时候的王才能完成。

    也就是说这个葬坑不是皇帝的最少也是王爷之类的,要是让政府知道肯定不会再让别的人员来接触这里,那可不是周凡想要的。

    现在他还没了解这个葬坑究竟是为谁而建,又到底是为什么而建,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搞清楚四煞阵的作用,要是让政府派来考古人员接管这里那就麻烦大了。

    凡是一些科学考古人员都不信鬼神的,现在下面的那四口棺材是千万不能动的,政府排下来的考古人员会跟在乎那些吗。

    四煞阵不能移动棺材的位置的更不能起棺,要是不懂的情况胡乱移动棺材,或是起棺,里面的东西肯定会破棺而出,到时候就不是简单的考古了。

    如此凶煞怕是军队都镇压不住,古城必定会被牵连其中,四口棺材里面的东西一次性都出来连周凡都不敢想象,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就是古城的人都会因此死去一半,甚至百分之九十之多,要真导致这种事情发生那周凡就成为千古罪人了。

    越想越后怕周凡不由打了个冷颤“怎么突然冷了。”光顾着想事情,却没发现地下空间越来越冷,冷的周凡打了个冷颤,才感觉到空间诡异的变化。

    此时蒙蒙的雾气不知道从来冒出来,正一点点的蔓延整个地下空间,原本就很诡异的场景现在看起来更加的让人感到不舒服,看着眼前的视野能见度越来越低,周凡眉头紧锁着,静静等待接下来的变化。

    现在他也做不了什么,一不能出去,二不能走动,因为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只有一方青石小平台,能走去哪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地下空间的雾气浓度越来越重,周凡更加谨慎的打量着四周,除了越来越重的雾气以外还带有些丝丝的阴寒之气,朦胧的雾气中不时会飘来一阵阵阴寒刺骨的空气。“我去,怎么回事,越来越冷了?都快要到零下的温度了。”

    周凡手里的剑都快要结上一层薄薄的冰了,提着古剑狠狠的往旁边砍去,古剑上的薄冰还是没有从剑身上掉落。

    周凡不得再次拿起古剑往旁边劈去,只是这次不再是劈空气了,而是往一边的石块狠狠砍去“铛”的一声电光火石间,石块就被周凡手中的利剑砍的七零八碎。

    古剑却没有一点损坏,哪怕是剑刃一点缺口也没有,重力挥下古剑触碰到石块,震荡的那层薄冰也跟着碎落。

    周凡提着古剑感觉轻松多了,古剑有一百多公分长,本就不轻再加上剑身上那层薄薄的冰使得拿在手里更加的沉重,要是有什么东西突然袭击肯定会影响挥剑的速度和力道,周凡也不想做多用的工,但眼前的场景不得不让他谨慎。

    就在周凡小心翼翼的察看四周的环境时,不小心踢到了之前古剑砍落下来的石块,那块石块虽然不大但也有一拳头大小。

    掉落的地方又正好是周凡的脚跟,朦胧的雾气和诡异的气氛使得周凡没有再多的心思去注意那些,一脚把石块踢落到了血池里面。

    只见“咚”的一声沉闷的声响,吓得周凡浑身一抖,回过神来才打着手电往血池底下照去,现在的他已经知道那个声音,是他不小心踢到石块掉落血池后发出的声音了,但这不代表血池不会发生异变,这鬼地方不是哪里都能动的,血池就是之一。

    听着那块石头掉落下去的声音,就证明底下的血池不浅,况且他之前还见识过血池的威力,青铜棺也在下面,现在弄出这么大动静,他也不由害怕会激起底下的一些鬼东西来,往前一步踏去,手中的手电透过朦胧的迷雾隐约间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周凡两眼瞳孔微缩又往前靠了靠,几乎走到平台的边缘,低着头看去果然发些了更让他震惊之处,原本以为所有的雾气都是从血池冒出来的,现在看来并不是从血池冒出来的,而是在靠近血池面不远的一个洞中冒出来的。

    “靠,要我钻狗洞呢,这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周凡惊讶之余也在犹豫要不要下去,现在明显已经没有退路了,对面是肯定过不去了,只能跟着台阶往上走。

    去摸索石门地洞的机关,不过连他自己也不敢抱太大的幻想,现在地下空间基本已经大变样了,之前天佑找的时候就没有找到现在就更加的不好找了。

    周凡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下去看看:“钻狗洞就钻吧”狠狠的低声说了句,手里的古剑顺势放回剑袋,背在胸前的背包也扣的紧了点。

    顺着绳子就滑下了洞口位置,人还没进去迎面就被一股阴风吹的整个人在血池上面晃荡,周凡正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拿着手电,双脚死死的扣住绳索,任由绳子怎么晃动人还是稳稳的抓着绳子,虽然晃荡的轨迹不大周凡也不敢分心,这万一掉下去绝对会变成渣。

    绳索还在晃荡,周凡突然眼睛一亮灵感一发:“现在正好借着绳子的荡进山洞去。”想到便做到,原本绳子还没荡的太过厉害。

    周凡借着绳子的冲力使劲一摇,也不担心绳子会断,因为再下来之前他已经检查过绳子,那是他们买的加粗的户外专业攀岩绳。

    封龙绑住绳索的位置也够结实,所以在怎么荡绳索也不会断,要担心的只是荡的太厉害人会掉下去而已,周凡死死的抓着绳索一边借力一边摇晃着绳子,现在的周凡就像荡秋千似得只是这个秋千是一根绳子,而且随时有生命危险,随着周凡的摇晃绳索越来越靠近山洞。

    就在绳子又一轮回荡到靠近山洞位置的时候,周凡果断的松手一跃,跳到了山洞里面,一个打滚减掉了跳跃下来的缓冲力道。

    没来得及注意自己有没受伤反手便抽出身后的古剑,死死的看着黝烟的山洞通道,在跳下来的瞬间周凡感觉到了异样。

    自己可是对异常事物很敏感的,刚落地的瞬间,周凡就知道山洞的另一头,有着不寻常的东西,或者事物,让他不得不谨慎,目光死死的望着山洞的另一头,仅一会那种危险中带着阴冷的感觉却又消失了。

    这让周凡感觉到有些奇怪,原本还以为会有什么凶物来袭击他,“怎么回事,那种感觉不会有错,怎么回事?”周凡感觉到那股阴冷又暴戾的气息,有些不敢再往前走了,凭感觉那拥有那种气息的东西肯定是个生物,不会是鬼怪。

    但也让周凡有些胆怯,毕竟现在他除了手中这把古剑以外,就再没有别的武器,要是出现个鬼魂,凶灵之类的他还好对付。

    要是山洞的另一头或者山洞中真有一头妖怪那他等于是羊入虎口,“不行不能这么贸然行动,要是我栽在那东西手上就玩大发了。”周凡照着手电看了看山洞,手电的光束也没能打穿山洞只能照射到一段距离。

    想来想就把手电收了起来,打开背包把其中的便捷式火把给燃了起来,以现在这种浓雾的浓度,手电的效果还不如火把好。

    况且对面要真是野兽妖物之类的,火也能对它们起点震慑作用,燃起火把后周凡不再管身后山洞的事情,转过身打量着他刚才跳下来的地方。

    周凡仔细一看,发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刚才青铜棺的位置,青铜棺是靠着墙边,一头面对着对面的烟石棺,另一头朝着墙面。

    难怪刚才他没有发现这个洞口,原来是青铜棺沉下血池后才渐渐露出来的,而且上了平台后的他也想不到这里居然还会有个山洞,要不是这个洞口突然冒出迷雾,怕是周凡打死也不会发现这个山洞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