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古棺葬蟒
    前后打量了遍血池跟漆烟的山洞,周凡又陷入了困惑,他现在是进不得,退不得,往前走是烟暗无尽的通道,退后又是诡异的地下空间。

    虽然四具棺材都安静了,但并不代表它们就没有危险,况且他也不打算再回到上面去了,周凡深吸口气使劲的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望着通道。

    打定主意后便缓缓的迈步往通道内走去,越往里走雾气就浓重,火把燃烧起来的火焰被浓重的雾气侵蚀得忽闪忽灭。

    由于雾气本身就是水蒸气所化,雾气浓重到一定程度后空气中就会带有一定的水分,火把被这浓重的雾气侵蚀火光越来越暗淡。

    周凡不得不停下脚步再次给火把加汽油,就在他刚停下正打算给火把浇上汽油时,脚腕不知道被什么缠了一下,吓得周凡手中的火把瞬间掉落在地上,好巧不巧掉落下来的火把正砸中那扯住周凡的东西。

    原本脚腕被不明的东西死死缠住,都有了隐隐作痛的感觉,不料被掉下的火把砸到,缠住周凡的东西一瞬间就缩了回去,周凡正想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缠住他却不见了那东西的终影。

    “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有劲。”周凡看不到缠住他脚腕的到底是什么,可还是一阵后怕,俯下身子捡起掉落地上的火把浇了点汽油。

    才有空揉了揉脚腕,刚才那东西简直就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力道,普通的人抓住另外一个人的脚腕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弄不出如此剧烈的疼痛感。

    刚才周凡明显能感觉到缠住他的东西,都快要把他脚腕的骨头给缠骨折了,火把幽幽的燃烧着,周凡望了望还是烟暗无边的通道不觉有点害怕。

    在没进通道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那股阴森,暴戾的气息,现在突然被不明东西缠了下,更让他感到害怕,再次揉了揉脚腕,感觉疼痛已经没有这么强烈后。

    他突然想起了一种非常符合那股气息的生物,就是“蟒”不得不让周凡这么怀疑,蟒在古代的墓葬学来说视为祥物。

    周凡记得在春秋战国早期,某个小国就以蟒为他们的图腾神,凡事那个国家的王侯将相入葬都会葬两幅棺材一副是自己,另一外一副就会寻找一条大蟒陪其入葬。

    相传蟒蛇入葬后原主能跟着蟒蛇一起飞升,蟒蛇得道墓主也会跟着得道,只是这个小国并没有存在多长的时间,就被当时的战乱覆灭。

    后来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很多国家,(盗墓笔记)中鲁国就是其中之一,那时的鲁殇王作为鲁国的专业挖坟队。

    领着国家的公款到处挖坟,他就挖到过棺材里葬有条大蟒的古墓,而且那条大蟒还会口吐人言,只是这个仅仅是传说上存在,周凡虽然在古籍看到过记载,但也不会信以为真。

    只是现在他真有点怀疑,以刚才那种力道和缠绕的感觉来看百分之九十是蟒,而且除了那种生物以外,他就再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能有这么强大的缠绕力。

    况且那东西在缠住自己的时候,他还感觉到了从那东西传来的冰冷寒意,就像一条冰棍缠在你身上的感觉。

    不管是蟒还是蛇它们都是低温生物,都需要晒足阳光来保持它们身体的温度,蟒和蛇可以常年不晒阳光,只是那时它们的身体会冰冷无比。

    它们在冬眠的时候就会进入那种状态,可以大半年不晒阳光,只是现在这里是葬坑要真的有蛇或蟒出现周凡除了那个传说想不到还有别的。

    蛇跟蟒都是阴暗的生物,但不要看它们阴暗,它们是阴暗的生物却不喜欢阴暗,跟蜈蚣不同,蟒和蛇都需要阳光,这么一个阴暗潮湿的葬坑,周凡相信不会有蟒和蛇会无缘无故往这里面钻。

    “要不是蟒那会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东西,草.. ..还让不让人活了。”思路到盲点周凡也想不通,狠狠的骂了句后索性不再管是什么东西。

    古剑用力一甩倒插进了地面,腾出的手一把伸进背包不知道在倒腾着什么:“看你还敢不敢来,再来就让你脱层皮。”

    映着幽暗的火光周凡的手顺手就从背包里伸了出来,豁然手里拿着是一包雄黄粉,这是特外露营必不可少的东西。

    毕竟他们经常在户外,蛇蟒类也遇见很多,雄黄粉能驱散蛇类所以他们自然也带了不少,虽然蟒蛇比普通的蛇类对雄黄的抵抗力更加强大,但多少也会起到点震慑作用。

    周凡把雄黄打开撒了些在身上又抹了点在剑身上,才把剩余的雄黄收进口袋,一把拔起古剑再次往通道走去。

    缓步走在幽暗的通道内周凡就听到“嗒.嗒”的脚步声一步一个回音,回荡在空旷的通道里,周凡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时间对于他好说好像已经不存在了般,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提着古剑,脚步依然坚定的走着“嗒.嗒”的声音,像把周凡整个人都拉进了梦境,现在的周凡就像行尸走肉般,行走在这寂静空旷的通道内。

    “嘶嘶”的声音突然响起,但也把陷入迷茫的周凡给拉回了现实“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走了多久?”回过神的周凡顿时就感觉到一阵疲惫,两腿上传来的酸麻让他一阵虚晃,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因为疲惫而倒下,深吸口气后才有所缓解。

    此时的他定了定神抬起左手一看:“嘶”不由倒吸口冷气,这不看还好一看又是一阵脚步虚晃:“怎么可能,难道我这段时间都是一直在行走。”

    看到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为二十一点三十分,周凡一脸惊恐,也难怪周凡会如此惊讶,从天佑他们离开,到他下山洞的时间,才是早上的八点多,那就是说周凡从早上八点一直走到了晚上九点多,整整十三个小时。

    看着手表的时间,周凡咽了咽口水还是有些不相信,不由又掏出快没电的手机一看,发现时间果然是二十一点三十分,得到确定的答案后周凡脸上肌肉不由抽了抽,一脸难看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走了这么久,难道是荧惑?”周凡已经相信他漫无目的得走了十几个小时了,就算手表和手机同时出错。

    可他身体带来的疲惫感却是真真实实的,只是周凡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不让自己倒下,就算现在想休息他也不敢,手里的火把已经烧的不能在烧。

    要是周凡再晚点醒来怕是这火把就要熄灭了,他们自己花大价钱去定制的火把能燃二十个小时之久,要是火把熄灭周凡都没醒来估计就不会如现在这般安逸了。

    “看来我要快点了。”拿出汽油又往火把上浇了点周凡喃喃自语,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迷惑了他,能让他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走了十几个小时。

    但他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危险的气息,感觉到这股气息的一瞬间周凡想起了那四具古棺“难道是棺材里面的东西出来了?”

    周凡意识到身后那股危险的气息,十有**是那四具古棺里面的东西传来,要是他在不快点的话,身后那东西追过来他肯定会招架不住。

    虽说周凡已经走了十几个小时,但他却不知道他走了多少里路,毕竟他是在没知觉的情况下走的,现在只能凭借着身体的疲惫感来判断他所走的路程,他清楚要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以他现在这种疲惫感,没有休止的走肯定已经走过了百里路。

    可他偏偏是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而且还是慢悠悠的行走,那么效果肯定要减半,周凡望了望身后估摸着自己怎么也走过了五六十里路了,古棺里面的东西要真是破棺而出追上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想通后周凡索性拿出手机拨打了天佑电话,他清楚自己现在还是安全的,也不至于太着急,电话一拨出去他才发现手机没信号:“靠,破移动什么鬼服务连个信号都没有,老子出去肯定换联通的。”看到没信号周凡无奈鄙视了遍移动公司。

    不过他也只能自娱娱乐了,毕竟现在他实在太累了,不找点乐子转移注意力他还真撑不下去,收回嬉戏的表情周凡才重新踏步往通道前方走去。

    这回周凡不再敢放松自己的警惕,要是再被迷失的话,那天佑他们肯定要报警了,况且再迷失一次周凡自己都不敢保证还能像现在这样安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身后古棺里蹦出来的东西给分尸了。

    “你说周凡会安全的回来的对吗?”此时一栋公寓楼里正坐着几个年轻人,一个懒散的靠在窗口边上抽烟,一个躺着沙发上玩手机,只有一人坐在电脑面前不知道查找什么一脸眉头。

    两个美女紧紧的靠在一起,晴儿担心的拉着暮雪的手,这话已经不知道是晴儿多少次问暮雪了,看着晴儿憔悴的神色,暮雪也不好多说什么。

    虽然一天已经被问了不下于十几遍,但暮雪还是温柔的点了点头,晴儿看到暮雪如此表情,悬着心也稍微放开了点,毕竟她接触周凡没有天佑几人久,更不了解周凡的性格,不像天佑几人那样没心没肺,天佑几人告诉她周凡肯定会回来,让她不要担心。

    晴儿见天佑几人一点不在意的样子,才打消了去找周凡的念头,只是天佑他们回来交代事情后便一头蒙睡过去,三人直到晚饭的时才被暮雪死活的给拽了起来。

    别看三人都无事无事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三人心里比谁都担心周凡的安危,只是在晴儿面前不敢表露的太多,只能装着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

    三人醒来后私底下就给周凡打过电话,可却是不在服务区,他们也不敢把实情告诉晴儿,天佑几人只是说周凡去了趟城外空冥寺了说是找主持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