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血藤花
    天佑三人不也敢告诉暮雪,况且今天一天暮雪就在陪着晴儿没离开过半步,天佑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就让瞒着两女。

    反正才过去一个白天他们也不太担心周凡,以他们对周凡的了解,那货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留下,更重要的是他一个人总好过几人都在下面,要是没个人回来报平安两女肯定要闹翻天的。

    “你们快过来看。”天佑在电脑面前捣腾了半天,突然兴奋的对着子蒙和封龙喊道。

    暮雪跟晴儿也是一脸奇怪看着天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看了会天佑电脑屏幕上的东西,顿时就感觉没兴趣了。

    天佑的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副地图,说的准确点应该是一副古城的地图,这副地图并不是地面的建筑街道,而是一副卫星三维透射的地下地图,天佑三人正围着地图小声的说着些什么。

    此时的周凡并不知道天佑几人都在担心他,还是依旧踏步走在山洞的通道内,不知从何处来的一丝红光让周凡停下了脚步。

    扬起手上的火把往前照了照,前面的通道不在是黝烟一片,而是两旁边甚至通道的顶部都长满了奇怪的花草和藤条,红光正是密密麻麻的藤条根部发出来。

    “这,难道不会是......”周凡望着眼前的一片暗暗红芒有些不确定,但在他所知道的里面除了那种植物外,就不会再有别的植物是这种形状和感觉的了:“妈的,拼了是不是一试便知。”

    周凡咬着牙把手里的古剑往身上一靠,另一手拿着火把,解开了之前用纱布包扎的伤口,经过一天一夜的愈合,手心处被古剑划过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一半了。

    只要不太过用力和触碰到伤口就不会有事,周凡现在解开纱布伸开的手掌狠狠一握,刚愈合没多久的伤口又破裂了,鲜血从伤口处一点点的渗了出来。

    见到伤口破裂周凡顾不上疼痛,目光死死的注视着眼前那一片密密麻麻的藤条,看到眼前的一切没有丝毫动静,周凡有些疑惑望了望手上的伤口,又再次看看了眼前的那片藤条。

    咬了咬牙握着的拳头再次用力,鲜血本来就渗着伤口流出来了,再次让周凡这么用力一握,鲜血流的更加迅速,顺着周凡的手腕滴到了地上空旷的山洞。

    “嗒”的一声,虽然鲜血掉落下来的声音很微小,但经过山洞的回音后却显得清晰无比,鲜血刚掉落的一瞬间,周凡身子也跟弹簧似的绷着的身子一下马上往后倒退了几步,连着步伐不停的往后跳跃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因为周凡刚才所站的位置,已经被漫天的藤条包围,一根根血红色的藤条像死亡触手一样,密密麻麻的占满了周凡所在的位置。

    望着眼前的一切周凡眉头紧皱,从新抽出纱布和云南白药给自己包扎上,待到再次把伤口弄好再往前看去,原本一地的藤条又重新回到了墙壁和洞顶上面一根根一条条布满了整个通道。

    “还真是这东西,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存在。”周凡目光从不远处收回,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因为他也不要敢相信居然还真是这东西。

    要是说什么能让周凡见到感到惊讶,那眼前这东西无疑就是其中之一,密密麻麻的藤条其实并不算是一般的藤条,而是一种名为“血藤花”的植物。

    这种植物自上古已经灭种。史料记载殷商王朝第一任君主殷汤约公元前1670年—公元前1587年,即成汤,子姓,名履,在位13年,后病死。

    葬处据传有六处,说法最多的是在“毫”(今河南省商丘县北面)也因为他的墓葬至今为止没人任何人能找到。

    也为这位殷商王朝第一任君主更增添神秘感,有史料记载“血藤花”是古夏王朝的图腾神物,但也有相传夏王朝的图腾神是“熊”具体究竟是什么史学界都解释不了,因为夏王朝存不存在都一直在争论中。

    而关于“血藤花”的记载就更少之又少了,相传“血藤花”是古夏王朝的供奉神物,也是夏族图腾,以前古夏王朝还是原始社会,那时候的人并不会以动物来视为图腾神,而是以植物作为图腾神。

    “血藤花”根茎血红,藤条粗壮似巨蟒,每根主干藤条上还会长十七跟小的藤条,一根接着一根生长,寓于着子孙后代绵长永久不衰的意思。

    “血藤花”以血为食,若没有足够的血液喂食“血藤花”不出百年就会枯萎,周凡从野史上了解到,殷汤于公元前1686年左右统一中原,覆灭夏王朝而后在位十三年病故。

    而后又把夏王朝的图腾神物“血藤花”带进了他的陵墓,一是为了彻底覆灭夏王朝残留的遗孤的信仰,二是为了让自己死后无人敢在来骚扰自己,以十里“血藤花”作为墓道的铺垫,从此世上就再无“血藤花”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周凡看到眼前这一片藤条会如此是惊讶,要是眼前这片滕海不是 “血藤花”那又是什么,但若真的是“血藤花”那岂不是说这里是殷商王商汤的陵墓,周凡虽然对古籍偏史有所了解,可这也太扯淡了些吧,殷商王怎么可能会葬在这里?

    此处明显距离河南商丘是天壤之别,“血藤花”是夏王朝的图腾神物,周凡所了解的只有商汤王的记载里面提起到过。

    现在史学界已经有出证实,商汤王墓在偃师市山化乡蔺窑村北,可仅仅凭借此判断明显不够,偃师市山化乡蔺窑村北的商汤王陵根据周凡通过内部人员了解。

    商朝第一代王商汤之冢,它约在公元前2770年的西周晚期被第一次盗掘过,至今盗洞不下与百个,里面几乎能考究的资料一点不剩,可史学界现在依然还在公布商汤王陵从未被盗掘。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像风汤陵、宝鼎汤陵、虞城汤陵、商丘汤陵、亳州汤陵等等有可能是疑冢,也有可能是真的陵墓至于那个是真的陵墓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在怎么扯也跟古城扯不上任何关系才是啊,周凡现在到是有些郁闷了,怎么今晚什么东西都能跟古城扯上关系。

    要是平时发现这些他肯定乐翻天,只是现在越多事情跟古城扯上关系,他就越觉得奇怪,很明显古城龙州不像他所了解的那样,有可能还存在着什么秘密。

    发现血藤花周凡既兴奋,又害怕,先不说这里是否跟殷商王商汤的陵墓有关系了,单单血藤花的发现就足以震惊世界,要知道现在这东西可是在外界已经灭绝了的,别说是见到本体了就是记载都很难找到。

    一亿四千万年前的恐龙够遥远吧,只不过它们都还有记载,所以它们不具备神秘性,有点知识的人都了解,血藤花就不一样,被誉为夏王朝的图腾神甚至是神物供奉,从古至今可以说不会有超过百人见过这东西。

    现在那种东西谁见到了都会产生强烈的兴趣,况且古夏王朝相传血藤花是神龙之血所化,藤花化龙时就是王朝飞升之日。

    现在它真实的出现在周凡面前,反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周凡不敢往前多走一步,因为现在他还不知道血藤花还会不会攻击他。

    血藤花可比烟磷马陆对血的感应更高,现在的周凡浑身都带有血味他可不敢冒这险,要是他估计的没错的话,今天早上在他还没有被迷惑的时候,缠住他脚腕上的东西应该就是这血藤花。

    “奇怪,为什么入口会突然出现血藤花,而我独自走了十几个小时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这不大对劲啊,可如果说这些东西不是血藤花的话那又会是什么?要是蟒蛇那没理由它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攻击自己?”

    周凡越想越觉得有些凌乱,他对于墓葬和偏史的了解比较深,所以先入为主罢了,一直都以为是古棺葬蟒现在看来他是大错特错了,这个地下空间远远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不知不觉间周凡又陷入了沉思,眼前不远处虽然就是血藤花,可距离的比较远血藤花不会嗅到血腥味也不会攻击他。

    正当他想得入迷的时候“嘶.嘶”的声音再次打断了他的思路,听到声音周凡不禁警惕起来,原本就是怀疑这里会有大蟒的存在。

    现在听到这吐信的声音像一条蛇所发出,不得不让周凡警惕,要是无缘无故被大蟒吞了那他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而且发出的频率越来越快捷,仔细一听更感觉那声音不像同一个东西所发出的,更像是有很多声音一起发出的样子。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面还有很多条蟒蛇不成。”周凡扯耳倾听那声音感觉有些反常:“呵呵,看来今晚我是被吓怕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条蟒在这里。”思绪刚落周凡又自顾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显然这也不太可能,一个墓葬陪葬一条蟒蛇已经是极限,要是再多一条也能理解。

    古人讲究天地阴阳,葬多一条蟒也符合古人的行事风格,可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吐信声明显就不对劲,周凡不会傻到去想象古人把一堆蟒都跟着葬进墓穴中,要是那样就彻底没意义了,墓穴直接就成蛇窝了。

    周凡刚嘲笑自己幼稚的想法,不料眼前出现的场景却生生打断了他,看着眼前如此恐怖的画面周凡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咽了咽口水身子不自觉的一点一点往后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