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藤花化龙
    周凡身子缓缓后退,眼前的场景已经不能算是诡异了,说是恐怖也不为过,在狭小的通道内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红光。

    犹如漫天的迷彩灯般,只是颜色太过单调,“嘶.嘶”的声音伴随着闪烁的红光一点点逼近周凡。“我草尼玛,我早该想到是这东西才对,完了完了。”

    顺着闪着红光的东西定眼看去,只见那是一条条三四十厘米长的小蛇,只是这蛇浑身上下都透着殷红的光芒,看起来很诡异。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那个花灯节布置的迷彩灯呢,可周凡现在却不敢放松自己,身子正不快不慢的往后退,他深知眼前的东西是什么。

    在这狭小的通道内,他要是跑肯定跑不过眼前这群“离红”的,所以他只能一边后退一边悄悄的把古剑倒放回剑袋。

    腾出的手正伸进背包里不知道在找什么,目光也死死看着正在逼近他的那群“离红”,现在周凡真的是很后悔,之前他看到血藤花再加上吐信声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是这东西。

    现在临时抱佛脚,还不知道封龙有没有带那东西下来,周凡一边后退一边在背包里捣腾着,正当那群怪蛇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周凡盯了眼眼前的怪蛇,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东西,那赫然是封龙之前用过的雄黄酒,看着眼前还在靠近的离红,周凡想起了那东西的来由。

    “离红”也叫藤血蛇,是血藤花根茎所化,血藤花以鲜血为食,根茎血红。血藤花还有个传说,藤花化龙有三变,一变成蛇,二变为蟒,三变化龙。

    现在看来这株血藤花已经到了化龙三变的状态了,根茎都已经化蛇了,而血藤花一颗主干有十七跟枝干,枝干再生枝干以现在来看。

    血藤花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通道,没有十万根藤条也差不远了,要是全部根茎都化成了“离红”,那么数量绝对会是惊人的,想想周凡感觉整个人都发麻。

    望着拿在手里的雄黄酒也不能让他安心,虽然大部分蛇类都是怕雄黄的,雄黄酒更是蛇类的克星,只是现在这群明显不是寻常的蛇,这雄黄酒对它们有没有用还不知道。

    周凡虽说害怕但也有一丝的庆幸,眼前那株血藤花幸好只是化蛇状态,要是到了化蟒状态,那他必死无疑,血藤花化蛇状态只是分叉开来的根茎所化,一但到了化蟒状态那就是整株血藤花的主干所化。

    现在看这血藤花不说十里绵延这么夸张,但最少也有一两公里,要是血藤花到化蟒状态别说是周凡,就是大象下来也会被它给弄死。

    现在看来是还是值得庆幸的,离红越来越接近周凡,那群怪蛇越靠近周凡越能闻到周凡身上的那股血腥味,使得它们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猛地一窝蜂涌向周凡。

    周凡越是后退,它们就越靠近,渐渐有几条离红已经逼了跟前,只差半米距离就要咬到周凡了,还没等离红扑到身上。

    就见周凡已经打开矿泉水瓶往前撒了点雄黄酒,就要扑到周凡身上的几条离红被雄黄酒撒到,顿时身体便冒出了一阵浓烟,没一会就死掉了。

    阵阵浓烟还在那几条离红身上冒着,一群群还在爬动的离红突然都停了下来,现在的场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只见一条黝烟的地下通道,弥漫着稀松的白雾。

    两面墙上头顶都是密密麻麻的怪蛇,中间正冒着团浓烟,怪蛇的对面站着一个人手持火把身背古剑,胸前还挎着个背包,另外一只手上还拿了瓶不知道什么的液体。

    要多另类有多另类,给别人看到这场景肯定以为是在拍大戏,但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存在,周凡也没心思去管这些,毕竟现在他还得想着怎么保住小命。

    眼前那群离红虽然不敢上前了,但不代表它们就安分,周凡看了看脚跟前那几条离红,浓烟渐渐在它们尸体上消失,原本殷红的蛇身被雄黄酒撒到后已经全变了样。

    人们都说蛇无骨头,但那只是古代人的看法,用现在的科学看来蛇是有骨头的属于脊椎动物,可现在这几条离红却是没有骨头的,雄黄酒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带腐蚀性的,能把整条蛇的骨头都给腐蚀掉,眼前浓烟消散后只剩下一滩暗红色液体,让周凡感到非常震惊。

    周凡望着那摊液体看了又看:“直接液化了搞什么。”眼前那群离红看着同伴化为液体,慢慢又开始动了起来,周凡不得不在后退,本来还想研究研究怎么回事的,现在只能再次后退了,没一会周凡就后退了快百米距离。

    当怪蛇爬到同伴液化的位置时候,几条离红对着那摊液体吐了吐信子,原本已经化为液体的离红又慢慢的凝聚了起来,几条离红化为的液体,被几条离红围着吐了吐信子后,又重新凝聚成另一条完整的怪蛇。

    “我草,变魔术呢,这也太变态了吧,死后还能重生。”周凡已经不能镇定了,远远看到那一幕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那群离红变态的可怕。

    死后同伴对着尸体,不应该是体液,吐吐信子就能重生那还怎么打,就是几条变成一条也玩不过啊,眼前的那群离红少说也有几万之多,不可能一次性能全部弄死,况且他手上的雄黄酒也不够。

    看着离红再次逼近,周凡不得已再次撒了点雄黄酒出去,又是几条离红被撒到化为液体,后面的离红也慢了下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雄黄酒一用完估计我就要葬身蛇窝了。”

    周凡也有些着急了,眼看手里的雄黄酒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之前封龙他们用了之后本就没剩下多少,又接连两次被他撒出去了不少,现在只够剩下三次使用了。

    就在周凡还在为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那股危险的气息又传来,让周凡不敢在后退,身后那股气息越来越重,隐约间周凡还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腥臭味,像是某种大型动物刚吃完它的猎物后嘴里所散发出来的腥臭味。

    “老天你别跟我开玩笑好么,前有怪蛇后有怪物,唉......。”周凡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已经走投无路。往前他不敢走,退后他更不敢,前面是一群离红,凭着那三分之一的雄黄酒是能冲过去,可一旦用完那么后果就是很可怕的。

    至于后面的东西到现在周凡还不知道是什么,但凭借那东西发出的气息来看,就肯定不会比眼前那群离红差,通道是直线的。

    一路到底没有任何的通风口更没有岔路,后面的空气跟前面的空气的对流,身后那东西能隔着这么远都能散发出如此可怕的气息,周凡想都不想知道那肯定是个庞然大物。

    要是在往后跑没等离红把他分食,就会被身后的东西一口给吞咯,犹豫不决的周凡现在只能原地站着,虽然着急但他也想不出任何办法。

    离红根本就没有人见过,甚至记载都是一丁半点,要是不是周凡有特殊经历,还真不知道眼前这东西是什么,更谈不上知道怎么对付它们了。

    就在周凡拿不定注意的时候,身后的气息更重了些,随着通道的一阵阵腥臭味弥漫整个通道。“妈的拼了,不能再这么等下了。”感觉到身后那股危险的气息周凡咬了咬牙,把雄黄酒放在地上伸手抽出了身后的古剑,用力一甩古剑倒插进地面里。

    望着眼前一点点化为液体的离红深吸口气,拿起水瓶顺着剑身倒了点雄黄酒在古剑上,倒完后只见瓶子里的雄黄酒只剩下一口了。

    望着仅剩不多的雄黄酒周凡就想一口闷在嘴里,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虽然恶心了点但保住小命要紧,可刚抬起的手又放了回去。

    原本打算把剩余的雄黄酒闷在嘴里使用的周凡,借着火光看到了瓶子里一些零碎的符纸碎片,看到后周凡立马改变了计划,不再打算把雄黄酒用完。

    “封龙这小子,居然把符纸泡到酒里面去,脑残吧,幸好哥没喝。”周凡现在虽然鄙视封龙可,心底里却异常的高兴封龙无意间却帮了自己一把。

    “有了这个身后的那东西估计也不敢追上来了。”周凡拿出之前放在口袋里的雄黄粉末,在古剑的周围撒了一圈后,把剩余的雄黄粉全部抛洒在通道内,原本又开始一点点靠近的离红被突然撒来的雄黄粉吓得后退了不少。

    周凡看到后立马转身拔腿向身后跑去,一口气接着跑了一公多里,累的周凡上气不接下气,没等他缓过气来,发现通道后的腥臭味更加浓重了,之前离得远现在又往回跑了一公多里,离身后的那东西更加的靠近,气息自然也重了很多。

    周凡边喘着气,边拿出身上的军用小刀,把手上的水瓶给来了个开膛破肚,把里面剩余的雄黄酒和符纸碎片都给倒了出来,稀稀拉拉的符纸被酒水浸泡后有点掉色,只是符纸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被浸泡这么久都没有融化,周凡拿起一张张碎片符纸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摆了个图案。

    如果天佑他们在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图案就是之前周凡用来就醒子蒙那个图案,只是之前是用子蒙和封龙的鲜血来刻画的,现在是用酒水浸泡后的符纸碎片来摆的。

    “嘶,还真疼啊。”周凡迅速的摆完图案后,再次把上包扎伤口的手纱布给解开,用小刀又在伤口上面划了一道,一个晚上连续几次的割伤同一个地方,让周凡疼的有些忍不住倒吸口冷气。

    伤口三番五次的被割伤,已经脆弱到不能再脆弱了,鲜血跟不要命了似得往下流,周凡知道时间紧迫不顾上疼痛,顺着符纸碎片的规律绕着图案滴了一圈鲜血。

    只见原本平淡无奇的图案闪起来谈谈的黄色光芒,柔和的亮光在这诡异的通道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周凡看到摆好图案起作用了,再次往手上倒了点云南白药,来不及包扎只撕下一大块纱布顺着手腕饶了两圈,便飞快的往回跑去。

    解决了身后的东西,还有一大群离红要面对,周凡已经顾不上任何事情了,他不知道他用了多久来布置图案,更不知道那群离红是不是已经不再畏惧古剑上的雄黄酒,和他刚才撒出去雄黄粉,已经朝他涌来。

    但他必须要赶回去,赶在那群怪蛇淹没古剑前过去,现在只有凭借着古剑的神奇来应付眼前的一切了,周凡现在可以说是跟时间在赛跑慢一步就是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