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佛珠震离红,啸声现危机
    周凡拼了命似的往回跑了一公多里的路程,只用不到几分钟就跑回去了,幸好周凡在赶到时,古剑还没被怪蛇群淹没,时间已经过了十几分钟,那些离红已经不在畏惧渐渐失去作用的雄黄酒和粉末了。

    累得半死的周凡没能喘口气,就看到对面那群怪蛇正一点点往他靠近,拿出手电火把往前一扔,拔起倒插在地上的古剑,又开始不要命的退回来时的路,眼前那群离红正一点点的逼近,他不得不再次往回跑。

    后面已经有符纸摆好的阵图,暂时不用担心那未知的东西会突然袭击,只要不离那个阵图太近就没事,起码暂时是安全的,那个东西想要闯过阵图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首先要保住小命才能想别的事。

    怪蛇现在周凡还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毒,要是没有毒那还好索性想个办法闯过去也就是,可万一有毒被咬上一口肯定要完蛋的,先不说它的毒性怎么样,光是简单的麻痹毒性就有的受了,麻痹毒性可是会影响人的神经和肌肉的在这种情况下失去行动能力那等于是找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后面的主可不是省油的灯”周凡跑到百米外就停了下来,不远处的那群怪蛇不知道为什么行动变得缓慢了起来,这也为周凡提供了缓冲时间,现在他只有一公里的退路了。

    要是在这段时间再想不出别的办法,那他只能冲过蛇群或者选择跟后面那未知的东西碰面了,不管是如何都不是周凡想要的,光是凭借身后传来的气息就知道那东西的可怕,周凡可不想跟它遇上。

    稍微喘了口气,周凡打着手电往前照射去,只见那群怪蛇一点点的绕过火把往他靠近:“我去,失算了,原来它们也怕火的。”周凡一脸懊悔的表情:“真不该丢了火把啊,得了现在好玩了。”

    火把被丢在上渐渐的熄灭,眼前除了红光闪烁的怪蛇外就只剩下周凡的手电光线了,不得不说周凡现在脑子很乱,一天一夜都没能好好休息过,况且他还是昏迷了三个星期的人。

    醒来后就喝了点白粥便赶来救天佑三人,被淋了身雨不说,还迷迷糊糊的走了十几个小时的路,现在几乎已经精疲力尽了,要不是以前小时候锻炼出来的意志怕是他现在早就一头栽倒在地了。

    还没能多喘几口气,怪蛇又追了上来,无奈周凡又只好再往后退了百米,停下来的时候,往身后望了望,现在周凡距离阵图的位置已经不远了,再往后退多两三次就要到阵图的位置了。

    周凡不由渐渐有些心急:“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么。”

    周凡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刚闭上眼睛的瞬间,他感觉到死神正在向他招手,缓缓睁开眼睛周凡控制了会自己的情绪后,眼神凌厉的望着前方,一手提着古剑,一手拿着强光手电,笔直的身躯渐渐有了之前剑指荧惑的气势。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能做的只有一往无前,有的选择周凡还真不愿意去面对那群恶心的怪蛇,可现在不往前,就是往后退,而身后那个未知的东西周凡更愿意去面对它,毕竟身后的东西一不知道它的来历,二不知道是何物,相对来说周凡更愿意去面对那群怪蛇。

    虽然怪蛇很恶心也可能很危险,但还是有的一搏的机会,万一选择了身后,那里蹦出来个什么妖怪之类的,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就给你一口吞了那岂不是很倒霉。

    周凡一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打定主意后就没有之前的顾虑,已经是破釜沉舟再怕也没用,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看着越来越逼近的蛇群,周凡歪着脑袋夹着手电,腾出的手伸进背包里正捣鼓着:“靠,怎么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死也让我做个饱死鬼吧!”

    捣腾了会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周凡有些无奈,眼前那群怪蛇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通道,周凡也知道自己能闯过去的几率几乎为零,但白白等死这不是他的风格。

    本想填饱肚子死了也能做个饱死鬼,现在到好封龙那货居然什么都没给他留下,苦笑的摇摇头周凡刚想把手抽出来,但背包隔层里的那点幽暗绿光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开背包隔层泛着幽光的东西,居然是之前去空冥寺上代主持留下给他的遗物,也是封龙他们之前去空冥寺要弄清的那串佛珠。

    只见周凡拿出的佛珠闪着幽暗的绿光,点点闪烁的绿芒映射在周凡脸上看起来格外的瘆人,要是现在被人看到肯定会以为是周凡是只鬼,在如此诡异的通道内一脸绿油油的,想不让人这么想象都难。

    周凡拿出佛珠的瞬间对面那群怪蛇又停了下来,像是害怕周凡手上的东西阴暗的通道诡异的场景,现在整个画面就跟小说似的。周凡看了看手上的佛珠和停在不远处的离红有些无奈:“这他妈都什么事啊,老子刚想拼命来着。”

    不知道他是在庆幸还是在感慨自己的遭遇,手拿佛珠悬着的心也跟着放松不少,前后的危机都暂时解决了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总好过提心吊胆着,周凡抬起手表一看时间已经渐渐到了午夜,再有半个小时就要到凌晨十二点整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都已经子时了别在蹦出来个什么东西了”望着手表周凡喃喃自语道。

    自我安慰的方式本来可以起到一点缓解作用,可偏偏老天爷就是如此跟他作对,周凡话音刚落通道内就传来了“嗷呜.嗷呜”的啸声,吓得周凡脖子一缩:“伾,你妹的有这么倒霉么,扫把星降临都没我这么霉。”

    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现在的周凡已经不管什么素质了,他只想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咆哮,只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周凡也有些无语,自己话音刚落就蹦出来这么个声音来,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究竟会是什么呢?”周凡在无奈自己人品太过好的时候,也在思考那个声音的来源,原本他是想休息会,再拿着佛珠往前走着试试看那群怪蛇会不会攻击他的,可还没等他行动那个啸声就传来,而且还是那群怪蛇的身后传来的,让他不敢再往前迈步,同时也在无语自己是不是太过倒霉了。

    正当周凡感慨自己的时候“嗷呜.嗷呜”的啸声又从蛇群的背后传来,现在的声音更加的明亮,比之前的那个啸声跟家明显,这次的啸声更加靠近了,周凡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他不知道那个啸声是什么东西发出来,但能想象肯定是个大个子,不管是什么以他自己现在这种体力,跟状态,是很难对付得了的。

    听着清晰的啸声,周凡有些不淡定了“你妹的怎么今晚什么东西都能让我遇上了。”说罢周凡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对面的那群怪蛇还是死死的待在哪里有任何反应,看到怪蛇没有扑向自己周凡眼前一亮,壮着胆又往前走了不远距离,来到了只离怪蛇半米远的地方。

    现在周凡等于是在赌,他在赌那群怪蛇怕他手上的那串佛珠,他在赌那群怪蛇不敢攻击他,也是万幸他赌对了。周凡手拿佛珠靠近怪蛇不到半米的时那群怪蛇非但没有攻击他,反而是慢慢的后退,周凡往前走一点一群红闪闪的怪蛇就退一点。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有救了。”周凡手拿佛珠望着眼前的那怪蛇一阵嘚瑟,一脸得意的样子,不时还往前蹦两步,吓得怪蛇连连后退,还没等他嘚瑟够,对面又传来了啸声。

    这回的啸声更加的入目清晰,还在后退的蛇群突然如潮水般疯狂退去,渐渐的重新钻回了血藤花的根茎部,周凡望着眼前的一切,惊讶的合不拢嘴,待到他反应过来,原本密密麻麻的怪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周凡有些不置信的闭眼晃了晃脑袋,可眼前除了血藤花外就再也看不到离红的身影。

    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血藤花通道处,古剑也蓄势待发他生怕血藤花会跟着血腥味而攻击他,不过周凡猜对了离红害怕佛珠,之前他就在想离红是血藤花的根茎所化,那么血藤花是不是也怕佛珠,现在一试果然血藤花没有再攻击他。

    周凡大胆的用剑尖挑了一根血藤花的根部,可除了闪着微弱红光的树根以外,并没有任何蛇的终影,周凡邹着眉头再次挑了另外一根,根茎可还是和之前的一样,这让周凡都感到神奇,数十万的离红说消失就消失,这也太夸张了,要不是身后那几团被周凡用雄黄酒撒到化为液体的离红他还真怀疑之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算了不管了,消失就消失吧,总好过密密麻麻的一群。”说完周凡恶心的抹了抹手上的皮肤,估计是想到之前那群怪蛇让他感到难受鸡婆疙瘩都起来的缘故,怪蛇已经消失周凡也不再顾虑什么。

    他知道身后那个阵图怕是支撑不了多久,那个未知的东西随时会赶上来,顺手把佛珠收进背包,一只手打着手电,另一手提着古剑不紧不慢地的往前方通道走去。

    行走在昏暗潮湿的通道,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周凡一点点的往通道另一头走着,渐渐他感觉到了新鲜的空气,没错是通道的另一头传来的新鲜空气,习惯了通道内阴暗潮湿的浊气后,突然闻到一股新鲜的空气,周凡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眼前一亮心想:“看来不远处就是出口了,只是不知道哪里会是那,要是险地那就麻烦了。”边想边打了十二分精神注视着四周,周凡不但感觉到空气越来越清新,那个古怪的啸声也是越来越清晰,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也油然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