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幽狼镇墓兽
    看着眼前三只幽狼周凡咽了咽口水,脚步细微往边上移动,现在他前面有狼后面有虎,要是在把背后暴露的危险之下那样怎么死都不知道,随着周凡脚步的挪动,三只幽狼也渐渐的对周凡形成了包围之势,待到周凡整个人靠着墙体时三只幽狼已经三面包围住了他。

    现在要想往前走,还是往后退,都能只能跟那三只狼硬拼了,提着古剑周凡能感觉到自己的浑身在颤抖,要是换做平时可能还有机会一搏,可现在这状态连站都快站不稳了,更别说是单挑三只幽狼了,周凡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颤抖的身体随时等着跟幽狼拼命,只是三只幽狼一直在围着周凡瞎转悠,就是不上前攻击他,到是让周凡感到奇怪,就在一人三狼僵持的时候,身后一阵颤动打破了局面,只见身后不远处的通道爬来一只庞然大物,这东西大的都快把整个通道给撑塌了。

    望着那个爬来的大家伙,周凡已经不能用吃惊来表达了,现在的他而是在后怕,原来刚才身后的那东西居然是这个,要是在他没有意识行走那会碰上这家伙,怕是连叫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一口吞了。

    围着周凡的三只幽狼也看到了那个爬来的庞然大物,低声的吠了几句,就不再围着周凡,而是往前跑了段距离,对着正爬来的大家伙一阵狼啸,挪动着身躯爬来的大家伙被三只幽狼堵住了去路,听到啸声后也发出了一阵吼叫,只是它一开口整个通道就弥漫着腐臭的味道。

    周凡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讶异,本能反应过来后就想逃跑,废话现在那三只幽狼去堵住那大家伙的去路了,他不现在跑更待何时,只是还没走两步前方又出现了两只幽狼,再次把去路给封死。

    “你妹的,今晚搞毛线呢!先是马陆,再是离红,又是幽狼,现在连马陆老祖宗都出来,他娘的有这么倒霉吗。”见到去路被封死周凡狠狠的骂了句,索性不再想逃跑,一屁股坐下打着手电往后面照去。

    伸手进口袋裤兜掏了掏才发现原来还有吃的,拿出来一看,是之前在小护士那里讨要的咖啡糖,拿出两颗去掉包装后,往嘴里一扔,直接就坐在地上看起戏来。

    感情他走也走不了,退也不能退,现在周凡等于就被夹在中间,像是老虎和狮子在挣食自己的猎物,准备先干上一架谁赢了谁就带走猎物。

    虽然周凡是被动的但也没办法,跑都跑不掉了,等它们自己挣把,挣个你死我活再想办法逃跑,现在休息是最重要,而且还能看上场好戏,这种级别的斗兽别说是现在,就是在古代也未必有幸见到。

    坐在地上啃着咖啡糖,看着一虫三兽对持还真是天大趣闻,手电的光线照射过去,只见那个庞然大物正是之前遇到的马陆,只不过这只马陆比他们在葬坑遇见的要大的很多倍,简直就不是一层次的,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周凡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家伙会追他了。

    之前在陪葬坑灭掉了那群烟磷马陆,百分之九十是惹怒了它,而眼前这只东西是古代人以虫养虫的方法培养出来的,也就是说眼前这只巨大马陆是吃那些小马陆而生存的,可周凡却把那些小马陆一次性给灭了个精光,等于是断了它的口粮它不找周凡找谁。

    烟磷马陆本就是邪恶的东西,以虫养虫培养出来的血磷马陆更是邪中之恶,那东西不但吃腐尸,还吃一切带肉的生物和东西,而且血磷马陆已经脱离了生物的常识性,是可以无性繁殖的物种,就算它自己产下的卵和蛋还有小马陆,在它饿的时候也会不犹豫的一口吞掉。

    周凡现在到不很害怕他现在的处境,而是在思考究竟是何人有这种能力,居然能弄出血磷马陆和守墓幽狼来,更令人佩服的是,两者居然在同一个地方却不发生矛盾,血磷马陆是极端邪恶的物种没什么物性可言,只要它饿了就会吃掉它身边所有能吃的生物。

    偏偏这几只幽狼还能完好无损的呆在这,虽然幽狼也是厉害的主,但跟血磷马陆比起来就弱了很多了,只是幽狼的名头比这只恶心东西要大得多罢了,要真打起来估计这五只幽狼都要歇菜。

    看着两只眼睛犹如绿宝石般的幽狼,周凡想起了古代一种传说,“镇墓兽”镇墓兽是我国古代墓葬中常见的一种怪兽,有兽面、人面、鹿角,是为镇摄鬼怪、保护死者灵魂不受侵扰而设置的一种冥器。

    可周凡却知道镇墓兽其实是真实存在的,一是为了保护死者灵魂不受侵扰,二则是真正的镇墓,镇墓兽最早见于战国楚墓,流行于魏晋至隋唐时期,五代以后逐步消失。

    镇墓兽的制作,早则为木、骨质、居多陶质极少,以后主要为陶质和唐三彩还有金属为主,石制品极为少见,而镇墓兽又有传言一为守灵,二为镇墓,镇墓兽通常都是以雕像为形,可孤本里却有介绍镇墓兽雕像形式只是其表,真正的镇墓兽是雕像之中的兽,这才是镇墓兽真正的面目。

    《周礼》里也记载说,有一种怪物叫(魍象),好吃死人肝脑,又有一种神兽叫(方相氏),有驱逐魍象的本领,所以家人常令方相氏立于墓侧,实则为镇墓,以防怪物的侵扰,其实魍象和方相氏本就是一物,古人为了不让后人留下骂名,才故意区分开来,误导世人。

    实则就是以人脑来喂养镇墓兽,从而达到守灵镇墓的作用。古代还真有人用这门邪术把墓兽镇封进雕像里面,在以特殊方法保存死人脑,存于雕像内喂食墓兽。

    古人言:镇墓兽方相氏有神鬼之能,驱物辟邪之法,镇之墓穴得以平安,一脑喂墓兽,得存百年长,永保子安康。

    至于这说法就很悬乎了,古人说:镇墓兽只要放进墓穴再以特殊手段镇之,吃一人脑干可活百年,墓穴有镇墓兽守护就不会被打扰,子孙就永享富贵荣华。

    虽然都是孤本上记载,不过周凡对此却是深信不疑,因为他之前就认识过一个业内考古人员,真正遇见过活的墓兽,也因为那件事情,让周凡跟考古业内人员粘上了关系,现在周凡自己再遇到这幽狼更相信镇墓兽的存在。

    想着想着就忘了眼前还有场旷世大战,那可不能错过了,不然可要后悔退终身了,把目光再次移向身后,一虫三狼不知不觉变成了一虫五狼了,再加上他身前堵住去路的那两只幽狼总共就七只了。

    “哎呀我去,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两只,难道是刚才我走神那会。”周凡有些疑惑了,刚才因为想着镇墓兽的传说,有些想出神了,现在突然多出来两只幽狼他都不知道,不过幸好那些东西还没开战,双方还是僵持着,现在要真打起来胜负就很难预料了。

    七对一而且后面来的两只幽狼个头明显比之前的那几只好大了一倍,光是尾巴就有一米七八长,粗壮的尾巴像根钢筋似得在那摇摆,再加上幽狼整个身躯,它的体格都有快四米长度了,露出四只锋利的爪牙,这东西基本跟狼也就不占不多的边了,说是大狮子也不为过。

    不过狮子却没有狼的那种凶狠性,现在面前的那几只幽狼,骨子里就透露出凶恶的本性,站在那里不停的嘶吼低吠,周凡现在有些拿不定注意了,是等它们拼个你死我活后再想办法开溜,还是现在就硬闯。

    因为不管那边赢了他都基本打不过,如果还是五只幽狼挑马陆的话,估计是两败俱伤,现在多了两只大的就难说了,虽然两败俱伤的几率还是很大,不过周凡看着四肢着地的幽狼,都快比他身高还高就有些心悸,那家伙一爪子过来估计他就要歇菜了。

    偷偷的瞄了眼那两只在堵着他去路的幽狼,周凡打定主意现在开溜最好,那两只幽狼的目光已经全部转到了那只巨大的马陆身上,身后对持着的两放已经有点失去了耐心,那几只幽狼来回在通道里走来走去,不时还发出“呜呜”的吼声。

    看过动物世界的人都知道,那是狼要准备进入攻击状态,前面的那两只幽狼可能觉得周凡没什么威胁性,只要把他去路堵住就行,看到同伴准备要上去挑那只马陆,自然也跟着把目光转向了马陆。

    周凡觉得趁着这时机跑了过去,可能性最大,俯身绑了绑鞋带,又系好背包,手里提着古剑一个躬身,“嗖”的一声周凡速度提到了极限,飞奔似得就跑过了两只幽狼堵住的地方,可还没等周凡喘口气身后的幽狼比他速度更快,再次把他的去路给堵住了。

    “我去,不是吧,怎么这么快,你们都能拿世界冠军了。”周凡见到两只幽狼再次堵在他面前,不由一脸苦逼样,边喘着气边对着两头畜生说道。

    虽然他也知道那两只幽狼肯定是听不懂,但此时他心中再没有任何话语要表达了,待到身子不再这么喘后,周凡回头看了眼马陆和幽狼,巨大的马陆整个身子都紧绷着,随时准备向五只幽狼冲来,而幽狼也是弓着身子,低吼声越来越沉重。

    周凡把目光再次转向前方的两只幽狼,看到它们又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原本想着再次开溜的他,一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拉着稀松的身子对着两只畜生道:“你们行行好让我过去吧,我说你们吃又不吃,也不早点跟那货一决胜负,你们就晾我在这,算什么事嘛。”

    苦着脸一步一句的走向两只幽狼,奇怪的是周凡都走到它们跟前了,却不见它们咬他,就在周凡准备走过它们身边时,却被其中一只幽狼死死的咬住裤脚,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平时家养的小狗般在跟主人索要食物或玩具。

    看到幽狼古怪的行为,周凡的脸拉的更难看,刚想抬起另外一只脚跨过去,就又被另一只幽狼给死死的咬住了,这下倒好两只裤脚都被幽狼给死死的咬住,现在想跑都跑不了勒。

    “我说大哥,大爷,祖宗,你们就放了吧,你们想要什么拿去就是。”一脸苦瓜样,周凡差点没给两只畜生给跪下,对着两只幽狼又是点头又哈腰的,索性把背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给倒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