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天地异象
    待到周凡把所有东西到给倒了出来,那两只幽狼还是死死的咬着周凡的裤脚不放:“我说大哥,我都把所有东西给你了,你要喜欢就拿去吧,我啥都没了。”

    说着把自己的衣服口袋和裤带给淘了出来,四只半掉着的口袋裸露在外,一大堆咖啡糖也掉了出来,那两只幽狼闻到咖啡糖的味道,其中一只松开了咬住周凡的嘴,刁起一颗咖啡糖就往嘴里吃,没一会那只幽狼两眼微米像是很喜欢那种味道,连糖带包装整个都给吞了下去。

    接着又开始吃起另外一颗来,啃完第二颗那只幽狼不再是之前那般凶恶的眼神了,歪着脑袋用头蹭着周凡的裤脚,就像一只小猫在撒娇般。看到偌大的一只幽狼对着自己撒娇,周凡有些脸抽。

    不过看到幽狼真的对自己没有恶意,慢慢俯下身子试着用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伸手触摸到它的皮毛时感觉异常的柔软,毛发光鲜顺滑,根本没有一丝褶皱的感觉。

    比之高档的羊毛地毯摸起来还要柔顺,幽狼显然很享受周凡的抚摸,整个脑袋都蹭到了周凡怀里,一边抚摸着幽狼的脑袋一边想:“难道这几只幽狼不是来吃我的,而是来帮我挡住身后的那只马陆的?”

    越想周凡觉得这个可能性越高,不然没理由它们对自己这么温顺,不对:“要是那样,它们应该放我过去才是,现在偏偏缠着我,不会是我身上有什么它们想要的东西吧。”瞬间周凡就滤清了思路,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东西,眉头不由有些紧皱。

    眼前已经是他身上所有的东西了,要是幽狼对他身上的东西感兴趣,周凡除了那堆咖啡糖外,再也想不到任何能让它们感兴趣的东西,不过幽狼镇墓兽不可能会对几颗糖感兴趣的。

    况且它们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上有咖啡糖,要知道现在的糖都是包装的很好的,全是密封的不会有一点味道泄漏出来,再说了之前那堆咖啡糖就他抚摸的这只幽狼吃了两颗后就再也不感兴趣了,不可能是这咖啡糖吸引它们的注意。

    想着想着周凡又有些陷入了混乱,不知道何为幽狼会如此对他,摸着幽狼的脑袋,看着它眯着眼睛享受的样子,瞬间周凡想起了某样东西,打开了掉在地上背包的隔成,果然那串从空冥寺得到的佛珠闪着夜明珠似的的亮光。

    若是再仔细一看不难发现,那个闪着绿光的佛珠,跟幽狼的眼珠子泛着的绿光极为相似,现在周凡终于可以肯定幽狼怕是为了这串佛珠而来的,只是为什么替他挡住身后那只巨型马陆就不得而知了。

    在拿出佛珠的瞬间原本乖巧的幽狼变得气势凌厉,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凡上手那串东西,远处的五只幽狼也回过头来看着周凡手上的佛珠,在盯了一会后就不再理会那只马陆直径走向周凡。

    “完了..完了”看着所有的幽狼都开始集中向他,周凡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拿出佛珠,现在没有了幽狼对持血磷马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就算幽狼没有害他之心,要是抢了佛珠就跑,那他不得一人单挑大马陆啊,要是那样绝对不超三回合就完蛋。

    不过已经拿出来, 不可能再收回背包去了,不然没等巨马陆吞了他,就让这几只幽狼给撕咯,看到几只幽狼都围着他转悠,周凡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不是想要这个东西。”说着便把手上的佛珠递给最大的那只幽狼,幽狼见周凡递佛珠过来先是点了点头,但接着又摇头发出“呜呜”的叫声。

    幽狼在周凡递过佛珠的瞬间也跟着后退了两步,看到幽狼异常的举动,周凡有些犹豫了,那群幽狼明显是为了这串佛珠而来的,只是为什么给它们的时候却又后退呢,再次试探性的递给它们佛珠,只是幽狼再次选择了后退,见到两次都是如此,周凡便不再去试着给它们佛珠了。

    刚想站起身子就又被其中一只幽狼给咬住了裤脚,不过这回幽狼不在像之前那般安分,咬住周凡的裤脚后,使劲的狂拽,拼了命似得撕扯,没一会周凡的裤子就被幽狼给扯掉了一块,性感的腿毛瞬间露了出来。

    只是还没等周凡反应过来,那只一直被周凡抚摸的幽狼,一口就咬在周凡的腿上,疼痛感立马传来,幽狼本事凶恶之物,牙齿又异常的锋利,周凡被咬的瞬间鲜血就顺着齿印流了出来,疼的周凡一震颤抖,手里拿着的佛珠一个不稳掉在了地上。

    此时周凡已经顾不得佛珠了,突然被这么咬了口谁都会发火:“你个畜生,老子不劈了你。”手中的古剑高高抬起,就想一剑劈下去,不过刚挥到一半的剑硬是停了下来。

    只见那只咬伤周凡的幽狼再次蹲在他跟前,一边舔着周凡脚上的伤口,一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不时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这反倒让周凡下不了手,看着幽狼反常的举动,想想可能它是因为某种原因才导致突然袭击自己的。

    不然它们要是想吃自己早就该下手了,不会等到现在,看着幽狼还在为自己清理伤口,周凡脑子有些蒙了,不知道这幽狼打的什么主意,看着还在流血的脚腕,就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打算给自己包扎起来,虽然有幽狼的舌头舔着伤口疼痛已经小了很多,不过还是治不了血。

    刚俯下身子准备包扎就看到掉在地上那串佛珠,佛珠不偏不倚的掉在被幽狼咬伤的伤口血渍上面,原本透着绿芒的佛珠,被鲜血染到发生了变化,由之前的绿芒变成了淡淡的金光,看到佛珠的变化,周凡又望了望脚上的伤口,感觉有些想通了。

    “难道这幽狼是为了这串染上我的血液才咬我的?”想到便做,周凡拿着佛珠来到脚腕伤口处,那只幽狼看到佛珠伸过来,又缓缓的后退,并不想接触这串佛珠,周凡也没理会它,自顾拿着佛珠在伤口处染了更多的鲜血,谈谈的金光被周凡燃烧鲜血后光芒越来越亮。

    有了之前绿芒的趋势,围着周凡的几只幽狼看到佛珠的变化也全都半跪下身子,像是在拜模这串佛珠般,周凡看着围着他的幽狼全,都给他下跪了,不由有些接受不了心想:畜生给自己下跪,那不承认了他比那几次畜生厉害,是它们的王咯,变相就说自己也是畜生了。想着脸角不由的抽了抽。

    看着顶礼拜膜般的幽狼,周凡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看到那几只幽狼还在那里俯身下跪,又回头看了眼那只巨大马陆,不知道为什么那只马陆已经在缓慢的往回爬了。

    不知道它是知道要吃掉眼前这个人类,必须要干掉那几只幽狼,而且就算能干掉那几幽狼自己也不一定会重伤,还是佛珠的变化使得它也害怕了,但不过管什么原因离开了还是好的。

    周凡看着两边都没了威胁,低下身子随便给自己撒了点云南白药,绕着脚腕裹了两圈纱布后,聂树捏脚的离开幽狼的包围,虽然此时的幽狼已经不在对他凶狠,甚至可以说是像宠物般乖巧,不过周凡觉得还是开溜的好。

    开玩笑人家可是镇墓兽,这要真把它当成家宠来对待,那才真是脑子进水了,现在不吃你,不代表它饿了不会吃,再说了周凡一向秉承着三十六计走为上册的行事标准。

    在他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不会主动出击,所以现在不管这幽狼真认他为主人也好,还是对这串佛珠有敬畏之心,他都不想再去管,偷偷的跑了段距离后发现那几只幽狼没有追来,再次拉开一段距离后,周凡就跟不要命似得飞奔跑向通道的另一端。

    因为周凡已经能看到光线了,也证明通道的出口也快到了,看到希望周凡更是拼了命的往前跑,因为接触到阳光后就安全,身后的幽狼身为镇墓兽是不能见日光的,镇墓兽天生就存在地下陵墓,阴邪之物都是见光死,镇墓兽再以特殊手段封印和喂养,浑身沾满了死人的气息,一见阳光就会阴阳失去平衡,导致它们送命。

    所以也是为什么开挖的古墓能发现镇墓兽的雕像,却没有镇墓兽的尸体,因为古墓本身就是古人精心打造而成的,而镇墓兽的存放更是讲究,墓穴一担开挖就等于破坏了风水陵脉,再者接触到了至阳之气,镇魔兽阴阳失去平衡,早在雕像里面死了化为浓液了。

    世人发现的古墓因为开掘也失去了镇墓兽,现在的人们都认为镇墓兽只存在于传说。

    一路狂奔终于跑到了通道出口,一缕柔和的阳光照在周凡身上,让周凡感觉他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临的一样,看着刚从天边升起来的朝阳,周凡闭着眼睛深吸了气,仰着头双手张开,呼吸着初晨的新鲜空气。

    睁开眼的瞬间,一个可怕的场景不由把他的好心情都被覆灭,在天的另一边一半血月还在天上,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跟着天地出现了日月同辉的奇景,不过这诡异的景象并不是浪漫的,刚升起的朝阳通红如血,半边血月更是像殷红的心头血般挂在半空。

    此时就是周凡也有些吃不消,眼前这场景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相信,甚至比见到真龙还要吃惊,“日月同辉天地异象,血月为天,朝阳为地,异象突显必然有仙。”这是周凡在一本非常古老,甚至可以说基本就是天书的古籍上看到的。

    上面就存在这么一句话,一句不可理解,也不可理喻的话,古籍为西周时候的木简,基本已经损坏到不能再坏了的地步了,上面唯一一句能看到清楚也能理解的话就是这句。

    西周是神秘的上古三王朝中的末代王朝,有传言那时候古华夏有仙的存在,只是在西周末期后就消失了,有人说是上天修炼了,也有人说是全部死绝了,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的,只是现在还有关于“封神榜”的传说和电影,所以上古三代那时候存在仙,还是有很大依据的。

    西周作为上古三代中的末代王朝,反而那段历史是三代中最少的,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一切都已经淹没于历史的尘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