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 空冥古寺院
    想着想着周凡这才发现原来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大坑,一个距离地面也有好几米的陷坑,环顾了下四周环境后周凡才稍微安心了点:“幸好不是险地,不然刚出狼窝又掉虎坑那就完蛋了。”

    看着这个凹陷下来的大坑周凡还是感觉自己很幸运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上去,但最起码安全能得到保证了,要是出口真是个险地之类的,那就真的人品好到家了,周凡打量着陷坑的同时还不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通道。

    虽然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太阳的光线也能照射到他现在的位置,幽狼是肯定不敢再出来找他的麻烦,不过那里面可不止幽狼一样东西,要是那只大马路心血来潮追着过来,那周凡只有死路一条了,他现在不但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还得提心吊胆的看着身后。

    周凡总感觉那里并没有这么简单,已知的物种就有三五样了,而且还是个个厉害的主,哪未知的呢?周凡不敢想象,他隐约觉得葬坑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存在,甚至比幽狼,离红,马陆还要变态的家伙没出现,最少他们一直怀疑的龙从他们进入井底地下空间到现在就一直没发现。

    也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周凡现在已经不再想去寻找龙了,进入那里能活着出来已经是九死一生,就算现在那家伙在葬坑里面周凡也不一定肯再下去。

    探险未知固然是好事,不过要用生命去换取信息周凡可不是傻子,正想着该如何能爬上这个陷坑,“铛”的一声,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声悠扬的钟声,听到钟声响起周凡瞬间觉得有救了,不管是哪里传来的钟声既然能听到,那就证明附近可能会有人有人的地方就好办了。

    听着悠扬的钟声响起七八下后,就停止了任凭周凡在坑底,如何的大喊“救命”都没人搭理他,拼命的大喊几声后不见有任何反应,周凡知道可能在他现在的位置不会有人的了,钟声估计也是从不远处传来的,他现在是在坑底声音从地下传到上面本就很小,在远点基本就听不到了。

    他再喊也是白费力气,沉寂下来后不由想到:“整个古城能有这钟声的也只有空冥寺了,如果我现在的位置是在空冥寺,那么会是在哪里呢?”边想边抬起头看了眼正在缓缓升起的太阳。

    半边血月此时已经几乎要消失了,日月同辉的奇景也快不见了,看了看天空此时才刚刚早上五点半左右,天空还是有些昏暗,自顾打量了会:“古城只有空冥寺能有钟声,太阳在东边,我现在这位置能看到太阳位于我的左前方....难道”

    想到这里周凡闭上眼睛,回想起了空冥寺的布局,现在周凡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他所处的位置是在空冥寺了,因为空冥寺是在古城的城外,而空冥寺四周除了一些荒郊野地外就没有任何居住的人,周凡现在虽然是在坑底看不到任何地面的景物。

    不过鼻子还是很灵的,随着站在坑底越来越久的时间,渐渐的也闻到了一股臭味,原本周凡还以为是通道内传来是腐臭味,不过时间一久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之处,通道内的腐臭味应该是死尸堆积的太多,腐烂的不成样的尸体再被堆积再常年阴暗的葬坑,难免会让人闻的恶心想吐。

    那种腐臭只要稍微一闻,整个胃里就翻滚的厉害有忍不住想吐的冲动,不过现在这味道明显是人的大便味道,虽然味道一样让人想吐,不过并不像腐尸那么强烈,周凡对于古城了解也是很深,他可不相信会有人跑来靠近空冥寺的地方郊游,还在附近拉屎。

    方圆十几公里都是荒无人烟也不会有人住在这边,在加上刚才的钟声,周凡推测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一定是在空冥寺院里面,而且还距离厕所不远,现在他到不担心自己被熏晕,毕竟有防毒口罩在,只是害怕天佑等人没见到他出来会选着报警。

    之前可是他自己交代过的,二十四小时之后再出不去便让他们报警,现在他只担心要是在天烟之前还出不去那么就麻烦了,晚上可是幽狼的活动时候,若是再遇上幽狼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那群幽狼还会不会不攻击他。

    周凡一边掏出咖啡糖往嘴里扔,边在背包里捣腾着什么,现在只有这东西可以吃了,虽然不能充饥但过过嘴瘾也是好的,捣鼓了变天发现背包里不是酒精,就是云南白药和纱布,剩下的就是一些七七七八八的东西,什么毛巾,荧光贴,火把,军用工铲之类的全是些没多大用处的东西。

    “我去他大爷的,该死的封龙什么东西都没给我留下。”捣鼓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找到,周凡气不打一处来,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了封龙身上,那货背包居然连些有用的道具都没有,不过周凡只能抱怨抱怨了。

    他也知道绳索之前在救他们的时候已经用过了,现在丢弃在葬坑下面,吃的东西他们之前也没想到会出去这么久,肯定也不会多带,况且那时时间很紧不可能准备到,能有些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唉...看来只能等了。”周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墙边,拿出背包里的毛巾垫在背包上,靠着墙边眯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一不小心周凡就睡着了,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有人聊天的声音。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又有人被咬死了。”

    “不.不是吧,那咱还是早点走吧,虽然是白天可我总感觉这里怪怪的。”

    “嗨..怕什么白天那些东西不会出来,再说了我们不靠近那里就行。”   原本还以为是做梦的周凡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醒来后才发现已经是日晒三竿了,太阳都转到了他头上,而且已经有点西斜的样子了。

    秋天的太阳好比秋老虎,晒得人又辣又疼,不过周凡实在是太累了,要不是有人聊天的声音吵到他,还不知道这家伙要睡到什么时候,也幸好他早点醒来了再晚几个小时,估计又要跟幽狼打交道了,听着上面的人聊天周凡并没有马上喊救命。

    因为听着上面两人的对话,他估摸着那两人说的地方应该就是他现在所在的陷坑,感觉他们对这个坑很害怕似得,周凡要是突然喊出声来,估计上面那两人就如同惊弓之鸟般被吓跑了,到时别说救人了,搞不好人家以为是什么妖怪再上面给你来几颗大石头,那就完蛋了。

    再次仔细倾听那两对的对话,周凡发现了些端倪“师兄你快点啊,我一个人害怕,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先走了。”上面两人其中一个喊道。

    那个被称呼师兄的人听到后不高兴的喊句:“我说慧园你怎么就这么胆小,等会别催了,就好了,拉个屎都不安心。”

    “慧之辈的和尚应该是,空冥寺最小的了,看来我现在的位置是在空冥寺的后院,只是为什么空冥寺后院会有这么一个陷坑,之前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啊奇怪了?”周凡听着两人的对话,自言自语道:“看来要想办法,让他们把我救出去才行啊。”

    没一会两个和尚,就从茅房走了出来,周凡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慧园小师傅等下。”

    “师.师兄你听到了没刚才谁在叫我。”小和尚明显是听到声音害怕了,颤抖的问着旁边比较年长的和尚。

    “我.我也听到了好像是从哪个坑里面发出来的。”年长点的和尚也有些害怕了,说话也有些不利索。

    “慧园小师傅,你们别怕我只是不小心掉下去来的而已,昨天我来你们寺院做客,半夜上茅房不小心掉下来的,不信你们去问你们主持,尘慧大师就知道,告诉他我叫周凡,他会赶来的。”周凡生怕两个小和尚害怕的逃跑,甚至连这里发生的事情都不敢告诉别人自己噎着那他就惨了。

    再过几个小时就又要到晚上了,而且他现在还不知道天佑等人有没有去报警,他手机之前又在下面的时候早就没电了,现在就是想联系也联系不上,只能赶紧找个借口敷衍他们,好让人来救他。

    听着周凡的解释,小和尚不再那么害怕了,反而是有些疑惑的道:“你昨天来我们寺院做客?为什么我不知道,而且主持没告诉你晚上不能出来走到的吗?”说着小和尚又往前靠近了点,只是不敢靠近陷坑的边缘,生怕自己掉下去。

    “真的,我也是好奇才晚上出来的,而且实在是憋不住了就跑出来了,没想到一脚没注意就掉下来了,你们赶快去找尘慧大师来,他能证明一切的。”周凡听到小和尚还在质疑他不由有些恼火,再次告诉他让他去找主持后就不再管上面的问话,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

    “师兄你看我们怎么办?我们还是先去告诉主持把,既然他能知道主持的名字也不会是坏人。”慧园小和尚对着他师兄问道。

    比较年长的点的和尚对着坑下问了几句不见周凡回答,他还以为周凡摔下去伤的不轻,没力气回答他的话了:“还是先告诉主持这事情,下面的人可能已经昏迷了,我刚才问他几句都没见答应,赶快走再晚点怕是他要死在下面了。”说完便率先跑向前院。

    “师兄你等等我啊。”见到年长的和尚先走,小和尚一时间慌了,边跑边对着前面喊。

    “你妈的才死了,两山炮,哥我活的好好的”听着两人终于去找人周凡悬着的心也落下了,安静的等待救援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