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白吃白喝
    天佑几人正在东奔西跑筹备物品时,周凡已经在寺庙的澡堂里舒舒服服的洗着热水澡了,边洗还不由感叹道:“传承了上前年的古寺院就是好啊,这药都快比的上麻醉了。”说罢还不由的望了望手上的伤口和脚腕上的伤口。

    经过尘慧大师给的古药敷上后,周凡感觉到伤口渐渐在愈合,现在基本连疼痛感都快没有了,要换做在医院肯定让你先打个十针八针破伤风药,再吊个几瓶药水,然后再开大一堆没用的药给你吃,伤口还不能碰水,那有他现在这么潇洒,不但伤口不疼了,还能舒舒服服的洗热水澡。

    正当他洗的舒服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施主主持让你赶快过去,他有要事找你。”说完也不理会周凡一脸无语,转身便走出来澡堂。

    “呀你二大爷的,哥都被看光了,靠.. ...”周凡嘀咕完,拿过尘慧大师给准备的和尚服,一阵无语,打量着好一会才不得已穿了起来,心想:“天佑他们来的话不会笑话我吧,算了肯定是被笑话的不管了。”拖着不合身的长袍,周凡走出了澡堂。

    抬头一看发现太阳已经有点落山了,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原来他不知不觉已经洗了一个多小时候,现在时间已经是三点多快四点钟了,边走边想:“天佑他们到底准备的怎么样了,要是再晚点就要入夜了,一到晚上那就麻烦了。”想着想着便到了禅房。

    仔细打量了会错落有致的禅房,他现在才发原来他不知道那间才是尘慧大师的房间,不由有些纳闷,站在走廊挠了挠脑袋,正打算随便走进一间禅房去看看有没有人随便问问,不过身后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只见一个小和尚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来到周凡面前:“施主,主持已经等你很久了”说完指引着周凡走向他刚才出来的房间。跟着小和尚一路走过,周凡心里有些奇怪:“这些个和尚有些奇怪啊..”

    “请进”正当周凡想的出神的时候,小和尚已经带着他来到了那间房间门口,并打开了房门示意他进去。“呃.哦.好.多谢小师傅。”一时周凡有些蒙了说话也有些不利索,尴尬的应了句就走进了房间。

    踏入房间的瞬间,一阵阵清香的檀香味迎面扑来,周凡闻着这股香味脑子也跟着清醒不少,缓缓的打量着房间,整个房间是古时候的布局,房间的两侧都有一扇屏风,阻挡了视野,屏风的前面则是几张红木制成的椅子。

    各自分布在两边,正中间有一个石炕头,石炕上铺着厚厚的毯子,一张四方小桌正摆在炕上,桌子上清香飘逸,茶香满满,尘慧坐在坑上边品着茶,边看着手里的一本书籍,像是不知道周凡已经到来的样子,自顾在那看着书。

    看的周凡一脸的抽搐:“他妈的这臭和尚也太会摆谱了,有经不念,有坐不打,在这喝茶看书,靠..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那家大财主的家呢。”心里狠狠的鄙视了翻尘慧和尚,不过也不敢说出来毕竟人家可是救了他,还让他白白浪费了一个多小时的热水。

    又给了他换洗的衣服,虽然这套穿起来要多变扭有多变扭不过,总好过他刚才葬坑出来的那会了,那时跟现在比简直就是人和鬼,看着自顾在一旁看书的尘慧和尚。

    “咳.哼,那个大师我来了。”周凡站在门槛对着尘慧和尚说了句。

    “哦,来啦,来这里坐,尝尝我们寺院种植的茶好喝吗。”和尚对着周凡挥了挥手,目光还是一直盯着他手里的书籍。

    看了眼和尚周凡并没有到炕上去坐,而是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和尚见到周凡不理会他也没生气,拿起一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叹道:“这么好的茶你不喝就喝不到了,说吧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寺院的,虽然你有师傅的遗物,但事情总要交代清楚的。”说完也不在看他那本破书,而是目光凌厉的盯着周凡。

    周凡在来之前已经猜测到这和尚百分之九十是要审问他,而等到他进到房间后看到和尚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更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所以并没有选着跟和尚坐一起,也摆明了不给他面子,意思很明显你都要审问我了,我还跟你好声好气作甚。

    周凡没有回答和尚的话,靠在椅子上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后,优哉游哉的走到炕前,拿起另外一杯为他准备好的清茶一口喝完:“也没多好喝嘛,一般般啦,还有别一副审问的范,哥又没欠你们的,另外你们一会还得感谢我呢,不然你们寺院等着死更多的人吧。”喝完茶周凡又回到了椅子上,懒散的打起盹来。

    和尚原来还有些生气,不过听到周凡后面的话不由有些疑惑起来,再联想起这两天他们寺院不是陆陆续续有人被狼咬死,就是莫名其妙的掉进那个陷坑,他就有些坐不住了。“你到底知道什么?你能帮我们解决掉这危机是么?”和尚的语气到现在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带有审问的味道了,反而是有些低声下气。

    周凡看了眼尘慧和尚知道还是见好就收,也不再摆谱缓缓坐直身体后才道:“你们寺院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有人失踪或者被什么东西咬死。”

    尘慧和尚听到这更确定周凡能帮他解决事情,急忙点了点头道:“不过不是失踪而是掉进了今天救你的坑里面,我们寺院还有几人是被狼咬死的,只是我这两天都在寻找这些狼的终影却没发现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应该没错了,幸好哥出来的快,不然你们都要等着完蛋了。”周凡听着和尚的解释,低声自语道。

    和尚就坐在他对面自然也听到了周凡的话,心里更是着急,刚想发问却见周凡挥了挥手打断了他:“你们寺院的事我帮你们搞定,现在先什么也别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话才说道一半...“咕..咕”的声音突然响起,周凡现在这才发觉他已经一天两夜没吃过什么东西了。

    现在伤口处理了,危机也暂时解除了肚子就突然饿的慌,再加上喝了两杯茶后更是搅得胃里一阵翻滚,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后才道:“现在已经是四点了,距离天烟也不过两三个小时,要在天烟前准备好东西,不然今晚又有得折腾了”

    和尚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周凡,显然不明白周凡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也不要着急,我上次来寺院的时候发现,寺院后面有一大片桃树林,不知道现在还在吗?”周凡捂着肚子问道。

    “嗯?..对..好像是有一片桃树林怎么了?”和尚已经有些蒙了,不知道周凡想表达什么,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那就好了,你现在让几人去那边砍一颗水桶粗细的桃树来,记得一定要大过水桶的不然年份不够,另外大师帮我准备点饭菜可以吗?我快饿晕了。”说完两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和尚。

    尘慧和尚已经够好的修养了,被周凡这么犯二的盯着还是有些受不了,自顾站起来身来:“虽然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不过别弄砸了,不然我丢你去喂狼崽,你去大厅呆着吧!我帮你安排饭菜。”和尚又回到之前那股居高临下的样子,交代完便走出了房间,留下周凡独自一人在那。

    “啊.你西八,拽什么拽,没有哥今晚看你们怎么收场,伾.. ...”低声嘀咕了句后,跟着尘慧和尚走了出去。

    空冥寺大厅处,正有一人在哪埋头苦干,非常要不脸的胡吃海喝:“小师傅再来一碗。”那人一把递过空的饭碗给旁边的小和尚,拿起一杯清茶狠狠的喝了一口。

    小和尚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人是谁啊,现在都是第六碗了,还要...饿死鬼投胎呢,算了主持交代过不可怠慢,管他呢爱吃就吃吧。”心里鄙视的着周凡不过却笑脸相迎:“施主您慢点,别.噎.着。”说罢把手中乘好的饭递给了周凡。

    “哦好谢谢,小师傅关心”周凡现在饿的冲晕头了,也没听出来小和尚的鄙视,还到了声谢,这让站在一旁的小和尚更生鄙视之心。

    待到酒竹饭饱之后,周凡翘起二郎腿伸了个懒腰,对着小和尚道:“小师傅多谢啊,麻烦收了吧,另外去问问你主持桃木桩准备好了没。”

    看到周凡一副大爷样小和尚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没办法上头交代要好生招待,他也不敢太过得罪,只能闷声收拾,听到周凡的话低头:“哦”了声后就拿着东西走人了。

    周凡也知道这小和尚不喜,不过也没在意,毕竟他可是来拯救他们寺院的,这点招待还是担得起的,更何况就算是白吃白喝那又怎么样,谁让老子认识你们主持,嘿嘿,想归想周凡也不敢太过分,使唤使唤小和尚也就够了。

    不一会收拾碗筷的小和尚又来回来:“主持说还有等会,他问你树桩弄好后放哪。”

    周凡依旧翘着二郎腿道:“告诉你们主持把树桩拿到后院陷坑处放好,让他来大厅等着吧。”说罢挥了挥手让小和尚退下。

    看着眼前这人小和尚咬了咬牙,不知道低声说了句什么后,就往后院跑去了,周凡也不管他喃喃什么,翘着二郎腿等着天佑他们的到来。

    “天佑你开快点啊。”坐在后驾驶上的晴儿不由对着天佑催促道。

    “你也别着急,我们开再开也没用啊,身后的那辆破货车不认识路,我们走太快他不懂路一会人到了,东西没到不知道周凡要怎么发飙,别着急我们能在五点之前赶到的。”说完天佑换了下档位,把车速提高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