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霍乱之根源
    众人听完周凡的解释脸上也凝重起来,目光都死死的看向周凡,毕竟现在他们就算再着急也没用,这个阵法是周凡布置的,也只有他才懂得阵法的运用,他们着急也是白着急,只能期待周凡早点想出办法,解救里面的两个和尚,不然要真让他们死在里面,他们也难脱关系。

    就在周凡等人还在犯难的时候,阵法居然变了,原本红绿交汇的颜色,变成了烟白红绿四色,五个油桶上的油灯此时除了燃烧的火苗是暗红的颜色以外,整盏油灯就像烟夜中的精灵,发出暗烟的光芒,高贵而典雅。

    底下树桩整就像一根超级灯管似得,发出白色的亮光,顶上的佛珠到是没变,还是绿幽幽的光芒,现在看去整座阵法已经有了四个颜色,相互辉映。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这里再搞灯火晚会呢。

    周凡看到阵法的变化更是吃惊的两眼瞪大,吃惊的表情都快能吞下一个鸡蛋了。“你怎么了?”还是天佑眼睛犀利,目光稍微瞟了眼周凡发现他吃惊的表情不由问道。

    “完了..完了”周凡没有理会天佑的讯问,喃喃自语。

    另外几人也发现了周凡的不对劲,晴儿拉了拉周凡的手,这时周凡才反应过来,望了眼不远处泛着四色的阵法,深吸口气道:“是我失算了,阵法的变化是我都没想到,只是我现在还想不明白究竟是谁在算计我。”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周凡打算表达什么,不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发问,只有等待周凡的下文:“这个五行阴阳阵是改天地陵脉才布的,我之前也说过,布这个阵法是改空冥寺的死局,使得阴阳平衡,底下的镇魔幽狼不再敢破墓而出,只是现在,不明之中却被别人算计了,怪我太着急了。”

    稍微喘了口气周凡继续道:“你们知道这两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暮雪几人均是摇摇头,只有封龙对周凡眨了眨眼,周凡也知道他在表达什么,不过也顾不了这么多,反正都打算把一切告诉暮雪晴儿,早点知道也是无所谓。

    便接着说:“我在地下走了一天一夜,从召宗府的古井下面,来到空冥寺,而那个陷坑下面就是那条通往召宗府的地下通道,我正是从哪里上来。”听到这里众人都吃惊不已。

    封龙知道周凡既然敢说出实情,就打算不再瞒着两女,便也放开的问道:“哪天我们分开后,你到底在下面遇到了什么?还有这个又跟你说的被人算计是怎么回事?”

    “唉”叹了口气周凡有些无奈道:“那天之后我就没打算从哪里活着出来,不过绝望之中发现了在青铜棺后的通道,我才有顺着通道从那里一路走来,里面除了有四煞棺之外,还有些你们不懂的东西,只是这些都不是重点,而是那个葬坑居然跟空冥寺是相连的,这就是致命的了,而空冥寺不知道被谁在两千年前,用乾坤八卦中的生死双门来布置成极阴的地脉,这就麻烦大了。”

    天佑试探性的问:“你是的意思的这两边有着某种联系?”

    “不错,我从通道出来后就怀疑,只是有些不敢确定,现在阵法的改变更证实了我的想法,空冥寺的地势形成了天然的阴阳之势,更要命的是,空冥寺还被人有意的布置过,而召宗府虽然看似平淡,可地下却布有四煞绝神这种阴毒的阵法。

    那里葬有四煞棺,空冥寺被改成了阴阳双门的死门之势,也是极阴之脉,跟召宗府相连,这样就源源不断的为四煞棺提供了煞气,四煞棺里面的东西会变得更加凶狠,只是空冥寺的地势为死门之势,它们出不来,只能在地下活动,就算在凶狠也是没用。

    但经过我在上面在布置一个和乾坤八卦相反的五行阴阳阵后,这里的地势就彻底改变了,从原来的极阴地脉变成了极阳之势,原本我是打算不去破坏之前的乾坤八卦双门,阵上加上五行阴阳,使得阴阳平衡,来平复镇墓兽的威胁,现在冥冥之中却成全了,四煞棺里的东西,真不知道我现在这样做是好是坏啊。”周凡感叹的说道。

    不远的阵法已经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和人了,周凡现在也没心思再去管他们死活,反正已经无济于事,再操心也没办法,望着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继续道:“现在空冥寺成了阴阳平衡之势,镇墓兽其实是死物,所以它们能从死门之势出来,现在生死双门之势已经不复,它们也就不能再出来作乱,可却有另外一个更危险的存在。”

    天佑说:“你是说召宗府下面的四口棺材吧!”

    “那些镇墓幽狼现在不用担心,不过我实在想不明白,两千年前布置空冥寺的人,是不是和召宗府地下布置四煞阵的人,是同一个人。要真是同一个人,那他到底想干嘛?

    为什么会花这么大心思的去布置这些,他怎么能算到两千后会有人改掉他原来的阵法,使得这里阴阳平衡,难得真的巧合?如果不是同一个人,那么现在这一切又怎么解释,若是两人不是同一人,两者会不会存在某种联系?”周凡有些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狠狠挠了挠脑袋一脸苦思的样子。

    “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他们所布之局实在是太大,大到我们无法想象。”封龙见周凡陷入了死角,不由开口说道。

    “现在我担心,四煞棺里面的东西,突然会从那里跑出来,那样就麻烦了,我情愿镇墓幽狼出来也不愿四煞棺里面的东西出来。”周凡说完感觉有点累,便示意众人再次往后退,来到后院的走廊坐了下来。

    看着已经一片迷雾的阵法继续道:“他们两个我们是救不了了,只能希望他们能平安无事吧”说罢周凡显得有些无力,显然为此有些自责:“四煞棺里面玄石烟棺葬有(荧惑),铁棺里面是一只二十多米的巨型烟磷马陆.....”

    “什么..二十多米的马陆,周凡你没搞错吧!”子蒙听罢突然吃惊的说到,硬是打断周凡接下来的话。

    “行了你也别这么惊讶,那副巨大的铁棺里面应该是葬着巨型马陆,因为我在下面的时候,已经遇见过了。”周凡示意子蒙安静,不过众人听到周凡轻描淡写不由有些惊讶,一只二十多米的马陆,居然没把他给啃掉,也算牛x了。

    “什么是马陆啊。”这时暮雪突然问道,晴儿也好奇的看向周凡,显然她们两女都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封龙到是一脸的*,打开手机百度,找了张非常恶心的马陆照片给两女看了一眼,差点没让两女给吐出来。

    “原来是这个东西啊,这么恶心,还二十多米... ...”说完暮雪就一阵恶寒,晴儿也往周凡身边靠了靠,死死拉住周凡的手,估计两女是被封龙的一张照片恶心的不行,在经过周凡的叙述,更感到不舒服。

    周凡望着从惊讶中缓了过来的两女便继续道“那只马陆一般不会随便出来的,只是那晚我们把它的一群子孙全部杀了个干净,它是出来报复的,只是它没能吃掉我而已,至于下面的另外两口棺材,我就不知道里面葬有什么了,不过四煞阵从来都是葬大凶之物的存在。

    光看铁棺和玄石烟棺里面的这两个主,另外两口棺材肯定也安生不到哪去,空冥寺的死门之势已经被破,虽然不再为四煞阵提供煞气,但它们也不会在限制于墓穴底下,我现在担心里面的那些东西,会不会已经到出棺的时机,要是真的跑出来,怕不止古城要遭殃,周边的县城村庄也会殃及鱼池,那些东西一但进入深山里,就更难再找到消灭它们,到时就算候军队出马,也很难解决啊。”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真要把哪里炸了吗?”天佑想了想,不由想到周凡之在那下面的提议。

    周凡一连摇头并不同意炸掉葬坑:“我也拿不动注意,要是没布置五行阴阳阵的话,炸掉那里不要紧,可现在去炸掉那里,我们这边也会受到影响,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全浪费了,我怕真炸了哪里,非但没能阻止它们出世,这边的阵法也受到影响失去作用,到时连带镇墓幽狼也一起出来那就玩大了,四煞棺里面还有两具不知道里面葬有什么,要是镇墓幽狼再一起出来作乱,别说是古城了,整个广西地区甚至云南省,贵州省都要受到牵连。”

    “没..没这么严重吧”子蒙也没了抽烟的心思,听着周凡的话,越说越严重,他也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

    “呵呵”周凡笑了笑道:“你还当我骗你玩呢,下面可是有七只镇魔幽狼,一只上古马陆,外加一个比厉鬼恐怖百倍的荧惑,你认为这些东西都是好对付的?还有两具未知的棺材存在,要它们真全部从哪里出来,你也别想了,马上回家收拾东西有多远跑多远吧,况且我觉得那里面还不止这些东西。”

    “那这里的人怎么办,好歹也是我们的家乡啊”暮雪终于也忍不住了,毕竟现在都牵扯到了古城龙州了,这里可不是止她一个人,她的家人朋友都是这边,能不着急吗。

    “我也是只是猜测,况且这是最坏打算。”周凡挥了挥手示意暮雪先不要着急:“有五行阴阳阵在,这十天不出问题的话,天地陵脉便会改变,镇墓幽狼也暂时先解决了,至于四煞阵我估计它们暂时还不会出来,就算它们到了出世的时机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足够我们安排,实在不行就把这消息告诉政府,让他们派军队来对付这些鬼东西,只要我们的亲人没事,我们大可以跑远远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对啊,暮雪你这是关心则乱,我们的亲人朋友也生活在古城,你别太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办法的。”天佑小心翼翼的握着暮雪的手,一边安慰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