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枯爪厉鬼
    “对啊,周凡他们的亲人朋友也在呢,暮雪你别太担心了”晴儿这时也来到暮雪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到。

    “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担心尘慧大师和慧心那两个和尚吧!”周凡望着浓雾弥漫的阵法有些担忧。

    时间渐渐到了半夜,空气也是越来越冷,空冥寺的一群和尚并未有任何一人离开,因为周凡之前说过,子时这段时间不许任何一人留在禅房他们也不敢离开,况且他们的主持还在阵法里面,他们更不敢擅自做主。

    “他们在那边没什么事情吧,虽然那里离阵法挺远的,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啊。”天佑望着一群和尚说。

    “他们暂时还不会有事,就是晚上了雾水有点大,还是让他们来这里好点,禅房是回不去了,一会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鬼东西,不能让他们离我们太远,不然想救都救不了。”说罢周凡自顾往前走去:“各位小师傅,你们还是先到走廊哪里吧,晚上了这里雾水大别一会全都生病了,我可没办法跟尘慧大师交代。”

    “那个..我们师傅和我师兄他们没事吧。”这时人群里发出了弱弱的一句。

    周凡看不到声音的来源,也不知道是那个小和尚说的,人群里发了一句后就又安静了下来,像是集体都在等周凡的回答般。

    “你们师傅和师兄没事,你们先跟我到走廊去呆着,我会带他们出来见你们。”此时周凡只能硬着头皮说尘慧和尚两人安全了,不然他敢说他们现在已经非常危险了,怕是这群小和尚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往里面冲。

    一众小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选择了听周凡的,毕竟在这大晚上的谁也不愿意待在露天晒雾水,周凡看着一群小和尚都往走廊处走去,现在才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那是不可能的了,只好嘟着嘴巴,一脸苦瓜样跟着回到走廊。

    “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死了爹了,还是死妈了”子蒙本来就无聊,见到周凡一脸苦逼样便不由好笑的调侃道。

    “滚你大爷的,你个发温.. ..”周凡话才说到一半,便一脚踢过去。

    不过子蒙好像早就知道周凡会如此,老早就准备好了躲闪,在周凡踢来的瞬间,还特逗逼的翘了屁股,等周凡踢来,不过可惜子蒙那能让周凡踢到,一闪便闪到了一旁嘚瑟道:“切..就你想踢到哥,再练十年吧”说罢抽出一根香烟自顾点上。

    “嗤”..“呵呵”晴儿和暮雪实在忍不住子蒙这种逗逼样,不由笑了出来,天佑封龙则是各自摇摇头,一脸很无奈的样子。

    周凡一脚没踢中便没心思再去收拾他,来到天佑身边低声说道:“我一会要进阵法去一趟,想办法把他们两人救出来,不然他们真挂在里面,那群和尚怕是不会放过我们。”

    “可是..”天佑刚想说什么,就见周凡把头压低了点,微微一摇头,天佑只好把想说话止住,他知道周凡不想让两女担心,明显不想让她们知道,不然不会这么偷偷摸摸。

    “你懂就好,一会找个机会你告诉封龙,别让子蒙知道,你看好她们两个,我找个借口开溜,你要自己注意些,五行阴阳阵已经运转了,空冥寺我怕会有大凶的鬼物,这个你拿着”说罢周凡偷偷把带在身上的护身符取了出来,递给了天佑。

    天佑知道阻止不了周凡,接过护身符死死的握在手里,脑袋不经意的一点,周凡这才转身回到晴儿身边:“我们今晚怕是回不去这么快了,子时没过我们只能呆在这,晴儿你别乱跑,跟天佑暮雪他们呆一起,我上个洗手间,他们寺院全是素的,吃的我现在胃里一阵闹腾,我先上个洗手间。”

    “哦,去吧”晴儿没有发现周凡有任何异样,答应了声便又开始和暮雪聊天了。

    周凡谈定的缓步走向茅房,茅房虽然也在后院,不过已经被弥漫的大雾笼罩,周凡来到天佑身边时,还不忘拍了拍天佑肩膀,这细微的动作让封龙看到,看着周凡背影封龙有些疑惑,抬头望向天佑却见天佑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封龙不是子蒙神经大条,见天佑对他暗示,再加上周凡突然离开,自然联想到了一些,虽然没经过证实,但也猜的十之七八,相差不远了,索性不再去问天佑,坐在走廊的横椅上玩起手机来。

    这时周凡已经来到了阵法的边缘,站在外面的他都能感觉到阵法里面的变化,不用进去都知道里面定是危险无比,虽然在外面感觉不到什么,但是阵法是他自己布置的,而周凡现在又来到了阵法的生门之处,又贴着阵法的边缘,自然能感应到阵法里面的变化。

    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离子时过去还有一个小时,想了想便不再犹豫,抽出古剑地上刻了个不知道什么形状的图案,待到图案刻好,图案也跟泛起一烟一阵白的古怪变化,周凡深吸口气握紧些手中的古剑。

    一脚踩在图案上,前面的阵法原本还是一片迷雾,就在周凡一脚踏在图案时,前面却出现了阵法里面的场景,虽然一样是迷雾弥漫,不过已经没有之前的厉害了,勉强能看到里面的场景,周凡试着用古剑往阵法里面伸了伸后,接着便一个箭步往阵法踏去。

    周凡刚踏进阵法,整座阵法都跟着一阵颤抖,把在阵眼上的五个小和尚,吓得脸色发紫,此时的他们也不敢再多说一句,因为眼前的场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在他们不远处蹲着两个浑身血淋淋的和尚,正是尘慧和慧心两人。

    而在他们对面不远处,有着一个飘忽不定的影子,一时隐在雾里,一时出现在他们面前,但他们几个已经知道那个飘忽不定的东西是什么,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油灯,生怕它什么时候突然熄灭。

    “大师你们没事吧。”周凡来到阵法后就见到这一幕,没多想两步三步来到尘慧两人身边忙问道。

    “你怎么进来了,我们死不要紧,你可不能有事啊,师傅临终前跟我说过,有些事情只有你能完成,他的遗愿和遗物都托付在你身上...”

    “先别说这些,你们先把血止住。”周凡挥了挥手打断尘慧的话,把背包里的云南白药和纱布拿出来就要给二人止血。

    “没时间了,你要小心...”话音还没落,尘慧身后就伸出来一个枯爪,一只瘦到只带着一层皮的鬼手。

    “等的就是你”周凡手里的剑已经早早拿在手里,剑身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染上了一层暗红的鲜血,显然周凡之前就有准备了,看到枯爪申来,蹲着的身子猛地一站,高高一跃就是一个空翻,跳过尘慧两人头顶,一剑就往枯爪劈去,瞬间古剑就劈中枯爪,申来的鬼爪可能被周凡一剑劈痛了,立马又申回了迷雾中。

    尘慧二人虽然认识周凡,但却不知道他如此凌厉,说出手就出手,况且他们一直认为周凡只是个文弱的青年,他的长相和身材跟他现在的表现,实在是不符更不沾边。

    不过谁会想到一个长相清秀,身材瘦弱的人,会有如此身手,况且还是对这些鬼物还敢出手,尘慧不由多看了周凡一眼,他现在终于有些相信他师傅的话了:有些东西只有周凡能解决,也只有他能解开他们的寺庙的枷锁。

    起初他还为此有些隔阂,毕竟那串佛珠是他们传寺之宝,每代的主持都会传给下一代的,只是到了他这代,他师傅并没有传给他,而是给了周凡,这让他有些不爽,更感到自己有些名不符其实。

    “呵呵”看着两人像看猴子似得望着自己周凡不由笑了笑:“两位大师你们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行吗,我又不是女的。”说着便把手中的云南白药递给尘慧二人,自己提着古剑站在一旁警示着。

    尘慧和尚也是利索,没一会便把伤口处理的差不多,跟慧心一起站到周凡身边:“你小心点,这只厉鬼可非常不好对付。”

    听到尘慧的话,周凡谨慎的看着四周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被那只鬼物伤成这样的?还有从刚才到现在,还有没有发现别的什么东西出现?”

    “我们刚开始还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只是随着迷雾越来越大,渐渐的我们的视野就降低了不少,直到半个小时前,西边阵眼的慧痕发出惨叫,我们赶过去才发现,居然是只厉鬼在攻击慧痕,不过幸好慧痕有阵法的守护,那只厉鬼一击没得手,只是伤到慧痕它就转来攻击我们了。”说话的是慧心,一边说还一边小心翼翼的往伤口上撒云南白药。

    “那你们见到它的真身了吗?”周凡顿了会问道。

    两个和尚各自对视了眼,都摇摇头尘慧老和尚说:“没有看到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攻击慧痕,而我们都是被像之前那样,突然从迷雾中申来的鬼手伤的,只有一次我勉强看到一个红衣身影一闪而逝。”

    “红衣的身影,枯爪,这到底是只什么样的厉鬼。”周凡也不解了,按理来说能把两人伤成这样,应该也能看到是什么东西才对,现在连样子都没看清,只见身影,这东西太厉害了点吧,自己能不能对付,周凡也有些犯浑。

    先不说别的,单单能存在空冥寺就证明它绝对是大凶之物,可能不比荧惑差,更重要的是这只东西在空冥寺这么久,这群和尚都没遇见过,那么极有可能它一直都呆在地下,也就是底下的葬坑或者古墓,能跟葬坑或古墓沾上边的,绝对不是好东西。

    这只东西明显是被逼的出来的,五行阴阳阵运转后,地脉一点点的在改变,它自然也就不能再呆在地下,不过周凡也有些庆幸,庆幸它不是四煞阵里的东西,要是四煞棺里出来东西,不会被阵法逼出,再不济它们还能回棺材里,而这只鬼物显然是没地方呆了被迫出来的。

    周凡也有些安心,他是被四煞棺里面的东西吓怕了,他可不愿意再去面对那些,情愿跟这种鬼物打交道,也好过去跟四煞棺里沉睡的东西碰面。

    ----------ps:看的犯浑的看官大大,去看下(方言解释)在作品相关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