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鬼妖
    “慧痕他们几个没不会有事吧”尘慧和尚看到周凡不知道在那想什么忙问道。

    周凡看了看四处都弥漫着浓雾的阵法空间,又瞟了眼五盏油灯说:“你放心,他们不会有事,只要他们身前的油灯不灭,就是不会出现问题,你们去跟他们呆在一起应该不会再被攻击了,我去看下阵心的树桩有没有损坏。”

    说罢完周凡便自顾往前走去,来到阵法最中心的陷坑位置,纵身跳了下去,尘慧两人见状也不敢跟了上去,远远望去也已经见不了周凡的身影。陷坑的浓雾更加浓重,除了底下散发着一阵白一阵绿的光芒以外,就在看不到任何别的景物。

    此时的周凡已经身在坑底,望着一天前他死里逃生的通道,眉头紧皱,因为一阵阵浓重的迷雾就是从通道内涌出来的,周凡想着要不要进去不由却有些犹豫,毕竟这条通道太过危险,能从里面逃出来一次并不代表能逃第二次,况且他只是打算进来救人的并不打算刨根问底。

    想了想便打退了心思,刚想转身通道内却有一道红衣身影一闪而过,周凡眼尖一眼就看到,没有马上追上去而是自顾想道:难道刚才那只厉鬼被我劈中了一剑,跑到下面来了,可是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周凡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厉鬼他不是没见鬼,更加凶狠的荧惑他都见过,只是厉鬼一般都是人死之后的怨气所化,科学点的说法就是人的精神意念以脑电波的形势存在,怨气所化的厉鬼也分等级的,人死之前受过严重的创伤和心里压力的,还有执念非常之重的人,死后都不能往生,怨气都会很重,也就是厉鬼。

    但这种厉鬼说可怕也可怕,说不可怕也不可怕,因为它们只能是形势的存在,只会出现在你的精神世界,换种说法就是以脑电波来影响你,使你产生幻觉,从而做出些你不知道的危险事情。

    好比有人见到鬼以后,以为鬼在追他,不顾一切的跑,却不明不白的摔死,因为厉鬼的怨气很重,足以影响一个人的思维,而产生幻觉,他以为是安全的,却不知道厉鬼在一步步的把他推向悬崖。

    这也只是一般的厉鬼,况且这种厉鬼都是存在因果性质的,有因才有果,不会平白无故出来害人,而且不是一些特定的人和特定的地方,你还见不到它们,周凡觉得刚才遇到的东西,已经不能归为鬼的存在了,这世界还有很多科学解释不的事物。

    鬼怪就是其中之一,周凡对这些更是有着很深的研究,厉鬼为怨气所化,可害人但不能自主伤人。至于电影电视上说的被厉鬼掐死,或者被厉鬼拖着走,那些都是扯淡,鬼只是人在世界存在的最后一缕灵魂,随时都有可能消散,怨气再重的厉鬼都不可能转化为实体。

    除非它已经不是鬼的存在。周凡所知道的以鬼身成妖的东西并不多,但之前他就见识过,荧惑便是鬼身成妖的邪物,所以周凡之前才说荧惑比之一般的厉鬼都要凶狠百倍,荧惑可虚实之间转换,随时存在攻击性的危险妖物。

    厉鬼只能以它的怨气迷惑你,两者相差甚远,现在周凡都怀疑之前在那下面荧惑这么好对付,是不是有些原因在里面,或者太过蹊跷,荧惑能作为四煞棺里面的养尸之物,必定不会这么简答容易对付,之前因为经历的太多事情,他们几人都有些麻木了现在周凡回想起来,才觉得不对劲,要是荧惑真这么好灭,那古人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去养这小鬼了。

    周凡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心里不由打起鼓来。低着头看了看表,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距离子时过去也紧紧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树桩现在没事,这东西又没这么好对付,还是先上去为好,等子时过后,带他们出来去,至于剩下的就不关我事了”

    打定主意后周边便不再去想那些,现在主要目的就是先保住两个和尚头,后面的日子等今晚平安过去了,把各中要害危险都跟他们说一篇,若还去送死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况且周凡也懒得管这么多。

    想着便来到绳索位置,一把住着绳子三两下便爬到上了陷坑,刚上来的瞬间,就看到整座阵法有些快要崩溃的感觉,周凡心里一紧,立马跑到各位阵眼位置看了遍,待到他来到东南边五行火位的时候,发现阵法里面的小和尚已经浑身是血,斜躺在那只剩一口气了。

    旁边还站着浑身是血的尘慧和尚,一脸警惕的望着迷雾笼罩的四周,尘慧看到来人是周凡也松了一口起,顿时人也跟着萎了起来,之前硬提着一口气不让自己倒下,现在见到来人是周凡再也撑不下去,腿脚一软便跟着倒了下来。

    周凡箭步上前扶住了尘慧道:“我才刚离开这么一会,怎么又出事了,难道还有别的东西攻击你们吗?”

    看到周凡投来疑惑的目光尘慧和尚喘了口气才说:“是那个红衣服的女鬼,它可能不是鬼,它有影子,有身体,你刚下去不久,它又出现了,一来便攻击阵法的五个阵眼,刚我赶到这里时,慧灵已经这样了”

    说着尘慧和尚艰难的挪着脚步来到慧灵身边,一把扶住他,可慧灵已经伤的太重,鲜血不断的从他的脖子处冒出来,任凭尘慧和尚怎么捂,也止不住鲜血狂涌。

    其实周凡身上还有不少云南白药和纱布的,不过他知道现在就算是送去医院也已经来不及了,慧灵的脖颈动脉被利器划破,已经是大出血,再多的云南白药也无济于事,尘慧显然也知道,并没有要求周凡再去救治。

    只是一只手捂着慧灵的脖子一只手扶着他,一双有神眼睛也已经有雾水在里面打转,低头倾听着慧灵断断续续的跟他说着些什么,此时的周凡也没有心思再去听他们在说什么,一个将死之人无非就是交代一些后事,周凡也没必要去管那些。

    况且还有个危险的东西存在,时时准备偷袭,他不得不小心,现在的尘慧已经陷入极度的伤心之中,靠他是不可能的了,周凡也见不惯这一幕,人家都说射手座是花心的,但也是最具感情性的,虽然周凡对此不屑,不过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星座学的确还有些用处。

    有些东西也比较客观,更贴切现代人的生活,不像华夏古中国那般,命相学,星相学,风水学,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就算跟你解释遍,你也未必能听得明白。

    “大师,还有半小时我们就能出去了,只是现在阵法缺一口,怕是支撑不了这最后半小时了,最多十分钟后阵法没有对应的五行生肖属性来做阵眼,怕是整座阵法会塌的。”周凡也不管此时的尘慧伤心还是不上心了,要是辛辛苦苦布置的阵法就此崩溃,那后果就更加严重了。

    尘慧此时也不再抱着慧灵了,因为慧灵已经圆寂,尘慧脱下僧袍盖在慧灵尸体上放在另一边,听到周凡的话后低道:“那你说怎么办,之前你告诉我,阵眼里面的人会安然无恙的,可现在慧灵走了,难道你还打想让人来送死吗。”尘慧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有些抵触周凡,语气不阴不阳,甚至可以说是责怪了。

    “对不起大师,这是我没想到的事情”周凡说着便给已经死去的慧灵小和尚鞠了个躬,深吸口气才继续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愿意,只是阵法已经布了,不可能让阵法停下来,在子时这段时间阵法一定要持续运转,不然后果就不是只死一人这么简单了。”周凡背对着尘慧,声音平淡如水不悲不喜。

    听着周凡冷淡的语气,尘慧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不由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寺院十六到十八的和尚只有他们几人了,之前的那些个又不符合条件,你让我现在哪里给你去找五行生肖对应的人来做阵眼。”

    “现在已经来来不及了,况且阵法一担运转只有进没有出,这个阵法除了我以外别人也找不到生门所在,平白无故闯进来也只会送死,只有等过了今晚你们在想办法把人顶上。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我来代替慧灵之前的位置,虽然我并不是处子之身,不过我也是五行属火,生肖属马的五行对应

    条件,只是阵眼上的人不是处子之身,威力会减半,希望不会有什么差池吧。”说罢周凡便一步来到慧灵之前盘坐的位置。

    “等等你是说,五行属火,生肖属马的人就能作为阵眼是吗?”尘慧和尚,一把拉过周凡急忙问道。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周凡不解的打量着尘慧。

    “那你看,我能代替吗,我也是五行属火,生肖属马的人”尘慧说完有些不太好意思。

    “什么,你..呃..不好意思大师我没别的意思,当然可以,只要是(童子之身)就行。”说完周凡立马让出位置来,其实心里挺鄙视这老家伙的,你说你处男就处男了,有什么不好意思,都当和尚了还躲躲闪闪,之前周凡差点就像蹦出(处男)两字不过还是比较考虑尘慧和尚的面子,改成了童子之身,不然还不知道那老和尚会怎么样表情。

    看到尘慧和尚盘膝坐在那里,周凡语气有些凝重的说:“大师你自己要小心点,这个可不是厉鬼冤魂,而是鬼妖,这东西基本已经脱离鬼道的存在,你只要守护好身前的那盏油灯,不要让它熄灭,也别让油灯又恍惚,就算是鬼妖也侵袭不到你。

    要是见到它攻击你千万不能躲,你一躲它便会攻击阵眼的油灯,到时就算油灯不灭,你一偏离阵法的守护定会跟慧灵小师傅一样受重创,记住咯。”说完周凡就自顾往,阵法的另一头走去,尘慧看着周凡镇定自若的身影,他也知道周凡这是不顾自己的危险去察看阵法的情况。

    不过他并不是太过担心周凡的安危,眼前渐渐融入迷雾的背影,让他有些看不透,冥冥之中感觉周凡不会是这么容易夭折的人,况且他对于这些东西明显比自己要了解的多,应该不会就这么容易被那鬼物给杀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