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离开空冥寺
    走在阵法中的周凡不知道尘慧和尚此时对他的看法已经180度的大转变,但他也没必要去在乎那些,本来他就没打算跟空冥寺的人有过多接触的,周凡隐隐感觉空冥寺并不像一般的寺院,视乎暗地里还有着些世人不知道的秘密和勾当,只是他也不好在过多的去询问那些。

    况且那个人没有自己的秘密,那个传承上前年的家族或寺庙没有一些他们不为人知的东西和历史,虽然他知道空冥寺肯定有猫腻,却也无济于事,总不能像警察一样去调查他们吧。

    想着周凡又回到了陷坑边缘,看着绿白相互辉映的树桩和佛珠陷入了沉思,心思一转不由想起了空冥寺上代主持临终时候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周凡对之前的那段记忆一点也想不起来,可偏偏却对空冥寺上代主持(空尘大师)临终时留给他佛珠这段记忆犹新一点也没忘记,心念一转思绪便深深的沉寂在那段回忆中。

    ............. ...................

    “周凡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但也是最后一次了,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已经把主持位置传给了慧尘,你以后再来我寺就找他吧。”苍老伴着咳嗽的声音从空尘老和尚嘴里响起,此时空尘老和尚双腿盘坐在床上,一边说一边用颤抖的老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串东西递给周凡。

    “大师这是...”周凡接过佛珠一脸不解。

    “这是我们寺院的传寺之物,每一代都要留给下一代主持,只是有些东西冥冥之中注定了因果,你的出现正是因,现在我不想再把这传承传下去,并不是为了这因果,而是已经快两千年了,我们寺院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来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现在看来更是要到结束的时候了。”空尘和尚一边还喘着气,已经油尽灯枯的他跟周凡说几句话都显得很吃力。

    周凡被空尘的一段话惊的愣在了哪里,看着快要进棺材的空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咳了两声后,空尘不理会周凡的吃惊继续道:“这佛珠具体的用途我便不说了,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空冥寺是我从小到大的家,我不希望空冥寺有什么事,祖上传下来的祖训到我现在一代已经可有可无了,况且我真心希望下代的人不要步上一代的路。

    若是以后我寺有什么困难希望你能相助,这串佛珠你拿着,它不会给你带来什么,但也能算半个神物,安神养心的作用很好,尘慧你切记,以后若有困难尽管找他便是,要是周凡遇上困难找你求助你也必须鼎力相助,知道吗?”

    说罢还不忘看一眼在客座的尘慧和尚,见尘慧点点头后才转头对周凡语重心长的道:“我知道你现在很迷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些事情只有你能解决,也只有你才能了却这因果。阿弥陀佛”

    空尘和尚说罢喃了句佛语,双手合十端坐在床上,闭上双眼已经打坐入定,房间里除了两人低沉的呼吸声外就再没别的声音,周凡此时也已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想着空尘话明显还有后语。

    只是那老和尚居然只说一半,什么时机到了你就知道,刚想质问坐在他对面的空尘老和尚,却发现此时空尘有些不对劲,盘坐着的双腿有些开衩,合十的双手也无力的垂在那里,虽然还是那个样子,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空尘此时已经圆寂。

    “大师...大师...”周凡试着用手在空尘老和尚面前晃了晃,心想这老和尚是不是在逗他玩,那有说挂就挂的,却见空尘没有任何反应,就想上前拍一拍空尘老和尚,但手还没拍到空尘老和尚的身上,便被一旁的尘慧和尚一把抓住。

    “你是我师傅的临终时托付的人,我相信我师傅他不会看玩笑,更不会看错人,但希望你也尊重我们,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圆寂,你要是再这么乱来别怪我不客气。”说罢尘慧一脸煞气的看着周凡。

    望着凶狠的尘慧周凡知道他有些过分, 只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是死也吱个声,像空尘这般前脚跟还跟你聊天后脚跟就驾鹤西去的已经算天方夜谭了难怪周凡会去怀疑。

    不过既然尘慧都这么说了,他没理由在不相信,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缓缓的站起身对着已经死去的空尘老和尚深深的鞠了个躬才道:“之前是我莽撞了,不知道空尘大师已经圆寂,希望尘慧主持不要怪罪。”说罢还不忘跟尘慧道了声歉。

    “罢了,不知者无罪,若是以后我寺真有什么困难,希望你能相助便是。”尘慧坐在空尘老和尚身边,也不去动他的尸体,而是也盘坐在床上跟空尘一起打起坐来。

    周凡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对着尘慧迟了声别后,转身就往门外走去,一路走过寺院发现此时寺庙已经响起了哀鸣的钟声,周凡知道那是空尘老和尚圆寂寺庙响起的祭奠钟声,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何发现的如此之快,但他也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理会这些。

    一路从后院走到前院,周凡心思全部都沉寂在之前空尘老和尚对他说的话,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寺院门口,天佑几人坐在车上的等了又等,子蒙差点就想下车去找周凡,却见周凡眉头紧皱的走来,远远便喊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都快晚上了,你再不出来我们都打算自己回去了。”

    一边想着空尘老和尚的话,一边行色匆匆的走来,听到子蒙话,刚想回答不料现实中的周凡突然脑袋一疼,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周凡晃了晃脑袋,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心里不由一阵后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便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自己陷入深度回忆,要是那只鬼妖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不死也会去半条命。

    望着陷坑地下阴暗的通道,周凡深吸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丑时了,过了子时以后就不再需要五行生肖来做阵眼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出去了,只是周凡有些担心那只鬼妖,要是让她跑出去作乱那就麻烦大了。

    何况天佑等人也在,晴儿和暮雪那两个女人现在更是都跟他们在一起,伤了他们几人倒也无所谓,反正几人都习惯了,但两女细皮嫩肉的,那只邪物更是邪的很难保不会攻击两女。

    想着月亮慢慢的升到了天边,高高的挂在天空上,现在不用看时间都知道已经到丑时了,从天上洒下来柔和的月光让这迷雾昏暗的寺院有了一股不一样美。

    经过阵法压制底下的陷坑通道已经不再泄露出阴冷的气息,闪着红光和绿芒的油灯跟佛珠也变回了原来的颜色,迷雾随着底下陷坑的变化不再往外冒浓雾,渐渐的阵外的人也能看到阵里的场景,而周凡也能看清了五行阵眼的情况。

    放眼望去不由一惊,只见除了他之前比较临的东边阵眼上的小和尚没有受伤以外,别的四个阵眼是一死三伤,而且看起来还伤的不轻,但他们也知道阵法的重要性,生生的撑到了子时过去。

    周凡见状三步并成两步,跑到一边阵眼处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递给了其中一个小和尚,待到见他包扎好伤口后又立马跑到另一边的阵眼,反复几次后缓了口气。

    才站到阵法的中央道:“现在子时已过,我知道你们心里有很多对我不满之处,但现在不是责怪的时候,你们暂时先不能动,阵法不能停,我先开启生门,让生气进入,保持阵法的阴阳平衡,你们才能离开阵眼。”

    说罢不顾几个小和尚疑惑的目光,便走向之前他进来时的位置,望着朦朦胧胧的阵外景色,周凡知道五行阴阳阵已经成型了,不出意外十天以后空冥寺就会回到阴阳平衡的地脉,到时就不会再有镇墓幽狼出来祸乱,也不会在晚上大雾弥漫整座寺院了。

    来到生门位置,周凡脸上不由抽了抽,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不过还是拔出了古剑,一把划在手上鲜血瞬间染红了剑身,周凡又开始忍着剧痛刻画起之前进阵时的那个图案,只不过之前的图案是顺笔,现在刻画的图案却是反着图案来刻,待到周凡把整个图案刻完,阵法也随之消失了最后一道屏障,一切的景物又重新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周凡怎么去了这么久?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晴儿此时有些着急,隐隐觉得周凡可能会有危险。

    暮雪也不知道说什么,之前她也没在意周凡现在就更不知道,但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微笑的看着晴儿拍了拍她的手,让她不要太过担心。

    这时天佑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两女身边道:“你们放心周凡没事,这里要说谁最安全非他莫属,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人,只有别人吃亏的份,况且他比我们都了解这些,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你们快看阵法消失了”天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子蒙在一旁大喊。

    原本还在为周凡担心的晴儿,也不由的往远处看去,只不过眼前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阵法里面缓缓走出来七个人,应该说是七个人外加一具尸体,周凡赫然就在其内,只不过相比其他六人周凡算是好的了,因为除了他其余的几人均是浑身鲜血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晴儿见状飞奔似的跑到前面一把抱住周凡:“你怎么会在里面?你刚才去哪了?”

    周凡笑了笑没理会晴儿的询问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下,拉着她的手往天佑几人走去。

    天佑封龙两人对视了眼,天佑首先开口道:“怎么死人了,是出了什么意外吗?”这回众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周凡,毕竟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现在见周凡安全他们的好奇心也起来了。

    “唉.. ..”周凡叹了口气有些言言于止:“一言难尽啊,都怪我太大意了,回去再说吧!这里的事情已经完了,你们等会我去跟主持交代下后我们先离开吧。”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走到尘慧身边低声对他说着些什么,不一会就见周凡又走了回来道:“好了,走吧,上车后我再告诉你们事情进过。”说罢便拉着晴儿的手就往寺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