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裹布上的葬礼
    见到红衣身影又把距离拉近,周凡有些按耐不住了,手中的古剑对着眼前的红衣身影就是一剑,在周凡的古剑劈落的瞬间,子蒙和封龙迅速离开了周凡身边,来到红衣身边两边对它形成包围之势,只是在周凡的剑劈中红衣身影的瞬间,它就开始模糊了起来直到周凡的剑落地,红衣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三人看着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的身影都有些不置信,周凡望了望了四周环境,对着子蒙封龙撇了撇脑袋,示意他们撤。

    周凡隐隐感觉到那只鬼物不是被他一剑吓走的,而是不想跟他们硬拼,只是现在一切还猜测,三人一路走一路回头望身后,就在三人再次回头望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红衣身影,只见刹那间红衣身影又来到他们身前,不过它不再像之前那般安静的站着,而是发出“呜呜.. ..”的哭泣声。

    周凡眉头紧锁的看着红衣身影,封龙和子蒙则是一头雾水,就在子蒙按耐不住想发问时,却见周凡挥了挥手,往前走了一步来到红衣身影跟前低声道:“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委屈,还是需要我们帮你什么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说,我们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周凡话音刚落,就见眼前的红衣身影手里多出了张非常破旧的裹布,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铭文和一些诡异的图案,看起来年代要比战国时期还要久远。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周凡还是接过了红衣身影手里的裹布来到封龙子蒙身边,此时的红衣身影在周凡接过裹布后便不再哭泣,又开始静静的站在那里。周凡不由对多看了眼前红衣身影一眼,心想:“这女鬼到底有什么打算,该不会让我给她配冥婚吧。”

    看着眼前的女鬼周凡不由想到那里,因为这女鬼一不害他们,二他们跟女鬼又没有因果,寻的仇是不可能,他除了想到女鬼打算让他给配冥婚以外在想不到别的。

    古代时女子都是十六成年,十八闺中,二十待嫁,二十三有子,要是在古代二十三还未嫁出去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来生怕邻居四舍说闲话,二来也对她以后待嫁不好,更有传说,二十三未嫁冤死的女子,更是不能入族谱,只能成为孤魂野鬼存在。

    必须要找个成年男子或者已经死了的未婚男子,把冤死的女子以冥婚方式娶过门,然后才能往生投胎。说到冥婚就数湘西最为出名,古人就常说湘西有双绝:一为赶尸,二是配阴婚,湘西人一代传一代的赶尸和配冥婚是玄之又玄,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更不解只是听说过,但真的加过都是少之又少。

    周凡之说以懂的配冥婚还是之前他爷爷留给他的一本残品的孤本上学的,只是当时爷爷并没有给他解释此书的来历,只告诉周凡是他早年一个至交好友送他的,但爷爷说他从来没去看过书上的东西,之所以传给周凡也只是不想它失传。

    至于周凡学不学就管不着了,按照周凡爷爷的话说:“有些东西是讲究缘分的,注定的命运逃也逃不掉。”到现在周凡还没理解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周凡陷入沉思的时候,子蒙和封龙已经前后打量了一遍裹布,只是除了一些鬼画符能稍微看的出一些门路外,就等于在看天书,见到周凡选入沉思他们也不好打扰,时间渐渐流逝,封龙二人也对眼前这块裹布失去了兴趣,二人对视了眼,子蒙用手肘碰了碰周凡。

    原本还在回忆之前事情的周凡,被子蒙突然一打扰所有的思绪又开始模糊起来,心里不由的暗叹一声“倒霉”,不过他也没责怪子蒙,在他清晰的过来的瞬间看了看表,他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沉思快半个小时了难怪他们着急。

    望了望还站在远处的红衣身影道:“怎么样,你们有没什么发现。”

    封龙摇了摇头把手中的裹布递给周凡说:“看不懂,你知道我们对着些本就不擅长,只能看的懂一些图画,只是...”封龙话只说到一半,明显下面才是重要的,周凡没有打断他而是静静的等候下文:“只是这张裹布上的图案,能看出来一些轨迹,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上面绣的应该是一副出葬的图案。

    虽然在裹布上只占了一点点的角落根本看不清楚,不过我用手机高清拍下来后放大出来还是能勉强看到,只是我很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年代的物品,居然能在古代做出如此精细的图案,就算是在现代这种工艺也非常的少见的。”

    接过裹布周凡一边听着封龙的解释,一边打量着,果然在裹布的左边角落里有着一个非常细小复杂的图案,用肉眼看去基本很难看的清楚,周凡顺着裹布的打量了翻,又把裹布反过来打量了好一会才缓缓说道:“裹布应该是一张陪葬时候的记叙品,跟后期唐宋时期的墓志是一样的性质,只不过在战国以前还没有墓志,都是用石碑或者像我们眼前的这张裹布或兽皮,来记载出葬的过程和墓主人的一生事迹。”

    说着周凡把裹布往中间对折一遍,又反过来重叠的对折了好几遍,最终只剩下四个角落上的四副细小的图案在上面,现在整张裹布已经缩小了很多只剩下一个小图案,不过再次看向裹布时却发现四副小图已经不再是肉眼看不清了,裹布经过周凡的几次对折后,四副小图已经紧密的链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清晰可见的出殡图。

    整幅图案清晰的描绘出了墓主人是如何出葬,又是何等的规模,只是这幅图里面的场景太过神话,周凡三人仔细的观察这张裹布,发现里面描述的送葬队伍就达到近数万人之多,而且仔细一看不难发现其中有大一部分的人是手脚被铁链锁着的,很明显这几万人之中一大半是用来陪葬的只有少部分是送葬的。

    更加让人震惊的的是抬棺材的不是人居然是四只鸟头身人三只骨爪的奇怪生物,看到这里三人不由大吃一惊。子蒙更是惊讶道:“这个不是之前葬坑下面的那个半截石像半截骨的雕像吗?”

    “半身石像半截骨的石像?”听着子蒙的话封龙明显有些打鼓,他之前没有跟周凡几人下去,更没见过那个诡异的石像,所以自然不知道是什么。

    周凡目光从裹布收回深口气才道:“现在基本能肯定这红衣身影跟下面的葬坑是存在关系的,只是为什么会出现这里我也不知道,至于石像的事情回去后你在问天佑,现在我担心它是认定我们了,我们去那儿它就会去那儿,要是我们一路上带着这东西,暮雪跟晴儿怕是要把我踹下车让我走回去。”周凡已经一脸垂头丧气的样,他已经能想象带着这鬼东西上车后被两女踹下车的场景了。

    “能怎么办,现在这东西一直跟着我们,要不我们先回去,你在这呆着,等我们送晴儿和暮雪回去后再来接你。”说罢子蒙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滚,你囊个发温... ...”周凡听着子蒙的话不爽一脚就往他身上踹去,却被子蒙一躲闪开。

    “行了你们别闹了,裹布上面不是还有文字吗?周凡你看看能读得懂吗,我想玄机可能就在这些字中。”封龙阻止了两人的胡闹,把对折的裹布再次打开。

    周凡看着封龙再次打开裹布,便不再和子蒙打闹,借着微弱的亮光再次打量起布满密密麻麻文字的裹布,除了四个边角上的小图案以外,一段段密密麻麻的文字中似乎还隐藏着些什么,周凡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子蒙打量了会裹布还是没什么发现,无聊的站在一旁抽起烟来,余光不时还票一票看的入神的封龙和周凡,当他看到周凡吃惊的表情时,不由心里打嗝,暗道“难道周凡发现了什么吗?”想着又开始打量起裹布起来。

    正当子蒙想进一步观察的时候,周凡一把炒过裹布收了起来。原本还看得井井有味的封龙被周凡突然一把抢过手上的裹布不由吓了一跳,疑惑的抬头望向周凡。

    周凡看着二人投来疑惑的目光,并未理会他们,自顾走到红衣身影跟前道:“姑娘我不知道你为何跟着我们,也不知道你的来历,仅凭这张裹布我帮不了你什么,只是上面的(祭血契约),我能看的懂,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解开不过我答应你,一年之内我会弄清楚这东西的由来救你脱离苦海,你要相信我就让我带走这张裹布。”说罢眼神死死的盯着红衣身影。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封龙子蒙听完周凡的话也陷入的沉寂,周凡也不做声安静的等待红衣身影的答复,过了好一会,原本安静的站立在那里的红衣身影,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渐渐的消失在迷茫的月色中。

    “周凡你刚才说什么呢?什么契约?你跟她约定了什么。”看着消失的红衣身影,封龙有着一大堆疑问,他现在不知道周凡到底跟那红衣身影说的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周凡有何打算。

    “走吧,回去再说,这个解释不清楚,只是暂时它不会再跟着我们也不会害我们就是了。”周凡边说已经边往回去的路上走了。

    封龙子蒙见状无奈只好低头思考着跟上,三人默不作声的来到车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天佑见三人都沉默不语便问道:“你们怎么了,干嘛都不说话,那个红衣女鬼呢,解决了吗?”

    子蒙反手一扣安全带,转动钥匙头也不回的说:“我不知道,问周凡吧。”

    天佑不解,把目光投向了周凡,却不见周凡解释,只挥了挥手道:“开车。”

    子蒙封龙侧耳倾听,正想听周凡解释,却没等到该有的解释,封龙有些无语,不过他也不好催促周凡,毕竟有些事情不能太着急,周凡不愿解释可能有些东西连他也搞不懂,再问也是白问。

    想通了后伸了个懒腰到说到:“开车吧子蒙,等到家了,你再叫我,我眯一会。”说罢不理解子蒙的抱怨,歪着头就打起盹来。

    时间已经是午夜三点,车上除了开着车的子蒙是清醒的以外,就只剩下周凡一人在那独自的思考了,天佑一副不要脸的样子仰头睡在哪里,暮雪则趴在他的怀里,晴儿也靠在周凡怀里,现在整个车子里面已经安静了到极点。

    有的只是汽车飞速行驶在二级国道上呼啸而过的风声,子蒙边开着车边偷偷的用余光看着后视镜,一直注视着周凡,说来也奇怪,车上的纵人都睡着,周凡偏偏还是一脸苦思的样子,子蒙因为坐在主驾上开车更能观察到后座周凡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