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阴阳双瞳
    此时在一栋平凡朴实的楼房里正有一群年轻人,围着一老人问东问西不时还发出惊呼声,“爷爷你说周凡失忆是因为上次我们去三省交汇处破古阵后,他的魂魄丢在里面才导致现在这样的?”说着天佑吃惊的望了周凡一眼,他不敢想象人少了魂魄还能如周凡现在这样好好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周凡的爷爷已经高寿八旬多,但人看起还是特别精神,一头白发虽然只剩下不到几根,但眉毛却异常的好看,细长的眉毛从眼角处垂落至脸颊,一张红润慈祥的脸庞看起来还真有些仙风道骨:“他命中注定有此劫,这是机缘也是危机。”

    “命中注定有此劫?这机缘和危机会改变我以后的一生么?”周凡从小就是爷爷带大,基本跟着爷爷的时间都比跟着父母的多,天佑他们不理解因为他们从小没被爷爷那种知识熏陶过,周凡却不一样一点就通。

    “但愿吧!”爷爷从背后的箱子里拿出了本书籍递给周凡:“这是(异草经)这本书是谁铸的已经没有办法考究了,我本不想传给你的,因为上面很多药草都是禁忌之物,要是这本书让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得到,必定会利用上面的药方作乱。

    我这次传给你是因为你需要它,这本医经你一定要保管好,千万不能让任何歹人得到知道了吗!”爷爷用很严厉的口气对着周凡说,说罢还死死的看着周凡直到等周凡答应后才放心。

    “知道了爷爷,我一定保管好,我不小了权衡利弊我懂,您放心。”周凡并没有马上去看医经,而是把书珍贵的收进怀里贴身放着。

    看到周凡如此爷爷才收回了严肃的表情接着道:“上面的东西不难学,你已经有底子了,只要背熟它就行只是医经上面讲到的草药和奇珍太过珍贵。

    甚至有些可以说是神话中才存在,你一定要细心研读,在没完全弄清楚医经前,不要去寻找上面的草药,就是遇到也不要轻易的去使用它。”

    周凡听着爷爷的话,不禁有些感到奇怪心想:爷爷是什么意思?周凡心里虽然疑惑,但却没问出口,低头沉思了会说:“爷爷您还是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找回记忆吧!

    还有这几天我总感觉眼睛时不时的疼,一闭上眼睛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影像在脑海飘过,我本想问问院长的,不过当时没发作我又给忘了,这也跟我丢了一魂两魄有关吗?”

    “这也是我让你回来的重要原因,不单单是告诉你,你的一魂两魄丢在古阵里,更重要的是你的(阴阳双瞳),已经到了开启的时候。

    你之所以能发现那幅画的秘密,也是你已经具有阴阳瞳一些能力,只不过因为从上古阵法出来后魂魄不全,双瞳能力又陷入了假死状态,现在给你医经是要让你尽快熟悉上面的东西,然后去寻找(梦幽草)。”

    “梦幽草... ...”不止周凡,天佑几人也是惊讶的异口同声。

    “对,梦幽草,这草的具体作用在医经里面有介绍,我就不跟你多说了,阴阳双瞳是你与生俱来的,只不过从小便被封印了而已。”爷爷说到这像是在回忆着些什么,陷入沉思久久不语。

    “封印... ..什么封印?爷爷你到是说清楚啊!”周凡按耐不住心里的疑惑。

    “这个说来话长了。”爷爷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坐下听他慢慢说:“这事情要在六十年前说起... ...”

    “什么,六十年,我出生到现在才二十五岁,怎么就六十年了,啊!”抱怨声没说完周凡便被爷爷一扇子拍在脑袋上,看的晴儿暮雪想笑却又不敢笑。

    爷爷看着吃瘪的周凡,谈谈的笑了笑道:“你安心听我说完,那年刚准备解放,国民党和共产打内战,最后国民党败走,**拿了天下,那年我正好在村里打游击,虽然只是通讯兵但好歹也是兵。”爷爷似乎特别强调这个兵,周凡显然从里面听出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因为他知道这是爷爷的一件往事,这事他从小就听爷爷挂嘴边提,原因是爷爷的老爹,也就是周凡的祖父,不让爷爷参加。

    但爷爷还是偷偷的去报了名,可是无奈就在上前线的一刻,被祖父拉了回来,爷爷为此不忿,却还是在村里面报了民兵,这是也祖父的最后让步,只让他在村里打游击,不让他上前线。

    而爷爷那时候的好友跟一些同村的伙伴都已经上前线的报效国家,直到打完仗回来那些不死的都已经是师长级甚至军长级别的大将,这让他感觉自己很是丢脸,也是他这一辈子的心病。

    所以每次在别人面前谈起自己参军的事情,总是特别夸大一点,就因为感觉自己比别人矮一头,不过周凡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继续安静的听下去。

    “后来国民党败走逃亡台湾,有一部分部队逃亡经过我们村,当时我正好被抓到成为了俘虏,那年我才二十三岁比你还小,原本是被抓到台湾的,不过当时发生了一件非常震惊的事情。

    也因为那件事情我认识了一位至交好友,也是他救了我。”爷爷又再次一次陷入了回忆,这次周凡几人都没有再打扰他,等他慢慢的平复心情。

    “唉,人老了就是喜欢想以前的事。”爷爷叹了口气继续道:“那年国民党从四川败走过来的部队,总共有三十多万,其中有近十万是大学生,文艺团,和俘虏,我就是这近十万人中的一员。”

    “爷爷为什么国民党败走后,还带这么多俘虏干嘛,而且连大学生和文艺团也要带去台湾,他们不嫌麻烦吗?”众人听着爷爷的话都身不由己的陷入了那段回忆,晴儿不解不禁好奇的问。

    爷爷呵呵一笑说:“以前打了这么久的仗,死的人很多,当时的大学生跟文艺团,都是非常受欢迎的人群,国民党是打算那些人带回台湾定居,然后再培养后代,当时的台湾人口还没有我们现在广西首府一个省会人口多,也就才三五百万人撑死。

    所以他们想充实台湾人口,而俘虏则是用来再次参军,到必要时机再从台湾打回来,不过当时政局发展的太快,小小的一个台湾已经影响不到整个中国了。”众人明显听得入神了,爷爷都停了下来,几人还是没回过神。

    “爷爷您别停下来啊,正听上瘾呢,您继续继续... ...”子蒙是急性子,急忙跑到爷爷身后一阵按摩捶背。

    “好了好了你别敲了,再敲我这把老骨头要散架了。”爷爷打断本还想献殷勤的子蒙:“那年我们被迫跟着那群国民党从广西边境越过贵州地界,然后再从贵州进入云南。

    最后从云南坐船出海去台湾,不过就在部队经过三省交汇之处的时候,当时部队的司令也是当时国民党第三十五军司令林宗然的一个决定改变了我的一生。

    林宗然是个非常贪财好色的家伙,不然他也不会带这么多文艺团了,在当时经过三省之地时,他便听到当地村民说是,怕他部队煞气太重惊动了,山里的山神那样他们村子就要遭殃。

    当时林宗然一听就来气,便抓了几个村民质问:“老子十几万的军队还怕他个鸟山神不成,你们再敢胡乱招摇,小心老子枪毙了你们。”

    那几个村民那里经得住吓,被林宗然这么一呵斥,更是不敢再多说一句,但其中还是有个村民忍不住低声说句:“您还是小心点的好,山上面可是有古墓,而且里面还有不干净的......”

    那村民还没说完,便被林宗然一把拽住衣领大声问道:“你说什么?古墓?那就是说哪里有金子财宝咯?”说罢眼神死死的盯着被他拽着的村民。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司令您还是不要打那个古墓的主意...”

    “砰”那村民话音还没落完,林宗然便抽出手枪朝他开了一枪,那村民顿时应声倒下。

    “妈的,敢教老子怎么做事,活腻了不成,老子是你能指挥的吗!”说着狠狠的看着剩下的几个村民:“你们还有敢说不知道的,下场跟他一样。

    现在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跟老子说清楚那座古墓在哪,是什么情况,老子立马放了你们。”那几个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知道已经瞒不住古墓的事情了,便有其中一人说:“司令古墓我们真不知道在哪,但是山上有一条岔路是通往上顶的。

    那里有块石碑,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听老一辈说最少也有上千年了,老人们都说要想进那座古墓,只有那条山道能上去,只是几百年来都没人敢上那座山我们去砍柴路过哪里都害怕。”

    林宗然听罢眉头皱了皱,大声质问道:“给老子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那条山道走不了吗?”

    “并不是走不了,而是那条山道常年都有阴风作祟,一天十二时辰都是大雾弥漫,所以没人敢上去,我们更是连靠近都不敢。”那村民生怕林宗然也把他给枪毙了连忙解释说。

    林宗然眨了眨眼睛自顾思索了下:“明天你们几个带我进山,老子也不让你们跟我进去,把我们带到路口就行。”说完转身便离去:“副官今晚给他们好吃好喝的,但要是谁敢逃走,直接给老子毙了”

    “是....”

    周凡听着更感好奇不由便问:“爷爷你也跟着林宗然一起进了这山了吧?”

    “当时是我主动要求跟着去的,我本想着既然他们要上山挖古墓,肯定不会带很多人,而我们祖上传下来的一些东西,当时我已经学会了大半,打算借着这次会逃跑的可不料......”

    爷爷明显还有话没说完便停下了,接着抬头看了眼几个年轻人,发现众人都好奇的看着他才道:“不料林宗然太怕死,挖个墓居然带上了十几万士兵,把大一半士兵都带上了,不过也幸好他带了十几万士兵上山,不然我也回来不来。”

    周凡几人此时听得更是一头雾水,但看到爷爷一脸心悸的样子,也知道当年他定然是遇上非常可怕的东西,但是究竟是什么能坑住十几万军队?

    “当年林宗然带上去十几万军队,是剩下不到一万人回来,可谓十不存一啊,唉......”爷爷深深叹了口气,回想起那段记忆怕是他也不好受。

    ---------------ps:进入(天棺)番外篇了,这是一段崎岖的旅程,凡尘求点评,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