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山中古墓,巨型墓门
    感叹完之后爷爷继续道:“当年经过那里的时,我私底下也打听过那里的情况,那个古墓应该是个唐墓,距今已经最少也一千多年了。

    因为那里的人说,那个墓是唐代李世民不知道为谁建造的,唐朝于公元618年建立至2010年约有1393年。

    而从公元907年唐朝灭亡,至2010年也有1104多年,以此推算的话那个墓最少也在千年以上,要是真如村民所说是李世民建造的话。

    那年代会更往上些,一千多年前的古墓,并不像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当年我也是年轻气盛才会跟着去,不单单了是为了逃命,也很好奇那个古墓究竟是怎么样的。”

    “爷爷那您见到那个古墓的了吗?”周凡问道。

    “不止见到,我还进去了。”爷爷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道:“当年是我主动要求跟着上山的,那里的山道我一看就知道是按照乾坤八卦来布置,当时我打算带他们进山后,就借着地势逃跑。

    不过林宗然知道我有些本事,硬是让我打进墓的头阵,当时我知道是跑不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进入山道是有惊无险,我就不多说了,来到山顶后我才发现,其实那里根本不是山顶,只是山腰而已。

    因为整座山太高了,很多都被云雾掩盖着,等我们上了山后,我才知道山腰处有一块非常大的平台,整个平台直接掏空了一半大山。

    不过我不明白一千多年前,要开凿整座山的一半,甚至百分之七十之多,弄成一方能容纳几万人的平台,这需要多大的工程。

    就算是当时李世民为其建造的墓穴,但也太夸张了,我们一行有十几万之多,林宗然见平台不能容纳这么多人,就把一半人留在了山道,我跟着他还有另一半人则来到了平台。”

    爷爷说着说着身体有些颤抖,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都能让他感到激动,可想而知那里是多么壮观,爷爷平息了好久深吸口后才道:“当时我们来到了半山腰,看到整座山都被削去了一大半。

    全部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这种场面你们没见过,体会不出来,但那座大山一半的山腹都露了出来,大山还能毅力不倒。

    这种工程换做现在也很难完成,那方平台上四面还摆放了四座巨大的石雕像,形状古怪不知道究竟是何物,石像大概有十来米高,五六米半径。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那四座石雕也不是普通的石像,它们手上拿着奇形怪状的武器,最让人震惊的是,它们的眼睛居然是用夜明珠做的。

    林宗然也发现了这个,当时立马下令要把四座石像的眼珠子挖下来,不过士兵只爬到了石像的一半,就慕名奇妙的着起火来,没三两下那些石壁就被烧死。

    诡异的是当时烧死的士兵已经连骨头都烧成了灰烬,可他身上的衣物和物品却一点也没事,直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爷爷为此也有些遗憾。

    “那个是幽冥火。”就在爷爷陷入沉默,众人也在思考之余,周凡谈谈的说了一句。

    “凡儿你知道怎么回事?”爷爷看着谈定的周凡问。

    “幽冥火是一种能燃烧灵魂的诡异火焰,现在的人也叫它为鬼火,其实鬼火分位两种,一种是磷骨粉所化的鬼火,这种火焰遇人气会自动跟着人气而走,所以才会有传言说鬼火追人。

    而磷骨粉所化的鬼火,并不能真的伤到人,它们只是跟着人的阳气而走,过段时间那些磷粉火就会自然消失,幽冥火却不一样,它一样被称为鬼火,不过它们并不是磷粉所化,而是怨气所化,人死之后会存在一口怨气,怨气不散便会化为厉鬼。

    古代有邪恶的术士,专门找冤死之人来提取怨气,然后以邪恶的手段尸解冤死之人了,这样他们连鬼都做不成,那一口怨气被邪士利用后只能化为幽冥火,冤死的怨气化为的幽冥火不会主动攻击人,也不会因为阳光和天地之势而消失。

    幽冥火可以说是永恒的存在,它只是一个能量体,可以说是虚物的能量体,但它有一个极为致命之处,就是有幽冥火之地,不能养大凶之物。

    幽冥火本就是怨气所化,大凶之物阴邪气息太重,会使得幽冥火跟着沾上它的气息,从而也变成邪物,到时就起不到永远镇守陵墓的条件。

    想必那座山的幽冥火常年跟邪物存在一起,已经成了半虚半实的存在,一遇见生气就会往上扑,而幽冥火又只燃其身躯和灵魂。

    其余衣物不会有损坏,那几个石像被附上了幽冥火,我猜石像里面或者下面肯定有邪物存在,才会使幽冥火变异。”说着周凡谈谈的看了眼爷爷:“爷爷当年你们肯定还遇上了些什么,不止是石像这么简单吧!”

    爷爷想了想道:“除了四面的四座石像以外,在山腹的岩壁上还发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但我万万没想到因为我一时大意,把那东西给放了出来。”爷爷说着有些自责。

    “当时林宗然看到,连续几个士兵都因为石像而死,就打算砸碎石像,不过我告诉他,要是他砸了石像,怕是连墓门也会跟着塌,到时就进不了古墓。

    他才断了砸了那几座石像的主意,转而把心思放到那扇石门上,那扇石门是依山而建,比石像还要高大,应该有二十米高,十几米宽。

    林宗然知道那个肯定是个大墓,不过石门实在是太高大,他也不敢轻易的使用炸药爆破,要是一用炸药爆破,二十多米高的墓门就会整个坍塌,清理起来也要好几天。

    他便让我想办法开启墓门,当时的我根本就是半桶水,五行八卦还是懂一些,但要说到倒斗摸金,根本就不在行。

    可枪杆已经顶在我脑门上,我不得不放手一搏,看着高大的石门,我也不知道那扇石门到底有没机关,便胡乱对着林宗然说:

    “既然古人建造一扇如此大的墓门,肯定会有机关来开启,不可能是手动打开,这如此大的一扇墓门,就算百人千人也推不动。”

    果然林宗然听到我说的话后,立马找人在四处寻找起机关来,只是他们摸索了半天,一点头绪也没有,林宗然也失去了兴趣,逼着我一定要在天烟前想到办法进去。

    那会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在墓门前思索,当我再次看到墓门时,却发现墓门发生了变化,当时已经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夕阳照射在墓门上,隐约间我看到墓门复杂的图案,多出了条血红的纹路,在夕阳的照射下格外的显眼。

    当时我见到后就在想,这条纹路是不是跟墓门开启有关,一想就有些过头了,直到太阳准备下山,纹路没有了夕阳的照射,渐渐的消失,我才有些着急。

    当时林宗然让我在太阳下山前一定要开启墓门,我生怕林宗然生气把我给枪毙了,就便把发现纹路的事情告诉了林宗然。

    我跟他说那条纹路可能就是开启墓门的关键,只不过要等太阳准备下山的时才能看到,让他派人下山取水来。

    等第二天纹路再次显现的时候,用水往纹路上面浇,这样有可能开启墓门,林宗然找人经过一阵商量后,就按照这个办法做了。

    当天晚上他便连夜让士兵搭好了两个二十多米的高台在墓门边上,第二天在我忐忑不安的心情下,申时到了,只见夕阳再次照射在那扇墓门上。

    那条血红的纹路也显现出来,林宗然当时便下令往那条纹路上浇水,不过那条古怪的纹路好像无底洞般,从夕阳下山到晚上十点,浇下去的水全都跟着那条纹路消失。

    仿佛一点痕迹也没有,林宗然见状也非常生气,直接就拿我质问,问我是不是在骗他,让我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想到办法打开墓门,要是在如今天这种情况,他也不怕什么麻烦,直接炸了这扇墓门。

    当晚我就想逃跑了,不过林宗然派了一个班的士兵围着我,我连上个茅房,也有人跟着,那晚我思索了一个晚上,也找不到任何逃跑的机会。

    转眼第二天申时又到了,夕阳又一次照射在古怪的巨大墓门上,我看着墓门就是一阵失神,望着殷红的纹路,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就在我默不作声的时,林宗然拿着手枪顶着我的脑袋说:“再想不到办法,老子就让你去见阎王爷,别在这儿给老子装神秘。”

    当时我顾不得其他,就把心中所想告诉了林宗然,林宗然听完眉头一皱,想了又想才对着我道:“你确定你的办法有用?要是再像之前那样我非毙了你。”

    我看着一脸质疑的林宗然,心想前后都是死,便不再畏惧底气一硬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现在枪毙了我,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想进入这座古墓,就必须开启墓门,要是你把墓门炸了,估计里面整座山腹都会跟着塌,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宗然看着我视死如归的表情,也是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按照我的方法来办,周凡有些不置信的道:“爷爷你告诉林宗然的办法该不会是用血吧?”

    “唉”爷爷听到周凡的话,又从窗口边重新回到了椅子上,自责的叹了口气:“你猜的没错,就是用血,要不是当时我的建议,也不会让那东西跑出来害人,更不会平白无故死十几万人了”

    爷爷没理会几人的吃惊继续道:“当我看到纹路的时候,就怀疑上面那些殷红可能是血迹残留下的,不过墓门实在太大,我都不敢想象要是这墓门真的需要鲜血来开启,那样得需要多少鲜血。

    而当时我已经把办法告诉了林宗然,他虽说也怀疑但他太过贪财,还是照着办了,十几万的士兵不情不愿的都挨上了一刀,几乎每人都流了一小碗的鲜血,有好几百个军用桶都盛满了鲜血摆放在平台上,当时那里简直就是血气冲天。

    虽然那些都是上过战场的兵,流点鲜血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事,可诡异的是十几万士兵都非常的虚弱,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有所恢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