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三座石桥
    第三天越临近申时,我的心跳的越厉害,总感觉那扇巨大的石门后面,有着成千上万的妖魔鬼怪似得,当夕阳再一次把血色纹路映射出来的时候。

    林宗然当即就下命令,让高台的人把几百桶鲜血往墓门纹路上倒,只见鲜血倒在古怪的纹路上面,刹那石门发出了阵阵耀眼的红光。

    鲜血流淌在古怪的纹路上,像是有生命般在游走,不再像之前倒水那般平白无故的消失,林宗然看着眼前的场景,知道以鲜血浇灌定是起了作用。

    再次命令士兵把所有的鲜血都往纹路上面倒,渐渐的整扇大门所有的图纹都发出阵阵的红光,特别是之前那条血色纹路,更闪着殷红的光芒。

    随着越来越多的鲜血浇灌,墓门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巨大的墓门在鲜血浇灌上纹路后,开始一点点的颤动起来,越来越多的鲜血往石门中间的一个奇怪的图案集中而去。

    那些士兵把所有的鲜血都往墓门上倒完后,墓门中间古怪的图案也全是鲜血,不知道这扇石门究竟是如何做的,直立的墓门鲜血流淌在古怪的纹路上面,居然没有一点鲜血在平台上,所有的鲜血都集中到了一起。

    林宗然见墓门迟迟没有开启,便拉着我到跟前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往上浇鲜血就能开启石门吗?现在怎么回事?你不解释清楚就别想活了。”说完林宗然就狠狠的把我踹倒在一边。

    我慢慢爬起来,看着诡异的墓门谈谈的对林宗然说:“现在石门明显还在变化中,你没见墓门还在颤动吗?这么大一扇石门,你想瞬间打开就打开,你来给我试试,要等就等不等你就炸了它。”

    林宗然见我非常硬气,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好也在一旁耐心的等待,时间渐渐到了酉时,(晚上17点到19点),我看着墓门一点点把鲜血吸干,就知道那扇墓门怕是不需要多久便要开启了。

    果然我们又等了一个时辰,墓门就把所有的鲜血都吸收了个干净,在几万人瞩目下巨大的墓门缓缓的往下沉去。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那扇巨大的石门其实并不算墓门,只能算的上是一块巨石而已,在巨石缓缓的沉下地表后,一个巨大的溶洞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有几个好奇的士兵仗着胆子大,不顾危险的往前去察看,可却被溶洞莫名其妙的吸了进去,吓得林宗然带着士兵连连退了好几米才停下来。

    而我也跟他们后退了不少,当时整个平台上少说也有七八万人,光是火把就有万把只,上万只火把整片夜空都照的敞亮。

    待到我定眼看去时,却发现溶洞里面有光,一点点犹如烟夜中的精灵般闪着绿光,想必那就是刚才听凡儿说的鬼火了,我现在也才知道,绿光是磷骨粉所化的鬼火了。”

    爷爷年纪大了说了这么多,不由有些喘,稍微平复情绪后继续道:“当时我亲眼看到溶洞吃人,我也不敢上去,不过林宗然用抢顶着我,一定要我打头阵。

    无奈我只能带着三千士兵,往那个未知的山洞走去,当我来到洞口时,却发现前面其实是一片悬崖,之前来打量的几个士兵。

    估计是因为溶洞太烟,没看到底下是万丈深渊失足掉下去,而我们在外面看不到悬崖,才会以为是溶洞吃人,发现这其中的秘密我也放心了不少。

    把知道的告诉了身后的林宗然,果然他一听立马就向溶洞跑来,我借着火把的亮光,打量着这巨大的山洞,溶洞的顶部全是钟乳石,幽暗的绿光就附在一根根倒挂在山腹的钟乳石上面。

    在外面看来就像是一大堆鬼火飘在半空中,我拿过一只火把,往底下的深渊丢去,只见火把像是丢进无底洞般毫无声息。

    我也不知道那个深渊到底有多深,当时我也不敢在往下想,因为那个深渊给我压力实在太大,在没进溶洞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群妖魔古怪要从哪里冲出来,当我看到那个恐怖的深渊后,那种感觉更加的明显。

    “走啊,发什么楞呢,你不想死就老实点。”就在我陷入沉思时,林宗然在后面推了我一把,我看着眼前只有一条细长的石道,不由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只是身后有林宗然用枪顶着我,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踏上那一条狭小的石道,石道只能容纳一辆小汽车行驶而过的宽度,两边则全是万丈深渊。

    林宗然见状,也知道这里不可能进几万人,也只带了几个副官和我之前的三千人马,便踏上这条万丈深渊上的羊肠小道。

    一路走过石到我才知道,其实我们只看到了深渊一半,我们走过那条石道后,来到了一方巨大的平台,但再往前的路已经不是石道了。

    而是几条悬着的铁索桥,那方巨大的平台除了身后是一条狭窄的石道以外,剩下的三面全是铁索桥,我带着林宗然一群人来到一条铁索桥前,发现铁桥前还有个石拱,石拱两边挂着两盏油灯,幽暗的火光在油灯上面燃烧着,显得格外的诡异。

    “该走那边,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林宗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霸气,显然也对这诡异的地方心生了恐惧,看着三条铁索桥不知道该怎么办,颤抖着身躯问我。

    当时我也被镇的不轻,不比他好多少,那三条铁索桥两边都点着油灯,我仔细一看发现里面的不是灯油里面的其实是鲜血,从铁桥的石拱处链接着油灯,正一点点往油灯底部供应鲜血,源源不断的为油灯提供鲜血以作燃烧之本。

    当时我发现油灯后便心中疑惑:一个尘封千年的古墓,不可能有鲜血寄存上千年,就算是能寄存上千年,鲜血也已经失去了血腥味。

    可我发现的那些油灯之中就带有股非常浓郁的血腥味,那时我还以为是那些之前被林宗然要求割破手腕放血士兵伤口散发出来的味道。

    所以山洞才会有血腥味,不过当我看到油灯后,才知道那些鲜血都经过某个渠道,进入到了这个山洞的内部。

    山洞的大门因鲜血而开启,这铁索桥边上的油灯里面的鲜血就是那十几万士兵的鲜血,山洞里的血腥味才会如此重。

    不过当我再次察看那三座铁索桥的时,却发现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只见铁桥的石拱上出现了一行鲜红的血字,就像之前那扇巨大墓门显现出来的纹路一样,诡异的鲜血让那几行字迹特别的瘆人。

    “爷爷您到底看到了什么,别停下啊。”爷爷说到一半,又停顿了好久,这回轮到天佑沉不住气了,不由急声问道。

    “别着急慢慢来,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早着呢。”爷爷笑了笑继续道:“我们三千多人站在巨大的平台上,三面是三条铁索桥和万丈深渊。

    铁桥的石拱上各有一排字分别是:(上通天府路,下接幽冥泉,奈何往生桥。)三行字分别在左右和中间,各自显现在铁索桥的石拱上面。

    当时我看到那行字迹的时,真的是非常的吃惊,我惊讶的怀疑我们是不是闯进了不该进来的地方,前面那两句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后面那句奈何往生桥就很明显了,我们那时候都说人死了要过奈何桥,现在看到那一座真实的奈何桥,我更是惊的浑身颤抖。

    当我转过身时发现林宗然一群人都疑惑的看着我,都有些错楞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当时我已经算是领队了,就算林宗然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看着疑惑的几千号人,我把上面的字迹解释给了他们听,虽然他们一众军官有不少人有些文化功底,但那个字迹是小篆体,他们看不懂也正常。

    当时人人都在打仗,谁会去研究古代文字,除了一些真正的文人墨客,不过那时我也在奇怪,按照村民来说这个墓是唐代李世民不知道为谁建造的。

    但却有小篆刻写的字体,明显时代就不对,当时唐代已经把字体改为了楷书,跟现在的繁体文字差不多,当时基本已经没有人再用小篆字体来书写了。

    可那里偏偏出现了小篆文字,要是不是这个建墓的人刻意为之,就是这个地方存在的比唐朝还要久远,而李世民也只是鸠占鹊巢罢了。

    要真是这样那这座古墓的年代就不得而知了,更要紧的是那几行字迹,明显已经跟神话扯上边,林宗然听完我解释后也是大吃一惊,三千多人更是好奇的打量起三条铁索桥来。

    那时候我无疑已经成为了领袖,他们吃惊过后都一致的把目光望向我,包括林宗然也是,我当时也彻底蒙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我所知道的知识里面根本就没这地方存在过,更不知道那里是否真的跟古代神话有关系,要是带着三千人走错一步,那就是死亡,别人死了我没关系,可当时我也在其中。

    林宗然见我不做声,便小心翼翼来到我身边道:“你倒是说句话啊,都到这了总得要走下去吧!”我听着林宗然一半害怕,一半贪心的话语,也知道这行很不容易,都已经到这里我也不打算放弃。

    况且当时我也深深的被那里的一切吸引住了,转过身自顾谈定的说:“来都来了,这样回头我不甘心,况且我们三千人害怕什么妖魔鬼怪不成。”

    说着我一步跨过林宗然身边,来到了左边的铁索桥,那里写着上通天府路,看着尘封已久的铁桥我有些担忧的对林宗然说:“这三条铁索桥我打算走这条路,你看我们需要兵分三路还是只走通天路。”

    林宗然很明显没明白我的话,不解的问:“什么只走通天路,什么意思,有区别吗?”林宗然话音刚落,好几千的士兵就围着我,等着听着我解释。

    我望了望写着下接幽冥泉,奈何往生桥几个字谈谈的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区别,我们走的这条桥可能是死路,也可能是生门。

    但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若只论字迹来看的话左边的这条桥,是生门的几率会大些。”林宗然不解又问:“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