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天府之路,幽冥鬼火
    我看了眼还是没弄明白的林宗然,更气急的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上通天府路,下接幽冥泉,奈何往生桥,这三行字已经很明显了。

    你想啊,下接幽冥泉这是去阎王地府的路,你敢走吗?奈何往生桥传说过了奈何桥就会进入轮回你敢走吗?

    只有上通天府路,按照字面的理解是没有凶险的,我现在也只能这么判断,具体这路是凶是吉走过才知道。

    我刚才也问你了是不是要兵分三路,我也不确定这条路就是生门,只不过走另外两条路危险会更大,这要你自己拿主意。”说完我不在看林宗然一眼,目光一直望着烟暗的铁索桥另一头,安静的等待他答复。

    林宗然望了往身后那群士兵一咬牙道:“我们还是一起的好,不管这条路是不是生门,人多总是好的,就算遇上些什么东西也好让他们先上。”

    林宗然越说声音越低沉,像是怕被身后他自己的士兵听到,听完他的话我感到有些好笑,前脚跟这林宗然还对我呼来喝去,现在反倒来拍我马屁。

    但当时我也知道经过了这次事情,林宗然无形之中对我的看法提高了很多,就算那次什么都找到,他也不会再要我性命了,所以当时我也不担心,只是不想与他为伍罢了。

    “爷爷你们到底遇见了什么啊,能让十几万士兵都牺牲。”周凡越听越觉得那个地方神秘,心里正打算是不是以后要去那个地方一趟。

    爷爷正想说话不料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该吃饭了爸,周凡你们也先下来吃饭把。”爷爷笑着站起身:“好了我们先吃饭,边吃我们边聊。”

    “终于可以吃饭了,我都听入迷了,不说我还真饿了。”子蒙一个兴奋劲的往楼下跑去。

    “你大爷的你饿死鬼投胎呢,别摔死。”周凡狠狠鄙视子蒙一眼,这货不分三七二十一,一个劲的往楼下跑,整栋楼都被他那急促的脚步震的不轻。

    此时一饭桌上正围着天佑,周凡几人,众人边吃还聊着,子蒙见话题久久没入正题,便忍不住道:“行了别聊些没用的,爷爷快说接下来怎么样了,你们有没过那铁索桥。”

    众人听着子蒙话也不由安静了来,静静的等候爷爷的话,爷爷这时已经吃完了饭看着周凡一群说:“当时林宗然也听从我的意见,他本就是一个怕死之人,他情愿只走一条路,也不愿兵分三路过桥,不过后面发生的事情也是预料之外。

    三座铁索桥我们选择了上通天府路,那座铁索桥整座桥从平台那头往前不知究竟有多长,远远的只看到一半铁索桥还掩盖在烟暗之中。

    我们一行人缓缓的来到铁桥前,我摸了摸那座桥发现铁桥主要材料居然是用一堆青铜铁链做成的,粗壮似手臂的巨大青铜铁链连绵不知道多长。

    整条铁索桥的两边还挂着一排小铃铛,当我们一群人走上去的时候,整座桥随着晃动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古怪响声。

    起初我还没注意,可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每个铃铛里面都有一团幽冥火,随着铃铛的震动缓缓的从,铃铛内部漂浮出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个是幽冥火。

    只是也觉得很是诡异,但还没来得及交代下去,幽冥火便往一群士兵身上黏,士兵被黏到的瞬间,整个人都着起火来,当时非常混乱根本没法再让他们听从指挥。

    林宗然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边用袖子扇着往他飘来的幽冥火,边着急的对我说道:“怎么办..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在这啊。”林宗然已经慌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一直死死的跟着我。

    我看了眼还在喃喃自语的林宗然忙说:“现在还能怎么办跑啊,只有跑过这条铁索桥才有活下去的机会,不然在这狭小的桥上面你想躲都躲不了。”

    当时我也不管前面有什么危险,交代完林宗然后便蒙着头,一头冲进烟暗的铁索桥另一边,林宗然看着我一下子就往铁桥的另一边跑,也知道只能这么办了。

    当即拿出手枪对着天上放了一枪吼道:“都给老子往桥的另一头跑,想活命的就不要停下。”说完他也不再理会身后的众人,跟着我的脚步也一头冲进了烟暗。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但我知道一路跑过,随着震动身后每个铃铛都慢悠悠的飘出一朵幽冥火来,随着幽冥火越来越多,身后的也有更多人被幽冥火沾到变成火人。

    林宗然跟着我屁股一路跑过,虽然也有一些幽冥火往他身上串,但都被他躲了过去,在我跑的快要力竭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空间,四周墙壁上悬挂着上百盏油灯,把整个空间都照亮。

    我刚停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身后一群士兵便跟不要命似的往我这冲来,待到身后所有士兵都气喘吁吁地端坐在地上。

    我才有空打量起整个巨大的空间,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又来到一方平台上,只不过这回的平台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林宗然也发现奇怪之处,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我身边道:“这里是哪里?难道我们来到了这座山的中间了吗?”

    我没理会林宗然的惊讶,缓缓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高大的山腹,整个都已经被掏空,从我站的位置往上看一样是一片烟暗。

    那座山究竟有多高我不知道,但看着这一方平台明显比之前的那块大了很多,上百盏油灯镶在岩壁的四周,使得整个空间一眼望去能目视十米左右。

    到现在我才有心思转身去察看林宗然的那群士兵有没有事,不过一看之下我便吓了一跳,原本三千多的士兵只剩下了一千多,在那条铁桥上居然死了两千多人。

    我吃惊的对林宗然说:“怎么一下子死这么多人?你确定你是士兵都来到了吗?”

    林宗然显然对我的问话很不爽,看着所剩无几的士兵闷声道:“这就是你选的路,现在还能剩下一千多士兵已经算是万幸了,你刚才是没见身后的场景,成千上万多鬼火扑来,要不是我跑得快估计也死在哪。”

    听完林宗然的话我也知道,现在眼前的剩下的士兵怕是就这么多了,再没赶过来的也已经没活路了,看着一群后怕的士兵。

    当时我并不是想怎逃跑而是在想怎么把他们安全的带出去,那里是在太过诡异了,林宗然见我不说话,用胳膊肘顶了下道:“你想什么呢,赶紧想办法找到棺材,找点值钱的东西我们出去。”

    我鄙视的望了林宗然一眼,缓缓说:“现在这里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你让剩下的士兵都被火把燃起来,现在这虽然有灯照明可还是太烟了。”

    林宗然不亏是做司令的人,当即下命令让他们把火把燃起来,当一千多把火把再度燃烧起来,整个空间变得更加的明亮。

    我再次打量起整个空间,走着走着我不由觉得脚下生风,停下来一看,冷汗立马冒了出来,停下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所在的平台其实只是三块平台中的一块。

    只是因为这个方空间太大的缘故看,而平台又正好是跟四周岩壁上的油灯齐平,下面还有两块平台,不过油灯镶在岩壁的位置,跟最上面的那块平台成水平线,

    远处看来只看看到一片柔和的灯光,把平台脚底下的视野全部都掩盖,要不是当是我机灵,估计已经摔的粉身碎骨了。

    发现哪里的布局后我立马告诉了林宗然,他把所有的士兵都安排到了平台的边缘,这回借着火把的亮光,我看到了下面两块平台的真面目。

    我们当时所在的平台只是最上方的一块平台,下面还有两块巨大的平台,平台的中间由一根巨大的石柱支撑着,那根石柱我看不清它上面到底雕刻着什么,不过隐约间能看到一条盘旋在石柱巨大雕像。

    借着幽暗的火把亮光,我感觉到那条雕刻着东西要么是蛟龙,不然就是大蛇巨蟒之类的,因为除了这些生物我想出还有别的。

    只不过我越看越觉得惊讶,从最上面的平台边缘爬着往下看,是能看到平台中心的柱子,不过我也只能看到下面那一块平台还有再下面的一块平台边缘。

    这底下还有多少这种平台我不得而知,但看样子我所在的这方平台应该就是最顶层的那方平台了,那条雕刻盘旋在石柱上的巨龙,或者叫它巨蟒,像是活着的生物。

    虽然当时我也为此感到很可笑,那条石柱半径十几米,甚至还要大,怎么可能上面的东西是活的,不过当时除了我以外,林宗然也发现了,他低声的对着我问:“这究竟是雕像还是活物,我怎么感觉它像活的。”

    我瞟了他一眼说:“不可能是活的,你见过龙吗?再说了就算不是龙你见过跟汽车一样大的巨蛇吗?别自己吓自己,让我再看看。”

    虽然我嘴上是怎么安慰林宗然的,不过我越看就越觉得这东西想活的,只不过我没敢跟他们说罢了,就在我们一群人都趴在,平台的边缘上观望的时候,整个空间突然一阵颤抖,

    趴在边上的士兵有不少人手中的火把都被震的掉落下深渊,林宗然看着颤抖越来越厉害的空间,对着刚想说话。

    就被我连忙打断,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先暂时不要出声,时间就在一群人恐惧症一点点流逝。

    山腹空间在颤抖了十来分钟后便又再次回到平静,我站起身子又把目光望向四周的岩壁,只见除了镶在岩壁上的油灯以外,又多出了些东西。

    我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具具风干了的尸体,起初空间只有灯油照明,根本看不到山腹的顶端,而现在多了一千多火把自然比刚才敞亮了很多。

    剧烈的颤动过后,也把我的视野拉上像了山腹的顶端,这时我才发现了山腹顶端跟前面刚进来的时候那样长着一根根钟乳石,不过那一根根钟乳石的末端,都用铁链捆绑着一具干尸,就这么悬吊在山腹的顶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