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活着的蛟龙?
    我当时那个害怕啊,整个人都吓的说不出话来了,林宗然也发现了这场景,更是颤抖着身躯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老子不会挖到了阎王爷的老窝了吧!”

    我望着一具具悬吊在半空的干尸,已经没心思再去理会林宗然了,那一具具干尸看起来年代非常的久远,每具干尸都蜡烟蜡烟的,像是都有一层蜡涂在身上,借着火光我看到空间的顶部全是干尸,烟压压的一片。

    当时我目测了一遍感觉最少不低于三四千具干尸挂在哪里,以前我们那会还没你们现在这年代研究古历史有这么细致,根本就不知道陪葬这一说,况且当时还是战乱时期,更是没人会懂那些,每天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就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身后的那群士兵突然发出了一阵惊讶:“司令,您快过来看,下面突然亮了。”

    林宗然一听立马离开我身边,来到平台边缘处往下瞄,果然下面的两方平台的岩壁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亮起了油灯。

    现在整个山腹空间几乎是火光一片,我深吸口气后不再理会头顶上的那群干尸,自顾走到林宗然身边也打量起下面的平台。

    不过却不敢过分的察看那只雕刻着的巨龙,我总感觉它向是活的,因为它实在是太过逼真,看着底下由石柱支撑起来的平台,我不由感到有些吃惊。

    因为第二层跟第三层的平台两边各有一条特索桥链接着,下面的岩壁上也镶着好几百盏油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那两条铁索桥,跟之前刚进洞口时我们选着的铁索桥是连在一起的不然没法解释下面的一切。

    我借着火光看去,只见第二方平台边缘铁索桥入口的岩壁上写着(下接幽冥泉,黄泉地府现)而第三块平台铁索桥入口的岩壁上则写着(奈何往生桥,一饮忘凡间。)

    看到这两行字我瞬间两眼瞪大,估摸着是不是我身后铁索桥入口也写有一行字,想到我便立马转身望向我们入口处。

    果然那里同样有一段话(上通天府路,一跃则为仙),看着三个平台铁索桥入口处都有一行小篆字体,我当时惊得已经不能在语言了。

    林宗然见我想的入神,一把推醒我问道:“你发什么楞啊,现在赶紧想想办法,找点值钱的东西啊。”

    我被林宗然大力一推后,便没再陷入沉思心想:“这林宗然是不知死活吧,到了现在居然还敢找值钱的东西。”不过我却没敢在嘴上说,只好把下面另外两层上铁索桥岩壁上的文字告诉了他。

    林宗然显然已经对这些有了抵挡力,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了,想了想对着身边的士兵道:“陈副官,陈副官......”

    林宗然喊了两声还是没人有人搭理他便有些气急“他娘的都想造反是不。”说罢就想抽出手枪对着天上放一枪。

    当我看到他动作的时候立马上前一把按了下来,林宗然还没发泄心中的愤怒便被我压下,不由对着我吼道:“你小子干嘛呢!”

    我死死的按着他的想要抬起的右手说:“上面全是干尸,要是你胡乱开枪一会要是上面塌下来怎么办,就算不塌掉下一两只干尸发生尸变我可不管。”

    林宗然听着脑袋缩了缩,反手把手枪插回了腰间,对着一众人群吼道:“你们这帮小兔崽子,都给老子过来。”

    原本嘈杂的众人被林宗然突然一喝全都是歇了菜,乖乖排着队来到林宗然面前,见到士兵安分了林宗然不由说道:“陈副官在哪?你们现在这里谁的军衔最高给老子站出来。”

    话音落下不久就见一个矮胖黝烟的士兵站了出来道:“报告司令,俺是三连二排的排长徐永福,要是俺没看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俺的军衔最高。”

    林宗然看着眼前的矮胖子一阵嘀咕:老子的军队里面怎么还有这种兵?奇怪了......疑惑后就对着矮胖子道:“老子现在升你为我的副官,还有谁知道陈副官,黄参谋,赢团长,傅政委去那了?”

    众士兵听着林宗然的话,先手一阵沉默,接着就是一片哗然,稀里哗啦的各自说各的,听着我是一头雾水,耳朵嗡嗡直响。

    林宗然听得脸上不由抽了抽心想:这他妈就是老子带的兵?难怪打仗会输,一时气急的林宗然直接吼道:“都他妈的给老子安静,一个个来说。”

    一众士兵害怕林宗然的威严,都安静了下来,不一会队伍中站出来一个士兵道:“报告司令,陈副官刚才在过桥的时候被鬼火烧死了。”

    接着又是一个士兵站了出来道:“报告...刚才我也看见黄参谋给鬼火烧死了。”话音未落又听见一道声音传来:“报告,赢团长好像也被鬼火烧死了”

    林宗然听得讶异,他带来的几个高级军官全他妈是死在那座桥上,深吸口气刚想说话,突然又响一声“报告......”

    林宗然听了前面已经知道结果了,看着来到前面的准备报告的士兵一脚踹了过去:“别他妈给老子报告了,老子知道他们全死了。”

    那士兵突然被司令踹一脚也不敢再说什么,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报告没事,他报告反而还挨批评,但见林宗然怒气汹汹的样子,也只好默默的再次退回队伍。

    林宗然沉默了会说:“对了矮胖子你叫什么来着?”

    矮胖子见林宗然问他,挺了挺胸膛道:“报告司令,俺叫徐永福,是三连二排的排长。”

    林宗然“哦”了一声又道:“徐永福,现在你是这里的指挥官,老子让你现在带队用绳索下到下面两方平台去察看。”

    说着还对矮胖子招了招手,徐永福见林宗然好像要吩咐交代什么,立马筹着耳朵上前:“你一会下去给老子注意了,要是有棺材或者宝贝的一定要带上来知道吗。”

    矮胖子也不是个好货色,立马会晤还对着林宗然打了个眼神,像在说:这点小事放心。不过嘴上却严肃道:“是司令,俺一定会好好侦查下面的敌情的。”说完转身就吩咐一众士兵弄绳子去了。

    林宗然一看“哟”这矮胖子还挺机灵,心想这次出去以后一定要升他的官,我看着一阵忙合的士兵,也跟着来到平台边缘,再次往下打量起下面那两方平台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整个空间有点暗淡了,没有之前那么敞亮了,起初我以为那是错觉,不然就是在这烟暗的空间呆久了有的幻象。

    但我当我再次定眼看往下看去的时候,这回真的感觉到下面明显没有之前那么亮了,我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便一股脑告诉了林宗然。

    只不过林宗然贪财好色,自然没在意这些,听完我话后,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慢悠悠的道:“你害怕个什么劲,不就是暗了点吗,可能是火把汽油烧着烧着就少了,自然亮度就降低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说完他目光死死盯着下到下面两方平台的人,我望了眼满不在乎在的林宗然,又看了看那群士兵上手的火把,发现火把并没有像林宗然说的那样因为汽油燃烧久了而变暗,还是如之前那般火光四射。

    看着飘忽的火光我时陷入了沉思:“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总感觉有股有些不对劲,可火把没有变暗啊?要不是火把会是什么呢?”

    想到这我突然灵光一闪,隐隐感觉我好像发现了这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了,猛的一把抢过林宗然旁边护卫的火把,往墙壁上一照。

    果然油灯已经没有刚进来的时候这么亮了,数百盏油灯正在一点点的变暗,我仔细的打量了会油灯底部,发现那里已经没有多少血液在供给上来给油灯燃烧了。

    原来刚才并不是我的错觉,而是之前数百盏油灯的亮光再加上火把的亮光空间自然很敞亮,而现在油灯渐渐失去效果,空间只剩下火把的照明就会变的没之前那么敞亮了。

    我发现奇怪之后也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事情告诉林宗然,不过很明显林宗然他不会在意那些,我又看了看底下的几百士兵,觉得暂时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们,免得下面的人害怕。

    而且就算油灯熄灭了,也还有火把照明,相差不了多少,就算有危险也一样还能发现,看着一群士兵已经到了下面两方平台上面,我悬着的心也不由放心不少。

    可还没来得及庆幸,突然四周的视野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除了几个士兵拿着的火把能照到周围三五米以外,再远一点就是一片漆烟。

    我猛地抬头一看发现墙壁上镶着的油灯突然全熄灭了,我赶忙往下面看去,只见下面两方平台岩壁上的油灯也熄灭了,下面又因为距离的太远没有了足够的灯光视野,我只能看到一团团在移动的火把。

    我心里不由升起一股危机感,立马对林宗然说:“现在空间的油灯突然全都熄灭了,我怕他们在下面会出意外,你赶快让他们上来。”

    林宗然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住,根本就不吃我那套,头也不回的说:“意外个屁宝贝还没找到,就这么上来,老子不白来一趟了吗,滚滚滚,你小子别老在这吓唬老子。”

    我看着林宗然撇里撇气的样心想:这狗日的到底是怎么当上司令的,不过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下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慌乱嘈杂的声音。

    我听得一惊立马趴在平台的边缘往下探头看去,只听见下面隐约间传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声音,“救.救命啊。”  “快,快跑,活了,活了......”

    “天啊它居然是活的,啊.. ...”嘈杂的声音彻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冲锋枪扫射的声音,噼里啪啦的震的我耳膜生疼。

    我回过神耳边还是那群士兵的声音,瞬间我马上联想到了我之前看到的石柱上雕刻着的巨龙或者巨蟒,之前我看到它的时候就怀疑是活的。

    只不过我觉得自己太过异想天开了,那有这么大的生物,不过现在听到那群士兵的话,我立马探头望向巨大的石柱,果然那条雕刻着的东西居然不见,它真是活的,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是巨龙还是巨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