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三千干尸变粽子
    林宗然看到我浑身颤抖的样,不解的道:“怎么回事,下面那帮小兔崽子没事胡乱开什么枪。”

    林宗然还想再次安排一批人到下面去察看不过却被我制止了,我看着他一脸疑惑样便说:“不要再让人下去了,下面的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我劝你还是现在出去吧,不然我们也有可能会死在这。”

    林宗然显然没把我话放在眼里,看了眼身后仅剩下的不到五百士兵道:“你别吓老子,老子参军到现在什么没见过,那些个妖魔鬼怪别说它们不敢出来,就是真的敢出来,看老子不一枪蹦了......”

    林宗然话还没讲完,突然底下又传来一阵震耳欲聋吼叫声,原本平静的山腹被这阵吼叫声震的一阵颤动,我们一群人也被震的七歪八扭。

    有些个士兵已经吓的瘫坐在地上,林宗然当时也被那阵吼叫声吓得不轻,只不过他作为司令虽然害怕但也要保持镇定。

    林宗然小心的瞟了四周一眼低声对着我道:“周子扬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老子,都一五一十的给老子交代清楚,不然老子我现在就毙了你。”

    我当时正打算要不要把石柱上的雕像事情告诉他,被他这么一威胁我也不管了,把巨龙的事情低声跟他说了遍。

    林宗然听完吓得脚步飘忽,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那东西真的活过来了?”我看了眼身后那群战战赫赫的士兵,并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林宗然知道我不会开完笑沉思了会道:“可现在我们就算再想回去,也没路可走了啊,难道要走来时的路吗?那条铁索桥一下子就要了两千士兵的性命,我可不愿在踏上去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时间也不好决定便对着林宗然说:“那条巨龙或者巨蟒已经被我们惊醒了,我们要是再不走它一会上来,你这几百士兵都不够那家伙晒牙缝的,现在只有三条路,一要么走回去,二是原地找出路,第三......”

    “什么第三你他妈别废话了。”(林宗然)有些气急忙道。

    “第三就是让几个身手好的士兵,沿着岩壁往上爬,看能不能找到另外的出路,我估计四周只有身后一条通道不会再有别的出路了,就算有别的道路也是在我们头顶上的地方。”

    说罢我便用手指着头顶烟压压的一片钟乳石,那里全都是一具具悬吊着的干尸,而上面还有没有另外的出路我还真不知道。

    林宗然一听觉得有戏,看着身后的跳黝烟的洞口,便转身对着剩下的几百士兵安排接下来的事宜去了,我看着两个身手敏捷的士兵徒手爬在岩壁上,心里也是一阵着急。

    我隐隐感觉到底下的那条巨龙正在伺机等候,随时都有可能爬上来的可能,望着一点点往攀爬的士兵我的心越来越紧张。

    一群军队也就只得两只手电,当时还是战乱时期,别说是手电了就是一般的电灯都不是平常人能用得起的,以前那年代还是点油灯。

    林宗然作为带几十万军队的司令他多少也会有一两只手电,进来的时候也就他身上和副官各带了一只,副官死了只剩下一只在林宗然身上。

    现在拿给了正在岩壁攀爬的士兵手上,我顺着士兵咬在嘴里的手电光线看去,只见那一具具干尸有些诡异,起初我看到的时候那些干尸都是已经只剩下了骨头了,仅有一层皮裹在外面。

    可现在士兵越来越靠近干尸,我感觉那些干尸好像发生了些变化隐约间我感觉到那些干尸好像突然长出了一些肉来,不过想法才在我脑袋一现便被我立马否决掉。

    我自嘲的笑了笑心想:上千年的干尸怎么可能还会长出肉来,我自己也有些讽刺自己,不过士兵越是靠近干尸,我借着手电看去越是感觉到不像是假。

    干尸真的跟我之前看到那样变了很多,起初的干尸只是一具骸骨,而现在的干尸却能模糊间看到它们的五官和脸型轮廓,我越看心越慌。

    就在我刚想提醒林宗然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两个士兵已经爬到了很高的位置,现在他们跟干尸已经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因为只有一把手电的缘故,左边的士兵因为有一具具干尸挂在中间挡住了视野,并没有注意到那可怕的一幕,可我在下面接着火把的光线却看得清清楚楚。

    右边的那个士兵已经几乎爬到了山腹的顶端,而山腹是一个弧形的半弯的拱顶,他此时看着头顶的那段半弯距离知道已经不可能在往上爬了,就打算在附件的岩壁上找个能落脚的地方,再看看岩壁附近有没有别的出路。

    可就在他转身往边上移动的时候,因为没有手电照明,他又因为爬的太高底下的火把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亮光能给他提供视野。

    一个转身爬过旁边的时,不小心被他旁边挂干尸的青铜铁链一瞬间勾住了衣领,那士兵用力一跃,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衣领已经被勾住,在他爬出去的瞬间,反回的力度更大,一下子把他带到了空中,跟那具干尸挂在了一起。

    那士兵心理素质也是非常的好,见自己被挂在半空也没过多的害怕,只是他刚才被勾住衣领的时候手臂狠狠的在岩壁边缘处划了一道,鲜血瞬间从手臂上涌了出来。

    他一手抓着青铜铁链,一手推开跟他近在咫尺的干尸,不过当时换做谁也会这么做,不会有人愿意跟一具上千年的干尸挨在一起。

    那士兵手上的鲜血一跟着他抓住的青铜铁链手一路顺着链子流向干尸,这也才是我最震惊的地方,爷爷说着咳嗽了两声后就是一阵感叹。

    周凡看了眼众人都知道他们已经深深的陷入了爷爷的故事中,便自觉给爷爷盛来了一杯水爷爷接过喝了口后继续道:“原本看着干化的尸体,被鲜血一点点滴中,突然开始一点点的蠕动起来。

    那士兵因为不敢分心,一手死死的抓着青铜铁链,也就因为他的用力手上的鲜血涌出的更多,鲜血顺着铁链流向尸体,那尸体蠕动的越厉害。

    那个士兵暗叫他也发现了不寻常之处,本能就想推开干尸,不过他才放手推开尸体的瞬间那具尸体就像疯狗一样,猛地往他身上扑,双手死死扣住那士兵,张嘴就是一口狠狠的朝他咬去。

    那士兵就算再精锐,心里素质再好也经不起这番折腾,瞬间整个山腹空间都响起凄惨的喊叫声,林宗然听到声音也把目光转向了另一边。

    他之前一直在关注有手电的那个士兵,因为他本身视力就不太好,另一个士兵又没有手电照明他也没去管那个,在听到惨叫声后才下意识的往哪里看。

    “我草... ...我的娘啊,这他妈的是尸变吗?”林宗然亲眼见到眼前的一幕,也害怕的后退了不少距离,远远的离开那个士兵所在的位置。

    我们听着那凄惨的叫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救人已经不可能的了,先不说有没人敢救,就是想救这么高的地方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爬上去的。

    林宗然在底下看着凄惨的士兵也有些不忍,掏出手枪就准备给他来个了解,不过刚掏出手枪的瞬间,还没来的急开枪我便听到了他一声大吼:“爬下。”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眼前白光一闪,接着两眼就被突然闪来的亮光照的生疼,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人把我扑倒在地,接着瞬间耳边就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整个山腹空间当时一片震荡,我被狂暴的爆炸冲击撞得的我背后一阵火辣,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士兵经不住干尸的撕咬,用手榴弹自杀了。

    我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晃悠着来到林宗然身边,跟他道了声谢,刚才要不是因为他把我及时扑到,怕是我也会跟着受重伤,虽然不至于死但在这种地方重伤基本就跟死没区别了。

    林宗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我挥了挥也没说什么,我知道他不想让我死,因为他对那里的事情一无所知,要是我就这么死了他估计也会出不去。

    我抬头看了下上面的岩壁,只见另外一边的士兵也不知道哪去了,估计十有**是被刚才的冲击掀翻掉到了下面的那两方平台或者掉进深渊去了。

    现在两个士兵一个死,一个失踪,我当时已经不再考虑要在山腹上面另寻出路了,转身低声的对着林宗然说:“现在只能往回走了,要是再不走,我怕我们永远都出不去了。”

    话音刚落,林宗然还没来得急答应我,就见头顶一个个烟压压的东西往下掉,有些士兵没注意瞬间就被掉下来的东西砸成重伤。

    那些掉下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一具具悬吊在半空的干尸,瞬间我两眼一登,转身立马往来时的通道跑。

    林宗然见我行动如此迅速,也跟着转身往回飞奔,只是在跑的途中还不忘大吼声:“小兔崽子们赶紧跑,不跑就没命了。”

    我当时也已经顾不上那些个士兵死活了,我们那方平台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小,况且我们还是在平台的边缘位置。

    距离入口的通道还有段不小的距离,头顶上那几千具尸体像下冰雹一样,不要命的往下砸,我们又正处干尸的正下方位置,被砸到一下不死也会重伤,我这一生就数当时跑的最快了。

    说着爷爷还不忘自嘲下,当我跟林宗然都跑到入口处的时候,才有机会转过身看那些士兵,这一看又是把我吓的不轻,仅剩下的五百士兵有一大半已经被砸的断胳膊断腿,拖着重伤的身躯在那一点点挪动。

    可他们还没爬两步,便被那些砸下来的干尸死死的抓住,那些干尸因为都从高空坠落,而且都笔直的掉下来,双腿已经摔的粉碎,可半截以上身子还在趴着那些摔倒在地上的士兵抓住就是一阵撕咬。

    当是我跟林宗然整个人就吓傻了在那,几千具干尸抓着几百士兵在疯狂的撕咬,山洞又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望着眼前的一切林宗然颤抖的对着我问:“这几千具干尸不会全部变粽子了吧!”说完还一脸吃惊后怕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