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前路不通,后有粽子
    我看着他一脸怂样当时就想笑,不过因为眼前还有几百士兵被那几千具干尸分食,我便死死的忍住,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说:“你居然还知道粽子可以啊,是三角粽,还是灰水棕啊,或者是大肉粽呢,要不要来一个。”

    林宗然听着我的话一脸愕然,见我这时候还有心情开他玩笑,把头仰到另外一边说:“你当老子没见世面呢,当年我们村里还有出过道士呢,粽子我是没见过,不过却听老一辈的人说起过。”

    我看了眼滔滔不绝的林宗然也没去理会他,因为我耳边还在彻响着几百士兵的惨叫声,就在我们两个对话的瞬间,又有几十个士兵不要命似得往我们这边跑来,待到那群跟丢了半截魂的士兵气喘吁吁的来到通道后。

    我仔细一瞄发现所剩下的士兵仅有不到百人了,林宗然自然也看到了这些,望着一个个失魂落魄的士兵,他看着便气不打一处来。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抽出手枪就朝倒在地上的士兵和干尸粽子一梭子弹,林宗然也不管那些个士兵有没彻底死去,只见他一梭子子弹下去后,连带士兵和干尸都歇了菜,全都趴在了那里一动不动了。

    喘着气的士兵见林宗然开枪有用,也抽出枪支对着平台是一阵乱扫,那群还没死绝的士兵也被他们乱枪打死了。爷爷边说还边感叹当时乱世的人心险恶。

    不过谁生活在乱世都一样,要是你没个狠心,会死的很快而且会死的很惨,所以古人都说:乱世会出英雄,这乱世出英雄不假,可更多的却是枭雄。

    天佑看了眼一脸疑惑不解的周凡又望了望爷爷问道:“爷爷那当时林宗然把几千干尸和几百士兵都杀了吗?不是说僵尸基本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吗?怎么可能一梭子弹就能杀了。”

    这时还没等爷爷说话,周凡却先开口道:“那些应该不是僵尸粽子,而是人死之后的一口精气,那些人都是在古代被人用极端的手段杀死后,接着又把尸体悬吊起来。

    古人有言:前世冤仇今日恨,一杯黄土消尘间。意思是说:不管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人死之后都为大,古代人为什么在人死之后一定要埋葬进土里,用现代的理解就是一种信仰,其实也一种传承。

    但俗话说得好:人死享天乐,入土便为安,人死之后若是不能入土,等于不入轮回,冤死之人更是戾气之重,那些干尸被人以这种极端的手段悬吊在那个山腹空间。

    千年尸身不接地气,死后还被裹了层尸油在身上,使得尸身千年而不腐,他们死后的怨气也会聚集在天灵穴上,天灵穴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头顶部位。

    那些干尸被悬吊在半空千年不腐,怨气就算在重它们也不可能自己发生尸变,没有地气的滋养,尸就不能算尸。

    所以说它们是僵尸还不如说是精气,是死后的怨气之精,这口怨气因为尸身的不腐,被锁在了身体里面,等待特定的机遇导致它们尸变,我在想那些干尸可能是那个墓的镇墓手段之一。

    布置这个墓的人想必是经过精心算计的,那个山腹的顶端肯定会有别的通道出去,他没办法堵死顶端的通道。

    所以布置之人才会以几千干尸掩盖山腹顶端,要是有人试图往上或者从那里爬下来,必定会激起那三千干尸,从而形成镇墓或者防盗的手段。”

    众人听着周凡的话都有些吃不消,天佑三人好还,晴儿和暮雪两女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她们毕竟没有经历过像天佑几人的往事,对于这些神鬼还只是一知半解。

    就在一群人还在回味周凡的话时侯却听到爷爷说道:“没错,那个山腹的顶端应该会有别的出口,当时我便感觉到哪里有微弱的风往平台吹来。

    我才建议林宗然让士兵去岩壁寻找出口的,不成想却导致了尸变。”爷爷人老了说着又是一阵感叹和自责,想必他对当年事情也有些过不去。

    周凡正想着该怎么劝劝爷爷,却见爷爷又继续道:“当时我看着林宗然一股脑把他手下的士兵和干尸全都杀死,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

    毕竟他们已经都被干尸咬到了,也肯定中了尸毒就算能救的出去,也会毒发而死,况且当时林宗然也没看起来这么冲动。

    我在他开枪的瞬间,看到那些被咬的士兵渐渐不再惨叫,也不再露出痛苦的表情,而是逐渐的呆化,慢慢的那些干尸就不再扑咬那个呆化的士兵,转而咬像旁边还在挣扎的士兵。

    当时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词就是尸变,干尸的毒素太过剧烈,已经把那些士兵同化了,同样变成干尸,干尸也不会再去咬他。

    我就这么在噼里啪啦的枪响中想得走了神,直到林宗然大力的推了我一把,我才醒悟过来,还没等我发牢骚。

    林宗然便先开口道:“你小子发什么楞啊,赶紧想办法出去,我算是明白了,这里根本就没啥宝贝,鬼怪粽子到一大把,幸好老子没把所有士兵都带进来,不然全死在这那就完蛋了”说着他庆幸的拍了拍胸口。

    我看着他的表情一脸的无语:“你现在知道这里危险了,起初我权你的时候,你怎么说来着,还拿把抢顶着我非要我带你进来,现在想出去只能再往回走吧。”说完我转身指了指身后黝烟的通道。

    林宗然看着我手指的方向,也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了,但还是有些弱弱的道:“能不能别走哪里,就真的没别的出路了吗?”说完还一脸期望的望着我。

    我当时看都没看他一眼,踏步就走进黝烟的通道里面,那群士兵见状也不用林宗然吩咐立马跟着我脚步也走进了通道。

    林宗然一看四周围是剩下自己了,立马大荒忙喊:“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等等老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估摸着怎么也有一两公里的路程了,难怪当时我们跑进来的时候会这么累。

    我望着眼前那熟悉又让我感到害怕的铁索桥,我就是一阵腿软,不过已经到了这里,我不得不做出选择。

    我看了眼身后的林宗然和一众士兵对他们慎重的说:“一会我跑你们便跟着上,我停你们就停下知道吗?”

    林宗然见我如此严肃的表情交代,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深渊和长到望不到尾的铁索桥,知道这是在赌命只要一踏上那座桥就不会在有回头路,

    不管你在上面遇见什么都只能面对,因为也只有条路可走,狭小的铁索桥只能容纳三人同行,我们一行最少也有几十人,要是前面一遇见危险要么等死,要么就拼命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缓缓的踏在铁索桥上,我脚步才刚落下,连忙想到我们进来时候的场景,猛地对着身后的众人喊道:“你们一会过桥时千万不要用力过度,能小心尽量小心不要触碰两边挂着的铃铛。”

    说完我也不理会他们自顾小心翼翼的走在这不踏实的铁索桥上,奇怪的是我们一行人都走了好几百米,居然安让无恙。

    当时我还在庆幸我们的走运,可就在我一点点走在桥上的时候,身后的林宗然死死的拽了我一把,我本能的被他大力的往后拉着倒退了几步,我刚想质问他怎么回事。

    他却对着我使了使眼色,我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只见在我们铁桥的不远地方,那烟暗笼罩的不远处,一对巨大的灯笼悬挂在半空,在烟暗里显得很是抢眼。

    林宗然见我不说话便问:“这里怎么会双灯笼?我们进来的时候好像没有啊,难道是当时我们没注意?”

    见林宗然发问,我仔细的打量了会前面的灯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低声对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把速度在放慢些。

    另外你让士兵把枪支都上好堂,有什么不对劲先来一发。”说罢我等着林宗然去交代身后一众士兵,见他们都默默点头后,我才重新迈出脚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我一边走一边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对灯笼,心里的危机感也越来越重,就在我们一路无话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声:“你们看那,那,那个灯笼它动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惊呼声我脚步立马一停,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灯笼,只见那对灯笼忽上忽下像极了被大风刮的乱晃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便探头往深渊看去,伸手感觉了下,当时整个山腹空间一片寂静,没有一点风出来,灯笼怎么会突然自己晃动。

    我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古怪,一边跟林宗然商量着,可就在我们还在聊要不要过去的时候,最后面的士兵突然又喊道:“司令,司令那些被干尸咬死的士兵又复活了,现在正往桥上过来呢。”

    听到声音我跟林宗然对视了眼,立马有了决断,我不管眼前的古怪,再次迈步走向铁桥的另一头,林宗然则是对着身后大喊道:“千万别让他们过来,也不要让它们伤到,要是靠近你们躲不了的话可以开枪。”

    说罢也带头跟我一起走向铁桥的另一端,我们距离灯笼越来越越近,而且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就在我越来越感到自己要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枪声。

    我被那阵枪声生生震在那里,行走的脚步也不由停了下来,不过祸不单行身后的枪声刚响起,我便闻到了一股非常腥臭的气味迎面向我扑来。

    随之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我跟林宗然都被这狂暴的吼叫声,震得耳膜出血,死死的捂着脑袋蹲在地上。

    可当时我并没有太多心思顾虑自己的情况,蹲在地上狠狠晃了晃脑袋,便对着林宗然吼道:“让身后的士兵对着灯笼开枪,快,快,赶快开枪。”当时我已经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生怕林宗然听不到。

    林宗然此时已经对我深信不疑,也管三七二十一猛地对着身后就是一顿喊叫:“全部给老子对着灯笼往死里打。”

    说罢率先抽出手枪对着灯笼就是一阵狂射,身后的士兵见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见司令都下命令开枪了,他们也不在顾虑,对着灯笼便是一阵枪林弹雨。

    我看着那双灯笼渐渐的消失,和噼里啪啦的枪响声心里想:“这回可真是祸不单行啊,前路不通,后有粽子,完蛋了,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