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九龙之血祭蛟龙
    就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林宗然)一把拉着就往前面跑,我被他突然的拉扯给吓到了,猛地挣脱后说:“不能再往前走了..”

    话还没说完,(林宗然)便对着我吼道:“什么不能再往前了,你他妈的自己看看身后,老子情愿从这跳下去,也不愿意被身后那群东西给咬死。”

    说罢又不顾的我的反对硬拉着我往前跑去,我跟着他的步伐边跑边回头看,只见身后已经有好几个士兵被那群变异的干尸士兵扑倒了,而身后的士兵因为害怕拼了命的往前挤,现在他们可不管什么司令,不司令的了。

    当时要是我不跑肯定会被他们踩在脚下,(林宗然)也知道当时那情况怕是那群士兵也不会再听他的了,在我们快要跑过铁索桥的时候,整座桥突然一阵的晃动,摇晃的特别厉害,有不少士兵因为没站位被晃荡的铁桥给摔到了深渊下面

    我情急之下拽这(林宗然)猛地趴下,两人死死抓着铁索桥的木板,待到整座桥逐渐恢复平静后,我探头往身后打量了一眼,只见身后仅仅只剩下三四人了,而之前追中我们那群干尸士兵被这剧烈晃动的铁桥全都给抛到了深渊下面。

    就在我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前方烟暗的不远处,又亮起了那队灯笼,我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那双巨大双眼,我已经害怕到说不出话来了。

    (林宗然)见铁桥不再晃荡,而我却在一点点的后退,他刚想说什么,不过他站的距离当时离我非常的近,就在他刚想发问的时候,看到了我脸上那惊恐的表情,(林宗然)眉头不由皱了皱,看着我一点点的后退,他也跟着没说什么

    跟着我一点点的后退,待到我们两人都往身后退了不少距离,眼见几乎就要推到那些剩下的时候身后了,我才反应来过急忙喊道:“那不是灯笼,是那条巨蟒或者巨龙的眼睛,小心别再开枪激怒它了”

    我话音刚落(林宗然)听着就是一阵慌神,我急忙扶住他说:“你小心点,别没被巨龙吃掉,僵尸咬死,就自己掉下去摔死了。”

    “滚一边呆着去”虽然时间不久,可经历的太多东西(林宗然)已经不把我当成俘虏看待了,看着我还有闲工夫打趣他,不由把我推开道:“老子什么没见过,我到要看看这巨龙长什么样。”

    说罢他便抢过一个士兵手中的火把,用力一甩就往前面的未知生物扔去,只见飞在空中火把并没有熄灭,只是火光有些恍惚,待到那只火把甩到那未知生物身前时,我彻底的震惊了,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看到它的容貌但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当火把甩到靠近那生物的时候,我隐约间借着火光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蟒头,不应该是龙头,因为在它的头上长角,有这一块烟白相间拳头大小的肉角长着脑门上,那个甚比卡车的巨大蟒头,就匍匐在对面的铁桥另一点,死死的注视着我们。

    原本霸气的(林宗然)在看到那个蟒头的瞬间也歇了菜,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你一开始就知道是这东西吗?你知道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是刚才我惹恼了它,它扑上来我们还不够它晒牙缝的呢。”说完还后怕的拖拉着脚步往后退。

    我看着眼前怂的不能再怂的(林宗然)也由感到好笑,死死的拉着他不再让他往后退,不然身后要是还有没掉下铁桥的干尸士兵那他就完了。

    (林宗然)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表情,怒气汹汹的对着我吼道:“你小子再笑我试试,信不信老子..”

    (林宗然)还才说道一半我便一脚揣在他身上,他一下没站好猛地身体朝前一趴,直接来个狗吃屎,一群士兵看着我居然敢踹他们的司令也不由的大吃一惊,不过有些还幸灾乐祸的捂着嘴巴偷笑。

    (林宗然)吃了憋,站起身子刚想找我理论“你还是省点力气把,再敢威胁我,我先让你喂巨龙咯。”

    (林宗然)听着我话,刚想暴起,不过立马又安静了下来,自顾寻思了会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让它放我们过去啊?”

    我谈谈的看了(林宗然)眼说:“前面这东西我是没办法办法驱使的,但想要让它放外面过去,估计还有可能。”

    (林宗然)一听双眼立马发亮忙问:“到底什么办法你快说啊。”

    我瞟了眼那些不安的士兵说:“我看过一本古籍里面记载着以前古人祭天,祭河神,祭龙王的礼制。”

    “什么礼制不礼制的挑重点的说”(林宗然)显然很不耐烦,我鄙视的看了眼他一眼继续道:“古人祭天都是沐浴更衣,以十二生肖的头首来做祭祀的祭礼,祭河神,和龙王也不例外... ...”我刚说到一半,(林宗然)又在那发牢骚。我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不要着急。

    “爷爷那那只巨龙,大蟒为什么不当时就吞了你们还给你们这么多时间。”天佑不解听着爷爷的叙述便问道。

    爷爷自顾沉思了会说:“我也不知道可能那条巨龙只是镇墓的存在,它并不想伤害人的性命,但凡快成精的东西都知道不可逆为天道,要是它胡乱遭杀虐会有报应的。”

    爷爷停顿了看了眼周凡后继续道:“祭龙王其实就是祭祀成精的蛟龙和巨蟒,成精的东西它们不会胡乱害人性命,不然刚才我们开枪打它那会我们就已经死了,还能活到现在?”

    (林宗然)一听也在想:好像是哦,那只东西现在还活着明显不怕抢,要是刚才我们惹怒了它估计我们也没命了。

    心里想着便对我又高看了一筹:“你继续,要什么办法才能安全的过去。”

    我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挑重点的说:“孤本里记载,但凡遇上化龙的巨蟒货蛟龙,在它们没有恶意伤害你们的时候,就必须要祭天之礼祭之,不然蛟龙巨蟒作乱,必定会死伤严重。”

    (林宗然)和身后的士兵听着我悬乎的话都往了那只巨龙的存在,都津津有味的听着我接下来的话:“祭龙之礼,要是凑不齐十二生肖之首,就只有一个办法可解了。”

    (林宗然)见我又卖关子急忙说:“你快说啊,再晚点我都怕它会扑上来了。”

    当时我也没多少把握这个办法还能行,要是刚进来那货估计还有些可能,只是那会就有些难了,我想了想又想也不再顾虑把方法告诉了(林宗然):“就是用九龙之血祭祀,祭给成精的巨蟒货蛟龙以求它放过我们。”

    “九龙之血?爷爷什么是九龙之血,是九条龙的血吗?”子蒙到这也忍不住的问道。

    “呵呵”爷爷见子蒙的疑问,和蔼的笑了笑。

    “滚一边,到呆着去,别瞎问安静的听下去,九条龙的血,要是真拿出它同类的血出来,那当时那条巨龙不撕爷爷他们,你也不用脑袋想想。”周凡鄙视说了子蒙一通。

    “哈哈好了,你们安静”爷爷看着打闹的几人笑的更开心了:“所谓的九龙之血,并不是真的龙血,而是九个生肖属龙的之人的血液,只是这九龙之血是有要求的。”

    看着众人又安静的听自己讲说,爷爷又开始回忆道:“祭龙若是祭品不齐,便以九个生肖属龙之人的血液替之,现在我们必须要找九个属龙之人出来,而且九龙之血是有要求的除去(子午双时的阴阳双龙不能用以外),别的十个时辰都是九龙之选。”

    (林宗然)听得是一头雾水,无奈的对着道:“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简单点说。”

    看着一脸疑问的(林宗然)我也知道不光是他听不懂那些士兵也一样,便对着身后的士兵道:“现在我们只剩下五十来个人了,你们其中有属龙的全部都站出来。”

    话音刚落(林宗然)也跟着站到了我面前,我一看心中的求生**又开始蔓延起来,眼前居然还有十四五个属龙的人,我看着一喜连忙对着他们说道:“子时出生的和午时出生的人都站到一边。”

    十几个士兵接着又见六七个站到另一旁,我当时数了数人数,符合九龙血的人只有七人,原本才有了点希望的信心又开被无情的扑灭。

    (林宗然)见我久久不说话便问:“怎么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越看它越觉得害怕啊。”

    见(林宗然)问我,我一脸疲惫没精打采的说:“能怎么办法,准备冲过去把,现在九龙之血就算带我在内也只有八个人,根本不够,要是不够九龙血胡乱开始献祭的话,我们怕都会被它吞掉的。”

    (林宗然)意见问题说在,悄悄的来到我身边,低声对我说:“其实我是丑时出生的,不是午时和子时,只是刚才怕你让我去送死,我才站了出来。”说完(林宗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听瞬间就来气猛地就朝他吼道:“你他妈的还算个司令吗?再说了老子有没让你去送死,我自己都算了,你他妈的居然想着逃跑... ...”

    “消消气,消消气别声张,我的士兵都听到了让他们怎么看我。”我话还没说完,(林宗然)就把搂住我肩膀称兄道弟的说。

    “你他妈的也知道丢脸啊。”说着我用鄙视到不能再鄙视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道:“现在就我们九个人符合条件,九龙之血一定要心头血,你们别害怕就是手腕上的血,你让人拿九个军用水壶来,把水壶割开只留壶底一半用来盛血就行了。”

    (林宗然)听着我要放一半壶子血,瞬间就急了忙道:“用这么多吗,还是心头血,放这么多血可是会要命的。”

    “你不想死就别废话。”我没好气的吼了(林宗然)一句,果然他立马就安分了下来。

    待到别的士兵把割好的半截水壶递给我的时候,我自己先手忍者剧痛,放满了小半壶血,在我收手的刹那身边士兵立马上前给我包扎了起来。

    (林宗然)刚还想说什么不过见我如此果断,他也不好在拖延,也只能跟着放了小半壶血,而等到(林宗然)收手的时候,他身后的几个士兵全都已经脸色苍白的站在一旁等候着了。

    --------------ps(天棺番外篇)求收藏,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