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蛟龙震域,幽冥玄府
    林宗然一看自己居然是最后,很不要脸的硬撑着身子来到我身边道:“怎么样老子没丢脸吧,好歹老子也是个... ...”

    他话才说道一半我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行了行了,林大司令,你就靠边站着吧,我还有事情做。”

    林宗然被我一呛,刚想发飙不过看着我苍白的脸庞也只好又忍了下来,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巨龙的不远处,看着蛟龙巨大的双眼,不由身体跟着颤抖起来。

    不过因为关乎生死,就算在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缓缓的打量着烟暗中的蛟龙,我隐约能从漆烟空间中看到它狰狞的头颅。

    我接着深吸口气假装自己镇定后对着前方的烟暗就说:“晚生周子扬,不小心吴闯贵宝地,望神龙见谅,现在以九龙之血供奉之,希望神龙能放晚生等人一马,若能此次能平安出去,有生之年定会取来祭品供奉之。”

    说完我对着前方的烟暗深深的鞠了一躬,就在我刚俯身下去时候,那条蛟龙便探着它巨大的脑袋从烟暗里伸了出来,直到现在我才看清楚蛟龙的真面目。

    只见它半截身子都仰在半空,巨大似卡车的头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我看到了它那双可怕如灯笼的巨眼,那双眼只有一轮泛着谈黄色光芒的眼珠,那双眼睛其实没有过多的颜色,所以在烟暗中看去会以为是灯笼而已。

    蛟龙的整个身子比小汽车的车身还要巨大,我想不通以它如此巨大的身躯,是怎么存活下来的,而且这个山腹只有出口能容纳它出去。

    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太多心思去想那些,它俯着身子在我面前闻了闻,巨大的鼻息一下子全喷在我身上,那时我立马就有股晕眩的感觉。

    这让我想起了关于蛟龙的传说,古人说:蛟龙是蟒在化成龙之前的一个过渡,巨蟒无毒,蛟龙剧毒,而蛟龙的龙息一样是剧毒无比,就在我感觉快要倒地的时候,那条蛟龙突然对我吐了口唾沫。

    我瞬间就被一团恶心的粘液覆盖,迷迷糊糊的我还不小心呛了两口那恶心的粘液,不过也因为那团粘液,我头脑才恢复了清晰,那时我便知道蛟龙并不想伤人,我挣扎着甩开那些粘液后,转身回到林宗然身边。

    林宗然看着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一脸吃惊的道:“你也太神了吧,我还以为你被它吃了呢,刚才你是没见啊,它突然一张口,我们都打算逃跑了,可没想到它只是吐了口唾沫。”林宗然说着还一脸不置信的样子。

    “我没事,你赶快找人拿两只火把去前方铁桥的两边的绳索上找位置绑好,然后让人把九壶血液都摆放在火把的中间,做完这一切后所有人全都跪下不准看它。”我已经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粘稠感了,着急的对着林宗然一阵吩咐。

    当时我也没有把握,只是既然那条蛟龙不想伤人,我只好赌一把,待到士兵把所有事宜都安排好后,我拉着林宗然一股脑的跪下,没一会我就听到前方就传来一阵阵嘶吼声,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那条蛟龙或出的。

    只不过当时所有人都听到了我的交代,没一人敢抬头去看怎么回事,时间就在我惊恐中不知不觉的流逝,在我觉得前方已经没有危机的感的时候,才试着微微抬头望去,只见那只蛟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暗红的光芒,我吓的立马又低下了脑袋。

    因为我在孤本看到过,若是以九龙之血祭龙的话,必定会使得它产生变异,而蛟龙显化时是不能目视的,至于为什么我想是以前古人对它存有敬畏之心。

    就在我低下头后不久,我便感觉到那条蛟龙渐渐的离开了铁索桥,我深吸口气猛的一抬头,看到眼前果然已经没有了蛟龙的身影,我还是不放心左右两边又看了看还是没见到,这才把一直悬着心放下来。

    我知道危机已经过去,便对林宗然说:“让他们起来吧,那条蛟龙已经走了,我们赶紧出去。”

    林宗然一听非常利索的就站了起来,自顾左右看了看,又望了望前方才道:“你们这群兔崽子赶紧起来,再不走自己就留在这吧。”

    说完林宗然带头先走在了前面,我们一行人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走过了铁索桥,只不过到现在我还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诡异的火焰为什么没有再次出现了。爷爷想着眉头不由有些微皱。

    “爷爷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幽冥火)”周凡见爷爷不解便解释道:“幽冥火称之为鬼火也叫地狱火,它其实是一次性的东西。

    之前存留的那些幽冥火,是那个布置古墓的人用不为人知的手法保存在铃铛中的,只要有人闯进铁桥一担触上面的铃铛,发幽冥火溢出就是有死无生。

    可那个布局之人怎么也没想到,来他古墓的居然是一支军队,硬生生的让林宗然带着几千士兵用性命给抗了过去。

    要是只有几人的盗墓团伙,一但触发幽冥火那肯定是只有死路一条,而幽冥火本是虚物的存在,它不会熄灭,要是不沾上人气它还会再次回到铃铛里面。

    直到下一波人到来触发铃铛,幽冥火才会再次出现,可林宗然一下子就把两千多幽冥火给消耗光了,所以爷爷你再次回去的时候,才不会再次遇上幽冥火。”

    爷爷自顾思考了下道:“难怪... ...当时我就不解为什么铁桥晃动的这么厉害居然没有一朵鬼火飘出来。”

    周凡没理会爷爷的沉思说:“爷爷接下来呢,你们出那个古墓了没有,还有你们到底放出了什么东西来,我刚才听到蛟龙还以为就是它呢。”

    “唉”爷爷见周凡问又是叹了口气,周凡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爷爷叹的第几次气了,不过他也没打扰爷爷,只是安静的等爷爷诉说:“当时我们一行人又回到了刚进来的平台上,我们一行人还没来的喘口气。

    我就发现另外两座铁索桥上面也飘着几朵鬼火,看到那些鬼火我立马吩咐众人不要靠的太近,虽然当时我还不知道幽冥火的作用。

    但却知道只要不靠近它们,那些鬼火不会自己靠上来,就在我们打算要出去的时候,山腹空间又是一阵颤动,随着颤动那扇石门又重新的出现,不过之前是往下陷,这回却是缓缓的从顶上往下落。

    我看着缓缓而降的石门,估摸着要不了多久,那里就要彻底封闭了,要是被困死在里面,我想想都觉得害怕,我刚转身想吩咐林宗然带着他士兵赶快跑,不过那家伙居然不用我说,自己就先朝着出口跑了出去。

    我看着还在发愣的士兵就是一阵着急猛地朝他们吼道:“赶紧跑啊,别愣着了”那群士兵这时才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都跟不要命了似得飞奔往前跑去,看着一群士兵都安全的跑出古墓外面我才动身。

    就在我刚迈出脚步的刹那,入口的顶端岩壁上出现了一行字迹,那字迹还是用幽冥火来填充上去的,字迹泛着幽暗的蓝光,在巨大的石门落下缓缓后,随着空间没有了外面的光线照射进来后越来越清晰。

    我顿时看的一阵走神,林宗然看着我呆呆的站在那,在外面对着我就是一阵大喊,可当我看到(蛟龙震域,幽冥玄府)八个字时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当时我便在想原来刚才那条巨龙是被人用手段镇压进来,而用以看守这座幽冥玄的,想到这儿我顿时心里万千思绪的飞过。

    在脑海出现最多的画面就是漫天神仙,无数飞禽走兽的样子,因为我想不到谁能有如此大手段能把蛟龙降服,还镇压进这座所谓的幽冥玄府来。

    就在我思考走神时,那扇石门也快全部落地了,林宗然一看我在那里发愣,立马抢过一旁士兵的冲锋枪对着天上就是一梭子弹,我也被这突然响起的枪声惊醒。

    我醒来的瞬间抬头一看,只见那扇巨石门距离地面仅有不到五米之隔,当时我那个着急啊,看着缓缓落下的石门我牟足了劲往外跑,而就在我刚跑到石道那段,石门已经离地面只有两米而已了。

    我边跑还边听到林宗然对我着急大喊:“快跑啊,快啊.. ..”

    我当时真的已经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在石门封闭前一个翻身往前一扑,险之又险的出到了古墓外边。

    而就在我刚翻身扑出门外的瞬间,身后就听到“砰”的一声沉重的闷响,我爬起身来一看,只见石门已经完全的落下。

    我气喘吁吁的端坐在地上,也没理会林宗然对我的问话,不过我还是听到他说:什么刚才怎么回事,之类的,至于后面的因为我一下子跑的太急,导致有些缺氧根本没注意他说些什么。

    待到我缓过神来时才发现天又开始渐渐的暗了下来,我四处打量着想寻找林宗然的身影,不过此时林宗然已经不知道哪去了,我身边只剩下一两个士兵站在一旁。

    我看了眼士兵忙道:“有水吗?给我。”士兵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我需要水,手上已经拿着水壶,在我一询问立马主动的递给了我,我一口气猛的喝了好几口才有心思问道:“你们司令呢?去哪了。”

    那士兵接过我递回的水壶说:“司令去平台的中央了,那里突然出现了口棺材,司令正准备开棺取宝呢,刚才司令问你意见不过你没搭理他,他便让我们两人在这等你,让你缓过来后过去一趟。”

    我听完立马大惊:“什么棺材,他还要开棺取宝?这林宗然想找死吗?”说罢我又拼命的往平台中央跑去。

    一方能容纳几万甚至十万人的平台已经不算小了,在我跑到平台中央的时候那里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士兵。

    我左挤右挤还是挤不进,忙着急的喊道:“林宗然你先别开棺,让你的士兵让开放我进去。”

    林宗然一听是我的声音,赶忙让士兵让开了一条道路,我顺着逐渐分开两边的士兵,也看到了那口停在平台中央的巨大棺材。

    ------------------ps:(天棺进入番外篇)凡尘求各位能给点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