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巨蟒裹棺
    那是一口巨大无比的棺材, 整副棺材几乎快有二十米之巨了,远远看去整副棺材透露着死亡的气息,在这渐渐昏暗下来的傍晚,越看越让人感到心慌。

    林宗然见我来到棺材前死死的看着那副巨大的棺材也不说话,他忙着急的问:“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让我开棺材,老子死了几千士兵不就是为了找点古董值钱的东西回去吗?”

    我知道林宗然贪财,也知道他不把士兵的性命当一回事,听着他的话我不冷不热的说:“你为了自己的利益还让士兵去送死值得吗?而且这口石棺明显不是寻常的棺材,你突然开棺就不怕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哈哈... ...笑话”林宗然一听还以为我又要说什么里面有条蛟龙之类的,原来是怕脏东西不由感到好笑一脸不不屑的说:“你小子别整这些没用的,就算有脏东西也无所谓,老子有十万的士兵在这会还怕脏东西?”

    林宗然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劝说,吩咐士兵就要上前察看石棺,“等等不要贸然靠近石棺,我先去看一看”林宗然不听劝告,又打算让士兵去送死,我心中虽然无奈但也急忙阻止了上前打算察看的士兵。

    可那些士兵根本就不听我的话,林宗然没有下命令他们是不会停下来的,而且那些士兵根本就不是之前跟我进古墓的士兵。

    他们没见过那些诡异的事情,自然也不相信我,林宗然虽然也听到了我的大喝,不过也没下命令让士兵停下来。

    就在几十个士兵用一根根从山涧砍来的巨大树枝,把整副棺材都翘起来时,我才发现原来那副巨大的棺材没有棺材盖。

    一群士兵见状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便又停下了动作,其中负责指挥的军官望了林宗然一眼,像在请示该如何解决。

    林宗然也没见过这种石棺疑惑的目光不由又望向了我:“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当时虽然我很不想理林宗然,可毕竟关系到几十个士兵的性命,我缓步来到石棺前用手敲了敲,发现石棺回声并不是很重。

    也就是说要么葬在里面的东西很大,要么就是这层石棺很厚回声根本传不出来。看着二十米长的石棺,当初在铁桥上遇到蛟龙的危机感又出现了。

    我无奈的又望了眼一脸不耐烦的林宗然:“我也不知道这口棺材怎么回事,但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去开启它,虽然里面真的有可能会有值钱的东西,可这棺材太诡异。”

    “妈的你说的全是废话,老子还用你教,我这有十万只枪怕它个鸟。”说罢又开始让士兵捣腾起石棺来。

    我看着巨大古朴的石棺,突然发现这口棺材的材质,跟我们之前在古墓里那几方平台上的石拱材质是一样的,墨烟色的石棺看起来石不像石木不像木的,当时看到棺材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那个我听着怎么感觉像是阴沉木啊!”

    “没错就是阴沉木棺。”封龙疑惑的声音刚想起周凡就接着道,:“阴沉木是一种几乎碳化后的物质,它是一种介于木材和石材之间的东西。

    颜色越接近煤炭证明它的年份就越久远,年代越久碳化的程度就越厉害,若是超过十万年的阴沉木基本就变成煤炭石了,成为碳石后的阴沉木不具备邪性,但唯一的一点就是能永久的保存下去,不会腐烂不会腐化。”

    “我当时也在怀疑是阴沉木所铸的棺材了,只是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大的阴沉木,而我发现是阴沉木棺后更不愿意林宗然再去开棺”

    爷爷边说还边摇头叹息:“当时还我看着那口似木似石的棺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心里那股危机感却越来越重。

    林宗然见久久都没办法开启石棺便生气道:“妈的不管了,给老子砸,砸开这具棺材。”

    我当时很想阻止林宗然的做法,不过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且心里也在安慰自己,这里有十万军队就算真出现什么也能应付的过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群士兵三五人已经论起巨大的树干开始猛砸起石棺来,在一阵狂轰乱砸之后,石棺渐渐的出现了一丝裂纹。

    林宗然一看大喜:“给老子用力砸,得了宝贝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在林宗然又一次吩咐后,几十个士兵更是卖力的狠砸石棺,石棺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树干猛砸,瞬间整幅棺材都碎成了石块。

    就在石棺粉碎的瞬间一股水雾从石棺里散发了出来,我看着眼前弥漫的水雾,眼睛立马一瞪拉着身边的林宗然掉头就往身后跑。

    就在我们刚离开不久,石棺处便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而刚才靠近石棺附近的士兵被弥漫的水雾侵蚀到,也一个个的跟着倒地。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就是一阵后怕,稍微靠近石棺的士兵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倒下,刚才在砸石棺的几十个士兵全都摊到在地。

    棺材的附近地上还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滩银晃晃的黏稠水渍,那些士兵翻滚那摊水渍上面,浑身的肌肉正在一点点的腐烂。

    有些士兵已经可以看到半边脸都是骨头了,一边狰狞的脸庞,一边带着丝丝血肉的脸骨,看的林宗然一下瘫倒在地。

    我也不去理会林宗然的丑态,把目光望向渐渐消散的水雾范围,只见除了刚才砸棺的几十士兵在慢慢等死以外,稍微靠近石棺的一千士兵也已经全部昏迷倒地,嘴上还不时吐着泡沫。

    爷爷说完不由把目光望向周凡。“您看我干吗?”周凡见爷爷异样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爷爷说到一半突然看起他来。

    “我这一生所学的都在(医)上,对那些神鬼卦象都没你了解,你可知道从石棺里流出来特体和水雾是什么吗?”爷爷居然好奇的问起周凡让他不由一阵错楞。

    周凡见众人又把目光转向了他不由有些无奈:“你们当我百度呢,一点就有好歹也让我想想啊。”说罢也不理会众人的眼光就低头沉思起来。

    没一会就见周凡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液体应该是尸油和水银,而那股水雾则是大量的水银囤积在石棺后,突然打开棺材水银溢出所挥发出来气体,更重要的是水银还和尸气混合在了一起。”

    周凡看着众人不解没丝毫停顿继续道:“水银是有毒物质,长久囤积在石棺又混合尸油一起变成了毒水,一沾到人便会腐蚀。

    那些士兵估计就是中了毒水才会全身腐烂,水雾则是长期囤积在棺材里面转化的毒气,而尸油时间久了就会演变成尸气,两样气体混合在一起,人一但吸入估计就算当场不死也差不远了。”

    说完周凡还嬉笑的看着爷爷:“爷爷您当时真是命大,要是你不及时跑路,估计要去见阎王爷了,我现在也只能给您上香了,啊... ...”

    周凡话音未落下,便被爷爷用折伞狠狠的敲了下脑袋,吃痛的他捂着脑袋,瞟了眼一群正在偷笑的几人,只能打断接下来还想损爷爷的话。

    爷爷谈谈的看了眼周凡说:“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败家的孙子,好的学不到多少,乱七八糟你到懂的挺多。”

    “是你不懂问我的,居然说我败家有本事别问我呀.. ...”看着周凡在那低声嘀咕,爷爷也没去理会他而是继续道:“当水雾渐渐消散完的时候,不止那些士兵让我吃惊。

    更重要的时候石棺里面居然还有层棺材,金灿灿的颜色当时我一眼就知道那是极为少有的金丝楠木做成的棺材,只是这具木棺已经比之前的石棺小了很多。

    虽然看起来还是很大,足足有七八米之巨,但这还不是让我最吃惊的,我看着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材,只见整副棺材还有两条巨大的蟒蛇缠绕着,两条蟒蛇裹着巨大的棺材林忠然更是看的震惊不语。

    直到过了好一会林宗然才从吃惊缓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景物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又开始用颤抖的声音询问我:“妈的怎么回事,这里我怎么感觉这么邪气啊,这条东西我越看越像之前我们遇到的蛟龙。”

    林宗然边说还用颤抖的手指着那两条狰狞的巨蟒,我听到他的话,突然才意识到眼前那两条巨蟒像极了之前遇到的蛟龙,只不过体积小了很多,根本就一不是一个层面的。

    眼前的两条巨蟒虽然也有水桶粗细十几米之长,但跟卡车头一样大的蛟龙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目光死死的看着两条巨蟒,发现它们除了身体小很多之外,身上的鳞片也没有想那条蛟龙那般泛着黝烟的亮光,头上也没有那条蛟龙那个拳头大的肉角。

    我在古墓里见的可以说是蛟龙,可眼前那两条却真的是蟒,巨大的蛇身盘绕在棺材上,两条巨蟒绞缠在一起,看着既恶心又恶寒。

    林宗然看到一群士兵又死在他面前,又开始有些害怕了他现在有些不敢再胡来,因为那些摊到在水渍上的士兵已经全是骨头,一具具挣扎后痛苦死去的尸体倒在那里。

    林宗然看了看地生的尸骨,忙跑到我身后躲了起来,我甩开林宗然扶着我的手,撕下一块衣服捂着嘴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当时我不知道那些毒气有没有彻底的消散,但看着一群在抽搐的士兵就知道不能吸入那些气体,我试着用力拉了下其中倒地的一个士兵。

    不料居然把他的一条腿整个都扯断了出来,瞬间我的心剧烈跳动,一手抓着断肢,看着眼前的士兵不断往外冒鲜血,一时愣住了,直到我看见那个断肢士兵的鲜血是烟色的

    我才急忙的往身后退,这时我才发现被那士兵的鲜血沾到的脚底,已经开始腐蚀我的鞋子了,我离开那些士兵的范围后一把脱掉鞋子。

    只见脚板已经隐隐作痛,抬起脚丫一看只见我脚底通红通红的,要是当时我在慢一点脱掉鞋子估计整只脚都要废掉。

    林宗然见我一阵手忙脚乱,赶忙拿过一壶水递给了我,我不由分说接过水壶立马往脚上倒去,待到把整壶水都倒完,脚上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ps:(天棺进入番外篇)求收藏!和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