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三角祭台
    林宗然见我一脸痛苦的样忙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废话你来试试,要不是我反应及时我这脚就要废了。”

    林宗然见我还有力气怒骂他便不在担心我,而是神情古怪的看着两条巨蟒裹着的棺材:“这东西我越看越邪门,要不把它宰了?咋们今晚炖了做汤喝。”

    我鄙视的看了眼林宗然:“你要死别拉上我,还有我警告你,那两条巨蟒可是带剧毒的,你要是敢吃现在就下令把他们宰了。”

    “嘿嘿,我就说说而已嘛。”林宗然见我反对立马便改变口气:“那现在怎么办,要不先弄死它们?”

    我听着林宗然试探性的语气,便知道他开始就想弄死这两条巨蟒,可我越看越觉得它们跟古墓里的蛟龙是一个窝里出来的,要是突然弄死它们我还真怕那条蛟龙会突然跑出来找我们报复。

    便有些拿不定注意的说:“先等等吧,我劝你还是就此收手的好,虽然这里有十几万兵,可要真出现个什么厉害东西,你的这些士兵都是渣不顶用的。”

    林宗然见我一脸认真也不敢在马虎,低着头沉思了会才道:“收手不可能的了,我前后死了几千士兵,要是再捞不到一点好东西回去,老子也太无能了,再说了你有见过什么鬼怪比枪炮还厉害的吗。”

    林宗然说着一脸嘚瑟仰着头抬得老高继续:“就算它们祖宗出来了,老子一样能把它打歇菜咯你信不。”

    看着林宗然一脸嘚瑟样,我就没兴趣去理会他,不过心想还真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再厉害的东西也扛不住这十万只抢啊。

    我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后说:“现在已经晚上了,不好开棺那两条巨蟒你想办法让士兵们活捉,能活抓尽量不要去杀它们,另外再吩咐士兵去上下打百十桶水来。”

    “打水?打水干嘛?”林宗然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你要不怕死,你现在就可以靠近古棺看看。”我用手指着古棺附近的地上。

    林宗然一听立马顺着我手势看去,只见古棺的周围全是一滩滩发臭的液体,而刚才被水雾毒晕的一千士兵现在化为了毒水。

    使得古棺周围十几米全是不明的液体散发着冲天的臭味,外围的一众士兵个个都害怕的不敢再靠近棺材。

    林宗然一见这场景马上知道我让他安排士兵打水的用途,立马对着士兵喝到:“凌副团你带一个团的人去山下打几百桶水来要快。”

    “是...司令”林宗然话音刚落就见一群士兵里面站出来一个刀疤脸的军官,一脸煞气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他上过很多战场杀过很多人。

    刀疤脸军官二话没说就带着一个团的士兵去山下打水了,林宗然捂着鼻子就要上前去察看古棺,被我一把拉了回来,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我。

    “你先别上去,现在尸体正在挥发,刚死之人不会有尸毒,可那些液体本身就是有毒的,那些士兵被毒死,更是给这些上千年,没有补充的液体增添了养分。

    你现在上去虽然不会怎么样,但让你头晕目眩吐个半死还是可以的。”我瞟了眼一脸茫然的林宗然谈谈的说到。

    “你不早说.. ..”(林宗然)一听后怕的忙往我身后躲。

    “现在还是先休息,你让士兵盯着那两条巨蟒,要是它们敢害人就下令杀了它们,但它们安分的话,等天亮后就想办法活捉了。”我没理会躲在我身后的林宗然转身就往一边搭好的帐篷走去。

    林宗然见我还是坚决不动两条巨蟒,也不再多想便对着身边的一个副官道:“你安排一个连是士兵看着这口棺材,记住那两条蛇不伤人你们也别伤了它们知道吗?有什么情况立马像我汇报。”

    “知道了.. ..司令”林宗然见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后,也转身往帐篷走去。

    我刚拖着疲惫的身躯刚躺下来没多久,身边就突然多出了张床吓的我一跳,定眼一看居然是林宗然,我看着他一边脱着他那长筒军靴。

    一边扣着脚丫不时还闻闻立马就火了起来:“你他妈的不是有你专用的帐篷吗?干嘛非要跟我挤在一起。”说完看着他还在抠脚丫,拉着折叠床往边上退了不少距离。

    林宗然抠了好久脚丫才慢悠悠的对着我说:“这可是老子的军队,再说我不是觉得我一个人没有跟你在一起安全吗?”前面语气还很强硬,说到后面就有些拍马屁的味道了。

    我看着一脸殷勤林宗然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况且这是他的军队他爱去那不行,我只好无奈:“你爱干嘛就干嘛了,别靠我太近。

    还有今晚恐怕会不安宁,让你手下的士兵都别睡太死,要是真出了事情别全死在梦里了。”说完我也没再去管林宗然。

    就蒙头大睡了过去,可能因为经过一天一夜高度紧张的经历,实在是太累现在一趟在床上立马就不省人事了,直到我感觉到一阵颤动,才把我从梦中给弄醒过来。

    我醒来后环顾了下四周,只见帐篷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林宗然已经不知道跑那里去,我估摸着时间应该也到早上了,当我走出帐篷才知道原来已经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太阳已经跑的老高了。

    我半眯着眼睛来到平台中央,只见那里又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群士兵,我缓步来到一个士兵身边问道:“兄弟怎么回事?”

    那个士兵显然不认识我,看了我一眼后就说道:“就在今天早上,那棺材下面突然升起了一方祭台,把棺材给抬了起来,那两条裹着棺材的巨蟒顺着祭台下面的洞钻了进去,现在司令正叫人清理那些毒水打算开棺呢。”

    爷爷刚想继续说却见周凡突然喃喃自语道:“难道那两条不是蟒?是玄蛇?”众人似乎都没听到周凡的自言自语。

    继续听着爷爷的话:“我一听这林宗然睡了一觉起来后胆子又大了,居然没经过我同意就想开棺。”当时听完火气也跟着来了便对着前方吼道:“林宗然你他娘的,给我住手。”

    那士兵见我居然敢骂司令,立马脸上大变,一脸抽搐的看着我,远远的便离开我身边生怕被别人误会是他叫的。

    我看了眼那士兵也不管他,三五分钟后见前方还没有反应:“林宗然你他娘的不想死就让老子进去”又吼了一句。

    这回我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了,声音久久的在山间回荡,这回前方又有几千士兵齐齐往后看,好几千目光全部都注视到了我头上,顿时让我感觉到不自在。

    不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宗然已经走到了面前低声道:“我说兄弟,你就不能给哥留点面子,好歹我也是个司令啊!”

    我见林宗然一脸憋屈苦着脸让我给他留面子,也不由好笑道:“滚,谁是你兄弟了,我可没有你这种土匪的兄弟。”

    不过林宗然见我打趣他也不生气,搂着我的肩膀就拉着我往平台中央走去,这回在几千人的注视下我彻底的成为了他们军队的名人了。

    那段时间他们一见我就喊我周大师,到是让我很不自在,爷爷想起当年的往事不由感到好笑,周凡一行人看着爷爷慈祥的脸庞也慧心的笑了笑。

    爷爷笑完后继续道:“我就在几千人的注视下跟着林宗然称兄道弟的来到了平台中央,只见原来的棺材已经抬高了三五米。

    而在棺材下面的是一方三角祭台,三面阶梯共十八阶台阶,全是跟古墓里面那三方平台一样的材质,青灰色的岩石,看起来有点像掉了漆的青铜,不过它不是青铜,的的确确就是石头铸成的祭台。

    我看着十来米之宽的祭台对着林宗然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多了祭台,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还有你们动过棺材没有?”

    林宗然见我发问也不好隐瞒便道:“祭台是早上出现的,你那是不是还在睡觉吗,我见你睡的这么熟也就没去打扰你,棺材我们可没动,这不等着你来后再看。”

    我鄙视的离开林宗然身边看着他说:“要不是我醒来的快,估计你们已经开棺了吧,别说我吓你,要是真出现个厉害的鬼物,你这十万士兵都没用。”

    “是.是.是,你现在也起来了,就看看吧。”林宗然边点头哈腰的对我说。

    我无奈的对他挥挥手继续问:“还有昨天我忘了问了,这口棺材是怎么出现的?一口二十多米的棺材不可能突然就这么出现吧,你们是在那发现的。”

    说完疑惑的看着林宗然,不过这回林宗然到没再说话,而是他身边的一个副官开口道:“那个大师是这样的,您跟司令进去不久。

    我们突然就感到一阵特别厉害的颤动,当时还以为是地震,不过那阵颤动持续了十几分钟,却没见任何坍塌和地陷。

    我们仔细一看原来那阵颤动是这口棺材引起的,当时随着颤动这口巨大的棺材慢慢的从平台中央升起,我们几万士兵当时都看傻眼了。

    只见那副巨大的石棺缓缓的从地面上冒上来直到颤动停下来,石棺也全部从地下冒到了地面,之后我们不敢胡乱开棺。

    只派人察看了一会就等司令从里面出来了后再安排了,之后的事情您应该也懂。”副官说完就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我听着副官的话沉思了好久,一直在想我们在古墓里面的情景,“喂说话啊。”林宗然见我不语,推了推我。

    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了眼祭台上的古棺说:“现在不是开棺的最佳时候,等午时再开棺一天阳气最重的便是午时,要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它们也不敢再午时出来作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