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铭文图案,锁棺密码
    (林宗然)见我这么提议也点了点头,便吩咐身边的副官去安排午饭去了,(林宗然)一提吃的我就饿的不行,忙合了一天一夜又睡了一个晚上,真是饿到不行,我催促着(林宗然)让士兵赶紧弄饭菜。

    突然一股凉意从脚上传来,到现在我才发觉自己原来没鞋子穿,我拍了拍(林宗然)让他找人拿双鞋子给我,我光着脚丫走在平台上,隐隐觉得平台异常的冰冷,就算是深山里的岩石也没这么冷,况且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太阳都照射在平台上挺久的了,还是没能让平台的石板有点暖意。

    不过(林宗然)的士兵效率的确很快,没一会就拿来一双新的军用长靴,这还是一生中第一次穿国民党的鞋子。爷爷又开始嘚瑟了,说着给我们指了指摆在客厅角落的一双破旧泛黄的靴子。

    爷爷看着那双靴子眼睛有点湿润深吸口后继续道:“当时我也没太在意,虽然也感到奇怪,不过那里毕竟是在深山更何况还是阴邪之地,地板有些冰冷也在正常不过,我穿上鞋子后便跟着(林宗然)来到了一旁休息等着午时到来。

    我远远望向祭台那边,只见(林宗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让人把哪里弄干净了,昨天一大滩的水渍都清理了干净,我一看如此干净便纳闷他们把水渍整到那去了就问:“那些水渍你们怎么弄走的,都是毒水一碰即死,你们没人沾上吧。”

    (林宗然)见我不解的问道,便笑了笑说:“那些毒水当然没人敢去碰,不过凌晨的时候地面突然开两个口子,那两条蟒蛇一见地面开了个洞立马就往洞里钻了进去,我们想阻止都不行,可惜了那锅蛇汤。”(林宗然)说着还为没吃到蛇肉遗憾。

    我鄙视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没问你蛇去哪了,你不怕毒死你再进古墓去抓几条来炖了吃,我绝不拦你。”

    (林宗然)缩了缩脖子道:“那还是算了,我也就可惜可惜,还真不敢吃它们。”

    我就知道(林宗然)会这么说,瞟了他一眼道:“那些水渍到底你们弄那去了,别搞到山下要是弄到村民喝的泉水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宗然)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便说:“这个我就不知道,反正我们没敢去碰那些水渍,那两条巨蟒钻进地洞后,那些液体也莫名其妙的被吸了进去,然后洞口也消失了,至于现在就不知道了。”

    我听完不由望向古棺处,只见那里真是一点水渍也没有了好像根本就没存在过,我们聊着聊着时间已经渐渐接近了午时,一阵阵菜香味飘来,我一闻到菜香味马上饿的不行,催着(林宗然)赶快开饭。

    我们这一顿足足吃了快一个小时,而此时正好是午时最顶峰的时候,太阳正好升的老高,照的我们都有些睁不开眼睛,我趁着烈日高照阳气正盛的时候缓缓靠近那副金丝楠木棺材,只见那具巨大棺材被升起来的祭台顶在上面。

    三角祭台远远看去有些变扭,但又说不出究竟哪里奇怪,我走在上祭台的石阶上,感觉石阶异常的冰冷,比我们站的平台要冰冷的多,我顿时感到一阵寒意,往前迈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林宗然)见我停下脚步,也是一阵疑惑,踏着步伐就上前来叫我,不过他才刚走上台阶没两步便感觉到了异样,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身边道:“怎么回事,这台阶我怎么感觉跟站在块冰似的。”(林宗然)说完还一阵哆嗦。

    当时已经是大正午的时候了,虽然秋天的太阳没有夏天的这么炎热,但是多少也会有点温度,可我们站在那十八阶台阶上的时候还是感觉异常冰冷,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

    我转过身跟(林宗然)对视了眼,各自都走下了祭台,也没去看那具金丝楠木棺怎么样,当我们两人再次回到平台边缘的时候,(林宗然)才不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到是说句话啊。”

    我看了看棺材,又望了望了已经封闭的古墓大门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平台也是很冷只不过你们都穿着鞋子没感觉到,但那个祭台的石阶比平台感觉更冷,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棺材里葬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个好货,如此阴邪的寒气,就算棺材里放只老鼠也会成精的。”

    (林宗然)见我说的如此神,不由笑了笑道:“你别整天吓我行吗,别说它是只老鼠,就算是个粽子老子十万只抢一起干它不怕它能翻得起风浪。”说完还得意的拿出手枪把玩了会。

    我看着一脸得意的(林宗然)也没说什么,而是望着棺材沉思起来,这一想就是半天,当我感觉到自己又开始饿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我一看天边的太阳顿时一愣,心想自己怎么会想得这么久,而且也没感觉累,要不是又开始饿了我估计我要发呆到晚上。

    我深吸口气把目光再次转向金丝楠木棺,只见夕阳照射在古棺上,棺材有了一丝不一样的变化。我猛的从坐着的姿势站了起来,一个飞奔跑到祭台旁边,只见古棺被夕阳照射下来后棺材边上有了一圈极细的螺纹,看着像是某种文字或密码。

    一圈细小的螺纹镶钻在棺材的底部上面一点的位置,几乎靠近了棺材的底板了。被夕阳照射下来后那圈螺纹突然显现出来,要是不是正好有夕阳的阳光角度照射在棺材上,而且我又正好在这个时候瞄到,怕是一辈子也发现不了这口棺材的奇特之处。

    “(林宗然)赶快过来,另外让你手下找几个破译密码的专家过来。”我看到发现立马对着身后的(林宗然)大吼道。

    (林宗然)原本还悠闲的坐在一旁喝茶和士兵扯淡,但一听到我的喊叫,立马对着身边的副官吩咐了什么,快步跑到我身边来:“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我也没心思再去管他便直接说:“你看这些像不像是机关,或者密码。”说着伸出手就指向那一圈细小的螺纹处。

    (林宗然)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去,还真看到了那一圈围着棺材的螺纹,或者(机关密码)不由感叹道:“你大爷的,这么小都能被你发现。”不过他看我一脸烟线也没敢再说废话继续道:“这个应该是古代的文字密码,说到这东西你就没我懂了,而且我们军里面还真有懂这行的。”说罢得意的看着我,但我没理他,又开始仔细的观察起螺纹密码来。

    我打量了好一会还是没任何发现,也不知道这上面的螺纹是用来干嘛的,只好站在一旁跟(林宗然)扯皮,没一会副官就带着几个年纪稍微老点的士兵来到我们面前,我见(林宗然)介绍这几个都是他们军队里面的密码破译专家和无线电通讯员,专门截获电报和破译一些军事代号,对于一些密码之类的也很有研究。

    我相互跟他们寒暄了几句后就让他们看古棺上那圈螺纹密码了,他们盯了好一会又几个猫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好久,才对着(林宗然)说道:“报告司令,这个棺材上面的密码不像近代的,更像西周以前的铭文密码,有周天三十六,地支七十二方位和一大堆我们不认识的符文组成,要想破译这些密码没有个三五天怕是破不开啊,而且...”

    (林宗然)一听有戏立马兴奋的道:“能破解就好,能破解就好,只是什么只是别影响老子心情一次性说完。”

    几个老头你看看,我看看你,还是由之前说话的老士兵道:“只是那一圈螺纹密码时时都在转动,我们观察了好一会发现它们每隔半小时就变动一次,这频率变动的太快,我们根本不可能记录下螺纹的规律和文字图案。”

    众人听到后都是一脸不置信,都猫腰围着古棺盯了好一会,发现还真如他们几个所说,每个半小时就变动一次,我也跟着观看了两三次,的确螺纹密码是在缓缓变动,不过我回想了一下发现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螺纹密码并没有变动。

    而且当时我观察了好久也不止半小时这么短时间,但螺纹密码一点也没变样,这点我敢肯定,因为我记住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图案,一个鹰头人身只有三只脚趾的怪物,可当我再次跟几个老士兵观察的时候那个图案却变了。

    我疑惑的把发现告诉了他们,果然一群人商量了下后就打算先不研究这棺材,等第二天夕阳照在棺材的时候再看看能不能研究个所以然出来,我见众人都打定主意如此便也不好再说什么,跟(林宗然)扯了几句后就开始催他开饭。

    酒足饭饱后我便又开始蒙头大睡,直到第二天正午(林宗然)进帐篷来把我拍醒,我才晃晃悠悠的起来,拖着疲惫的身躯稍微洗漱了下,胡乱啃了两个馒头就来到了祭台处,只见那里已经布满了人,又是密密麻麻的围的水泄不通。

    我无奈只好又高喊了(林宗然)一声,果然这一声吼叫很管用,没等(林宗然)吩咐那群士兵就主动的让开了道路,现在他们都已经知道他们司令身边有我这么一个人,也只有我才敢这么呵斥(林宗然)。

    我来到古棺前看着一群老头子兵在那用放大镜仔细研究看着,就知道他们还没什么发现,索性就接过(林宗然)的递给的香烟,边抽边和他扯了起来,时间渐渐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流逝,又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

    我看着红了一半天的太阳,顿时站了起来来到几个还在拼死研究的老士兵身边说:“你们注意了太阳已经西下了,夕阳一会就要照到古棺上,到时候上面的螺纹密码就不在转动,你们记好规律实在不行只记一半也行,第二天再记一点,我猜能破解这棺材上面的密码,就能打开这口金丝楠木棺。”

    说罢我退回到(林宗然)身边,仔细的看着太阳的走势,西斜的太阳逐渐一点点的缓慢落下,夕阳也在这个时候照射在了古棺上,几个老士兵看着古棺上的螺纹密码真的不再动了,立马兴奋的拿出本子在哪纪录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