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九孔镇尸棺
    我跟(林宗然)一边扯皮一边看着几个老头在忙活,那些老头子动作非常快,看着古棺上的螺纹定格在那里,很快就把上面个个形状和文字图案记录了下来,太阳也渐渐在众人忙活中落到了天边,昏暗的平台已经几乎不可目视,(林宗然)看了眼四周环境果断让士兵把火把燃了起来。

    几千士兵把火把燃起来后,那些老士兵也研究完了,几个人围在一起商量了会,便走到我跟(林宗然)身前,把手中的本子递给了(林宗然),(林宗然)看都没看就递给了给我,几个老士兵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

    我在众人的目光下接过了本子看了起来,只见上面画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图案和形状,有些我看得懂有些我却看不懂,除了那些图案外,还有一些铭文和象形文字,当时我对古文化历史并没有多大研究,根本就知道该怎么解。

    打量了好一会我才把手中的本子递还给(林宗然)摇头道:“上面那些记录的东西太过高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说完就把目光看向几个老士兵了,(林宗然)见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跟着望向了老士兵。

    几个老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见其中一个说道:“上面有九宫,八卦,还有象形图纹密码,文字密码,几种复杂的古混搭在一起,我们也没能力解开。”说完几个老士兵又围在一起低头研究他们的份了视乎跟本就不怕(林宗然)的责怪。

    不过(林宗然)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军队里唯一的几个密码破译专家,还是一群老头子根本就是倚老卖老,显然(林宗然)也已经习惯了,见几个老士兵这么说便拉着我来到一边:“你小子老实说,到底有没有把握打开着口棺材,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林宗然)这么说话明显是怀疑我,不过的确我是知道一点点,只是还没确定也不敢跟他说,瞟了他一眼后说:“你当我是万能的神仙呢,什么都知道,你的那些老专家都不懂,我更不知道了。”

    听完我的话(林宗然)错楞了下疑惑道:“你没骗我.. ..”

    我没给(林宗然)第二次询问的机会就往前走去,跟几个老士兵一起围着本子研究了起来,(林宗然)见状只好作罢走回平台边缘休息了起来,我回头看了眼心中无奈,同时也为这群士兵感到悲哀,遇上这么个司令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研究着本子上的东西时候,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阴冷的山风不时吹来,当时已经是入秋的天气了,晚上的山风也不是一般的冷,我突然打了阵哆嗦,裹了裹穿在身上的衣服,四周打量了下,发现平台中央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

    原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我们的士兵时间一久,见我们还没什么进展也失去了兴趣,现在都回到帐篷去休息了,只有远处几个军团跟(林宗然)在那里喝酒,不时还望我们一眼。

    我见平台的四周都围着大大小小的帐篷,而我们正好在中间,心里也不安心了点,心想就算有东西突然出来也能及时叫人不是,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可隐隐还是觉得那里不对劲,我深吸口气摇摇了头,继续跟几个老士兵研究起来。

    我边看本子上的图案和文字,边抬头打量着古棺那圈螺纹密码,月光已经升的很高,阴冷的月光照射在棺材上,我突然发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又仔细的看了好一会,才确定的确不是我看错,棺材上的确出现了一个个细小到几乎肉眼看不见的洞孔有规则的排列在棺材盖的上面。

    棺材腹部位置就是一圈螺纹密码像是钥匙般锁着棺材,我仔细的看着棺材上那一个个银光闪闪的小洞心想:为什么棺材会突然出现这种小洞,白天的时候居然这么多人都没发现,这不对劲啊...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立马喊来了几个老士兵把棺材上的小洞告诉了他们。

    果然他们也是看的吓一大跳,只见其中最老的士兵说:“这个洞孔到底是用来干嘛,我想在做几位都不知道吧!”说完用他那苍老却凌厉的眼神看着我。

    我正好奇这奇怪的洞孔怎么这么熟悉呢,突然就被他这么一登我浑身一阵不自在,又回想了那老头的话心想:他改不会是暗示我什么吧,虽然我知道这其中一点头绪,但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心念一至我便开口道:“您老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您还是别卖关子了。”说完不止我一个人看着他,所有在场的人都把目光望向了刚才发话的老士兵。

    那老士兵看来我一眼眉头微微一皱,也不见他在讯问我什么而是说:“这个小孔我只在一个地方见过,那就是在四川的一个古墓穴里见过,只不过那里并不是棺材上有洞孔,而是墓穴的顶上,封土的上面。”

    我听着老头的话不解忙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两者有关系吗?”

    老头听我没礼貌的讯问也不生气继续道:“两者有没关系我就不懂了,不过我听那里的人说,不论是古墓上还是棺材上开凿有小孔的必定是用来镇尸的。”

    “什么...镇尸...”爷爷的话刚到一半,就听见周凡惊呼,房间的众人都被他一声喊叫吓的不轻,不由全疑惑的望着他。

    周凡见众人都看向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那个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爷爷你继续。”

    天佑几人差点没想掐死这家伙,不过听到爷爷正说到重点也不理会周凡,安静的等待爷爷接下来的话:“我听老士兵说到镇尸心里不由疙瘩一跳,想也没想远远对着(林宗然)吼了一句,(林宗然)见我叫他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我看了眼古怪的棺材见他到来也没兴趣笑他:“你确定还要开这口棺材吗?里面可能有只厉害的粽子在里面,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要真打算开棺那就准备动手把。”

    (林宗然)原本醉醺醺的,一听到我的话立马整个人都精神力气,挺了挺胸膛道:“肯定要开,老子日本鬼子都打过,还怕它个粽子。”说完笑嘻嘻的搂着我说:“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办法开启这口棺材的。”

    我一巴掌打掉他的狗爪说:“我不敢保证方法能不能凑效,只不过听了方老的话后我才打算一试的,那里面肯定是只粽子,我们趁机会出掉它也好过它什么时候破棺出来害人。”

    (林宗然)听完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就是只粽子吗,老子就当替天行道除了这祸害。”

    前面几个老士兵听着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我究竟该怎么打开着口棺材就问:“你要怎么开启这口棺材,硬砸还是强拆。”

    “呵呵”我笑了笑说:“都不是...是让它自己打开。”

    “它自己打开... ...”(林宗然)不解的在那嘀咕着。

    我见他们还是疑惑便说:“这口棺材叫(九孔镇尸棺),要想开棺只要堵住九孔不让阴阳二气进入棺材,棺材自然会自己打开。”

    “爷爷你当时居然还知道(九孔镇尸棺)”这时又见周凡感叹道。

    爷爷看了眼周凡说:“也不是懂,而是当年在我还小的时候,我们村里面也出现这么一口棺材,是你祖爷爷告诉我的,当时我还小那时才是民国初期,我们村里面出现了一口年代久远的棺材,听说是北魏年间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政府知道收缴了上去了。

    而当时你祖爷爷又是村里面德高望重的老一辈,他说这种棺材是(九孔镇尸棺)不能让村里的人打开,不然会祸害整个村子的人,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九孔镇尸棺)存在,后来我跟着你祖爷爷学东西也问过他一点关于这种棺材的事情,但祖爷爷告诉我以后要是遇上(九孔镇尸棺)一定要小心,能避则避。”爷爷说完还不由一阵感叹。

    “爷爷为什么遇上这种棺材一定要躲避。”子蒙抽了口烟,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却不见爷爷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周凡,众人知道怕是又让周凡来解说了果然:“又看我... ...”周凡有些无语,明明老头子是知道偏偏让我来说,这不明摆着要考我嘛:“(九孔镇尸棺)是专门镇压(僵)的一种棺材,而且(九孔镇尸棺)不同于别的棺材,这种棺材里面肯定葬有已经尸变的僵尸,

    而是还是厉害的角色,普通的棺材里面要看你把棺材葬在什么地方,用什么风水葬法,山川地脉,陵墓阴脉,天地龙脉的走势等等都能影响棺材里面的主,但(九孔镇尸棺)不同,那里面趟这的主,已经是僵尸,所以为什么一遇上这种棺材一定能避则避。

    就是因为普通的棺材你们还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僵-就是粽子)存在,但(九孔镇尸棺)里面肯定是镇有僵尸,能用(九孔镇尸棺)来镇压的僵尸一担不小心放出来必定会为祸一方。”

    突然周凡说着说着大惊道:“爷爷你说的不小心放出来东西,该不会就是这(九孔镇尸棺)里面的僵尸吧。”说完一脸吃惊的看着爷爷。

    “唉..”爷爷叹了口气道:“当时都怪我们太年轻气盛了”爷爷又开始自责起来。

    “爷爷这不能怪你,况且当时是(林宗然)一定要开棺的,您还是别自责了,接下来呢,你们遇到了什么。”天佑见状也不由开口对爷爷劝说道。

    爷爷过了好一会情绪稍微好点后抬头看了眼众人说:“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方法能不能真的开启(九孔镇尸棺),当年我祖爷爷便告诉我,要开启(九孔镇尸棺)首先必须要彻底堵死九孔,然后再用鲜血浇灌棺材,但真要是这样做棺材里面镇压的东西也会更加的暴戾,对付起来就更难,我那时不知道方法可不可信,便半信半疑的告诉了(林宗然)。”

    他听完琢磨了好久才道:“听你的,你说该怎么办吧,粽子出来老子第一个上。”

    我也没管(林宗然)的话是真是假,就对着他说:“让人找点生糯米来,把九个镇尸孔给封上,然后再找人点士兵放点血,在子时浇灌整幅棺材。”

    (林宗然)二话没说就安排士兵弄接下来的事情却了,我看着九个银光透亮的尸孔,心里就感觉不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