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三层棺中棺
    时间就在我胡思乱想中渐渐流逝,直到我一点点感觉到天气慢慢的变冷起来,我才从思绪中缓过神来,这时我才发现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来,山里的晚上本来就比外面要冷的多,现在一下雨更是冷的不要命,不过那群老头还围在一起各自商量和研究着什么。

    (林宗然)已经吩咐完士兵接下来的事宜和安排,缓步又走回了身旁,我看着他慑慑发抖的身体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对着吼道:“(林宗然)赶快让士兵搭起帐篷来,快...一定要在暴雨之前把棺材遮盖好,不然就麻烦了。”

    说完我不顾一切上前就赶那群还围着棺材研究的老头,那些个老头脾气倔的很硬是不配合,只不过后来听到(林宗然)大喝了一声,只好抱怨着跟我回到了平台边缘的帐篷处,我站在帐篷里面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心中的不安更甚了些。

    (林宗然)知道我这么必然是有所原因便问道:“怎么回事,你一会让我找人放血,一会又是让我找糯米,现在突然又搭起帐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罢(林宗然)一脸不解的望着我,跟着来到帐篷的几个老头子也好奇的转头看向我,像是想让我给他们一个交代。

    我瞟了眼(林宗然)又望了望几个老头子,没去理会他们而是自顾走到火盆旁抖了抖衣服上的水渍慢悠悠的说:“那口棺材里面的葬着的东西不用再多说想必你们也已经清楚了,要是平时不出意外,用糯米封住九孔,再用鲜血祭活里面的粽子棺材自然会打开,只不过... ...”

    “只不过什么?”我话才说到一半,本想稍微喘口气再说下去,旁边的一群来老头子中的一个突然就插嘴道,显然他们比(林宗然)还要上心这口棺材。

    我看了眼那老头,只见他带着一副厚厚的老花镜,满脸的沧桑,褶皱的双手皮肤焦黄,估计是抽烟太多所致,他对着我说话时我还能问道一股很臭的口臭味,他开口的瞬间(林宗然)也不由皱了皱眉头,不注意的往边上移了移。

    但我见那老头很是着急,一张布满皱纹的脸死死的看着我,我也不好再去纠结那些,只能应声道:“只不过今晚是七月十五,而且又正好是中元节,恰逢这节日,天空不作美下气雨来,要是不在这种地方到也就算了,只是现在我们还深在深山,前面更有一口古怪的棺材。

    里面更葬有僵尸在里面,中元节本来阴气就重,但凡这种日子下雨都不会有好事发生,平台那口棺材要是再让今晚的阴雨淋到我担心不用我们封住九孔,里面的东西也会自己跳出来了,现在我不敢保证我的想法是否正确,但还是安全的为好,现在也还没到子时我们先离开那边,免得一会真跳出什么东西来,第一个倒霉就是我们。”(林宗然)和几个老头各自对视了眼,又看了看我,便知道我不像是说谎。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还是不要管这口棺材了吧!”这时众人都不说话,(林宗然)也低头自顾想着什么,几个老头中还是有个别怕死的,见我们都不说话,便自发打头问道。

    “不行”我跟(林宗然)异口同声道。

    (林宗然)见我也跟他说同样的话不由也一惊,看了看我道:“老子前前后后为了这口棺材忙合了几天,死了几千士兵不可能这么放弃,就算里面真有僵尸,老子也把它挑出来灭咯。”

    一群老头见(林宗然)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低声对我问道:“那小哥你怎么看,要是真因我们跑出来僵尸祸害,那我们的罪就大了。”

    此时的我也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越来越大雨,和手忙脚乱的士兵在搭着帐篷我便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只能敷衍着说:“就这么走了那才是不负责任,这口棺材是因为我们而从地面冒出来的,要是我们就这么走了里面的东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要是现在不除了它等到我们走了它再出来祸乱,那样下面的几个村子就要遭殃了。”说完我目光死死的看着(林宗然)。

    他见我像发了春似的看着他不由一阵恶寒忙退后两步道:“你小子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罢还不由鄙视了一眼。

    我也不跟他矫情:“一会等子时一到不管还下不下雨,你都让士兵把准备好的鲜血浇灌上棺材,九孔镇尸棺一但接触到鲜血就会尸气效用,锁棺的镇尸链也会自动解开,到时棺材就会自己打开。”

    (林宗然)见我说道棺材能打开一脸的兴奋刚想发问,我忙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着急继续道:“棺材一打开估计里面的僵尸就算不会立马跳出来也不会太安生,一担尸体有变化你马上下命令往死里打,一定要干死那只粽子,不然先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我越说语气越沉重,(林宗然)听我说完也不在一脸的求财样,转而脸上也凝重了起来,也不见他说话只对我点了点头。

    我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后,便不在理会他们,靠在一张凳子上就眯了起来,帐篷里靠着一盆火,而我也忙碌了一天,迷迷糊糊之间我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我是浑身疼痛十分不舒服,我张开双手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打量四周,发现

    整个帐篷内空无一人,只剩下一盆快要熄灭的柴火在哪里。

    我心里“咯咚”一跳,心想:完了..完了不会是粽子跑出来把(林宗然)他们都给干掉了吧,想法才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又立马被我屏蔽掉了。又想:不对啊要是粽子跑出来没理由还这么安静,况且他们在我睡前也在我旁边,难道是我睡着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心念一转立马就有了答案,也不在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猛地站起身子飞快的跑出帐篷外面,待我跑出帐篷外的时却发现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下雨了,月亮已经升的老高,十五的月亮不是一般的明亮,此时的平台已经站满了人,原本需要几千火把才能照亮整个平台的,现在就算不用打火把也能清楚的看到平台的一切,明亮的月光洒在平台上,有了一种阴冷的感觉。

    我缓步走进人群中,一个个士兵就自觉的让开,待到我来到平台中心位置,借着洒下来的月光往棺材处看去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又让我大吃一惊,(林宗然)跟几个老头已经在棺材旁边左顾右盼起来。

    我望着眼前的棺材又抬头看了看月亮,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才抬起颤抖的脚步往前走去,(林宗然)一见我来,立马上前搂住我说:“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一口棺材,现在要怎么办?”

    此时就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了,看着眼前那口跟冰块似的棺材我就有些蒙。实在想不出这口棺材究竟是用何物打造,更要紧的是这口棺材你不靠近它都能感觉到一股非常重的寒气逼来。

    (林宗然)见我不语,又用手推了我一把,我正被眼前的场景震得不轻,被他突然这么一推脚步没站稳,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待我站稳的时候狠狠瞪了(林宗然)一眼,他现在不敢惹我只好缩了缩脑袋,不敢跟我对视。

    我也没心心思再去管他,深吸口气后小心翼翼的往祭台上的冰棺走去,可我还没靠近棺材就已经受不了,被棺材的寒气逼了回来。

    “不会是(神雕侠侣)里面的寒冰床吧,真有这东西。”子蒙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出来这么一句,把正想往下说的爷爷也打断了,众人更是被他雷人的话语尴尬的望着他。

    “你个发温,不懂别乱说,(神雕侠侣)里面的寒冰床是虚构的,根本就没那东西存在,要是我估计的没错的话,那口棺材是用西海海底的万年寒铁石打造而成的,也叫(玄玉棺),但说是它是玉也不对,因为存在海底的万年寒铁已经不再属于铁质类矿物属于半石头半玉,但它也还没达到真玉的程度,寒铁石只是因为常年存在海底,又经过一些矿物质的滋养,才会呈现极强的寒性。

    但要找到一块这么大的寒铁石做成棺材可不是一般的困难,况且以当时古代的技术也沉不下这么深的水底,而且单以爷爷说的他还没靠近寒铁棺就被逼退,那可想而知刚打捞出来的时候寒气会更重,以前的古人是用什么方法做到这些的。”说话的是周凡,他边说还不由便摇头一脸茫然。

    爷爷见周凡帮他解释了也没在过多去说冰棺的事,接着道:“当时我也想这问题,甚至一度怀疑这口棺材是不是真的不是凡间之物。”爷爷说到这自嘲的笑了笑:“不过当时就算我再怎么怀疑也不敢把事情出来,眼前几万士兵都在看着我,我当时要真说这不是凡间之物,怕是几万士兵都经不住吓。

    我无法接近冰棺只好又来到(林宗然)身边对他说:“这口棺材我已经没办法了,三层棺中棺这是我没从未见过的,原本我以为金丝楠木做成的棺材已经够奢侈了里面躺着的肯定是正主,可现在一看这口冰棺才是真正的宿主棺材。

    古人能用这三种这么珍贵的材料不惜耗费大量物资来打造这口三层棺,想必里面躺着的东西肯定会是惊天动地,我们还是不要动它了,实在不行明天我去找一处风水陵脉把它埋了,虽然我很害怕它以后会出来作乱,但看这形势已经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了若是无缘无故让它出来,我们这里的人马估计都要完蛋。

    (林宗然)听得是一头冷汗,这是他从知道山里有古墓后第一次有了想放弃的念头,看着寒气飘飘的冰棺也断断续续道:“这个,那个,我...”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咔嚓..”一声,从棺材处传来。

    我们一群人都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我猛地回头往棺材处看去,只见冰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条细线大小裂缝,从棺材面一直裂到棺材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