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镇尸符
    那清脆的“咔嚓”声估计是冰棺开裂的声音,此时我们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看着眼前这口寒铁似冰的棺材,生怕稍微用力喘气点都会让冰棺突然破裂,时间就在我们无比压抑之中慢慢流逝,渐渐已经到了午夜一点,这时也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

    突然平台刮起了一阵大风,接着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弥漫的黄沙席卷整个平台,我们一群站在棺材旁边也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怪风刮得两眼生疼,一阵黄沙之后我便听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我下意识的往平台下方看去,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环顾四周往山下看去,原本弥漫在山道的浓雾此时候却突然的消失了,山道在阴冷的月光照射下有了不一样的美,谈谈的月光绵延的小山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某座公园的小路呢。

    不过接下来的情景让我的心不由狠狠打起鼓来,只见在阴冷的月光照射下山道里出现一队人马,应该说是一队士兵一群足有万人之多的队伍。

    我看到后猛的一把拉过一旁还在揉眼的(林宗然)非常着急的说:“别揉了快..快看。”

    (林宗然)本还想抱怨一两句,但他顺着我手势看去,见到了山下那队人马后也是吓的不轻,一个脚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还战战赫赫的说:“完了..完了这回不会真的是挖到老阎王爷,现在他让阴兵来抓我们进地府去的吧。”

    我的思绪也是非常的混乱,但一听到(林宗然)说到阴兵,立马感觉不对,心里突然想起了些什么,接着我爬在平台边缘往山下的小道看去,只见那群士兵并没有往山上走来,而是顺着羊肠小道走到了山的后面渐渐消失。

    一队几万人的队伍就在我面前这么消失,我自己也有些接受不了,但当我在定眼望去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士兵军队,山道里又开始浓雾弥漫起来,没一会大雾又开始笼罩起了整个山道,我突然怀疑刚才所看到是不是幻觉。

    我一把拉起(林宗然)就说:“你别怂了,刚才你也看了是么?”

    (林宗然)显然刚才被刚才看到的场景吓道了,我一把扯住他,他嘴里还不停喃道:“别抓我..别抓我...”

    我见他意识恍惚抬起手掌一巴就扇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林宗然)疼的直咧嘴,不过他也不在迷糊,回过神来后就问:“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看到一大群鬼兵,而且好像自己还被阴兵把魂勾去了。”说完缩着脑袋瞄了瞄四周。

    我一看他这状态心里也有了些底便问他:“你刚才也看到了阴兵了吧,你有看清楚它们所穿的服饰是那个年代的吗?”

    (林宗然)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见我问他就道:“我没看清楚,隐约间只看到几个婀娜多姿的几个女人走在一旁,看起来有点胖。”

    听完(林宗然)的话我心里的疑惑就更甚忙对他问道:“你上山之前是不是问过村民,那些村民说这个墓是唐代李世民不知道为谁而建的是吗?”

    (林宗然)不解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答道:“对啊,我还让那些村民跟我一起上来,不过他们死活只肯带到路口,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我看了眼被刚才那阵狂风刮的乱七八糟的帐篷和又在忙碌的士兵想了想说:“那些应该是唐代的士兵,我们是遇上阴兵了但却不是地府来的,阴兵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我估计我们这里阳气太重,这里又有十万士兵,那些阴兵就算在厉害也不敢上山来。

    它们的出现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看了下他们所穿的衣服的确是唐代的无疑,只是阴兵一般只会存在以前的战场或者官道,因为那里曾经是他们经过的地方或者陨落的地方,它们能出现不奇怪,但这山道怎么会出现这么一大波阴兵,这阵势没有几万人是不会达到这种规模的,难道是... ....”

    (林宗然)为了平息刚才的后怕已经抽起了香烟,而旁边站着的几个老家伙也在仔细的听着我说话,(林宗然)见我话只说到一半郁闷的一把扔掉烟头道:“你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说话只说一半。”

    我见(林宗然)抱怨也没跟他计较,接过他手中的香烟点燃后继续道:“我担心是李世民把那几万人的队伍全都屠杀了,用阴气来滋养尸体,从而达到魂尽魄不灭的程度,几万灵魄缠绕在这山道,形成了大量的阴兵,能为他所葬之人世世代的守护墓穴,同样也能成为镇墓的手段之一。

    (林宗然)见我说的悬乎不解的问:“什么意思,你能说的简单点吗?”

    我摆了摆手说:“我怀疑那些士兵是李世民故意留下的,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才能让这几万阴兵囤积在此,要不是今晚我们人多估计早被这几批阴兵给斩杀了。”

    (林宗然)和一旁的几个老头听我说完都暗暗的咽了口唾沫。

    我知道他们震撼,索性便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免得一会再告诉他们又要再接受一遍:“不管这墓里面有什么都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这里绝对是大凶之地,李世民不管他的起因为何,是为了故人的墓不让别人打扰也好,为了里面存放着陪葬品也罢,但变相了也证明这山里面的古墓定然有些厉害的东西存在。

    他一是想让阴兵阻止一切要上山来的人,二是怕有盗墓的贼人盗墓不成反而弄巧成拙整出些不干净的东西,看来他这么做可不仅仅是为了镇墓。”

    (林宗然)一听也安心了许多,要真如他所想象的那样几万阴兵来讨命的话他就真的要晕过去了,但这也让他突然想起了那条在墓穴里面的蛟龙,不由看了我一眼说:“子扬你说李世民该不会也知道那条龙的存在吧,你看他这么做会不会是打算用来镇住那条蛟龙的?”

    我一听(林宗然)所说,心里就不由想起那条狰狞的蛟龙巨头,那双犹如灯笼大的双眼,我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到后怕,想着便浑浑噩噩的答:“嗯.嗯有可能.有可能。”

    就在我们几人还在聊天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士兵的报告声:“报告司令那口棺材裂的更厉害了,而且没之前的那股寒气也没这么重了,棺材好像接近透明般里面隐约间好像还躺着一个人。”

    “什么......”我听到士兵的话,猛地的就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惊呼道。

    说罢撒腿就往平台中心跑去了,(林宗然)见我不顾一切的狂奔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也跟着我追了上去,边跑还边对着身边的士兵说到:“告诉各师,各团,今晚谁都不许睡觉每个地方都要燃起火把,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要胡乱走动都老实呆着。”

    “是”那士兵给(林宗然)敬了个军礼,就忙着传达命令去了。

    我边跑还边听到嘈杂的声音,不一会我还没跑到平台中心祭台棺材位置,平台的四面八方就亮起了几千火把,整个平台现在是一平通明透亮。

    (林宗然)不亏的当兵的,他之前还落在我身后现在却先我一步跑到了棺材边上,看着我气喘吁吁地的跑来就笑道:“你小子就这点体力,给老子当个卒老子都嫌弃。”

    “滚一边呆着去。”我看着他一脸得意的样就非常不爽,低声骂了他一句后,就上前打量起棺材来。

    我看着一点点裂开的冰棺倒吸口冷气啊,只见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人,而且这人穿着一身唐朝的长袍一身锦衣华丽的很,看起来就像刚入葬一样。当时到是把我吓的不轻,不过经历的太多事情我也渐渐习惯这种震撼人心的事情。

    我生怕寒铁棺的寒气会伤到我,我只好一点点猫步往前挪动,不过待我接触到棺材的时候,之前的那种阴冷刺骨的寒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用手微抚摸了下冰棺瞬间手上马上传来一股冰冷的刺痛感我立马又把手缩了回来。

    那股寒意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可怕了,但只要你触碰到棺材那寒意还是一样冰冷无比,我站在巨大的三角祭台上,此时的祭台也已经没有了那股穿着鞋子也能感觉到难受的寒意了,不知道是不是跟这口棺材有关。

    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不再思考这些问题,转而把目光望向棺材里的人,只见那人身穿龙袍肩披凤羽,雕龙刻凤很是华丽,腰间还挂着一块美,玉棺材的里面还放了两把巨大的斧头,银光透亮的斧刃看的我是一阵心慌。

    那人面色暗烟,整个人的皮肤已经极度的凹陷下去,除了一个轮廓基本已经不见其五官了,一双枯萎到极致的双手摆在肚脐上面并和着,双手的拇指和小指都分别带了一个玉扳指,黝烟的扳指带在手上显得阴气深深,整具尸体隐约间我还能看到他不均匀的比例,总感觉他的手和脚不对称但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尸体并没有极度腐烂,也没有变成一具骷髅,顿时我就感到心惊肉跳,这分明就是一具千年不腐的僵尸嘛,看来祖爷爷告诉我没错,遇见这种棺材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

    瞬间我便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不又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到了这份上了,再想逃避已经不可能的了,而且要是现在走了那山下的村民就要遭殃了。

    我想着又开始壮着胆子打量起尸体来,只见尸体的额头被一张画满了奇怪符号的布条贴着,而他尸身的旁边各贴着八条形似差不多符咒,我定眼一看发现布条上面都是一些鬼画符,除了一道从符咒顶端画到尾部类似雷电的图案我能勉强看的出来以外,别的当时我就真的一点就不知道了。

    “什么...”周凡大惊:“居然是九天镇尸符”

    “什么是九天镇尸体符啊?”晴儿听着听着也跟着入戏了,不由就拉着周凡好奇问道。

    ---------------ps:(天棺进入番外篇)也是番外篇的收尾阶段,凡尘求收藏,和评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