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飞僵尸王现
    众人也被周凡的惊呼给吓了一跳,就连爷爷也是疑惑看着周凡,见到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周凡谈定的说:“你们可知道这(九天镇尸符)是用来干嘛的么?”周凡见众人都摇摇头,只有爷爷在那沉默不语。

    又继续道:“你们不了解也正常,说到这(九天镇尸符)还是要说到僵尸,也是(粽子),能用的上(九天镇尸符)只有跳僵级别的僵尸才会用上。

    僵尸分七种,烟白二僵,历血跳僵,玄尸飞僵,鬼魅,漭,最后就是魔,这也是粽子等级的划分,具体为什么粽子要这么分我也不知道,更不知道清楚是何人划分的,只知道这是上古传承下来的,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划分僵尸的。

    不过你们看到电视上面的僵尸都只是(历血跳僵),电影里面根本就是对僵尸软化了,真正的僵尸远远比电视看到的可怕,而且也不是清朝的僵尸,要是按照历史来算的,清朝开国到现在满打满算才400多年,单单以年份算,清朝下葬的人就算有尸变也不足以形成,(历血跳僵)之后的存在。

    首先年份不够,烟白二僵百年以上就可以形成,历血跳僵,最少都需要五百年以上的年份,不单单是要有足够的尸气滋养,还有找对陵脉下葬才有机会养成。

    烟白二僵就简单了它们怕光,怕火,更怕人,但不怕牲畜。电视上说僵尸怕牲畜都是扯谈,烟白二僵也称为毛僵,僵尸就是人死之后尸体不腐烂变成的怪物,首先下葬的地方要是阴邪之地,尸体才能被阴邪气息入体滋养,从而会使得尸体变异不腐,然后便会起大量的白毛。

    白僵过度到烟僵需要三百年过程,直到所有的白毛的退完,真正成为烟僵,这时候的烟僵皮肤黝烟,所有的肌肉都已经萎缩,五脏六腑也已经几乎石化,但筋骨还能活动,所以那时候烟僵行动非常迟缓,葬它之地必定方圆十里没有野兽,花草暗烟枯萎失去生气。

    但它一但过度成为(历血跳僵)就会祸害方圆百里,跳僵已经不在五行六道之中,没有人性,没有畜性,没有意识,更没有感觉,五脏六腑已经浑如钢铁,胫骨也已经石化,所以到那时的僵尸只能用跳的,双手僵硬,双脚僵硬,但它们却力大无比跳的快,又跳的远,(历血跳僵)对鲜血会非常的敏感,特别的亲人之血,其实电视上说的也有些道理。”周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但众人好像都已经听得入迷了一愣一愣的。

    周凡走到饮水机打了杯水喝了口后递给了晴儿,见晴儿乖乖的喝了后才继续道:“僵尸对鲜血敏感所以会不停的找人来吸食,而从跳僵进化到飞僵更是难上加难了,飞僵最少都需要上千年才会有的存在,就我所知道的目前还没一个地方出现过飞僵只有零星的一段野史记载着,但那些我想都是别人杜撰出来的,太夸张也不可信... ...”周凡说到一半,猛地抬起头看向爷爷,吞吞吐吐的问道:“爷..爷爷你..你们不会遇上的是飞僵吧。”

    爷爷见周凡颤抖的问着自己,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可这到是让周凡吓得不轻,一个不站稳猛地往后倒退两步,众人见周凡如此也是不解,待到周凡再次落坐后子蒙就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你这么大反隐干嘛,爷爷遇上的飞僵又是什么?”众人这回都没人说话,呼吸都不敢大喘,只是静静的等候周凡接下来的话。

    周凡知道众人都在疑惑深吸口气说:“还是先把僵尸的分类跟你们说清楚,免得你们不懂,到了飞僵阶段已经只能算是半尸的存在了,飞僵不再像跳僵和烟僵白僵那样是凭人的气味和呼吸去感应位置和抓捕,而是凭人的阳气去辨别,说的现代点就是人的热能感。

    一只飞僵的出现方圆百里都不会再出现另外的僵尸,飞僵不但吃人,连僵尸也在它的食物链之内,飞僵已经快脱离尸体的范围了,更不在六道之中,传说飞僵能飞天,更能遁地,而之后的鬼魅就更玄乎,鬼魅已经有魂寄宿在尸体里面,那时候的僵尸已经不能算僵尸了。

    僵尸化到鬼魅的时候体内三魂七魄就会重聚,而当它又再次锐变成(漭)的时候就会再脱去干尸的外壳,已经与常人无异,但还是需要鲜血来维持它们的机能因为它们没有五脏六腑所以不能吃东西还是只能吸食鲜血,直到成为魔的时候就会真正变成人,但当真进化到那种程度的时候在古代传说已经是僵神了,只不过这些传说都是太过谎缪,别说是飞僵了,我就连普通的僵尸都没见过,更别说比飞僵还高级的鬼魅,漭和魔了。

    飞僵的事情也是我在国外的网站和一些老人口中了解到的,说是以前国民党败走的时候在四川深山里遇上过飞僵,细节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好像打去了十几万二十万军队都没能拿下那只飞僵,最终血流成河飞僵也不知所终。”

    众人听到这里也有所明悟,下意识的就往爷爷看去,爷爷见几人都疑惑的看着自己就缓缓说:“当时我们的确是遇上了飞僵,而且(林宗然)带上去近十万军队也几乎全军覆没,至于凡儿说的那件事情是不是就是我遇上就不清楚,但估计也相差不远了,当时(林宗然)还带回来将近一万多的人马,总会有些人走漏风声的,一个传一个版本变了也正常。”

    众人一听爷爷当时还真的是遇上了飞僵就猛地催促着爷爷快说接下来的遭遇:“唉.. ..”爷爷深深叹了口气就说:“当时我看到九条符咒贴在那具尸体上,我就知道我们遇上大麻烦了,那具尸体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气息,之前那些士兵浇灌的鲜血好像经过了某些渠道流入到了这具尸体的上身,棺材打开的瞬间一股浓重血腥味蔓延整个平台,但却不见那些鲜血沾在衣服任何一处,像是全被尸体吸入口中,因为除了尸体满嘴的殷红的鲜血还能看到外,整具尸体就只有一股阴沉沉的死气。

    但从它嘴里散发出的血腥味就能知道那些鲜血肯定是被它吸了进去,(林宗然)见状也上前来察看,但一见那具诡异的尸体就吓的躲我身后去颤颤赫赫的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粽子吧。”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心思再跟(林宗然)开玩笑,语气凝重的说:“我担心这具尸体已经尸变,我们让人以鲜血浇灌棺材怕是弄巧成拙了,趁着它还没彻底苏醒,你赶紧让人把它烧了,多浇点汽油一定要彻底灭了这家伙。”

    (林宗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转身就往平台边上跑去,没一会就见一大群士兵拿着柴火来到了尸体边上搭起了火架来,我看着一群士兵就在尸体旁忙忙碌碌心里就是一阵忐忑不安,在我如坐针毡六神无主的时候时间渐渐流逝,那群士兵也搭好了一个近三米的柴火堆成的高台,准备就要把尸体台上去烧掉。

    我看着眼前的尸体便心惊肉跳,见士兵们已经搭好高台立马让(林宗然)安排人烧掉这东西,一群士兵在我再三嘱咐不要弄掉九张符咒的情况下,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抬上了高台,原本一具干尸只需要两个人都能轻松抬得动的,现在却需要四个壮汉士兵才能勉强抬得动。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不料其中有个士兵在抬尸体上高台的时候放下的速度太快,另外一边的士兵根本就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一个不留神失去重心身体就往前倒去,好巧不巧的咽喉位置插在一根干柴上瞬间那士兵就失去的生命的气息,鲜血不要命从他的身体内流出,瞬间就染红了那具干尸,尸体上面的九张符纸被鲜血染红后突然发出一阵暗红的光芒,另外三个抬尸体的士兵也已经不知所兮,看着自己的战友就这么死在眼前更是没了主意。

    就在三个士兵走神的瞬间,那具尸体也动了,干枯的手一把抓住旁边的士兵手腕一捏,只见那士兵整只手渐渐枯萎,一点点化为干尸状,没一会整只手就只剩下一层皮了,而那士兵也失去了生气,显然已经死了。

    这无声无息的事情只有我看到,别人都还在沉寂在死气的士兵身上,我一看到这一幕狠狠的倒吸口冷气,对着上面的人就吼道:“快跑,快跑,赶紧的,别在那发愣了。”

    (林宗然)一群人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吼叫声给惊醒了,看着我一脸茫然,我见上面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侧身就来到(林宗然)身后,伸手抽出他的配枪,对着那具干尸就是一枪,只见 “碰”的一声,子弹打在那具干尸的肋骨上,可那样并没有什么用处。

    但值得庆幸的是剩下的两个士兵好像发现了什么,一下就慌了神两个不要命的就往下爬,其中一个士兵一个没站稳硬是从三米多的高台上摔了下来,但他还是拼命的拖着身躯往前爬,像是高台上面有他很害怕的东西,至于另外一个就没这么好运的,他被干尸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一把扯着他扑倒在干尸身上,干尸见士兵还在挣扎,一口就咬在他的脖子上,瞬间平台就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林宗然)这回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见到眼前这一幕也是浑身颤抖,牙齿打颤的对着后身的士兵吼道:“赶紧浇汽油,快快快。”

    那些稍微站远点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靠近的士兵也看到这一幕,更是吓的手脚不利索,根本就没马上行动,我见状暗道:不好,要是再不烧了这具僵尸还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我不顾还在发愣的士兵猛地往他跑去,一把抢过油桶三两步就跑到柴堆旁,一股脑的把所有的汽油都倒了上去。

    (林宗然)见状也回过神来,急忙来到我身边点燃打火机就把一丢在干柴上瞬间火势就烧了起来,只见整个平台火光大盛,没两下就烧到了尸体处,我跟(林宗然)对视了眼都选着了退了回来。

    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火光,不过接下来的场景彻底颠覆了我们的理念,只见那具尸体缓缓的从火光中漂浮了起来,一直升到了半空,在月光的照射下远远看去真的就像一个要成仙的仙人站在半空。

    当时不但我被镇到了,就连有些士兵手上的枪支和都不自主的掉在地上,可见当时的场景对他们的冲击有多大,(林宗然)这回反倒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见那具干尸缓缓升空他反而来了胆气,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手枪对着干尸就是连开几枪“碰. 碰. 碰...”的连续几声枪响把所有人都从震撼中拉了回来。

    ----------------ps:(天棺进入番外篇收尾阶段,凡尘求点击评论和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