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计设飞僵王
    我跟(林宗然)都吃惊的看着他,当时我还不知道茅山后裔是什么,但听到师门传承时我才勉强有些醒悟,原来眼前这人是一个门派的,看他一身打扮应该是属于哪个道教的门派。

    只不过他一脸傲气的样我的确有些不爽,但见(林宗然)也不理会他只好答道:“这位小哥你说刚才的僵尸是飞僵尸王?”

    古天寒见我发问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一脸木鱼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但眼下只好忍着毕竟刚才那尸王可是被人家一剑给刺的嗷嗷叫,现在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也只好就忍着气说:“飞僵尸王不是我们放出来的,我们只是进了那座古墓出来之后便看到那棺材自己冒出来了。”

    古天寒听完猛然大惊:“什么..你们进了古墓,这墓门有十万斤重量,乃是一块巨大的青冈石门,纵然有万人也抬不起这墓门,你们是怎么进去的?”说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望了望眼前这自称茅山后裔的人,只见他一脸俊秀,身着一身补丁的道袍,看起来还真有点仙风道骨样,只是他的年纪略微小点,看起来比当时我的年纪还小两三岁也就二十出头,他手上还拿着一帆破旧的衣布不知道用来干嘛。

    我表情古怪的望着他看了看才道:“进墓的方法是我想出来的,我看那扇门上的纹路和排列之法有些像以前古代的血祭,才会让士兵以鲜血浇灌墓门,果然那扇墓门打开了。”

    古天寒听了大惊,脸上也渐渐难看起来,闷声在那思考也不说话,我跟(林宗然)对视了眼刚想发问就见他开口道:“那你们进里面有没有遇上什么东西或者见到了什么?”

    (林宗然)刚想开口就被我一把按住抢着说道:“我们也没遇上什么,进去之后见了一块很大的平台,然后里面有条断桥,我们没办法过去就出来了。”我见他似有所指,便不敢让(林宗然)胡乱开口,只好把进墓的事情掩盖了起来,毕竟现在眼前这人是敌是友还分不轻,自然不敢跟他说实话。

    “桥断了..难道之前还有人进去过?不可能啊?”古天寒听完我说的话有些自然自语,也不理会我们二人。

    我看了看四周,之前几万士兵现在已经死去了一大半,我们前面就躺着一大批尸体,而且还是干尸,身后和两旁的士兵此时也已经彻底失去了往日的镇定,要不是(林宗然)在估计他们都要发了疯似的往山下跑去了。

    古天寒呐呐自语了会就对我说:“那你们是如何进山的?五行八卦布的迷阵你们居然能闯过。”说完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我,像是想要把我看个彻底明白。

    我知道他应该是看出了些我什么,而且听我刚才说的话想必也也能猜出我懂些奇门八卦,也就不再掩饰什么:“五行八卦我也略懂一些,是我带他们上来的。”

    听完我说完古天寒两眼望着我发出一道凌厉目光,要是眼神能杀人我估计当时我已经死了百八十回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我一番后才缓缓道:“既然是你带他们上的,也是因为你飞僵尸王才跑出来,你就跟我把它收了,解决这后患,不然你们谁也不想下山。”古天寒说到后面语气就变了,不再想之前那般温和。

    (林宗然)也是个暴脾气,自打他做了司令就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听着古天寒的口气就想发飙,但却被我死死的按着,我对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你让我如何做?这些士兵怕是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你让他们下山去还安全点,而且山下还有几万士兵在要是山下的人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尸王跑到下面去那就完蛋了。”

    古天寒听完又是大惊,急忙跑到平台边缘往下看去,只见下面的山道是一片白雾茫茫,别说是军队的影子了现在就算是百十只大象在哪里也一样看不见,他看着眼前的场景暗道:不好。

    我跟(林宗然)见他着急的往平台边缘跑去也跟了过去,自然也听到了他的话,(林宗然)奇怪就问:“什么不好?又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古天寒见(林宗然)发问,抬起头瞟了他一眼,“唉...”接着就是长叹口气:“你们是不知道,照现在这情况怕是你的军队凶多吉少了...”

    “什么....”(林宗然)一听上前一把拽住古天寒的衣领吼道:“你给老子说清楚点,什么叫凶多吉少。”

    我见状立马上前把分开他们,古天寒还好并没有说什么,(林宗然)却有些气不过,还想上前质问,被我一脚踹了过去,他见我发火也只好作罢:“你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吗,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先等他说完再发你的脾气不迟。”

    (林宗然)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只是一听到他几万士兵估计要歇菜了就有些着急,听我这么说也安静了下来。

    古天寒看都没看(林宗然)一眼便自顾说道:“我之前去了山的另一边,我们茅山后裔世代的镇守在这,从唐朝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而每代我们都是一脉相承,只传男不传女,到了我这一代都对这座古墓不抱期望了,一座封闭了千年以上的古墓又是在大山里,没人会想到来这里挖墓也没人会懂得这里有个古墓,况且这里也不是陵墓,只是一座巨大的府寺而已。”古天寒说着说着就像自己在跟自己说话似得,我们都知道他是在跟我们陈诉,也没去打扰他。

    “你们不知道,每隔三十八年的双七月,阴历时节的七月阴兵就会出来作乱,也正因为此事才会有山道那个五行八卦阵,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每一年的七月十五阴兵都会出现,但时隔三十八年的双七月,阴兵会比往年活动的范围大二十里,要是在以前还好这边基本没人居住,可近几年因为战乱,山的另一边突然搬来了不少村民居住,我不得已才跑到那边去劝他们在十五前赶紧搬离,也正因为我不在才会让你们乱来。”说完还不忘瞪我跟(林宗然)一眼。

    我听着他说的话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要是阴兵往外活动多出二十里,那(林宗然)安排在山道外面的士兵第一个就会遇上,那些阴兵是怕我们阳气太重,但真正遇上它们的话可不会管你们,估计山下的士兵能有一半活着就很不错了,甚至有可能都死绝了。

    我把心中所想告诉了(林宗然),他一听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嘴里还呐呐自语:“完了..完了我这打小日本一次都没死这么多人,现在为了这破墓死这么多人,回去可让我怎么写报告啊...”

    我知道他心中后悔,但也没去安慰他,谁让他不知死活,之前上来的时候还死活用抢顶着我的脑袋,现在倒好我还真有点庆幸,我不管(林宗然)在那懊恼对着古天寒问:“那山下的村民不会有事吧?他们虽然离这里挺远的,但要是有人在这时候上山那可就...”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古天寒对我挥了挥:“你不用担心,山下的村民都是以前送葬队伍的后人,他们先祖告诉过他们不要靠近这座山,他们世世代代都很安分,而且每隔三十八年的双七月这时候,山下估计都能听到阴兵过道时候的打杀声,和战马的马蹄声,他们不会在这时候上来,我之前去的村子那些人是因为战乱才般过来的,那些外来的村民不懂,但山下就不用担心。”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村民死活不肯跟我们上山了,就算(林宗然)用枪顶着他们也不敢上来,而且我们刚上来的时候就发觉这平台太过干净,像是有人天天在打扫一样,现在想来定是眼前这人天天打扫的缘故。

    (林宗然)烦恼也烦恼过了,突然猛的站起来道:“妈的都是这死粽子害的老子死这么多士兵,你们赶紧想想办法老子一定要弄死这东西。”(林宗然)现在一脸的煞气,可能因为一下子死了十万的士兵让他有些不顾一切了。

    我看着他有些走火入魔的样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抽出香烟点燃后递给了他说:“你也不用太生气,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我都阻止不了,你现在把所有的士兵都集中起来,免得一会又有什么意外你就只能带着俘虏和文艺团回去了。”

    (林宗然)知道我是安慰他,但也是变相的取笑他,没好气的就想踹我一脚:“妈的,你小子感情还是老子俘虏呢,这次回去一定要把你小子关进监狱去。”

    我知道他这是开玩笑,到现在他已经不把我当俘虏看待了,之前经历的种种算得上救命兄弟了,我也没跟他计较笑着说:“你这次回去能不上军事法庭再说吧。”

    (林宗然)一听立马就怂了,拉着一张臭脸默默的整合士兵去了。

    我看着(林宗然)的背影现在不知道是嘲笑他好,还是为他感到悲哀,转过身对古天寒就说:“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刚才那一剑有没有杀掉那僵尸?”

    古天寒对我摇摇头:“没有...飞僵没有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而且那具僵尸是一千年前就被封印进去的,它在千年前就已经变异,我都是从我师门祖上传下来的手札看到过记载,刚才一剑虽然能伤到它,但也不致命,它现在刚出来吸食的人畜都还没太多,远远没恢复到全盛状态,现在是消灭他最好的时候。”

    我听着古天寒谈谈的说那僵尸现在还没恢复到全盛状态心里便有些打结,这都快一次吸食几万士兵的性命和鲜血了还不算多,而且还没恢复全盛状态,要是真让它回到全盛时期那该有多厉害我想着都不禁有些害怕。

    “喂..想什么呢?”古天寒见我不搭理就上前拍了我一把。

    我愣了下忙擦了擦额头上的干水说:“没事.没事。”

    古天寒疑惑的看了我眼就道:“现在正好是中元节,也是双七月的十五,属阴气最重的晚上,但凡事都不能太过,极阳必成极阴,极阴也会成极阳,可以说今夜也是对付僵尸最适合的晚上,今晚一定要灭了这祸害。”说完他目光凌厉发散出一股独有的气质。

    我听着他的话不解就问:“那究竟要怎么办?”

    古天寒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我说:“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古墓的入口,同样也是阴阳两极之地,我给你的书上面有五行八怪奇门阵法的总图,你已经懂得五行八卦了,现在只要记熟里面的(八卦锁仙阵)怎么运转和列阵就行,我一个人布置这阵法在天亮之前是不可能的,所以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你让我在天亮前记一个阵法的布阵方式,和阵法的运转...”我接过古天寒手中的孤本不由抱怨道。

    古天寒没理会我的抱怨而是谈谈的说:“不是天亮之前,是只有一个时辰给你去记,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就要列好阵法。”

    听他这么一说我额头猛地又冒出了冷汗,阵法是最为复杂的学识,而且听他说还是要布(八卦锁仙阵)光听着阵名字就知道定是个大阵,我不禁有些懊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